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小明的性福生活之丝袜熟妇 > 【小明的性福生活之丝袜熟妇】(八)

【小明的性福生活之丝袜熟妇】(八)

    【小明的性福生活之丝袜熟妇】(八)作者:wuxingfashi2021年7月21日字数:6068王明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老老实实的坐下学习,但是如此香艳的丝袜脚就在一边,又哪里学的进去,可气的是别说摸了,就是连余光看都不敢,毕竟老师都有特异的感知能力,几十个学生谁不专心都能感知到,别说这么小的环境单独一个学生了。

    王明大脑飞速的旋转思考着,终于想到个点子,「刘老师,我想去洗个澡」,刘丽芳看着教材头也不抬的说道「去吧」。

    王明拿了换洗衣服就进了卫生间,门一锁,急不可待的就在卫生间找起来了,很快就发现地上一个小盆里安静的躺着刘丽芳的内衣裤,最上面就是王明最爱的丝袜,一双短黑丝就这样毫无设防的在王明眼前,等待着他的蹂躏。

    王明手有点颤抖的拿起这双短黑丝,虽然说不是第一次玩刘丽芳的丝袜了,可是想着现在刘丽芳和他就一墙之隔,自己却能肆无忌惮的在这里操她的短黑丝,还是说不出来的刺激。

    按惯例,先拿起黑丝袜深深的一嗅,刘丽芳那熟悉的体味渐渐入脑,真的好闻,这是一种在其她女人身上绝对闻不到的体香,入人心脾,难以忘记。

    王明嘴里叼着一只丝袜,急不可耐的把另一只套上滚烫坚硬如烧红的铁棍般的大鸡巴上,短黑丝一套上犹如一根大黑屌,狰狞恐怖。

    王明一手飞速的套弄着丝袜鸡巴,一手拿着刘丽芳的另一只黑短丝如痴如醉的闻着,就在马上射出千钧一发之际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心想着就这么快射出来太没意思了,不如晚上偷偷拿了丝袜慢慢玩。

    三下五除二洗完了澡就出来继续学习。

    王明坐下没多久,刘丽芳就进了卫生间,端着一个盆出来,王明一看盆里还有自己的衣服,赶忙站起来说「刘老师,衣服我来洗吧」「不用,既然到我这里来了,当然学习和生活都由我来照顾」,刘丽芳的语气很自然,不带做假的,王明心想,这丝袜老骚货除了贪钱,其实本质上还是贤妻良母型的,只是太贪了,对于没有送礼的学生就是无事找事的打压,无形中不知道坑了多少学生的末来。

    所以对于这个老师王明还是有那种报复的欲望。

    王明为了晚上能玩到原味丝袜,还坚持说道「老师,我来洗吧,家里我都是自己洗衣服」,刘丽芳不容置疑的说道「不用,现在一切学习为重,你坐下」。

    王明那个懊恼啊,早知道刚才就玩射了,现在原味丝袜洗掉了,晚上没的玩了,出师不利啊。

    功课做完后,王明带着深深的怨念老老实实的回了自己房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真的按捺不住就想去把隔壁的丝袜老骚货给办了,可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兽欲,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王明多年的习惯5点半就起床练功,发现刘丽芳比他起的还早,刘丽芳也很意外「这么早就起来了?」「我习惯了早起锻炼身体」王明回道。

    「这个习惯不错,我出去买菜,家里钥匙我给你一把,早点你就在学校食堂吃」。

    说完刘丽芳放了把钥匙就出门了,要说刘丽芳这点还是不错,曾经有个转学生在她家吃住辅导,刘丽芳都是自己买菜烧饭给学生吃,毕竟自己做的比食堂的要健康营养,而且伙食相当不错,刘丽芳住的房子就在学校里,是当年学校集资建的教职工宿舍,只要没课就能抽空回来做饭,来回几分钟而已。

    王明走到阳台上,眼看刘丽芳的身影越来越远,回头进了刘丽芳的卧室,这个宿舍有些年头了,90年代中期,房门还是那种老式的纯实木拼接的,门锁已经坏了,锁也早没地方配了,只在门后装了一个插销,不过看样子刘丽芳对王明也毫不设防,卧室门是大开的,王明来到卧室衣橱前,没有马上打开,而是仔细的观察,看看刘丽芳有没有做什么记号,这是从股市里养成的好习惯,无论做什么事王明都会仔细谨慎,在确定了没有任何记号之后才开始寻宝。

