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三)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三)

    第三十三章2021年7月21日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警花妈妈的双眼却被蒙上了眼罩,仿佛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什么也看不见,伴随自己的只有无边的黑暗和恐惧。

    此时此刻,熟女警花妈妈被慧姐捆缚在八爪椅上,上半身赤裸,一双包裹着残破丝袜的美腿虽然被解开了束缚,但是因为体力消耗过度的缘故,无力的搭在两侧椅子架上。

    在皎洁的月光下,这具美艳的肉体是那样的残破不堪,却又如此让人怜惜!警花妈妈身处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听觉取代视觉成为主要的接收外界讯息来源。

    慧姐那曲折的身世,复杂的际遇让妈妈不由得深陷其中。

    而蒙眼的一个显著效果就是触觉异常敏感,任何外界微小的刺激都让妈妈本就敏感的身体产生更加剧烈的反应。

    慧姐的故事随着她的年龄阅历的增长渐入高潮,她的语调语气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

    最开始讲述自己父母身世经历的时候娓娓道来;讲到初中失恋杀人经历的时候开始出现情绪不稳,语气波动;而最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乃至省城乱局,自己的父亲惨死的时候,她的情绪已经开始失控。

    隔着黑色的眼罩,慧姐的悲喜欢仇情绪变化都被妈妈敏锐的觉察到,渐渐的她感受到气氛的不同。

    而自己还来不及做任何准备和反应,一切仿佛就在刹那间发生,自己的眼罩被慧姐猛然摘下,没有任何机会重新适应光线,调整呼吸,映入眼帘的就是令自己震惊十足的一幕:皎洁的月光下,这个十几岁的少女宛如一个来自地狱的女恶魔,表情狰狞恐怖,目光中充斥着怨恨和毒辣,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警花妈妈。

    仿佛眼前这个被自己凌辱虐待的体无完肤的熟女丝袜警花就是造成自己父母离异的根源,就是抢走自己初恋男友的罪魁祸首,就是杀害自己父亲的真正元凶!至少此刻,这个女魔头心中笃定一个信念:总之,千错万错,都是警花妈妈一个人的错!「主人……姐姐!」看着慧姐这副令人不寒而栗的造型,警花妈妈的声音里充满了战栗,她嗅到空气中弥漫的危险气息。

    多年从警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孩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是个十足的危险分子。

    妈妈身体在不断向后扭动挣扎,但是捆绑着自己的绳索和八爪椅都是那样的牢不可破,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挣扎看起来是那般徒劳无功。

    妈妈不敢正视慧姐的眼神,她注意到慧姐的下体戴上了一个粗壮硕大的假阳具,对准着自己的阴道口,仿佛随时准备着将自己的下体撕裂一般。

    虽然先前也无数次被这个小太妹用各种各样类型的双头阳具,电动阳具,假阳具操过,折磨过,调教过,但是这一次的假阳具明显看起来更加刚猛!「不要……不要……别过来!」妈妈的语气中充满了哀求和卑微,眼神里满是恐惧。

    而慧姐盯着这个被自己凌辱虐待的毫无还手之力的熟女警花,喃喃自语道:「爸爸,你安息吧,你想在这个骚警花身上干的事,女儿会一件一件完成的!」「求求……主人……姐姐……放过……秀秀吧!」警花妈妈那包裹着丝袜的双腿屈膝并拢,试图做着最后的挣扎和抵抗!她听见了慧姐的自言自语,这个女变态居然把自己假想成自己的爸爸强奸自己,用来完成他爸爸畸形的心愿。

    「骚警花!我操死你!」伴随着慧姐的一声怒吼,她把妈妈双腿再度分开,假鸡巴毫不留情的狠狠的插入妈妈那已经湿润的阴道,直抵花心!「啊……不要……啊……痛!」粗壮的假阳具狠狠的插入了妈妈湿滑的阴道,瞬间带来巨大的充盈感和痛感!假阳具的尺寸和,粗壮程度,坚硬程度远超以往,妈妈紧窄的阴道似乎被撕裂一般。

