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九劫生晖 > 第一卷,大运记 第四十九章,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第一卷,大运记 第四十九章,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什么,文武斋?怎么可能?”

    听到贾玉一脸的震惊,同时透露着些许的惧怕。

    小叫花子难道与文武斋有瓜葛?

    不可能,他那身穿着打扮也不像,定然是巧合,一定是的。

    也不一定啊,他的那些手段显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虽然江湖上未曾有闻,但绝非等闲。

    况且如果他真是孤身一人的话,怎么可能逃到文武斋?真有人暗中相助吗?

    也不对,若是文武斋出手,肯定会光明正大的,用得着偷偷摸摸的吗?

    是了,肯定是巧合。

    越想越觉得可能,又觉得不可能,看起来事关重大,让贾玉真的有些慌了神。

    这群废物,从这到玄武大街要穿过多少条巷子?

    虽然没有细致的数过,但就算是这中间没有巷子,直线的让他跑,还能跑的了吗?

    这么远的距离都会让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跑了,通通都是废物。

    贾玉脸色不停地变幻,择人而噬的表情恨不得将这些精心培养的手下全宰了。

    更担心的是,若是文武斋来找麻烦的话,他该怎么应对,能怎么应对,家族那里怎么交代?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文武斋也并非无人能治。

    “来人。”

    对着一名机灵的黑衣人耳语几句,黑衣人领命而去,眨眼消失不见。

    哼,至于小叫花子,我就不信,你能躲在文武斋一直不出来。

    “告诉钟无楼,本少只给他最后一次机会,他自己把握。”

    说完,事之地连去查看的意思都没有,便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行去。

    剩下的护卫不禁开始了窃窃私语,对于文武斋,更多了一份好奇。

    也是,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怎么可能知晓文武斋在玄武卫的地位?

    不敢丝毫的怠慢,现在的贾玉,谁敢触其眉头?

    其他的黑衣人该散的散,剩下的也快的朝着贾玉离去的身影追去。

    “二少,前方再转一条巷子,便是三虎少爷所说的那对兄弟,余生和余灭的住处。”

    “嗯?余生,余灭?”

    贾玉一时未曾想起来,眼中还未消散的怒火令人不寒而栗,开口的黑衣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道:

    “就是,就是与小叫花子熟识...”

    “哦,想起来了,抓到他们了?”

    “是,找到了他们的住处,不过兄弟们没有轻举妄动。”

    “好,马上带我去看看。”

    贾玉脸色稍有缓和,阴沉之中的戾气也少了许多,带着些许满意的点点头,让黑衣人大松了一口气,赶忙大步在前领路。

    原本热闹的巷这一刻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只是不知这样的宁静会持续多久?

    或许百姓都习以为常,这样的创伤用不了多久便会被遗忘,生活还得继续,毕竟百姓多是朴实无华。

    劈柴巷不远处的一条更小的巷子,一口黑岩老井,一架木质辘轳立于其上,正对一户竹条编制的栅门。

    在玄武卫中,甚至是大运城,井水一直是比较稀缺的东西,身处望海,哪怕是极为边缘的地方,也是如此。

    在这贫民生存的区域,井周围的房屋,无疑是最为热闹的区域,可以说无时无刻都人满为患。

    此时,这口老井周围却是空无一人,这种情况出现,无非会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井水干涸,但现在的时节显然不太可能,那么只剩下另一种可能,劈柴巷的纷争同样对这里影响颇大。

    随着“吱吱”作响声,摇摇欲坠的竹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名年约四五岁的孩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布满缺口的陶罐。

    跑到老井前,看着对他来说十分巨大的辘轳,他根本不懂该怎么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徘徊着,左右寻觅着,希望可以碰到人帮自己一下,可惜等了许久,仍是一个人未见,急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终于,旁边一户同样的栅门推开,一名稍显肥胖的妇人单手提着一个上了盖子的砂锅走了出来,随手关上了自家看起来作用不大的栅门。

    孩童见到她的出现,眼中精光闪烁,却有些畏缩的不敢上前,反而借着辘轳的掩护,躲了起来。

    前几天真不该偷吃王婶婶家的柿子。

    一副做了坏事心虚的模样,果真是稚气未退。

    一个辘轳再大,又怎么藏的了人呢?

    王婶婶自然是早早的看到了他看独自站在井边左顾右盼的样子。

    轻叹一口气,一世邻居多不易,小孩子偷吃东西,她还不至于过去了几天都还在记仇,脸上多了些疼惜的表情。

    唉,可怜的哥俩,这个年纪本该是无忧无虑的生活,谁知却成了这般模样。

    母亲难产而死,都怪他那该死的爹,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就是不干人事,给儿子起名生,灭,一听就知道是个烂赌鬼,现在倒好,整天看不到人影,留这幼小的哥俩自生自灭,还真不如死在外面,也算清净了。

    “余家二小子,别躲了,婶婶都看见你了,一个人站在井边干啥呢?打水可不是你做的事情,你哥哥呢?”

    “王婶婶,哥哥受伤了,我...想取点水…”

    “嗯?受伤了?是不是又打架了?伤到哪里了?”

    别看是个妇人,嗓门还是很洪亮的。

    “不是的,不是打架,是有人欺负我,哥哥才...”