    要说这一次寻宝,比起邵雪艳家那次更刺激,算是真正的偷窥隐私。

    没多久,王明就在一个抽屉里发现了内衣裤,都是比较保守的类型,品质还不错,属于有品牌的,不过王明没啥兴趣,拉开下一个抽屉,全是丝袜,这才是王明的最爱,摆放简直和邵雪艳家一样杂乱无章,只是每双简单迭了一下,长的都在右边一侧。

    王明很少看过刘丽芳穿长的,所以非常好奇,先翻起那堆长的,连裤袜都是黑丝踩脚的,几双肉色长筒袜,款式很老,脚尖后跟磨损的都比较严重,王明回想起刘丽芳不多的几次穿裙子和长筒袜的时候,鸡巴不由得硬了起来,特别是有一次坐在讲台上,侧身弯腰去捡东西,裙底风光若隐若现,长筒袜的袜根都被王明收在眼里,更是让王明兴奋不已。

    拿起一只长筒袜,深深的嗅起袜尖部位,虽然只是洗衣液的香味,但是却脑补着刘丽芳的体香以及刘丽芳坐在讲台上鱼嘴鞋露出的脚趾被包裹在丝袜里的诱惑。

    忍不住又拿起一只长筒袜套在坚硬如铁的鸡巴上,长筒袜均匀包裹着王明的大鸡巴,在他的感受中就犹如是刘丽芳的嘴或者骚逼包裹着鸡巴一样。

    王明把长筒袜套在鸡巴上,单手撸起,另一手不停歇的继续翻找着那堆短丝袜,基本都是黑色和肉色为主,也有几双咖啡色,很是诱人,翻到中下层的时候几双特别的短丝袜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黑色和肉色绣花的,而且是全袜绣花,用句东北话形容就是「老性感了」。

    「哎呀我去,这老骚逼还有这么骚的丝袜,我都没见她穿过,也许是现在不怎么穿了,也许是穿的时候被裤脚遮住我没发现,不过放在中下层应该是很少穿,等把这丝袜骚货搞到手,一定要让她穿这双被我干一次,射完后就让她用这丝袜脚给我擦鸡巴,真是想想都兴奋啊」王明虽然很刺激,但也没有被兽欲冲昏头脑,看看时间,算算菜市场的距离,刘丽芳也快回来了,扯下鸡巴上的丝袜,把一切归位,离开卧室出门锻炼身体了。

    不知不觉就到周末了,王明在这周里做着各种准备,刘丽芳的电脑是放在卧室的,摄像头可以把床的全景拍下来,王明在帮刘丽芳调试电脑,安装软件的时候就偷偷装了远程控制的偷拍软件,反正刘丽芳除了会用几个备课软件,其它电脑知识几乎为零。

    这手段王明已经是轻车驾熟。

    视频储存就在本机的一个隐藏文件里,每逢体育课、物理课而恰巧刘丽芳又在其它班级有课的时候,王明就会偷跑回来,体育老师在外面和别人偷偷做代理酒的生意,上课也没啥心思,加上王明体育一直都非常好,所以体育老师也懒的找他茬。

    至于物理老头,教学水平极好,但是一直都是只教书不育人,对学生态度是爱来不来,就算底下只剩一个学生,估计老头也会毫无波澜的上课,而且教学质量一如以往。

    每次逃课回到刘丽芳家,王明先操作偷拍视频文件转移到自己的移动硬盘上,然后就会去玩玩刘丽芳的丝袜,不过刘丽芳每天的原味都会当天洗掉,王明也不会浪费精液射到不是原味的丝袜上,毕竟,每天晚上都能在卫生间玩到原味丝袜,大鸡巴套上短黑丝,犹如黑人的那家伙一样,王明想象着这根鸡巴插入客厅里那骚妇的骚穴里,插的那个骚妇淫叫中带着惨呼,愉悦中带着求饶。

    每次虽然不敢全部射进丝袜,还是会少量的均匀涂抹在两只原味丝袜上,即使不能真实的干到刘丽芳,但是一会看着刘丽芳拿着有自己精液的丝袜去洗,王明还是会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周六一早,王明收拾了东西,背着书包就和刘丽芳告辞了,事先也都说好了,每个周末王明回家住两天,打扫屋子。

    陪着父母在摊位上做了一天小生意,晚上回家一起吃了顿饭,期间聊了一些生活学习的事,吃完王明就借口回校出门了。

    来到自己的租房里,王明迫不及待的就给邵雪艳打电话了,虽然这一周用刘丽芳的丝袜撸了好几发,但都是饮鸩止渴,况且邵雪艳的姿色、身材都完胜刘丽芳,加之同学妈妈的身份,杀伤力绝对不比刘丽芳小,只是王明一直都对刘丽芳有一种报复的怨念,才会那么渴求把刘丽芳按在身下,让她被自己的鸡巴插,蹂躏她的丝袜脚,这其实是想找回曾经被刘丽芳伤害的自尊。