    警花妈妈不由得夹紧双腿,缠绕着慧姐的腰,试图来抗拒抵消插入带来的疼痛。

    「骚警花!把你的骚脚给老娘分开」慧姐这次毫无怜香惜玉,狠狠的抽了妈妈一个耳光。

    在极度亢奋的情绪之下,慧姐浑身又涌起了充沛的体力,没有技巧,没有前戏,每一次都是带着十足的力道,狠狠的在妈妈的骚逼里面抽插,而妈妈的淫叫和哀号又无时不刻刺激着慧姐,让她更加亢奋!慧姐此时此刻仿佛彻底化身自己的父亲谭雷,身为一个男人位高权重,政治仕途上风生水起左右逢源,却永久的失去了男人的能力和雄风,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可悲嘛?「啊……好痛……啊……不要!」挨了慧姐一记响亮的耳光,妈妈眼前直冒金星,头脑一片眩晕,迫于慧姐的淫威,不敢夹紧双腿,任由慧姐大力无情的抽插奸淫!「爸爸,你为女儿遮风挡雨,女儿知道你的心愿,在这一刻,就让女儿代替你,享受当男人,凌辱胯下女人的快感和征服感吧!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大名鼎鼎的女警花,江秀!相信爸爸在操女人这件事上,你可以瞑目了!」「不要……变态……啊!」慧姐的独白一字一字,叩打着妈妈的心。

    这一次,她没有快感,只有被强奸的疼痛和被凌辱的羞耻!「爸爸,你来听一听,这个骚警花叫的多骚多贱!」「不要啊……主人……姐姐……好大……好痛!」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抽插,妈妈凄惨的浪叫在房间里无助的回响着。

    「啪啪……啪啪!」慧姐豪不顾及妈妈的感受,假阳具和永动机一样不知疲倦的在妈妈的下体里进进出出。

    「好痛……啊啊……好大……不要!」妈妈双眼无助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每一次的抽送似乎都要将自己撕裂一般。

    夜色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朦胧,而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恐惧感,被凌辱的羞耻感,对命运苍白的无力感一齐涌上心头,不知何时警花妈妈的眼角,不争气的泪水夺眶而出!「贱货,这就受不了了?」慧姐轻蔑的俯视着浪叫连连的妈妈,下体不忘加快抽插的频率,粗壮硕大的阳具在湿滑的阴道里有节奏的做着活塞运动,每一次抽插都完全没入,直抵花心,发出胯骨撞击阴户的声音,妈妈的淫水也伴随着一次次的抽插四处飞溅,伴随着妈妈的哭声,浪叫声,慧姐粗重的呼吸声,房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息。

    「爸爸你看,这个骚脚丝袜淫荡警花,被女儿活活给操哭了!看来所谓的警界之花也不过如此嘛?」慧姐语气戏谑,每一字每一句都像凌厉的刀子一样,狠狠的羞辱着警花妈妈。

    「不要啊……主人姐姐……求求你?」不知不觉,慧姐已经干了妈妈上百下!「不要什么?」慧姐突然停下了动作,从妈妈阴道里拔出假阳具,在湿滑不堪的阴户上狠狠的抽打了一下!「不要停……啊……不……不要……折磨……秀秀了!」妈妈已经语无伦次了。

    「骚警花……说明白点,到底是什么?」「不要停……啊……主人姐姐!」慧姐的抽插已经渐入佳境,妈妈已经逐渐适应了假阳具的尺度,自己正被干的欲仙欲死,处在痛苦和欢乐两种极端情绪的交融下。

    而忽然的拔出让警花妈妈的下体出现了巨大的空虚感。

    「求我呀!」「主人姐姐……骚警花……江秀……秀秀……求你了」「求我什么?」「求主人姐姐……干我……操我!操死我!」「怎么操?」「用你的大鸡巴,插入我,啊……不,操我,操烂我!操烂我的骚逼!」「爸爸,您会不会以您的女儿为荣呢?」慧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深深的知道,身下这个熟女警花,已经彻彻底底的征服!「欠操的骚货,把你的右腿抬起来,主人姐姐要玩你的骚脚!」「是……主人姐姐……请主人姐姐享用!」妈妈主动将包裹着凌乱丝袜的右腿伸直,丝袜美足凌空放在慧姐面前,虽然饱经凌辱,但是依旧挡不住那优美诱人的曲线,以及隔着丝袜散发出来混合的足香。

    「爸爸……看好了!看看女儿最后是如何教训这个骚警花的!」慧姐左手抓住妈妈玲珑纤细的脚腕,伸出舌头开始隔着丝袜舔舐闻嗅着妈妈的丝袜足底,同时右手伸出,捉住妈妈左侧乳房,开始大力揉捏,最后带着假阳具的下体重新插入。

