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幸运天使 > 幸运天使(2)

幸运天使(2)

    字数:50172021年7月21日「伯爵大人,请您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妈妈那熟悉的声音颤巍巍地响起,让我一下子就确认了里面的人的身份。

    「呵呵,莉亚,你作为我的贴身女仆,专门服侍我的,这种事情可是你的职责,之前都是赛琳娜做这种事情的,现在换成你了,你当然得顶上」艾菲尔伯爵笑着说。

    「可是……这根本不是在服侍您……」妈妈的声音越来越颤抖,似乎快要忍不住呻吟出来了。

    「这也是服侍的一种啊,你要做的就是让我开心,只需要取悦我就行了」这时候我也终于看清了房间里的情形,只见一身女仆装的妈妈站在一个一看就很贵重的真皮沙发前,双手提着裙子将面前的裙摆掀起来,裹着白色长筒丝袜的双腿叉开,踩着高跟鞋站稳,不过双腿乃至浑身都在隐隐发抖。

    艾菲尔伯爵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面上满是愉悦,手中反拿着一支鹅毛笔,用鹅毛这一端在妈妈撩起的裙下,双腿之间轻轻拨弄着。

    妈妈裙下应该有的内裤却不翼而飞,最私密的小穴就这样毫无遮拦地展示在艾菲尔伯爵面前,任由他用鹅毛笔玩弄。

    妈妈的小穴周围非常的干净,并没有阴毛的遮掩,圆润饱满的阴阜像个小馒头一样隆起,馒头顶上却好像被一把小刀划开了一道细缝一般,变成了两片薄薄的粉肉,像是嘴唇一样紧紧贴合在一起。

    而那根吸引人眼球的鹅毛笔就一直沿着这条细缝来回滑动着,看上去这样的举动让妈妈感到非常地痒,两条洁白的大腿像是要夹紧却又不敢一般颤抖着,尤其是当艾菲尔伯爵拿着鹅毛笔停在了细缝前端的小凸起上来回扫动时,妈妈终于忍不住曲起膝盖,大腿微微内弯,仰着好看的天鹅颈发出一声悲鸣。

    悲鸣声很快就被打断了,妈妈紧紧咬着下唇,强行将剩下的声音咽了下去,看得出来她很香用手去捂住自己的小嘴,这样能够忍受得轻松一些,可是她却不敢松开拎着裙摆的双手。

    艾菲尔伯爵似乎很不满妈妈强行忍住呻吟声的举动,不过他并没有「下令」让妈妈不能忍,而是自顾自地加快了手上鹅毛笔拂动的动作,妈妈忍受得更加艰难了,洁白的额头上已经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香汗。

    在他加快攻势后,妈妈终于忍不住了,即便是咬着下唇嘴角也裂开一丝细缝,宛转悠扬的呻吟从其中溢出。

    又过了一会儿,妈妈手上也失去了力气,虽然依旧攥着裙摆,然后抬起的胳膊已经放了下去,艾菲尔伯爵也没有训斥她,只是依旧把手留在裙底用鹅毛笔玩弄着妈妈的小穴,只可惜妈妈私处的美景我却已经看不见了。

    然后在某一个瞬间,妈妈娇躯一颤,本来已经软软地弯起来的膝盖一下子立直,整个人绷紧着站了起来。

    我正好奇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却看见妈妈的双脚之间不知何时已经躺着了一支鹅毛笔。

    那支原本被艾菲尔伯爵捏在手中玩弄妈妈小穴的鹅毛笔,现在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可是艾菲尔伯爵藏在妈妈裙底下的手依旧在动着,妈妈脸上也依旧是那副难受又羞涩的表情,甚至更有甚之。

    「把裙子提起来」艾菲尔伯爵突然出声。

    妈妈已经变得血红的小脸上,那原本已经闭上的双眼微微睁开,水润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一样,不过她还是听话地慢慢提起了裙摆。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跟刚才完全不一样的景色,妈妈原本圆润丰满紧紧贴在一起的小穴被插入了两根粗长的手指而分开,那两根手指还一直在上下抽插着,每次抽出甚至会带出一些水花,将妈妈干净整洁的腿间弄得一片湿乱。

