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九劫生晖 > 第一卷,大运记 第五十章,鱼汤

第一卷,大运记 第五十章,鱼汤

    “给钱还不要,真是好一个高尚之人啊。   ”

    本以为是王婶婶笑话自己,仔细一听,声音却是她身后屋外传来的,而且是稍有浑厚的男声。

    “什么人?”

    余生赶紧走到房门处,向外看去。

    好嘛,此时屋外不知何时,已经站齐了十几号人高马大的壮汉,黑衣劲靴,乌泱泱一大片,小小院落立马显得满满当当的。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余生可不会认为他们是来观光的。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余生对吗?那个小的是叫余灭?”

    “你们到底有何事?”

    余生警觉,横步上前,忍着肩膀上的疼痛,将弟弟拉至身后,毫不畏惧的直面一众来客。

    正在这时,人群从中分开,一名衣着稍有不顺的修长身影慢慢走了出来,待看清他的模样,余生心底一沉,是贾玉。

    最担心的事还是生了!

    “呵呵,没想到这等穷苦之地还有这等香溢扑鼻的美味,你去取来看看是什么东西?”

    银月袍服从中一摆,还是一样的盛气凌人,嗅着香味,目光抛向屋里,丝毫不将就站在对面,这里的主人放在眼里。

    一名黑衣人赶忙点头称是,小跑上前,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余生兄弟,迈步进屋,很快便端起一碗鱼汤,也不管洒落与否,快步的走了回去。

    “哥哥,你们...这群强盗。”

    自己还没吃上呢,就被这样抢走了,余灭哪能忍下去,见哥哥没有阻止对方,他便要上前抢回来。

    哪知脚步刚迈出,又被哥哥一把拽了回来。

    如此情形,弟弟上前,无异于以卵击石,余生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趁机寻找机会,否则今天兄弟俩都得搭在这儿。

    不管怎么样,也得保护弟弟的安全。

    呵呵,两兄弟的表情,贾玉视而不见,笼中之鸟而已。

    凑近手下端来的鱼汤面前,轻轻的吸了两口。

    嗯,不错,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东西了。

    “玉儿,小心有诈。”

    说话的是与贾玉身旁并立的一名青袍老者,阴戾的目光狠狠的盯着余生,好像要看透他的内心一般。

    随即先一步上前,将黑衣人手中的鱼汤接过,放在鼻下,手掌扇了扇,仔细的闻了闻。

    鱼汤白如珍珠,晶莹闪耀,除了一点点碎肉鱼骨点缀其中,再无他物。

    “师傅多虑了,这等地方,怎么可能有诈。”

    也是,这样的东西,应该不值得怀疑。

    再次谨慎的抬头看了一眼余生兄弟,没有现异常,老者这才轻轻的点头。

    恭敬从老者手中接过,看着这碗鱼汤,贾玉一时间有些出神了。

    原来世间最美味的东西,不是那些可遇不可求的调味料品,而是食物最原本的味道。

    至简难求,华丽的外表只会浪费它最耀眼的地方,反之亦然,不起眼的外表同样有不一样的内涵。

    换做其他东西是不是如此呢?比如自己已经遗失的短剑?

    换做其他人是不是也如此呢?比如自己,再比如那九劫?

    这可能是他受挫之后第一次陷入了沉思当中,令身旁的人很是费解。

    一碗鱼汤而已,不至于如此好看吧,贾玉的出身,什么珍馐美味没见过?

    可他们哪知贾玉的想法,甚至连他拜师授艺的师傅都猜不到,这个一向自傲的徒儿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当中。

    难道自己之前一直都是错的?

    不,自己决不会错!

    贾玉忽然之间有了一种要尝尝这眼鱼汤的冲动。

    对着一名黑衣人招招手,将手中的鱼汤递给对方,黑衣人赶紧双手接过,黑衣人刚想退下,贾玉却忽然开口,

    “喝一口。”

    “啊...”

    黑衣人瞬间明白了贾玉的意思,没有丝毫的犹豫,端起汤碗,浅酌一口。

    “味道怎么样?”

    “回禀二少爷,好喝。”

    “哼,好喝吗?”

    “不,不,二少爷,只是一般。”

    见贾玉脸色一变,黑衣人暗道不好,立马见风使舵,内心叫苦不迭。

    好在贾玉并没有再为难他,只是冷冷的说道:

    “拿来吧,本少亲自尝尝。”

    黑衣人刚想递过去,脑中灵光一现,先是提起衣袖,沿着碗沿,将破碗擦拭干净,再次高举过头顶。

    这等拍马屁的功夫,实属一流,只可惜这次拍在了马腿上。

    许久未见贾玉接下,黑衣人偷偷的抬眼望去,却见贾玉的脸色非但没有好转,反而一脸的嫌弃,让他瞬间明白了,心下彻底凉了,冷汗直冒,连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差点跪倒在地。

    对此,贾玉只能表示无语,生气是肯定的,自己手下的这些大老粗,这一位还算机灵点,只不过那衣袖看起来并不比破碗干净多少,擦了不如不擦。

    自己何等身份,怎能如此不讲究?