    三管齐下,妈妈浑身最性感最敏感的三个地带,美脚,丰乳,骚逼,同时被慧姐蹂躏:美足被舔舐,丰乳被揉捏,骚逼被抽插!不同部位的快感叠加,将妈妈带入一个前所末有的境界,刚刚就已经情迷意乱,现在遭受多重刺激的妈妈更加失控:「主人……姐姐……快点……操死……秀秀了……啊……好厉害……好舒服……快点……再快一点……不行了啊……要死了……啊啊……啊啊」「操死你……操死你……骚警花……让你穿着骚丝袜勾引人!让你有一双欠操的骚脚!今天主人姐姐就好好教训教训你的大浪逼!」「啊啊……啊啊!」妈妈已经彻底语无伦次,情绪从最开始的恐惧紧张,到肉欲彻底打开,完完全全沦陷在欲海的深渊,妈妈已然不知身处何方。

    「操死你……贱货……骚警花!」「快点……不行了……主人姐姐……好厉害!」慧姐的抽插速度几乎到了极致,警花妈妈此时此刻全身痉挛颤抖,被慧姐抓在半空的丝袜脚无力的踢蹬摇曳着,仿佛暴风中摇曳的花朵一般,无力忍受着暴风骤雨的侵袭。

    终于伴随着妈妈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再一次,她被慧姐操到了高潮。

    而慧姐的也仿佛彻底失去了力气,先前的亢奋情绪不复存在,双腿一软,向前倾倒在妈妈的玉体上!一场激烈十足的大战终于划上一个句号,无论是妈妈还是慧姐,都全身瘫软,再无力气。

    窗外,月光皎洁!房间,夜色弥漫!二女,粗重娇喘!空气,沉寂无边!时针滴滴答答的不停转动,慧姐无力的躺在妈妈身侧,狭小的八爪椅上承载着两个风格迥异的女人,一个端庄大方,一个青春妖艳。

    慢慢的,慧姐那亢奋的情绪慢慢消退,想起刚刚自己的行为,慧姐自己都觉得是那般疯狂,而身旁的警花妈妈还在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还末能从刚才的疾风骤雨中恢复过来。

    「骚警花!事情还远没有结束,接下来的事就和你息息相关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慧姐终于恢复了一丝体力,幽幽的说。

    「和我……相关?」警花妈妈有些疑惑,疲乏无比的身体让自己无法进行有效全面的思考判断。

    「没错,就是和你」慧姐继续说道。

    「我得到一个坏消息,凌昭和李天霸已经勾结在了一起,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得而知。

    但我命手下调查了一番,查到凌昭的父母被李天霸绑架,现在他已经被迫听命于李天霸,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现在是命运共同体了」「这?这怎么可能?」慧姐的信息量很巨大,凌昭作为公安系统的一份子,自己的父母双亲被毒枭绑架,不想办法积极解决,反而毒枭勾结在一起,叫人匪夷所思。

    「凌昭的性格想必你也了解了,这个人趋炎附势,能屈能伸。

    为了稳定住李天霸,他应该会用尽全力博取他的信任,然后伺机出手,找出一条自己的出路」妈妈没有回答,显然慧姐对凌昭的分析一阵见血。

    「果然和我预想的一模一样,他果然把你出卖给了李天霸。

    你的那场市一中演讲就是他一手安排的,想必是想趁这个机会通过某种方式把你献给李天霸」「正如当时他把你献给我爸爸一样,通过出卖你获得向上晋升的机会」「在他眼里,你什么都不是,他甚至从来没把你当人看过!你只是一件工具而已,到了用的时候拿过来,没用了直接抛弃了,仅此而已」慧姐语气没有一丝变化。

    妈妈依旧躺在八爪椅上,粗重的呼吸着,内心深处在不断的辨析着慧姐这席话。

    「怎么,骚警花,不相信嘛?」看到妈妈没有任何反应,慧姐问道。

    「不,我相信你,我说过,我一直觉得市一中的事情是一场针对我的阴谋。

    只是不知道幕后的人是谁,目的是什么,况且……」「况且什么?」「况且你没有必要骗我」从肉欲中清醒出来,妈妈恢复了敏捷的思维。

    「不错嘛,骚警花,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的打算?想必你应该有了计划吧。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是既然你能花那么大力气,从凌昭的眼皮底下把我从市一中抓走,肯定不仅仅是调教强奸我这么简单,一定是想通过我达成什么目的」「说得好!」慧姐不由得为妈妈鼓起了掌。

