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大戏骨 > 2281 值回票价

2281 值回票价

    “他被索-格雷拉绑架,他声称帝国正在制造一个武器,能够摧毁整个行星的武器。”

    卡西安那波澜不惊的话语却正在将气势一点一点叠加起来,如同一击重拳狠狠地正面撞击在琴-厄索的胸膛,但显然卡西安没有收手的打算,重拳还在继续,一击,再一击,就这样让琴-厄索陷入了窠臼之中,苦苦挣扎。

    如同困兽。

    “飞行员说,他是受你父亲派遣。”

    卡西安抛出了最后一个重磅,琴-厄索的眼睛猛地抬了起来,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卡西安,但眼神里的倔强与执着却迸发出来,一往无前地朝着卡西安冲撞了过去,似乎正在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父亲还活着?

    什么!父亲居然还活着?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父亲现在正在哪里?他正在做什么?反抗军的那些话语到底在暗示什么?反抗军到底想要怎么样?她可以见到父亲吗?她希望见到父亲吗?她应该怎么办?

    父亲,真的还活着吗?

    琴-厄索屏住了呼吸,近乎执拗地注视着卡西安,不管不顾地等待着一个答案,眼神深处的震撼正在泛起涟漪。

    此时,卡西安背对着镜头,脸部完全隐藏在一片阴影之中,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表情,更不要说眼神了。但卡西安始终不曾移开视线,就这样与琴-厄索对视着,坦然面对着琴-厄索那疾风骤雨般的质疑;然后,隐隐可以注意到,卡西安的手臂线条和肩膀线条紧绷起来,可是,因为光线太过昏暗而无法确定。

    那个挺拔厚实的肩膀背影,寥寥地勾勒出一抹厚重,沉甸甸地压在心头。

    面对面注视着卡西安的琴-厄索,微微颤抖的瞳孔泄露出了一丝脆弱。

    “我们需要在武器完成之前阻止它。”领袖正在做出进一步解释,但卡西安和琴-厄索似乎都没有听到。

    上校也完成了补充,“安多上尉的任务是证实那个飞行员的故事,之后,如果可能的话,找到你的父亲。”

    但琴-厄索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卡西安也没有动作。

    安古斯稍稍有些发愣,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菲丽希缇和蓝礼之间的眼神交流多么重要——因为他坐在侧面,根本无法捕捉到眼神;而现在菲丽希缇的表演出现了停顿,这使得他的表演节奏也跟着混乱起来。

    怎么办?

    “琴?”安古斯选择了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办法,就如同舞台剧表演现场出现意外状况时一样,“你听到了吗?”

    菲丽希缇回过神来了——准确来说,琴-厄索终于恢复了清醒。

    她转头看向了安古斯,但空洞的眼神依旧找不到焦点和焦距,脑海里的震撼仍然在激荡,陷入了震撼与茫然之中,以至于整个大脑乱糟糟,各式各样的想法就如同倾盆大雨般地全面而下。

    “从消息来看,他对这个超级武器的开发至关重要。”领袖继续开口说到,这一次,琴-厄索没有再走神,她抬起头朝着领袖投去了视线,但剧烈震动的瞳孔依旧没有镇定下来,“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及你和索-格雷拉的渊源,我们希望他能够帮助我们找到你的父亲,再让他返回参议院作证。”

    琴-厄索知道自己需要做出决定了。

    她的思绪依旧混乱,她不确定自己应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怎么做,现在只能顺从自己的直觉。

    下意识地,她用视线余光瞥了卡西安一眼,但仅仅只是快速滑过,然后就收回了眼神——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因为她在卡西安的眼神里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执着,但现在这并不重要。

    “如果我做了呢?”琴-厄索开口了,她的呼吸依旧有些混乱,即使竭尽全力压制,也还是没有能够完全平复;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与反抗军展开“讨价还价”的谈判——她可不会就这样听人摆布。

    领袖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正在打量着琴-厄索的眼神,确认她的真心,然后才说道,“我们会确保你的自由。”

    自由?

    琴-厄索微微抬起下颌,倔强而固执地迎向了领袖的眼神——她刚才判断她的真心,现在她也需要判断她的诚意,她需要知道,这是否值得自己冒险;更重要的是,她是否应该为了父亲和索-格雷拉冒险?

    父亲。

    琴-厄索的眼睛微微闪动着,再次因为那个名词而出现了波动;但这一次,她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的涌动,眼神一点一点变得坚定起来,那一抹光芒逐渐明亮起来,整张脸庞都迸发出了与众不同的光彩。

    “卡!”