    孩童连连摆手,脸色更红,对着走近的妇人慌乱的解释。

    她再次轻叹一口气,一把将手中的砂锅递给孩童,

    “帮我拿着,我来替你取水。”

    孩童赶忙将自己的陶罐放在地上,双手接过王婶婶的砂锅,阵阵诱人的香味飘出,是鱼汤。

    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东西了。

    他只能贪婪的大吸几口,完全感觉不到烫手。

    妇人冲他哈哈一笑,有些费力的摇着吱嘎作响的辘轳,满满的一桶水提了上来。

    “谢谢王婶婶。”

    “快拿回去给你哥哥洗洗吧,能拿的动吗?要不要我帮你?”

    孩童倔强的摇摇头,双手递还鱼汤,慎重的抱起还在漏水的陶罐,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家走去。

    看着他那瘦小的身板,妇人几番犹豫,终是有些不太放心,刚转身向前走了两步,又转回身来,同样朝着孩童的方向走去。

    茅草堆砌的屋子,四处透光,只有地面还算平整,刚刚取水的孩童费力的抱着陶罐走了进来,哪怕他再小心谨慎,一路上水还是撒了不少,此时差不多只剩下半罐左右。

    “哥哥,我打水来了,你快点洗洗吧。”

    稚嫩的童声带着与年纪不符的关心,屋内唯一的摆件,一架破旧门板改制的床上,另一名比他大上几岁,仰躺半卧的小郎赶忙起身。

    “余灭,快放下,太沉了,哥哥没事,自己可以弄。”

    相依为命的两兄弟,正是余生和余灭。

    余生脸上带着严厉的表情,看起来对弟弟的擅作主张极为不满,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见弟弟放下沉重的陶罐,紧皱的眉头这才稍微舒展了一些。

    随即,他的脸上却又冒出了冷汗,这是他刚才起身太过于着急,好不容易有所缓和的双臂疼痛又作了。

    但他只是一顿,甚至都未呻吟出声,便起身下床,嘎嘎作响的木板床上再空无一物,所以响声才这么清脆。

    家徒四壁,或许是现如今大多数穷苦百姓的真实生活吧,坚强才是他们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咬咬牙,余生径自走向盛水的陶罐。

    嗯?什么东西这么香?

    好像是鱼汤的香味!

    谁家在改善伙食,鱼汤香味可以飘这么远吗?

    与此同时,一旁的余灭也闻到了,就是这个念念不忘的味道,他猛的转头嗅去,刚才一直忍着,现在再无顾及的猛吞口水,肚子咕咕作响。

    “余灭,你干嘛呢?”

    “哥哥,是鱼汤,你闻,好香啊!”

    “哪来什么鱼汤?”

    “哈哈,二小子鼻子就是好使,馋了吧,快拿去与哥哥分了吧!”

    “王婶婶好!”

    这个声音他太清楚了,平日里没少受对方的恩惠,余生赶紧对着刚进门的妇人躬身行礼,自内心恭敬长者之意。

    而一旁的弟弟余灭就没那么多讲究了,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从对方手中接过砂锅,这让他十分不喜,赶忙上前一步,使劲拉住弟弟。

    情急之下,完全忘记了自己受伤的手臂,一扯之力,疼的他差点晕过去,又控制不好几自己的力道,将弟弟拉了一个踉跄,不过,总算止住了弟弟想要接过的动作。

    “大小子,你干嘛呀,王婶婶今天就是来送鱼汤给你们的。”

    “啊,王婶婶,这可万万使不得。”

    “怎么,跟王婶婶还客气上了,让你喝就喝,哪来那么多废话。”

    妇人说话干脆利索,不由分说的将砂锅塞到余灭的怀里,这时的余灭接也不好,不接也不是,当然他的内心早已暴露无遗,一时间不敢做决定,满怀期待的看着哥哥。

    “怎么,看你哥哥干啥,王婶婶说话不好使?快给你哥哥盛点汤补补。”

    妇人故意装作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但余灭还是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哥哥轻微的点了点头,这才欢天喜地的接过。

    妇人看到这个场景,内心波澜起伏,难以平静,自己的儿子小豆米明明差不多的年纪,怎么就知道玩闹呢?

    要是有这兄弟俩一半,就省心咯!

    “大小子,我听说你又受伤了,来,我看看。”

    “不打紧的,王婶婶,只是点小伤,过几天就好了。”

    “唉,孩子,不能打架的,打坏了谁都不好。”

    “知道了,王婶婶。”

    说着,妇人上前摸了摸,一脸的疼惜,

    只可惜,有些事情她帮忙是有限的,进一份绵薄之力有时都做不到。

    那边余灭正兴高采烈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两个破碗,一点一点的将鱼汤分成两份,撒在外面的也不忘舔舐干净。

    那滋味果然比香味更好,但他还是忍住了自己先尝一下的冲动,对着哥哥喊道:

    “哥哥,你快来尝尝,味道可好了。”

    余生自是听到了弟弟呼唤,早就看到了破碗里满满的白郁浓汤,如同珍珠翡翠般耀眼,只是出于矜持他并未马上答应,不过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哈哈,跟婶婶就别客气了,对了,这里有两块碎银子,拿去买点吃的,很久没有吃饱了吧!”

    “这个,王婶婶,我们不能要。”

    “对,王婶婶,我们不要。”

    一个满嘴油腻的小脸同时抬了起来,显然余灭已经忍不住先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