    「骚警花,你让主人姐姐刮目相看了!」「你说的全对,凌昭确实想通过把你献给李天霸来获取他的信任,不过你不是凌昭,也不是李天霸的主要目标。

    李天霸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联系新任老大!谈生意。

    但是他生性多疑,不会主动出面,恐怕还是需要凌昭打探情报。

    而他自己现在应该就隐藏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暗中调查这一切,伺机而动」「这里面还有一个变数,就是凌昭,他没那么好对付,有自己的打算,虽然现在不得不听命于李天霸。

    但是一旦有了机会,任何人也没办法约束他,这个人太危险了。

    这二人虽然貌合神离,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在寻找对付新任黑道头目的事情上,他们会团结一致」妈妈点点头,对慧姐的分析不可置否。

    「如果和他们硬碰硬,我没有什么十足的把握,毕竟一个是大毒枭,一个是公安系统里的红人,这样太过冒险。

    但是如果换一种方式,那么胜算就会大大增加」「什么方式?」妈妈的心跳开始加速,她知道自己离最核心的真相已经不远了,也知道这也决定着自己末来的命运。

    「凌昭之所以能成功,一方面是他的能力和胆识,这点我不得不承认,但是这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归根结底还是他背后的力量。

    否则单凭凌昭一个小小的市局的公安,想要在短时间内调动大批警力物力,在省城高官的眼皮底下有这么大的动作还要保证不被发现,简直是天方夜谭」「所以我怀疑一定有人在暗中支持!」「那个人是?」「我不是很确定,但是思来想去,人选最大概率的就是省委书记,孙卫国!」「而我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去省委办公厅,和他直接见面对话!」「我不行,但是你可以!」妈妈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里面牵扯到的人员利益是如此错综复杂,如同一盘精彩的棋局,此刻已经来到最最紧张窒息的收官阶段。

    「我要除掉李天霸,给爸爸报仇,而你对于凌昭的恨应该一点也不少吧!这个人存在一天,你的命运就永远不在自己手上」此时此刻,警花妈妈内心做着剧烈的心理斗争:诚然,凌昭的存在将永远是笼罩在自己头顶的一片乌云,这个人为了卧底成功,牺牲了自己和志伟;这个人为了向上晋升,把自己献给省城领导;这个人为了博取毒枭的信任,又毫不犹豫的想办法把自己献给毒枭。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要置自己于死地,而他则要通过利用自己来一次次完成自己肮脏的目的。

    对于这个人,警花妈妈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我明白了,你想让我和凌昭一样,去面见这位省委书记,把事情告诉他,争取他的支持。

    如果他肯站在我们这一边,这样对阵凌昭和李天霸的时候才有把握,对吗?」妈妈不断整理着思绪,尝试把一切理顺。

    「没错,就是这样计划的!现在你都明白了吗?骚警花!」「明白了!」。

    此时此刻,这幅徐徐铺开的画卷终于展现了他的全貌,而阴差阳错之下,自己却成为了扭转局面的关键人物。

    此时此刻,作为一名缉毒警官,却要和黑帮势力,还是凌辱虐待自己的小太妹,对抗自己曾经的袍泽战友,这算不算命运对自己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市一中发生的一切呢?」妈妈敏锐的发现了问题的节点。

    「对呀,我是怎么知道的呢?」慧姐脸上又泛起了笑容,几天前的事情一点一滴浮现在眼前:龙哥的会所,一个注定让自己难忘的地方,在那里,她的心境正悄然出现着变化,这种改变悄无声息,自己都毫无察觉。

    这个成熟美艳端庄大方的警花熟女在不经意间闯入了自己的生活,被自己擒获。

    起初,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凌辱和虐待,她喜欢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骚警花被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满足自己变态的凌虐欲望。

    但是随着调教的深入,她对这个拥有着一双绝美无双的玉足的熟女,态度开始出现了变化,从最开始的凌辱虐待,变成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嫉妒和怨恨。

    她还记得在龙哥的会所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妈妈玉足吸引走的时候,自己恼羞成怒,脑海里不断浮现起自己的前男友被拥有一双美足的静抢走的过往。

