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正文 第1597章 抓紧时间

正文 第1597章 抓紧时间

    1597

    叶帆从小金身上跳了下去后,小金也化作小巧玲珑的模样,待在叶帆的肩膀上。

    一群遁世联盟长老见到这变化大小的飞蛇,都是目不转睛,越发觉得叶帆深不可测。

    岛上的土著看到小金,直接跪下来膜拜。

    一名土著的老人拿着一串彩色贝壳和木珠的项链,很是虔诚地走到叶帆面前。

    “路西法,这位是岛上土著的酋长,他向你敬献的饰品,代表着你是最尊贵的天神派来的客人”,希思黎说道。

    叶帆接过漂亮的项链,觉得可以拿回去给团团玩,对老土著说了句“谢谢”。

    土著们对希思黎等也恭敬地点了点头,才告辞退下。

    “这是你们要求土著酋长送的吧”,叶帆把玩着项链,玩味笑道:“怎么,怕我来这里杀人啊?”

    看到叶帆的邪笑,一群长老纷纷气氛有些紧张。

    他们听说南宫岷等八名长老竟然被瞬间秒杀,就已经知道,绝对不能招惹到叶帆。

    所以,他们特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和善意,希望营造一种和睦和谐的气氛。

    叶帆笑着望了他们一会儿,摇了摇头,“好了,你们不会要我在外面站着,跟你们说事吧?”

    希思黎伸手一引,“请……”

    叶帆迈步,跟一群长老走进了塔内。

    这外面看起来相当古老的金字塔,内部却是中世纪的风格,并没有太远古的味道。

    在一会议室内,长长的会议桌,分了里外两圈,但也只坐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席位。

    等众人落座后,希思黎问道:“路西法,这一次你通过了镇仙塔试练,能否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出来的?为何跟之前闯塔的人,出来的方式都不一样?”

    叶帆也没直接回答,而是拿出了那块钧天帝君给他的九天帝令令牌。

    “认识这个吗?”

    叶帆把令牌放到桌子上,沉甸甸的材质,让桌子发出一声闷响。

    众长老见到这牌子,先是有些疑惑,可仔细一辨认,纷纷露出惊异之色!

    “这……这是……”希思黎小心翼翼拿起牌子,不可思议地道:“这是我们联盟史料上记载的,九位创始长老的信物?”

    叶帆点点头,道:“你们塔里的九名创始长老,是九天帝君吧,他们的元神已经彻底消散了……”

    “什么!?”希思黎等一群长老,难以置信地惊呼了出来。

    叶帆也知道他们会很激动,道:“我进塔后,只有最后钧天帝君,一缕残魂,告诉了我真相,然后把这令牌给了我。

    他们对地下世界非常担忧,对你们现在的玩忽职守,也不怎么满意……所以,希望我来接管。

    本来我是不怎么想管你们这些破事的,但我能出来,也是承了钧天帝君一份情,就过来跟你们说一说这事,以后遁世联盟,我会看着整改一下……”

    希思黎颤巍巍地放下令牌,“创始长老……是怎么死的?那里面不是可以永久保存元神吗?”

    “大长老,你还真相信?创始长老是怎么会死的?凭什么要我们相信?就凭这令牌?”

    一名粗嗓门,坐得离希思黎较近的长老,这时起身,很是不信任地质疑。

    叶帆微微蹙眉,“见令牌如见九天帝君,你们遁世联盟的规矩,难道你们自己都忘了?”

    “就凭你三言两语,拿出一块不知真假的令牌,我们怎么相信你?

    何况这里没人真的见过令牌,哪知道是不是你伪造的!?”那长老不满道。

    他这话一出口,不少长老也有些怀疑,互相交换着眼神。

    “在我看来,你分明是仗着自己修为大进,利欲熏心,要把我们遁世联盟收为己用!

    但我们在座的,可都是史诗级强者,哪是你一个小辈能随意驾驭的!?”这长老傲然道。

    叶帆哭笑不得,“你们是不是史诗级强者,与我何干?你们不会以为,我ferno缺人吧?还是说我叶帆,需要你们这些人保护我?”

    “自古以来,谁不想称王称霸,你在海外培养起ferno制霸地下世界,但在夏国境内的氏族,和西方的末日王权,可不是你能对付的。

    你敢说不是为了压过他们,想拉我们遁世联盟的人下水?我们可不会让你白白利用!”那长老不屑道。

    叶帆叹了口气,“什么都不懂,就给我乱扣帽子……我也不屑于你多解释。

    钧天帝君说……见令牌还不从者,格杀勿论,本来我今天不打算杀人的……看来还是得杀……”

    “哈哈!杀人!?你可知老夫是谁!?”

    那长老摘下自己一张金色面具,露出一张浓眉虎目,两鬓半白的面孔。

    叶帆摇头,“我应该认识你吗?”

    老者冷笑:“量你这小娃娃也不可能认得。老夫乃金刀门三百年前的天涯刀皇,雁不归!

    老夫天级刀意,合道修为,纵然比不过你的帝王级剑意,但你也莫要以为老夫会轻易怕了你!

    别以为杀了南宫岷、闵千绣他们几个道衍境的,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我们遁世联盟,藏龙卧虎,我们这些老骨头联合起来,岂会真的任你鱼肉!?”

    言罢,雁不归衣服袖子里,陡然寒光一闪,一把厚实的金色鬼头刀,出现在他手中。

    眨眼功夫,雁不归就仿佛整个人化成了一把锋利无匹,斩金断玉的利刃!

    这股释放出来的刀意威压,确实不凡,与希思黎比也伯仲之间。

    一群长老见到雁不归拿出本事,气势上占据了主动,不由都目露得意之色,想看看叶帆会如何。

    要他们一群史诗级强者,跟叶帆客气一点,是可以的,但真要全部听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的指挥,他们自然心里都不乐意。

    希思黎见状,心里不安,忙回头道:“雁长老,请你坐下!不许对地狱君王无礼,他拿的是创始长老的信物!”

    “大长老!你才是应该闭嘴的人!你看看你现在软弱无能成什么样了?!

    八名长老被杀,你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要让这么一个小娃娃,一个史诗级名望都没达到的小家伙,来接管遁世联盟!?

    雁某人可不受这个气,你这样的大长老,我看根本难以服众!!”雁不归不屑道。

    希思黎目露寒光,“雁不归,你是想篡位!?我的大长老之位,是自己的实力和长老会评选得来,你要夺权,也要等下一次选举!而不是在这种时候挑衅!!”

    “哈哈!老夫再不站出来,遁世联盟都让你給卖了!”雁不归狂笑道。

    在场的不少长老,都纷纷点头,似乎都站在雁不归那边。

    叶帆看场面似乎有些乱,顿时有点不耐烦了,感情希思黎都没法让所有人服从,这帮家伙内部还搞分裂?

    叶帆只好默默站起身来,对着在场数十名长老说道:“别废话了,给你们一次机会,所有不愿意服从的人,可以一起对我出手,要受死的抓紧时间,我还要回家陪女儿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