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大戏骨 > 2282 默契依旧

2282 默契依旧

    “……为了更加伟大的事业牺牲了自己……”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语却蕴含着沉重而强大的力量:独立个体的渺小与脆弱在历史洪流之中根本不值一提,但推动时代进步与变革的道路上,那股强大力量却正是由一个又一个个体构成,前仆后继地用自己的鲜血与躯壳铸就历史的变革。

    这也是“侠盗一号”整部电影的内核。

    一群有志之士为了同一个目标聚集在一起,求同存异、摒除偏见,依靠着一腔热血在历史洪流的轰鸣之中发出自己的嘶吼与咆哮,以飞蛾扑火的方式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最终同归于尽地改变了历史进程,完成了追逐自由的伟大事业。

    悲壮!惨烈!雄伟!

    站在历史长河的末端,回顾那些转折瞬间,只是留下一片模糊的身影;但来到历史还未发生又即将发生的时刻,那一片模糊的身影却逐渐清晰起来,蜕变成为一个个真实而鲜活的生命,他们的热血都在沸腾着。

    卡西安-安多。还有琴-厄索。他们也是这群有志之士的成员。翻阅史书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以至于忘记了,他们也只是普通人,为了梦想与坚持聚集在一起,他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从陌生到对峙,从合作到并肩,再到萌生好感,但他们却始终不曾互相倾吐彼此的好感,只是陪伴在彼此身边,壮烈地拥抱属于自己的宿命,化作一缕青烟,被彻底抹杀了自己曾经出现在世界上的那些痕迹。

    加里斯-爱德华斯的眼睛不由就明亮了起来,连连点头,忍不住亢奋地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地表达着自己的亢奋与激动,“对对,对,就是这样,这就是完美的诠释!对,这样更好!没有真正地说出来,一切都隐藏在眼神中,所有的所有都为了最后的事业而埋藏在心底,这样才更加符合电影主题。不对,这样能够让整个故事变得更加……更加美妙。”

    更加荡气回肠。

    因为太过激动,以至于加里斯一时之间有些思绪堵塞,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准确表述,词汇也都变得匮乏起来。

    但是,加里斯抬起头来,再次看向蓝礼和菲丽希缇,所有问题都烟消云散了,只需要注视着这两个人,就可以感受到他们之间的那种微妙默契,一个眼神一个笑容,气氛就变得不同了,似乎就连光线都变化了。

    “所以,我们又注定不能在一起了?”菲丽希缇眼底含笑地打量着蓝礼,语气轻快地开口说道。

    蓝礼抿了抿嘴角,轻轻颌首,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开口解释到,“你知道吗?中文是如何解释’缘分’的呢?”

    菲丽希缇嘴角轻轻上扬起来,表示自己正在侧耳倾听。

    “他们将这个词语拆分成为两个部分——因为在中文之中着是两个单字组成的一个词语,首先需要一种命运般的牵引才能够相知相遇,其次还需要两个人的努力与磨合才能够拯救一段命运走向圆满。用中文来说就是,’缘在天定、份在人为’。也许,我们拥有了命运,却缺少了彼此,这已经是注定的结局。”

    雅各布和安娜,兜兜转转的最后,他们的努力与磨合还是将彼此捆绑到了一起,却已经在努力过程中消磨了所有的牵引力。

    卡西安与琴-厄索,从对立到牵手,他们在彼此身上找到了自己,但终究还是双双选择牺牲自己成就伟业,不得善终。

    从如此角度来解读,确实别有一番味道。

    然后,蓝礼在菲丽希缇的眼神注视之下,轻轻颌首,“所以,是的,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了。”

    轻盈,却深刻。

    不经意间,时空就再次穿梭混淆,仿佛又重新回到了洛杉矶的那个夜晚,他们并肩走在结束拍摄后的下班路上。

    他弯腰亲吻了她,仿佛漫天星星都正在眨眼。

    但她不得不划清界限,因为那是角色情感作祟,她不能也无法背叛真实的自己。

    他绅士地展露了笑容,以幽默的方式为还没有来得及萌芽的悸动画上了句号。

    时光荏苒、时空转换,他们再次相遇,他们都变了却也都没变。

    他与她站在镜头面前四目交接、针锋相对,全场灯光的闪耀却依旧抵不过那璀璨的目光。

    她与曾经的男友艾德分手了,重回单身;但他却心有所属,礼貌而得体地拉开距离,掐断了一切可能。

    她以为自己的小小波动隐藏在眼神深处非常安全,结果却在他那清澈眼神的倒影之中,展露无遗。

    一股难以言喻也无法描述的悸动瞬间喷薄而出,却又转瞬被掐灭,然后菲丽希缇注视着蓝礼瞳孔里自己的影子,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释然地说道,“显然,上帝对于我们的友情有着不同的看法。”

    轻松打趣的语句,让蓝礼嘴角的笑容上扬起来,“这不会是我的答案,但……我承认,这也是一种解释。”

    视线交换之间,两个人就恢复了常态,菲丽希缇紧接着说道,“那么,我们是不是需要做出一些调整?”

