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大戏骨 > 2280 默契呼应

2280 默契呼应

    “但他还记得你;还是说,没有?”

    琴-厄索明白了自己在反抗军之中的位置之后,赢得了短暂的喘息时间,但卡西安随即就再次抓住了空隙——

    琴-厄索认识索-格雷拉吗?琴-厄索最近还曾联系索-格雷拉吗?如果否定,就意味着说谎,更意味着心虚,还意味着反抗军就将证实他们自己的猜测,她也就失去了自我证明的机会;但如果给予肯定,那么……

    一点点迟疑,卡西安就立刻捕捉到了,毫不犹豫地紧跟上前,快速施压,“他可能同意见你,如果你以朋友的身份上门拜访。”

    琴-厄索无言以对。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肯定还是否定,她的秘密就这样被反抗军抓住了,而他们没有丝毫妥协意思地展开了步步紧逼,那么,她应该怎么办?她还能怎么办?愤怒与憋屈之外,她的眼神微微闪动起来。

    因为她自己也不确定。

    她是否还想要再次看到索-格雷拉;她是否还想要寻找父亲;她是否还想要探知真相;她是否还想要报仇;她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应该站在反抗军这一边,携手对抗帝国?她不知道,她全部都不知道。

    她从来都不曾真正思考过这些问题这些可能,然后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反抗军逼迫到了角落。

    她真的不知道。

    琴-厄索收回视线,没有再与卡西安对视,但眼神的焦点与焦距却正在溃散,陷入了短暂的迷茫之中。

    但反抗军没有给她太多时间思考与犹豫,另外一名上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沉稳,却犀利,“我们现在分秒必争,孩子,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需要谈的话,我们就直接把你送回原来的地方。”

    他们准备就这样放弃?

    琴-厄索被逼到了死角,她不知道自己如此做是否正确,但愤怒与憋屈占据了大脑,这让她没有办法仔细思考,然后一股戾气就这样蹿了出来,急促而灼热地吐露出来,以自己瘦弱的身躯迎向了反抗军的包围。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索-格雷拉拯救了我的性命,他营救了我,但是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我已经有些年没有看到他了。”

    话语的急促泄露了琴-厄索的焦虑,她的平静与平衡被打破,她隐隐地意识到反抗军似乎正在扮演好人坏人的套路,但思路不太清晰,因为她更多还是沉浸在庞大的信息量之中,索-格雷拉和父亲的事情完全占据了大脑,这让她不由滋生出了一股“愤怒”——

    这些反抗军的家伙,为什么要唤醒自己的记忆?为什么要扰乱自己的大脑?以至于她现在完全手足无措!

    “我们知道应该如何找到他,那不是我们的问题。”

    卡西安的声音再次从旁边传来,琴-厄索条件反射地顺着声音投去了视线,然后就看到了卡西安那双沉静而执着的眸子——那些咄咄逼人的强大气势依旧存在着,但这一次,却没有集中在她的身上,而是……

    的确,他的视线依旧在注视着她,但他的思绪和话语重点却已经发生了转移,所有压力与重量全部都叠加在了索-格雷拉身上,那种一往无前、志在必得的坚定迸发出了一股力量,堪比飞蛾扑火的力量。

    琴-厄索微微有些意外,她显然没有预料到卡西安的微妙变化。

    卡西安的眼神焦点锁定了琴-厄索,并没有察觉到眼前这个小不点脑海里的汹涌,平稳而专注地继续说道,“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把我们带进去而不会被杀掉的人。”

    所以……卡西安针对的是索-格雷拉,而不是自己?

    琴-厄索越发困惑起来——对于反抗军,她着实了解不多,“你们都是反抗军,不是吗?”她顺势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这只是无数问号之中的一个,眼神扫视了一下全场,快速地打量了一下众人的神色。

    即使身处困境,她也始终在思考着自己的处境和解决问题的可能。

    “是的,但索-格雷拉是一个极端分子。”会议室里看起来最像领袖的人开口做出回答,字正腔圆的发音让她的话语透露出一种演讲的质感,就好像那些起义领袖在公开场合展开演讲一般,代表着正义。

    隐隐有种煽动效果。

    “自从脱离反抗军以来,他一直都在为自己而战。”领袖进一步解释到,“他的战斗给联盟带来了诸多问题。”说到这里,她朝着上校和上尉的方向投去了一个视线,意味深长的眼神似乎正在表达对现有困境的不满——又或者是对索-格雷拉的不满。

