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乱欲的万象 > 乱欲的万象(一)白幼柔,双穴,丝袜脚(8)

乱欲的万象(一)白幼柔,双穴,丝袜脚(8)

    2021年7月21日字数:5575第八章·女神、足交、性交「啊~」素净的客厅满是女人那种无法说明媚到男人发软的声音。

    嘶……我长长长长长长的抽着冷气,像是回到了少年初尝禁果,和淑晴第一次做爱那样不可抑制的极度敏感。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太紧了太紧了太紧了……我皱着眉浑身都忍不住发抖起来。

    明显没什么阻挡的完全深入了若曦柔软之底的阳具,被女孩异常温暖的子宫花心完全吮在密不透风的子宫颈里,爽的我那身经百战的鸡巴都快要秒射……「若若……你放松点啊……呼……」「啊~哥~」若曦可爱的微微抽搐,原本还在用黑丝膝部挑逗的轻轻摩擦我的胸膛,现在已经被操的胸前展开了M腿。

    「喜欢你~」妹妹在我身下轻声呢喃,讨好的努力收缩着完全被我撑开的细窄阴道。

    「喜欢你~」那张我从来没见过的娇弱小脸依旧是让人着迷的清清冷冷,只是媚眼满是小女生的不安、女孩子的期待、女人的妩媚。

    「呸!看我今天不操死……别夹了别夹了别夹了……」我求饶的用力掐住若曦的黑丝大腿,俯身含住若曦甜美的双唇,吮吸玩弄了一会儿女孩子性感的丰润微笑唇,舌头就欢快的挤开美人儿微微轻启的牙关,热情的交缠着她的小舌头,试图分散我濒临射精的快感,以及舒缓若曦崩紧全身的紧张情绪。

    「呜~哥哥~若曦喜欢你~」舌吻之后,不住喘息的若曦还是梦语似的重复着小女生对心爱男人的爱恋,不忍心继续粗暴的占有她,我看着若曦情迷意乱的魅人水眸,轻缓的挺了挺腰,用肿涨的大鸡巴,在满是爱液的女神蜜穴里温柔抽动。

    「啊~啊啊啊啊啊!」细窄又狭长的柔软花径尽根吮含着侵入的狰狞异物,没怎么粗暴的动作,若曦就高亢了销魂的媚音,一双细手抱住我的脖子,双腿软软搭在了我肩上,用一种美好又淫荡的姿势浑身发抖起来。

    汹涌的潮水从龟头紧抵的子宫颈欢快的喷洒在张开的马眼上,还在疑惑妹妹不自然的颤抖,我那敏感的粗长阳物,就被她的蜜汁淋的剧烈发抖。

    「???」我用好奇又不太确定的目光盯着我家妹妹,好久才回魂过来似的若曦,辛苦的吐了吐小舌头,「哥~我丢啦~」「哦……」我假装理解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想我家若曦也太骚太不紧耐操了……这才过去每两分钟啊……淑晴是处女的时候被我操也没见这么敏感……略微退出一截鸡巴,借着若曦骚穴里被龟头一滴不落挤在细滑阴道里的高潮淫水,一下又一下开始活塞运动。

    「啊~嗯~哥哥~你干嘛~嗯~不问我~是不是~嗯~处女~嗯~」若曦小女生似的断断续续娇喘。

    「有什么好问的啊……」我吭哧吭哧开发着禁欲系御姐淫荡蝴蝶骚穴,看她张大了小嘴忍耐着勾人的御姐叫床音,情迷意乱的美好大眼写满了「哥哥快问我嘛」的神情,好笑的轻轻拔出鸡巴,在她的粉逼入口蹭了蹭两片分开的小阴唇,「超过两个男人操过你算我输……有什么的…小女生哪有我家若若这么骚…不管是不是处女,哥哥永远爱你」「嗯~我也永远爱哥哥~从哥哥那年抱着若曦~嗯~去到孤儿院那天开始~若若就是哥哥的~一直都是哥哥的~」我微微愣了愣,又猛地挺腰一鸡巴操进了她的御姐骚逼,龟头砰的顶在了20岁美人儿末曾孕婴的娇嫩子宫里。