    始终在一旁注视着蓝礼与菲丽希缇的加里斯有些跟不上速度:怎么突然就专业起来了呢?

    蓝礼摇摇头表示了否认,“不需要,如果调整的话,可能就要走欢喜冤家的套路,先是互相针对然后打情骂俏,最后萌生情愫,这太无趣了。即使撇开套路不说,这显然也不是电影应该重点描述的内容。”

    菲丽希缇轻轻颌首、细细品味,“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保持一种微妙的敌对状态,互相还是不信任的,却在并肩作战之中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情感,然后……”

    “不,没有然后了,就到此为止。”蓝礼截断了菲丽希缇,“惺惺相惜,类似于对手又好像是战友的矛盾情绪,微妙而独特,却拥有足够化学反应,我觉得这就已经足够了。”

    菲丽希缇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如果太深入的话,可能就会偏离焦点,而且,两个人之间的情感也就不够纯粹。留白,有时候反而能够引发出更多余韵。”

    蓝礼点头表示赞同。

    菲丽希缇稍稍琢磨了片刻,“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呢?”这个问题有些突然,把加里斯吓了一跳,就连站在旁边的工作人员都差一点摔倒——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应该怎么办?

    反而是作为当事人的蓝礼非常淡定,“因为我从内心深处就相信着你父亲是叛徒,而你则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我不相信你愿意带着我们找到你的父亲,然后大义灭亲。我无法信任你。”

    等等,菲丽希缇的“你”指的是卡西安-安多上尉?

    “那么我呢?”菲丽希缇低声嘟囔了一句,似乎正在品味着蓝礼刚刚的那句话,“我相信你是一个为了达成事业都不惜牺牲自己的人,我不认为你会遵守反抗军的承诺,我也不认为你真心实意愿意与我合作,所以,我也无法喜欢你?”

    这个“我”显然就是琴-厄索了。

    “不,我觉得你的设定太过繁琐了。我有动机,但你没有。你的想法可以简单一些,因为我的抗拒和排斥,你自然就选择了疏离,因为你没有打算惹麻烦。但牵扯到你父亲的话,你的确有着自己的想法,这也是你不愿意和我过于密切的关系——如果有需要,你随时都可以自己单干。”蓝礼解释出了自己的想法。

    菲丽希缇没有立刻表示同意,而是摇了摇头,“我需要翻阅一下剧本,把整个来龙去脉都整理清楚。如果按照你所说的,我不认为我会喜欢上你。我之所以产生了感觉,那是因为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自己。”

    “这就是刚刚你所看到的吗?”蓝礼觉得女人的心态变化颇为有趣,这应该也是加里斯通过监视器看到的,所以才对两个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如此感兴趣。

    “难道不是你所表达的吗?”菲丽希缇有些意外。

    蓝礼哑然失笑,“不,我只是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正义。虽然我想要阻止盖伦-厄索,但利用一个无辜之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不是我喜欢的方式;所以,当你听到盖伦依旧活着,然后情绪产生波动的时候,我也有些波动。”

    “噢。那么这也是说得通的。”菲丽希缇点点头表示了同意,“虽然角度不同,再次证明了男人和女人的思考差异;但结论却是相同的,这就足够了。我需要理清一下思路,导演,我可以翻阅一下剧本吗?”

    “等等,导演还没有说这场戏是否通过了呢。你想要看剧本,可以等今天拍摄结束之后,我们在慢慢讨论,现在还有工作需要进行呢。”蓝礼毫不留情地吐槽到,菲丽希缇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然后蓝礼就转头看向了加里斯,“导演,刚才这一条,怎么样?”

    加里斯有些发愣。

    这戏里戏外的角色转换,“我”和“你”的人称代词都没有发生改变,他完全跟不上蓝礼和菲丽希缇的讨论节奏,后半段就根本丢掉了节奏;但必须承认的是,那种你来我往的默契,从角色延续到了演员身上,这也让加里斯更加充满了信心——他的灵感是正确的。

    “……很好。”加里斯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我是说,很好,刚刚这一条没有问题,但我们需要切换角度重新拍摄一下。蓝礼,最后一个镜头,你是故意以背部面对镜头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