    随着艾菲尔伯爵的扣弄,妈妈的双腿开始微微颤抖,带出的水花也在一直变多,到后来已经开始流淌不停了,而艾菲尔伯爵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每次都是整根手指都插入然后又抽出。

    妈妈的双腿已经完全软了,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体重,现在她几乎整个上半身都贴在了艾菲尔伯爵的身上,肆无忌惮地发出一声声甜美的呻吟。

    很快,随着艾菲尔伯爵手指的一次深插,妈妈一直忍受着的某样东西一下子崩塌了,只见她两腿间的小穴开始收缩蠕动,之前流淌的体液断流了一瞬间,然后以一种更加汹涌的气势「喷」了出来。

    艾菲尔伯爵抽出手指,妈妈的翘臀也随之抖动了一下,然后他的手指停在了妈妈的小穴外,按在了阴蒂上,开始快速揉动,妈妈发出难以忍受的甜腻呻吟,又喷了。

    等到艾菲尔伯爵停下手上的动作时,妈妈的腿间、地上就像是被泼了一盆水一样湿透了,甚至就连靠近她的艾菲尔伯爵裤腿上也湿了一片。

    艾菲尔伯爵挪开手,妈妈膝盖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下巴搭在艾菲尔伯爵的腿上喘气。

    「现在该你服侍我了,帮我舔」艾菲尔伯爵双手搭在扶手上,看着妈妈下令道。

    妈妈回过神来,脸上闪过一抹绝望,无奈,以及羞涩,但是最后还是伸手解开了艾菲尔伯爵的腰带,掏出了他的肉棒。

    艾菲尔伯爵的肉棒很粗,很长,前端很红,看上去像根火把一样,妈妈的两只小手握在上面甚至没法将棒身完全覆盖住。

    妈妈深吸一口气,然后毅然决然地张开小嘴低头含住了那个恐怖的龟头,然后把脑袋向下压,想尽可能地往里吞。

    艾菲尔伯爵肉棒周围茂盛的阴毛都能戳到妈妈的脸上了,我突然知道了之前在妈妈嘴角看见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妈妈这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妈妈卖力地用口舌服务着这个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男孩,我内心由衷地产生了一种无力感。

    有些人生来就比其他人要高一个阶层,对其他人来说无比珍贵的珍宝对他来说或许只是一个比较好看的玩具罢了。

    「哈哈,说的对啊,可是凭什么呢?他们并不比我们强啊?就因为他们的祖辈用暴力从我们手中夺走了我们祖辈的一切,我们就活该被他们一辈子骑在头上?谁不是个人呢?人被杀就会死,来,冲进房间里,看见那个花瓶没有,拎起来对着他的脑袋来一下,然后,哦……碰!」一个听起来十分癫狂的男人声音在我的耳旁炸响,吓得我连忙起身看向周围,却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踪影,反而是我快速起身的动静惊动了房内的人,听到「外边有人吗」的质问声后,我连忙转身向楼下跑去,不过在下楼梯的时候,我本想回头看一眼有没有人追下来的,却看见一个穿着华贵睡衣的美妇正用一种没有神采的眼神看着我。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妇人,和妈妈相比也不遑多让,而且她比起妈妈更多了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威严。

    而现在她正直勾勾地看着我,漆黑的眼眸没有一丝生气,脸色也有些苍白没有血色,见我注意到了她,她居然勾动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我被吓得头皮发麻,于是直接一路冲出了城堡,冒着大雨跑回了家……回到家后我就有些发烧了,不过这一次爸爸和妈妈都不在家,我只能自己找来热水喝下暖了暖身子,然后脱掉湿衣服将自己身上擦干净,无力地用着棉被缩在床上,然后昏昏沉沉地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又回到了公交车上。