    「啊~不~不要~嗯~哥~若曦~还是~嗯~啊啊啊啊啊啊!」妹妹又颤着大屁股狠狠抽搐起来,敏感的到达了第二次高潮。

    我家若曦的子宫颈也是敏感点呢。

    和淑晴一样,被鸡巴顶住花心研磨几下,就忍不住高潮喷水。

    不过平时我很少这样玩弄淑晴,毕竟这样过分的性高潮不用两三次,女孩子就快要昏过去似的,没法继续服侍我那操穴持久力超强的鸡巴。

    「还是什么啊?还是处女啊?处女膜都没有。

    信了你的邪」我退出一截鸡巴,接着用力狠狠一插,整根火热的20厘米阴茎,又一次挤开了若曦小穴里层层叠叠的柔软嫩肉,凶恶的顶在了美人儿紧致的子宫花心里。

    「嘶……」异常紧致的全方位花心裹挟,爽的鸡巴止不住发抖。

    往常我怎么不知道女人的子宫颈这么会夹鸡巴……我继续长吸着凉气,听着身下冰雪御姐又哭又叫的妩媚娇吟,重复狠撞若曦子宫的粗暴行为。

    「啊~哥~啊~太大啦~啊~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我真是处女……啊啊啊啊啊~哥~你停下~不要~」「看你骚的,幼女都没你这么不耐操。

    骚逼里水多的沙发都湿透了」嘴上说着各种能让一般小女生羞死的下流话,我还是怜惜的停下了动作,拔出鸡巴,戳进若曦裹着黑丝裤袜的浑圆大腿里,伸手握住M字黑丝长腿之间那对儿挺翘雪白带着娇小粉色蓓蕾的36D柔软,熟练的挑逗超小的可爱奶头。

    没有鸡巴继续捅她,被我操回了可爱小女生的若曦又恢复了清清冷冷的厌世御姐风格,恨恨的白了我一眼,一双黑丝小脚就软软无力的踩在了我怀里,免得她最多不过两次性经验的敏感小穴,继续被我根根到底的蹂躏。

    「哼哼……没有处女膜就不是处女了?」「呸,你也不是天生就没长处女膜,小时候玩你的小骚逼,碰到过好几次呢」我一点也不客气的说着,不打算继续欺负她的骚穴,向后挪了挪之后,就抓住那双色气诱人的黑丝小脚,放在了脸上。

    虽然要比淑晴南希小巧玲珑的秀气美足大上一些,但是我家若曦裹在黑色裤袜里的一双色气雪足,还是诱惑的不行。

    闻着妹妹黑袜脚上淡淡的皮革味道和芒果似的体香,我亲昵的伸出舌头,在若曦的一双黑丝足底舔了起来。

    「有什么的啊,被别的男人操过就操过呗。

    给谁不是给。

    还要我家妹妹一直留着骚逼的处女,等哥哥开苞你啊?」一边结束亲吻黑丝足底的变态形为,将我家冷艳大小姐一只丝脚可爱蜷紧的圆润脚趾含进嘴里吮吸,我一边用粗俗的下流话,说着不好意思直接表达情感的污言秽语:「你家哥哥本来也不该操你啊……要是早知道今天,小时候你撅着屁股在我身边嘘嘘,我就给你开苞了」「变态哥哥,恶心!舔狗似的舔妹妹的脚……嗯~哥哥~若若~又要丢了~」大概是感觉哥哥温热的舌头在她的黑丝脚上舔来舔去让她发痒又害羞,微妙的情欲刺激,舒服的若曦软绵绵的,不屑的高傲御姐音也变成了小女生诱人的娇喘。

    「哎呦,若若也太敏感了……」一边给我家妹妹舔脚,捧着一只色气黑丝脚含在嘴里温柔吮吸,用舌头在圆润的足趾上不停的转着圈,一边看向妹妹没被我抽插几下,就微粉发红,完全分开了两瓣花唇的小淫穴,明显可以看到妹妹一直流水的小骚逼,像婴儿的小嘴儿似的,一张一合挤出了泛滥的淫水。

    目光又习惯性的看向了妹妹才被我彻底占有,害羞含满水润淫液的蜜穴下方……「小屁眼的处女给哥哥好不好?……哥哥喜欢女孩子的小屁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将若曦那双黑丝淫脚握在手里捏了捏,我这下真的像一只舔狗,对我家女神妹妹请求着肛交准入。

    「不要!才给过你逼逼的处女!」舒缓了丝脚被我亲吻带来的异样高潮,若曦又是大小姐骄傲欠揍的语气。

    「呵,骚逼的处女,怎么?散打和人对练,高抬腿不小心扯到逼,撕破处女膜了?」我不屑的呵呵一笑,懒得再和若曦争论她到底是不是处女。

    抓住妹妹那双黑丝脚,放在鸡巴上用力摩擦了几下,「给哥哥足交一下?给哥哥玩到24厘米,再操你的处女逼,好吧,处女逼」「嗯呐~」若曦乖巧媚叫一下,小脚轻轻抚着湿滑的粗壮男根,足尖点了点微微含着她淫水的猩红马眼之后,色气满满的十只黑丝脚趾就可爱的左右包住了肿胀异常的大龟头。