    加里斯的声音压抑了又压抑,终于找到了准确时机,扬声呼喊到,正式结束了这一次的拍摄。

    当拍摄宣布结束的刹那,整个剧组都可以隐隐察觉到松一口气的呼吸声响,一方面是因为反反复复的拍摄确实考验意志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整场戏的张力弥漫开来,每个人都能够感同身受地体会到那些惊涛骇浪。

    原本,这是一场重要戏份却也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整个情节对峙的紧绷感有限,更多只是一个总结性阐述剧情并且引导后续发展的场景;但经历漫长的磨合与探索之后,实际效果却远远超出了想象。

    剧情之外,卡西安与琴-厄索两个角色之间的张力,还有琴-厄索内心的挣扎与痛苦,所有情绪都在空气中弥漫,深深地把人物的宿命感演绎诠释出来,人物与剧情也就完美结合起来,连带着其他演员也感同身受,整场戏的“内容”也就变得无比丰满。

    这绝对是意外惊喜!

    虽然说,人人都对蓝礼和菲丽希缇报以无尽期待;但实际产生效果的美妙却还是在期待之上。

    拍摄结束之后,作为观众,脑海里的无数想法都开始汹涌起来,关于剧情、关于角色、关于人物后续发展,所有的猜想都蜂拥而上,隐隐就产生了一种期待值。于是,现场才响动着那种呼气的声响。

    然后,所有视线全部齐刷刷地朝着导演投射了过去——

    这一次怎么样?如果费尽心思投入演出,结果导演依旧不喜欢,那也还是没辙,却难免让人失望。

    出人意料地,加里斯根本没有理会周围的视线眼神,一溜烟地朝着蓝礼和菲丽希缇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这又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们全部满头问号,忍不住就想要拉长耳朵偷听一下。

    “蓝礼,菲丽希缇,你们觉得,让卡西安和琴之前产生一点罗曼蒂克的化学反应,这个主意怎么样?”

    这就是加里斯的想法。

    虽然刚刚这场戏根本没有任何迤逦的成分存在,但卡西安和琴-厄索两个角色的首次交锋却的确迸发出了火花,那种微妙的化学反应,尤其是两位演员在眼神交错之间的默契,就好像冥冥之中有种无形牵引一般,拉拽着两个灵魂逐渐靠近彼此,如此化学反应在对手戏之中着实太过难得,堪称意外收获。

    蓝礼和菲丽希缇交换了一个视线,哑然失笑。

    加里斯则进一步解释到,“我是说,你们之间的默契真的太好了,那种又对立又融洽的矛盾相处模式,隐隐之间能够感受到浓郁的火花,如果让他们走到一起,并肩作战,我觉得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但这就是传统商业电影的固定套路了,我以为,导演应该不喜欢这种类型。”菲丽希缇依旧有些疲倦,但语气还是比较轻松,打趣了一句。

    加里斯连连点头,“的确,我不喜欢。但我必须承认,如果错过的话,那必然是一个遗憾。”他没有观看过“爱疯了”,只是耳闻而已,所以他无从得知蓝礼和菲丽希缇的化学反应到底如何,可是从拍摄过程来看,却成为了角色之外延伸出来的故事,无形之中让角色变得更加饱满,加里斯总觉得自己不应该错过。

    菲丽希缇看着蓝礼笑了起来,“看来,我们之间的默契还没有消散呢,今天才第一场戏。”

    “准确来说,应该是默契又回来了。”蓝礼笑盈盈地回答到,紧接着他看向了加里斯,“我觉得故事重点不应该走偏。这部电影的核心思想就是关于反抗军的,从剧本框架到镜头构建,全部都围绕着整个群体展开,如果突然就把镜头对准了两位主角的爱情,这不仅俗套,而且破坏了整部电影的核心。”

    加里斯陷入了沉思。

    蓝礼继续说道,“我觉得,镜头可以捕捉到一些眼神或者动作,给予观众暗示,剩下的部分交给观众自己品味,卡西安和琴之间萌生情愫,这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也是可能的;但主体的核心还是不应该发生偏移。”

    不同于“地心引力”,“侠盗一号”的整个故事还是关于这群反抗军的,而他们之间的喜怒哀乐都是正常的,包括了亲情和友情,自然也可以包括爱情。所以,当初在“地心引力”拍摄的时候,蓝礼认为不应该过多着墨这些细节,甚至应该省略;而在“侠盗一号”,蓝礼则表达了不同的观点。

    归根结底,蓝礼还是从角色、从剧本出发展开思考。

    菲丽希缇也细细地思索了片刻,灵感也就源源不断地迸发了出来,“你的意思是,尽管他们之间互相产生了好感,却还是为了更加伟大的事业牺牲了自己,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