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127章 永无宁日(10)

第127章 永无宁日(10)

    “秦老师……”姜永宁好像被抽去了魂,“不是我杀了他们。”

    “我知道。”秦怡娟冷笑着,“你这样一个懦夫怎么可能去杀人?”

    姜永宁抬起了眼皮。

    “走吧,姜永宁!”张雪瞬间忘了仇恨,伸手去推姜永宁。

    “你们这一个班,真是让我恶心。你是懦夫,那些人是恶棍。重点学校的好学生?根本是一群渣滓!他们还有脸笑,还能上学,还能正常过日子。”秦怡娟低声说道。

    我的脑袋蒙了一下。真被那个侦探说中了?秦怡娟她杀了自己的一班学生,就是因为惨死的女儿?

    姜永宁的身体颤抖起来。

    “你们都该死。你们凭什么活着?你怎么还能活到现在?我以为你二十年前就会自杀了。连自杀都不敢吗?”秦怡娟怨毒地质问着。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姜永宁从地上踉跄地爬了起来,“你为什么这么说他们?他们做了什么了?”

    姜永宁显然是有了某一方面的联想。

    “做了什么?”秦怡娟发出怪异的笑声。

    张雪死死盯着秦怡娟。

    姜永宁迷茫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仔细打量着秦怡娟。她眼神阴翳,却没有丝毫疯狂。这让我心里发寒。

    “为什么要杀死他们?”姜永宁还在质问。

    “因为他们该死。”秦怡娟冷冷看了姜永宁一眼,迈出了步子。

    张雪被激怒了,我又感觉到了那炽热的火焰,扑向了秦怡娟。视野中出现了姜永宁的身影。

    “你站住!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姜永宁阻拦,被秦怡娟狠狠踢了一脚,蜷缩倒地。

    张雪尖叫着,无法杀死秦怡娟,无法救援姜永宁。二十三年,仍然是那么无力。

    我心中疑窦丛生。秦怡娟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是疯了,还是意有所指?

    姜永宁花了数日,找到了秦怡娟的丈夫。秦怡娟的丈夫很久以前就在外面养了女人,还有个上初中的私生子。他不乐意和姜永宁有来往,在姜永宁拿出钞票后,才换了态度。

    “那女人疯疯癫癫的,有时候还把学生当做女儿。她早就疯了,脑子坏掉了。”秦怡娟的丈夫无所谓地说道,“别人也看不出来,她还能上讲台,人家学生还感谢她这么照顾自己呢。”

    一个藏在正常人躯壳下的疯子。

    “你们女儿,那件案子的凶手,有找到吗?”姜永宁问道。

    秦怡娟的丈夫露出了古怪的表情,眼神躲闪。

    姜永宁拿出了更多的钱。

    那个老男人数着钱,慢悠悠地说道:“她说自己找到了。某一天回家突然这么跟我说,然后就像正常人一样回去工作,当了你们的班主任。本来不是班主任的,但她不知道做了什么,顶替掉了原来那个老师。”

    “安眠药、酒、汽油……”姜永宁应该是想起了侦探的话。

    “她存了很多年,每次买的时候,都要记一笔,算着数量,说快了。”

    姜永宁暴起,狠狠一拳头砸在了男人脸上。

    我回忆着姜永宁调查的结果。秦怡娟女儿的案子没有证据,没有凶手的指纹,**中没有任何残留物,除此之外,在女孩的尸体上有施虐的痕迹,凶手是用了道具**女孩并导致了她的死亡。警方怀疑罪犯心理变态或生理上有缺陷。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

    秦怡娟的话可信吗?她或许就是个疯子,将臆想的凶手给杀害。她不光是杀了她认为的凶手,还杀害了其他无辜的人。

    整整三十四条人命。

    姜永宁困扰了数日,看到了十八中的新闻,愕然后,对秦怡娟越发痛恨。

    张雪的情绪却很怪异。

    不要再查了。让我们自己来报仇吧。

    张雪心中反复翻滚着这个念头,强烈到直接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

    漫长的梦到了尾声。

    姜永宁拿着自己找到的薄弱证据进入了警察局,举报秦怡娟。

    我从张雪的视角,看到了我自己,视野中又出现了那一个个徘徊在警局门口的火团。

    我这一回看得更清楚了,它们只是火团,没有清晰的逻辑思维。三十四名死者,除了张雪,其他都是混沌的灵魂,被本能驱使行事,毫无章法,也无法与我沟通。它们徘徊在那间教室中,比张雪更加无奈,顶多是在秦怡娟经过时,泄露出一丝怒气。而它们现在的状态,是被张雪唤醒的。

    张雪则在写下那个“秦”字后,无法再存在下去了。

    众多火团中燃起了新的一团火。

    那是张雪。

    我曾经看到的空位属于张雪。

    姜永宁坐在教室边角位置,这些人从未接受过他为同学,列队之时,也没有留出他的空位。

    三十四个死者聚集起了。

    我蓦地睁开眼睛。

    “林奇,你总算醒了。”陈晓丘吁了口气。

    我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床上。陈晓丘坐在床边。陈逸涵坐在房间角落,一双腿交叠着,双手放在大腿上,让我不禁想到了在青叶看到的那半个身体。

    “林奇,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陈晓丘关心地询问。

    我摇头,正要说什么,瞥见了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早上七点了。

    “秦怡娟呢?姜永宁呢?”我连忙问道。

    “秦怡娟只是配合调查,早上就走了。姜永宁报案后也离开了。”回答的是陈逸涵。

    陈晓丘补充道:“你家里打过你手机,我帮你接了,说是拆迁小区临时出了状况。”

    我想到那聚集起来的三十四团火,“秦怡娟离开之后没出事情?她没有……烧起来?”

    陈逸涵神情怪异。

    “没有。你突然昏迷过去,是……做梦?”陈晓丘猜测道。

    “去找秦怡娟,得快点找到她。”我从那张简陋的床上跳下来。

    它们是没有理智的鬼魂,如今还填补上了最重要的一块——张雪。那些火不是来找秦怡娟的,是来找张雪的!它们要做什么?

    我稍微一想,就心头发寒。

    秦怡娟是个疯子,还杀了季莹,那些火也是疯子,烧伤了几个人,还毁了一栋楼。他们碰到一起会发生什么?

    “秦怡娟现在应该在上班。”陈逸涵淡定地说道。

    “上班?十八中没停课?”我诧异问道。

    “高一高二停课,校内拉了条封锁线,高三继续上课。”陈逸涵回答。

    高三没有!

    妹妹!

    我的心脏狂乱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