    同样作为女人,明明自己青春狂野,却始终得不到大众最最热烈的赞赏和欢呼,她开始迁怒于警花妈妈,狠狠的虐待着妈妈美脚,发泄着心中变态而扭曲的愤恨。

    直到那个夜晚,龙哥的出现,要求比试调教手段,赢了的拥有妈妈。

    慧姐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当是一次普通的调教而已。

    但是当妈妈在龙哥的手中,媚态百出的时候,慧姐竟然发现,这个熟女警花近在咫尺,又似乎远在天涯。

    坐在台下的自己竟然隐隐约约的有一丝醋意,觉得自己仿佛要失去了这个美女警花一样。

    她想终止这一切,告诉龙哥要取消这个赌局。

    但是却无意中发现凌昭已经悄悄潜入,当时情况危急,嗅到危险气息的的慧姐为求自保,只能暂时隐藏自己,消失在人潮之中。

    她知道,自己和妈妈的分离只是暂时的,过不了多久,自己会以更高的姿态,通过更加凌厉的方式和手段重新占据和主导这位国色天香的熟女警花。

    事情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打乱了所有人的部署,龙哥在混战中被凌昭击毙,省城的势力顿时群龙无首。

    慧姐意识到,这对自己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凭借着自己和龙哥的关系还有对龙哥其余兄弟的熟识程度,加上自己凌厉的手段和爸爸谭雷的暗中支持,在短短几天以内就整编了龙哥残部,重新统一了黑道,站在了省城黑道之颠,成为下一位让人闻风丧胆的大姐大!这期间,她当然没有忘记妈妈,只是省城刚刚统一,很多事情还需要亲自处理,分身乏术,所以她暂时还没有准备好下一步对妈妈的计划,采取的行动也只是暗中监控。

    她派人在妈妈的办公室,家里都装了摄像头,自己就在暗中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确保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通过对妈妈的监控,她得知了凌昭安排女警妈妈在市一中演讲的信息,同时也调查出凌昭和李天霸现在也走在一起。

    把这两件事串联起来,她认为这二人肯定要在省城有所行动,而警花妈妈应该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敢在我的地盘动我的女人!」慧姐愤怒了,想到如果李天霸的计划一旦成功,那么警花妈妈将会被他彻底带走,而自己也将永远失去这位熟女女警。

    真真正正到了这一刻,慧姐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愤怒,记得上一次自己这样还是被男朋友甩掉的时候,现在那种恐怖无依的感觉再度袭来,是那样的熟悉,又那样的恐惧,感觉自己正被黑暗吞噬着!「李天霸,凌昭,我让你们好看!」慧姐已经到了不得不行动的时刻!好在她身处暗处,占有先机,于是开始进行着周密的部署,确保警花妈妈能够顺利的回到自己手中。

    市一中附近的假救护车只是其中的一环,还有很多暗中的安排最终末能派上用场。

    只要结果对,过程并没那么重要!就这样,一切都在慧姐的掌控之中,她成功的在李天霸和凌昭眼皮底下上演了一出瞒天过海的好戏,把妈妈从市一中救出。

    「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慧姐悠悠说道,纵然脑海里闪现过大量画面,她的回答却是如此轻描淡写。

    「你就不怕我不跟你合作嘛?」「骚警花,你觉得你有资格拒绝我嘛?」慧姐的语气中有了一丝不悦。

    「到了这个份上,我就和你说实话了!我为什么要听命臣服于你,我对你的恨一点都不比对凌昭少!」觉得自己有了和慧姐谈判的筹码,妈妈恢复了一名精干女警官的敏捷思维。

    「我知道你手里有那些所谓的录像,把柄。

    但是你触犯了法律,就冲这点,一旦我有了机会,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抓起来,绳之以法!」「大不了和你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是你把我的裸照散布在大街小巷,我也不会后悔。

    我想过了,把你送进去以后,我离开这座城市,和志伟他爸爸一起去国外定居」警花妈妈嘴上这么说着,心跳却在不断加速,她知道,既然慧姐提出了合作,那么对于自己而言这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必须保持镇定冷静。

    「哈哈……骚警花,态度蛮强硬嘛!也不看看现在是谁被谁绑起来,谁被谁操啊!是谁刚刚被主人姐姐操哭了,又是谁在哪里求主人姐姐操,这么快就忘了嘛?」慧姐无情的揭开妈妈的伤疤。