    20厘米长的大鸡巴开始一突一突的持续胀大,明显更粗更长了不少。

    若曦冰冷冷的御姐颜难得有了少女般的害羞,伸着那双柔若无骨的黑丝小脚,结束脚趾安抚龟头的动作,用一对儿细致的丝袜脚腕夹住阴茎上下撸动起来。

    「呵呵,我信了你的邪,小骚逼要是处女,哥哥一会儿就用24厘米大鸡巴把你操怀孕!」被若曦超熟练的足交爽到不行,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羞辱我家女神妹妹。

    「干嘛啊~臭哥哥还能把人家的脚操怀孕啊?足控变态!」若曦哼了一声,小脸羞粉的为我进行着足交服侍。

    「呃……」他妈的我家若若怎么骚话说的比我还熟练。

    我没好气的撑起身,探手握住她胸前的一颗奶球狠揉了一把,又低下手摸到妹妹快要流出小溪,还在持续流出淫水的骚穴,手指挤进去温柔的搅了搅满是爱液的细窄阴道,然后一脸淫笑的将裹满了淫水的手指,送到了若曦樱粉色的性感唇边。

    「呜~」若曦娇媚的吐出粉嫩嫩的小香舌,在那满是她体液的手指上轻巧转圈,好一会儿才像是满意似的,将我的手指含进小嘴儿,抿紧粉唇,在温暖的口腔里魅惑的挑逗着我的手指。

    安慰24厘米大鸡巴的足交也一点不受影响的温柔进行,立起一只超骚的黑丝小脚,用足背扶住怒昂到了完全进攻状态的阳具,另外一只超性感的柔软丝足,就在足背的支撑下,轻快又力度刚好的前后抚弄起来。

    「啊啊啊啊!」一边看着妹妹含着我的手指媚态撩人的淫贱求操模样,一边享受妹妹一双黑丝脚娴熟抚弄鸡巴的快感。

    感官刺激和性欲冲击的双重快感下,我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哥哥喜欢嘛~」「我他妈……爱死你了……」我呼呼呼穿着粗气,正要握住妹妹的那对黑丝脚,踩踏式的按压鸡巴,若曦就高高翘起了一只丝袜美脚,从上到下用足趾略微包住了龟头,用一种稍稍倾斜的角度用力踩揉起来。

    龟头在若曦细致的丝袜脚趾灵活抚弄里,跟着一只丝脚足底的踩压,后顶到妹妹扶在鸡巴背部的黑丝足背上,来回十几次,我就浑身发抖的快要射了出来。

    「你他妈……真是处女……哪来的这么多小花招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大叫着从沙发上跳起来,掀翻妹妹,将她摆成女孩子最容易被大鸡巴操尿的后入姿势。

    啊啊大叫着握住鸡巴,瞄准了美人儿凌乱短裙下,破碎黑丝里滴水的女神骚穴,「你他妈受死吧!」若曦摇晃着高高后翘的丝袜骚屁股,动情的微微侧过禁欲小脸,又媚又骚瞥了我一眼。

    「来嘛~看臭哥哥的大鸡巴~能把人家怎么样~」嗲声嗲气的像是发情小母狗,哀求心爱男人狠狠欺负她似的。

    「小心你的处女小屁眼啊,一会儿操爽了,别怪哥哥给你的骚屁眼开苞」我淫笑着用力碾磨了一会儿若曦的骚穴,用力掰开七扭八歪裹着性感小内裤的圆翘蜜臀,让若曦粉润的小骚逼完全露出细窄的阴道。