    连打三个电话没人接,王明估计这艳妇是去跳广场舞了,那轰鸣的音乐下肯定听不到放在一旁的手机声,二话不说,直接去找她儿子李真吧,电话确定了李真在家之后,挂了电话马上来到李真家,李真开门见到王明第一句「去网吧开黑?」王明不动声色的说「你妈同意?」「我妈跳广场舞去了,差不多9点才会到家,咱们现在去还能玩差不多两小时呢」王明接道「你妈在哪跳?咱们去反方向的网吧,要不出来正好路上碰到你就完了」李真傻乎乎的说道「百姓广场跳,咱们去雷鱼,肯定碰不上」「好,你换鞋,我下楼等你」。

    等到李真下了楼,看见王明拿着电话不断说道「好好好,那我这就回来」。

    王明挂了电话,看着眼前满脸失望的李真耸耸肩道「对不起了,我妈让我去家舅舅有点事」装模作样的还叹了口气,心里却在想着「其实我是要去操你妈啊,游戏哪有你妈的丝袜脚好玩」。

    刚转身准备离去,王明想了想又回头拿出一百块钱给李真道「知道你最近手头紧,我最近手头松的很,家里每月给我八百,你拿去自己玩,今晚算我请客」。

    「好兄弟」,李真眉开眼笑的搂住了王明。

    王明心想「好兄弟真算不上,算是好干爸吧」。

    给钱倒不是王明因为操了他妈有愧疚感,在王明看来和邵雪艳只是交换而已,以邵雪艳的年纪出卖色相也无法在短时间获取这么多钱,仔细算的话,还是王明亏了,帮邵雪艳赚的钱玩几个小姑娘都够了,就算本金是邵雪艳的,可是现在的融资成本也很低啊。

    李真因为自己的帮忙,免去了房子被卖的流离失所,免去了父母因为这事有可能离婚而成了单亲家庭,说到底,李真其实应该还要感激王明操他妈才对。

    但王明还是有底线的,没有像很多小说里一样,让李真和他妈搞什么乱伦,盗亦有道,奸,亦有道!王明和李真反方向的离开了,王明一路杀到百姓广场,广场不小,跳舞队有五六支,绕圈找了一下,很快找到邵雪艳,邵雪艳这只规模算最小,占据着广场的东北角,王明来到这支队伍边悄悄观察着,发现队伍小是有原因的,首先年龄上来看,都不超过五十,在广场舞里算是很年轻了,而且身高最低也在一米六以上,南方小城市这种年龄的妇女里都算是很不错的身高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身材都很苗条,姿色都很不错,难怪这支队伍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优越感,王明看看其它跳舞队,七八十的都有,高矮胖瘦都不缺,有些跳舞队还混进一些秃顶大爷,就清楚她们脸上的优越感从哪里来了。

    邵雪艳和另一个妇女在第一排领舞,那个妇女身材高挑,有一米七多了,舞姿上略逊色邵雪艳,但是身材完胜,姿色更是惊人,鹅蛋脸,柳叶眉,大眼小嘴,这在年轻的时候绝对是大美女,妥妥的校花、厂花的级别,王明不由得仔细观察起来,外套早就脱掉了,草绿色的羊毛衫,黑色高腰包臀甩脚裤,很是洋气,黑色高跟短靴,只是裤脚拖的太低,看不到里面穿的什么袜子。

    盯了好一会才转回邵雪艳身上,邵雪艳也脱去了外套,米色高领羊毛衫,加绒裤裙,裙摆很短,跳起舞来一甩一甩的就能看见浑圆紧包的屁股,裤脚也是很低,看不见里面穿的什么袜子。

    回想起邵雪艳的一身大白肉,丝袜包裹的美脚,王明的鸡巴不自觉的开始肿胀起来,为了防止丢脸,无奈只得坐在旁边的花坛。

    看着这些个老娘们跳的毫无技术含量的广场舞,又猜着邵雪艳里面穿什么颜色的丝袜。

    王明很有素质的等到邵雪艳一曲跳完,才上去找邵雪艳,这帮老娘们正围在一起激烈讨论着刚才的各个动作如何更加优美,更加到位。

    这,是一只高标准严要求有梦想的广场舞队。

    「姨」,王明很聪明的叫姨,而不是邵姨,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都看向了王明,被一群老娘们盯着,王明也怪不好意思的,邵雪艳看着王明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随即又心虚的忙着向周围舞伴介绍「这是我外甥」。