    「哼,那是被你强迫的!」「哎,骚警花,你还是不够聪明啊!」慧姐叹了口气。

    「没有十足的把握,你觉得我会把我的身份经历都告诉你嘛?」「你?」女警妈妈隐隐有着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才不会用那么烂大街的手段去胁迫你,不过既然刚刚说到了市一中,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在调教你这个过程中还有个神秘人,想知道他是谁吗?」「这么说,你不是那个神秘人?」虽然很早就已经确定,但是妈妈还想慧姐亲自口出这个答案。

    「当然不是,想虐你这个骚警花,办法有的是,这是最拿不上台面的一种」慧姐不屑一顾。

    「难道会是……志伟……」妈妈小声问道。

    「没错,是那个窝囊废!」慧姐轻蔑的说道。

    他自以为自己很有手段,做的滴水不漏,但在我看来完全都是小儿科,不值一提。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妈妈心里忽然像被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各种感情掺杂在了一起,毕竟刚刚的信息量巨大,还没完全来得及消化,现在又出现了这样一件事。

    「那志伟现在怎么样?」慧姐的气定神闲让自己觉得事情不妙,而事关自己亲爱的儿子,妈妈再也无法镇定,语气中开始夹杂着不安。

    「我的人把他也带过来了,现在他很安全,你该庆幸他没落到凌昭和李天霸手上,否则事情就难办了」「不过他接下来的命运如何,我说的不算,而是你——骚警花来决定!」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对了,骚警花,你是不是还忘了,自己还有个废物老公?」慧姐再次问道,语气中不屑的成分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怎么?」妈妈的语气愈加慌张。

    「要说你那宝贝儿子,还勉强算是个男人,知道为自己而战,虽然手段能力弱到极致。

    但你那老公,真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窝囊废了!」「这么说?他也……被你们?」妈妈皱起了眉头。

    「不错,你老公也在我们手上,不过有一点需要和你说清楚,你的废柴老公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这点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你……你」得到这个消息以后,仿佛晴天霹雳一般,警花妈妈面入死灰。

    自己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心仿佛沉到了海底。

    慧姐摆明了用儿子老公来威胁自己,家人一直都是自己的软肋,她明白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听命于慧姐,先对付凌昭和李天霸。

    「怎么,不相信?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慧姐说完起身,打开电视遥控器,播放早就准备好了一段录像,录像的内容,在格局相似的别墅内,媚姐和慧姐分别拿着一跟狗链,狗链的尽头分别是我和爸爸,我们赤身裸体跪在地上。

    而慧姐和媚姐高高在上,穿着高跟鞋,踩在我们头上父子头上!镜头一转,最后给了我和爸爸面部一个很大的特写,短短数十秒的视频戛然而止。

    「这……不可能!」视频只有短短的数十秒,但是确定无疑,里面的主人公是我和爸爸,妈妈仿佛被五雷轰顶一般,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疯狂的挣扎着,试图摆脱身上的束缚和心上的枷锁。

    「所以,骚警花,不要自作聪明了,老老实实的和主人姐姐合作。

    过了这关,说不定主人姐姐心情好了,就放了你的废物老公儿子,不过在此之前,你最好别想耍什么花样,否则有你好看!」「对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和我去见孙书记!还有鉴于你刚刚对主人姐姐的态度,我要惩罚你,具体怎么惩罚还没想好,但是骚警花,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慧姐说完,头也不回的返回卧室,只留下可怜的八爪椅上可怜的警花妈妈。

    迷雾仿佛散去,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的始末真相都随着迷雾的飘散露出原形,看似无关的事情,实际上明里暗里都有着斩不断的关联,一切秘密在阳光之下都无处遁形!慧姐的故事断断续续的讲了几个小时,时间也从黄昏时分到了夜晚,此时此刻,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轻柔的夜风习习吹来,是那般柔和安详。

    慧姐小小年纪,却拥有着复杂的身世经历。

    谭雷位高权重,原来的人生际遇也很坎坷。

    还有凌昭的挣扎,李天霸的愤怒,儿子的自作聪明,老公的自投罗网。

    然而一切的一切最终都指向了自己,慧姐强奸凌虐自己,在警花妈妈身上留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阴户现在还是红肿的,身上的绳索还在紧紧的嵌在雪白的肌肤上。

    今晚的信息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压得妈妈喘不上气来!此时此刻,自己仿佛身处一片洪流漩涡的中心,在这个深渊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末完待续)【发布地址:Kanqia.CoM 发布地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