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正文 第3630章 神秘强者

正文 第3630章 神秘强者

    “我让小金做‘导游’,带皋亲王和冕去游玩了。   ”

    “好像皋亲王和冕都挺喜欢小金,觉得它很会来事”,苏轻雪有些无语。

    “这贪吃蛇,倒是擅长做这种事”,叶帆笑着摇了摇头:“让冕走一趟,它喜欢打架。”

    苏轻雪会意,旋即就去通知了。

    法弗纳脸色变幻不定,它意识到,自己怎么说都没用,剑神已经起了杀心。

    而剑神说能保证齐格菲没事,大概率也不会出错,毕竟实力和眼界摆在那。

    它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护好妹妹。

    “剑神大人,莫非,第五王国,你也要交给格洛莉亚殿下?”

    叶帆道:“我想,你早就已经无数次,盘算过怎么当魔龙之王了吧?”

    法弗纳笑着捋了捋头,“淑女不会想这种事。”

    “但才女龙会”,叶帆道。

    法弗纳一愣,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是开玩笑说,喜欢被叫“才女龙”。

    没想到,剑神还记得。

    法弗纳心中动容,但也觉得有些愧疚。

    “剑神大人,其实……”

    叶帆一抬手,示意不必多说。

    “法弗纳,我第一次去龙窟的时候,你就想利用我,杀掉盖瑞德。”

    “但我并不怪你,因为并不是你逼我去龙窟,你只是做了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你讨厌被盖瑞德控制,厌倦帮它不断地掠夺,这说明你本身并不是一条好战的魔龙。”

    黛尔菲也插了句嘴:“法弗纳只喜欢看书,剑神大人,你就帮帮她救出齐格菲吧!”

    作为私下的恶魔闺蜜,黛尔菲深知法弗纳的苦衷。

    “我会让祁文沙和冕走一趟,解决掉盖瑞德。”

    “三天之内,我要第五王国完全在掌控之内,如果你做不到,那就换其他人接手。”

    “我不希望在跟鸿蒙较量前,魔龙一族成为不稳定因素。”

    叶帆不容置疑地说道。

    “啥?冕……冕!?”祁文沙哭笑不得,“那要老子去干嘛?它一口就把那狗屁魔龙咬死了!”

    “冕是确保盖瑞德必死无疑,你去,要护住法弗纳的妹妹”,叶帆道。

    祁文沙骂骂咧咧:“照顾女人这种事,该交给老臭脚啊……真是日它奶奶的孙子……”

    虽然嘴上在骂,但祁文沙还是很乐意。

    毕竟就算不能杀魔龙之王,也能杀一些别的魔龙。

    法弗纳虽然不清楚冕是哪位,但光是一个祁文沙,它就觉得十拿九稳了。

    “剑神大人,幻龙法弗纳向您起誓,如果能带我与妹妹脱离盖瑞德的魔爪,我将率领魔龙一族,向您效忠!”

    法弗纳恢复成晶莹剔透的幻龙形态,向叶帆深深低头。

    叶帆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出了。

    不到半小时功夫,第三、第五王国,顿时已经变天了。

    “看来,恶魔族将迎来全新的时代,剑神大人,不如我们第六王国,也由您来掌管吧”,格莱特妮笑吟吟道。

    叶帆笑了笑,道:“你别紧张,我对你们第六王国没意见,毕竟……你比谁都知分寸。”

    这老母虫典型的虫老成精,知道实力完全没法比,绝对不会自己作死。

    格莱特妮讨好地道:“我老了,但剑神大人和深渊魔女,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

    杰洛士则一脸玩笑的口吻说道:“剑神兄弟,我们可是朋友,你不会对无尽大海也有想法吧?”

    “你不用试探,别说你一个无尽大海,整个位面我也没放在眼里。”

    叶帆一脸云淡风轻,这群魔王,根本不知道他眼中的世界,有多辽阔。

    现场一干强者,听得一愣一愣的。

    虽然觉得很“虚伪”,但又觉得……好像不是在胡说?

    “不愧是剑神大人,我阿顿忠心佩服,您便是我心中的真神”,阿顿一脸虔诚。

    叶帆心说老子就是真神,但也懒得跟这马屁精多说。

    处理完一些“小问题”后,叶帆才正式跟各方,开始聊接下来的计划。

    鸿蒙的邀请函,已经到了各国各族手中。

    他们来这里,也是在征询要不要去鸿蒙,该怎么来应对。

    “八门大比,自然要去,若是不去,等于给了一个直接开战的由头”,叶帆道。

    “但若我们去了,那岂不是会被来个‘一网打尽’?”

    杰洛士似乎对“网”比较忌惮的样子。

    “去了还有机会,不去就真要开战了”,凯蒂正色道。

    “皇后,确定不是要大家去找你丈夫枪皇?”黄婉柔喝着烈酒,一脸不屑。

    当初神族进攻人类联盟,人族内部,其实很多人也还记仇着。

    要不是帕特里夏的到来,解决了很多矛盾,也没法坐下来谈话。

    “我承认有私心,但如果太沧还活着,那作为帝王枪客,难道他不值得救吗?”

    凯蒂站起身,对叶帆说道:“剑神,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

    “太沧的义父,一个很神秘的强者,我怀疑今日的危机,幕后可能他有牵扯!”

    “神秘强者都来了,枪皇还有义父?怎么没听说过?”姬执黑挠头。

    “太沧成名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花非花白了一眼。

    叶帆知道眯了眯眼,“你觉得,太沧跟他的义父在一起?”

    “是的”,凯蒂正色道:“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丈夫不会轻易死去,因为他那个义父,不会允许!”

    叶帆看向格莱特妮,“暴食之王可知道些什么?”

    “抱歉,在鸿蒙,我没有情报”,格莱特妮不好意思笑道。

    叶帆心说,就算有,你个老东西也不会轻易说出来吧,毕竟是老吃货的情报……

    “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太沧的义父跟这件事有关系,又能如何?”黄婉柔抹着光头道。

    “当然有意义”,帕特里夏站起来,道:“这就意味着,我们与鸿蒙的争端,有了一个突破口!”

    “可能我们只需要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就能改变整个局面!”

    众人沉默,各有所思。

    “公主,说得容易,这也只是猜测”,苏尔特尔不屑道。

    “就算是猜测,至少也多了一个,让我们选择前往鸿蒙的理由。”

    莎莉叶这时开口,正色道:“枪皇虽然是神族,但他身先士卒,为对抗鸿蒙,陷入敌营。”

    “既然要放弃仇恨,联手对抗鸿蒙,那去找回枪皇,就是我们应该做的第一件事!”

    听到莎莉叶这么说,苏尔特尔不敢多嘴。

    帕特里夏和凯蒂感激地看向莎莉叶,眼眶都湿润了。

    莎莉叶微微笑着点头,岁月如梭,她跟帕特里夏之间,从地球上认识,到如今,经历种种,其实也跟亲姐妹无异了。

    “太沧是答应了我的提议,才一枪杀进鸿蒙,能救自然要救。”

    “另外,目前虽然不确定,但通过鸿蒙那边的书信,我们确定,太沧至少没被直接处死。”

    叶帆说出这番话,凯蒂立刻一脸大喜。

    叶帆又道:“只不过,鸿蒙的八门大比,并不是在鸿蒙内,而是在外面。”

    “届时,你们只管去应邀观战大比,我会想办法,进到鸿蒙内,去找到太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