    显然,反抗军内部也拥有着自己的问题。

    “我们别无选择。”领袖的语气稍稍柔和了些许,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与扼腕,“只能尝试修复打破的信任。”

    可是,琴-厄索的疑问没有能够得到解答,不仅没有,而且问号还越来越多,这让她的身体不由微微前倾,语气稍稍急促了些许,“那么这跟我父亲又有什么关系?”话语说出口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再次暴露了情绪,于是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让汹涌的情绪平复下来。

    沉默。

    整个会议室里保持着沉默,但视线却全部落在了琴-厄索的身上,似乎正在探究——这句话的真实度到底有多少?琴-厄索真的对盖伦-厄索正在进行的事情一无所知吗?亦或者说,这是间谍为了取得信任的陷阱?

    卡西安的视线始终注视着琴-厄索,眼神里的探究始终不曾消失,似乎通过自己的双眼就能够窥探到琴-厄索的内心真相——与其说,那是因为他无法信任琴-厄索;不如说,阻止盖伦-厄索的意念已经胜过一切。

    上校与领袖交换了一个视线,确认了彼此对琴-厄索的考核,最后,领袖朝着卡西安方向投去了一个眼神。

    卡西安慢了半拍才察觉到,转头望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领袖对着自己点点头表示了肯定,这让卡西安的眉宇微蹙起来,还试图说些什么展开反驳与申辩,但领袖没有给予更多空间,只是对着卡西安摇头否定。

    卡西安静静地注视着领袖,下颌肌肉微微收紧起来,隐隐可以察觉到正在咬牙的动作,但这也只是片刻而已,随即还是转身面向琴-厄索,此时,他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没有泄露出任何多余情绪,只有那双眼睛,专注而投入的眼睛,灼热的视线正在传达着他的执拗。

    琴-厄索主动迎向了卡西安的视线,那坚强而顽固的眼神也毫不示弱,微微抬起下颌,就这样正面撞击了过去。

    “有一个帝国反叛者出现在杰达,一个飞行员。”卡西安终于开始阐述事情全貌,但他的脚步一步再一步地逐渐朝着琴-厄索靠近,那种无形压力再次层层叠叠地累积起来,身体投影正在逐渐遮挡住光线,牢牢地将琴-厄索笼罩,凝重深沉的话语似乎正在讲述一场悲壮的惨剧,如同看不见的手正在掐住琴-厄索的喉咙。

    “他被索-格雷拉绑架,他声称帝国正在制造一个武器,能够摧毁整个行星的武器。”

    一字一顿、逐字逐句,沉甸甸地压在琴-厄索的胸口之上,她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那种缓缓吞噬她的窒息感正在顺着脊梁骨攀爬,她的眼神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再也没有心思与卡西安展开对抗,而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因为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短短一句话,却可能改变整个星系的格局。

    事情的严重性超乎想象。

    琴-厄索咬紧牙关、屏住呼吸,试图让自己的眼神镇定下来,但微微颤抖的瞳孔和下颌曲线却泄露出了真实情绪,她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的话语——从卡西安的语气、从反抗军的态度,她可以做出判断,但是,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做好面对真相的准备。

    她应该怎么办?

    站在监视器后面的加里斯双手盘在胸口,连续不断地轻轻颌首,此前表演细节之中的困惑现在全部迎刃而解:

    步步为营!

    蓝礼以自己的表演一点一点渗透施压,展现出了由内而外的不信任,不知不觉地将气氛引导向紧绷的极致;而菲丽希缇则以自己的表演展现出过山车式的不确定,核心思想还是她与父亲之间的羁绊,并且由此产生那种若即若离的未知,就连她自己都无法得知内心的想法,患得患失的情绪让她始终处于被动。

    一个眼神!

    此时菲丽希缇仅仅只是通过一个眼神的微妙变化,点到为止却画龙点睛地把整场戏的力量全部凝聚起来。

    巧妙!准确!精细!最重要的是,恰当!

    加里斯的内心深处正在尖叫,但表面之上则依旧保持了专注,因为表演还没有结束——蓝礼与菲丽希缇之间的化学反应,让这场看似平淡无奇的戏份却迸发出了难以置信的火花,这着实太精彩了!而现在,加里斯只希望表演能够顺利完成,那么今天一整天的辛苦与折腾,就值得了。

    事实证明,商业电影也同样可以看到角色的层次与脉络,归根结底,区别还是在于演员。就好像当年的“盗火线”一般,阿尔-帕西诺与罗伯特-德尼罗的交锋,铸就了这部电影无与伦比的经典。现在则是蓝礼和菲丽希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