    该罚,但不至于该死!

    就这样静静的盯着他,让这名黑衣人每一刻都备受煎熬。

    终于,在这名黑衣人自我惊吓的恐惧中,另一名黑衣人快的走上前来,双手递上一把玉制的汤勺,这才让他脱离出了苦海。

    递汤的姿势更加恭敬,不近不远正正好,保证二少可以用最舒服的姿势喝到汤。

    直到贾玉终于舀起一小勺鱼汤,轻抿一口,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哼,也不过如此!”

    违心与否只有贾玉自己最清楚了,因为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对自己有错的,将玉勺随手一丢,

    “赏你了!”

    “谢谢二少。”

    黑衣人大喜过望,得此赏赐,甜如蜜饯,原来悲喜真的只在一念之间,连脑袋都比平时转的快了许多。

    将手中的鱼汤,狠狠地摔在了一旁的空地上,“啪”的一声,粉粉碎。

    见他如此,贾玉有些意外,又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甚至带了一丝危险。

    二少爷对我笑了!

    看来我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

    主仆二人你浓我依,士为知己者死,从此,不知黑衣人的命运如何,但贾玉身边肯定又多了一个肯为他去死的人。

    “你们这群坏人...我跟你们拼了。”

    碗碎汤没,心爱的鱼汤就这样被糟蹋了,见哥哥仍是无动于衷,幼小的余灭再也不管不顾,趁哥哥不备,一把挣脱,握紧拳头,向着对面的黑衣人冲去。

    “余灭,你干什么?快回来!”

    余生根本没想到弟弟会如此,大惊失色,赶紧朝着他追去。

    “呵呵,小小年纪,勇气可嘉!”

    贾玉一边说着,一边迎着余灭走去,听起来带着赞许,可手上却没有任何的留情,衣袖挥舞,离他仅有几步之遥的余灭便倒飞而回。

    再次甩动,紧随弟弟脚步而来的余生,同样倒飞出去。

    两兄弟狠狠的跌在了原本站立的地方。

    哇,一口鲜血喷出,余生顾不得自身的安危,挣扎着爬了起来。

    “余灭,你怎么样?”

    看着陷入昏迷的弟弟,他心如刀绞,又无可奈何,对方仅露这一手,他便毫无还手之力。

    唉,也罢,大不了一死而已。

    带着一丝决然,余生冷眼的看着逐渐靠近的贾玉。

    “你们怎么样,这么大的人还欺负小孩子。”

    正在这时,王婶婶冲了出来,怒斥着他们,好像一只护犊的母亲一般,将兄弟俩挡在身后。

    或许是她并不知道这群人来此,真的会杀人,只当是平常一般的争斗打闹而已。

    无知者无畏,所以她才表现的如此勇敢。

    也正是因为她的出现,贾玉也终于停下了行进的脚步。

    被感动了吗?

    当然不是,只是他从来不会打女人而已,他自己不打,并不代表手下的黑衣人不打。

    对着身后挥挥手,一群黑衣人快的跟了上来。

    “王婶婶快走,别管我们,贾玉,你到底要干什么?”

    余生当然知道这群人可不是闹着玩的,用尽全身力气的大喊着,不希望王婶婶受到无谓的伤害。

    “我先问你个问题,你俩兄弟是叫余生余灭吗?”

    暂时制止了手下的行动,贾玉略带耐心的问道。

    此时躲也躲不过,余生索性干脆的回道:

    “正是。”

    “很好,为什么要叫余生,余灭呢?好奇怪的名字。”

    锐利的目光收回,贾玉仿佛在自言自语。

    这让余生非常疑惑,趁着这个工夫,王婶婶立马来到他的身旁,蹲下身子,仔细的查探他的伤势。

    “王婶婶,你快走,快走。”

    用力的推开对方,可这个时候王婶婶怎会忍心弃兄弟俩而去?

    “好了,废话不多说,你明白我来的意思了吧!”

    “我知道。”

    见王婶婶不走,余生心中不由的更加沉重,面对对方的问话,语气中带起了些许的怒气。

    “不就是骂了一句废柴三虎吗?你们俩氏怎会如此霸道,还要不依不饶吗?”

    “不不不,这个无关紧要,你就是当着本少的面骂十句废物三虎,本少都不会在意。”

    此时的贾玉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与三虎不是兄弟俩呢,这可让余生更加摸不着头脑。

    不为这事,那事为何?

    “我只问你,那个叫九劫的小叫花子,你认得吧!”

    为他而来的,余生不自觉的点点头。

    “很好,认得便是没找错人,他偷了我的东西,告诉我,他在哪里?”

    偷东西,怎么可能?

    即便是只见过一面,余生也不信九劫会去偷,还是贾玉的东西,这并非盲目,而是本能的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