    挺起那根沾满了美人爱液、马眼流出的先走汁、还有我被女神妹妹诱惑的不自觉射出了几股精液的24厘米可怖阳具,深捅进亲生妹妹粉嫩的淫穴,尽根没进了柔软的花径最底。

    坏笑着掐住若曦的短裙丝臀,忍着没有发出龟头嵌进子宫带来的强烈低吼,我站在沙发下,期待我家女神妹妹。

    彻底吞下24厘米大鸡巴之后,即将出现的某种淫荡反应。

    「哥哥~若曦~嗯~好爱你~」妹妹背靠在我怀里温柔的轻声呢喃。

    不应该啊……我有些疑惑的掐紧若曦的黑丝翘臀,又向着她的子宫花心用力捅了几下。

    「好大呢~爱死啦~大鸡巴~嗯~哥哥~」???怎么回事啊……不应该被我操的喷尿或者潮吹什么的嘛。

    我家妹妹刚才被20厘米长的鸡巴操了不到两分钟,就丢了四次。

    现在鸡巴又长又粗了不少,若曦不至于没什么反应啊。

    想看我家冷冰冰的禁欲系御姐妹妹,被我玩成小母狗一样的淫贱模样……看她吐着小舌头,媚眼微微翻白,小嘴流出口水,抽搐着丝袜翘屁股,跪趴在沙发上,浑身痉挛的超反差的又欲又御模样……「扫兴了啊……还以为能把你操到喷尿潮吹什么的」「嗯~哥哥坏死了~会~嗯~坏掉的嘛~」还是那种柔美的御姐音,听不出痛苦也听不出太多情欲。

    不再管若曦有些不及预期的挨操反应,我抱紧若曦的黑丝臀,双手用力揉捏着妹妹滚圆的臀瓣,开始用力的顶送粗大的鸡巴。

    啪啪啪的淫荡撞击声里,若曦的黑丝翘臀被我操的不停荡漾的诱惑丝臀。

    粗大的鸡巴在娇嫩的女神淫穴里不断进出的画面淫糜到了极限,鸡巴和若曦小穴的结合处,噗噗喷溅的淫水已经流满了我的下体和妹妹的蜜臀丝臀。

    撞击持续,泛滥的淫水喷洒在纯白色大沙发上,染的妹妹臀下一大片水淋淋的阴湿。

    「哥哥~有些痛了啦~」妹妹讨好似的跪趴在沙发上,高高后翘着浑圆的臀部,让我粗暴又微微带着凌辱女神的恶意,尽情享受她紧致的嫩逼。

    「啊?哦,忍着」忙着操穴的我懒得对我家挨操的女神妹妹使用渣男话术,沉浸在侵犯冷艳高傲御姐妹妹的乱伦快感种,爽的时不时跳起来操她两下……无数次尽根抽插的反复运动,鸡巴明显感觉妹妹的花穴越来越暖。

    也不知道时不时宝贝妹妹快要流尽了全部的骚水,阴道也变得有些软涩。

    很久兄妹两人都不再说话,只剩下客厅里让人兴奋的水声和淫靡碰撞。

    小小只就在我怀里长大的李若曦,被我过分宠溺娇惯的蛮横又傲娇,虽然说在外面,我家妹妹从小到大都是人见人夸人见人爱的礼貌超美小女生,当然了,这些夸奖喜爱若曦的人群,不包括同龄人。

    毕竟我家傲娇大小姐对于同龄人,永远都是那种「你欠我五百万不想还了是吧」的欠揍表情。

    小时候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或许准确的说,是因为这张无知小孩子不懂得分辨情感的超美超冷冰雪俏脸,若若没有几个好朋友,还总是嗷嗷叫着和其他小男生小女生吵闹打架。

    后来就没有这种问题了。

    因为10岁那年……我家若曦报名了散打培训班……没两三个月就能从名媛小学部打到名媛初中部了……想着想着我就笑出了声,怜爱的亲吻着妹妹满是性爱狂欢后,沁着好闻香汗的修长天鹅颈。

    「宝贝还好嘛?」沉默着挨操了快有半个小时的冷艳美人儿微颤着性感的柔嫩香唇,清泠泠像是在梦里呼唤我一样,甜蜜的轻声媚叫起来,「哥哥~人家要丢给哥哥啦~」我俯到妹妹身上,凑过脑袋亲了亲若曦沁出香汗的雪白额头,「丢就丢嘛」「哥哥也给人家嘛~射在人家的小穴穴里~」若曦小女生的软软说着。

    「呵呵,瞧不起谁呢,哥哥还得操你俩小时呢」我坏笑着揉了一把若曦胸前不停乳摇的淫荡D奶。

    「求求哥哥啦~射给若若嘛~」呜咽着趴在沙发上,若曦弱弱的侧着小脸,半睁着无助又哀怨的魅惑水眸,奶懦懦的望着我。

    ……怎么从「男人都给老娘死开」的高冷御姐,变成了娇滴滴「最爱哥哥,哥哥操我」的中学小女生,然后又一下子变成「哥哥最好啦,求求哥哥给人家嘛」的幼稚园幼女……奶萌奶萌的。【最新发布地址:kanqita.com 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