    「哟,外甥好俊啊,比你家的李真可俊多了」一个花痴舞伴随即说道。

    邵雪艳尴尬的笑了两声,李真现在高二才一米六二,看样子以后撑死长到一米七,长相随他爸,粗傻笨胖的,都不知道邵雪艳当初怎么看上李真他爸的。

    王明现在一米七八,以后一米八肯定是稳的,冲到一米八五也正常,而且长相英俊,从小练武身材挺拔,高大阳光帅气聪明集一身,学校里妥妥的校草,情书也是收到许多,只是王明对这些还没长开的小女生毫无兴趣,就是喜欢丝袜熟妇这口,这些丝袜熟妇就像是熟透的水蜜桃,一口咬下去,满嘴飚汁。

    而邵雪艳就是这些丝袜熟妇里的代表。

    「我爸妈有事出差两天,今晚让我去你家和李真睡,李真不在家,电话打不通,我想着以前你说过在这跳舞,我就来找你了」王明无缝连接的回道。

    邵雪艳心知肚明,这个男孩食髓知味,一到周末就来找自己了,而自己上次被他操的也是高潮迭起,现在李真他爸又外派出国了,对狼虎之年的她来说,这个少年人的大鸡巴也是欲罢不能。

    此时看见王明就在眼前要带她去操逼,下体立马开始骚痒,甚至分泌出了一些液体。

    「那我和你回去吧」邵雪艳痛快的回道,「你把钥匙给她嘛,咱们还要编排动作,下周就要参赛了」。

    人群中一个可恶的老娘们不识时务的说道。

    「李真肯定去网吧了,我要把那臭小子揪回家」邵雪艳反应挺快。

    此时,正在网吧开黑的背锅侠李真莫名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邵雪艳骑着电瓶车带着王明往出租房去,一路两人闲聊着「这周涨了20几个点啊,」邵雪艳有些兴奋,「主升浪才刚开始呢,周五涨幅比较大,偏离五日线挺多的了,下周估计要调整,回踩五日线,一个半月左右翻一倍没啥问题,运气好再做几个T,翻两倍也有可能」。

    邵雪艳一听,心情大好,「真要翻两倍那就能还清高利贷,还有些结余,还清高利贷之后,你还会帮我炒股吗」。

    人性就是这样贪婪,邵雪艳原来只想着能还了高利贷就可以了,现在又想还了高利贷再又挣钱。

    王明笑了笑「我都可以,但是决定权在你啊,对了,晚上可以住我那里吗?我想和你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想看你跳舞,想搂着你入睡」。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楼下,邵雪艳脸微微一红,娇嗔道「小坏蛋」两人下车停好电瓶车就往楼上出租房走去,邵雪艳拿起了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通「真真,晚上我陪你姥姥睡,我知道你现在在网吧,九点之后我打电话来你还没回家,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李真姥姥一人寡居,做为唯一的女儿,邵雪艳经常会晚上去陪老人睡觉,以免她太孤单。

    「妈,你放心吧,我一会就回去」。

    王明现在都能想象出李真躲在网吧厕所里贼兮兮接电话的样子。

    挂了电话,二人上了楼,一进房门,王明一把横抱起邵雪艳,反脚踢上房门,抱着邵雪艳就往卧室走去。

    邵雪艳一声惊呼,吓的紧紧环抱王明,犹如受惊的小兔子,又带着一些娇羞,彷佛回到了少女时代。

    王明霸气的把邵雪艳往床上一丢,「邵姨,想死我了」然后就如饿虎一般扑上去,压在邵雪艳的身上就开始吻着邵雪艳的嘴唇、脸蛋、耳朵。

    邵雪艳一边迎合着王明如雨点般的吻,一边幽幽说道「坏小明,还叫我邵姨」。

    王明嘿嘿了一下,继续亲吻着,王明是觉得叫邵姨能有那种干同学妈妈的滋味,所以故意为之。

    王明嘴上吻着邵雪艳,手也没闲着,正在解着邵雪艳的衣服,邵雪艳十分温柔的配合着王明,很快就脱了外套和羊毛衫,只有一件黑色贴身的打底衫,「有点冷」,邵雪艳小女生一样抱着王明,「我来开空调」,起身开了空调,就来脱邵雪艳的鞋,内心非常忐忑期待,究竟是什么样的丝袜?连裤袜还是短丝袜?还是短丝袜套在长丝袜外面?黑色的还是肉色?或者是其它少见的颜色?又或者只是棉袜,那可大失所望了。

    此时的心情和等待开奖是一样一样的。【发布地址:Kanqia.CoM 发布地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