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126章 永无宁日(9)

第126章 永无宁日(9)

    我听到了张雪内心的呼喊,跟着张雪四处寻找姜永宁。梦境不再跳跃,而是连续带着惯性。张雪找了很久,听着周围人对姜永宁的谩骂,愤恨地盯着秦怡娟,却无力地什么都做不了。直到她灵光一现,跟上了办案的警察,才在某一日到了姜永宁的家。

    姜永宁住在一栋公寓中,公寓门上被人泼了油漆,他的父母神色严厉而冷静。姜永宁则躲在卧室中,关闭门窗,拉上窗帘,蜷缩着身体,不配合警察的调查。

    张雪的呼喊停止了,变成了小声的啜泣。

    法院判决下达,姜永宁无罪,被仇恨充斥了内心的死者家属对姜家围追堵截,张雪看到了自己憔悴的父母,再看整个人变成了行尸走肉的姜永宁,心中只余下空茫。

    我想要安慰这个才十八岁就遭遇了巨变的少女,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她在世间徘徊。她的父母悲痛难忍,离婚后,再各自成家,刻意遗忘了自己的女儿。张雪心如死寂,逗留在十八中的校园里。

    某一天半夜,她看到了翻墙进入学校的姜永宁。姜永宁乔装打扮,遮住了面孔。他那时候瘦得皮包骨头,翻墙的动作很是笨拙。他在教学楼转了几圈,找到了一扇没有锁住的窗户,翻窗进去,到了教室。姜永宁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在焚毁后还未重新的教室里面翻找着线索。看他的模样,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该如何去找。

    张雪跟上了姜永宁。姜永宁已经搬家,还要准备搬离这个城市。白天,他翻看刑侦学的书,夜晚,他偷偷摸摸去学校里面找线索。

    姜永宁列了张嫌疑人的表格,靠着当时不发达的网络,他找着任何可疑的犯人:通缉犯、刑满释放犯、被拘留过的可疑人员……他没想到秦怡娟。

    调查长达了二十一年。

    张雪就这样近距离目睹当年清秀懦弱的男孩变成了沉默寡言的怪胎,将自己封闭起来,调查那一场纵火案的真相。他甚至为此和父母闹僵,孑然一身,吃着最简单的泡面、外卖,整日研读那些犯罪学的书,自己去调查那些嫌疑犯,雇佣侦探,用尽了各种手段。

    第二十一年,张雪看到了姜永宁雇佣的侦探给了他一张照片。

    “这个是你们当年的班主任秦怡娟吧?要说嫌疑,她的嫌疑最大,她有作案时间和手段。”

    “怎么可能?”姜永宁发出沉闷的声音,语调平静,好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警方当年怀疑过她,调查下来的结果和你一样,没有证据,但是他们起诉了你,没有起诉她。因为舆论对你不利,那些死者家属需要一个发泄渠道,他们相信你是犯人。”

    张雪听不明白,姜永宁继续保持他的面无表情。

    我默默叹息。

    这样的大案不能不破,可偏偏就是找不到线索和凶手,姜家和死者家属双重压力下,警局将案子扔了出去,由法院去做最终判决。这是警察知道不可能胜诉的案子,只有那些局外人会叫嚣法律不公。

    “没有证据。”姜永宁说道。

    “也不是完全没有证据。”侦探拿出了一份资料,“秦怡娟在案发四年前接受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此后也一直有控制病情。二十多年前,心理医生可是个稀罕的职业,我们国家那时候对这方面没什么概念。秦怡娟说是进行心理治疗,不如说是治疗神经衰弱。她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也就是说,她有途径买到安眠药。当年尸检条件有限,不过,三十多个人,要控制他们留在火场中,不是单靠封闭门窗就够的。她应该是将安眠药参杂在食品中,给死者服用,然后再纵火。”

    姜永宁捏着纸张的手在颤抖,“警察有在现场发现酒。”

    “准备去旅行的人,喝酒助兴启程有可能,但没可能全部喝到烂醉。”侦探不客气地说道。

    姜永宁粗壮的指节因为用力而鼓了起来,“没有作案动机。”

    “秦怡娟接受心理治疗的原因,是她女儿死于奸杀,被发现的时候是一具裸尸,十分……惨烈。”侦探补充了一句,“她女儿十八岁,就死在了高考前夕。”

    “你胡说八道!秦老师就因为这种事情杀了我们一个班的学生?”姜永宁怒气爆发,锤了一下桌子。

    张雪的内心发出悲鸣:“姜永宁,就是她……就是她啊……”

    “这是我的推理,只能说是推理,没有任何证据。如果真是她作案,她在高一带你们班这个开始,就想着杀死你们了。三年时间,慢慢积累安眠药、酒水和汽油。等到案发的时候,警察调查,不会查到她的购买记录。”侦探很冷静。

    “这不可能!”姜永宁面容狰狞扭曲,那张臃肿得看不出当年清秀少年模样的脸上是悲愤。

    “姜先生,这就是我的调查结果了。”

    姜永宁发了火,失神了数日。

    张雪一直在他身边诉说着,哭泣着,声音却传达不到他耳中,甚至连她自己都听不到。她的嗓子坏了,就是成了鬼,也无法说话,无法指认凶手。

    姜永宁又用了两年时间,去逃避和接受那个事实:最大的嫌疑犯不是流窜到民庆市的凶徒,而是秦怡娟这个他们朝夕相处三年的班主任。

    可是,没有证据。当年警察找不到证据,最优秀的侦探找不到证据,姜永宁也找不到。

    他被折磨了二十三年,最难熬的是最近这两年,不想相信,又不得不相信。

    姜永宁忍无可忍,去学校找了秦怡娟当面对质。

    秦怡娟冷漠地否认:“他们的死我很伤心,我也认为自己有过错,如果我能更关心你和他们,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我也不该同意你们在半夜聚集,出发去旅行。”

    姜永宁的神情松懈下来。

    “不是秦老师。”姜永宁闹了一场,离开了学校,“到底是谁?还有可能是谁……”

    “就是她!就是她啊!”张雪内心沸腾起来。

    我感觉到了升腾起来的火焰。

    姜永宁的脚步停住了,回头看向教学楼。

    不要再去调查了,没有结果的……姜永宁,不要再浪费人生在我们身上了。我们已经死了!

    视野往下移动,变成了黑暗。张雪应该是蹲在地上,抱头哭泣。

    “你还在这里?”

    秦怡娟的声音唤醒了张雪。

    视野再次亮起,左右四顾,发现了站在面前的秦怡娟,还发现了坐在一边角落的姜永宁。姜永宁木然地看着教学楼。

    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就是高三学生都放学离开了。学校后门的这条小路寂静无人。

    张雪仇恨地注视着秦怡娟。我通过张雪的眼睛,看到了秦怡娟眼中的讽刺和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