    凯尔还在喋喋不休地讲着故事,诉说着自己运气如何如何好,即便是那天发烧病重也挺了过来,然后在我醒来的一瞬间话语一顿,卡在了那里。

    「哦……刚刚那段记忆是什么……」过了许久,凯尔才晃了晃头,眼神中透露着迷惑,「我明明记得那天我就只是坐在会客室发呆的……」我有些心虚地扭过头,视线落在了他的侧脸上,那里有一个十分丑陋的紫色胎记,额头上还有一道疤痕。

    平心而论,如果去掉这个胎记和疤痕的话,他长得并不丑,顶多有些老成,23岁的年纪看上去像是40岁一样。

    而如果把这个胎记和疤痕连起来看的话……唔……像是一张倒过来的紫色的笑脸,那道疤痕就是一张倒过来的勾起的嘴,紫色胎记中间的两个圆洞像是眼睛,只不过这张笑脸非常地渗人,明明在笑,看上去却又像是在哭一样。

    悄悄在笔记本上画出了这张笑脸正过来后的样子,我凝视了一会儿,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翻到了下一页空白的笔记。

    此时,公交车停在了一处站台前,开门后,一个穿着廉价礼服的年轻姑娘一边收伞一边上车,见到车上的我和凯尔后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在我们前面的一处双人座靠窗坐下了。

    姑娘很恬静,不过相貌较为一般,有些微胖,整体只能算是顺眼,不过不知为何我看着她的样子觉得有些眼熟。

    暂时讲完了自己故事的凯尔有些耐不住寂寞地主动给对方打了招呼,顺便把我也介绍了。

    「黄潇……先生?很罕见的名字」姑娘看了我一眼,「您来自东方吗?」「算是吧……」我随口应了一声。

    「我是雪伦,是一名幼师」雪伦自我介绍说。

    「雪伦小姐?你也是去艾菲尔伯爵府的吗?」看着雪伦身上的礼服,凯尔问道。

    我有些诧异地看向凯尔。

    「黄潇先生不知道吗?49路车的终点站距离艾菲尔伯爵府很近的哦,今天是艾菲尔伯爵的30岁生日会,据说还会成为他和克莱因小姐订婚的宴会,所以邀请了城里所有有身份的人前往……我是托了父母的福,所以我看雪伦小姐穿着礼服,才会这么问的」凯尔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

    我笑了笑,说:「我今天刚到这里,原本打算随便逛逛的,这个宴会我能去吗?」「我想应该没有问题,一位吟游诗人!多么罕见又神秘的职业啊!」凯尔夸张地说。

    雪伦听完了我们的对话,才怯生生地说:「是的,我也是去参加宴会的,不过我是托我母亲的福,她曾经是艾菲尔夫人的贴身女仆,并且当过一段时间的艾菲尔伯爵府的女仆长」「赛琳娜女士?」我和凯尔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认识我的母亲?」雪伦有些惊讶,「她已经退休好几年了……」「唔……我的母亲是莉亚,就是她接任了你母亲的班,现在是伯爵府的女仆长」凯尔说。

    「您是莉亚女士的……儿子?」雪伦的表情十分怪异,「她是您的继母吗?」我差点笑出声,确实,以凯尔的尊容,和当年的莉亚比起来,说是父女都有人信,即便过去了16年,现在估计也是像兄妹多过母子。

    「不,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今年23岁」凯尔并没有觉得被冒犯,大概已经习惯了。

    「呃……抱歉……」雪伦有些尴尬,不过看她的样子还是很疑惑,此外,除了疑惑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这古怪的表情让我觉得其中有故事。

    「没事,这样算起来我的母亲和你的母亲还是同事呢,那你以前也去过艾菲尔伯爵府上吧?你能和我们说说你的故事吗?」凯尔很热情地问,「当然,你如果想听我的故事的话我也可以再说一遍,不过这位黄潇先生或许不太愿意再听一遍了,你知道的,他是个吟游诗人,最喜欢的就是听别人讲故事然后记下来了」我可没这样说过……不过我确实对雪伦的故事很好奇,尤其是她在听说莉亚这个名字后展现出来的怪异举动,更加让我好奇了。

    「呃,那好吧,其实我也是很久之前去过一次的,那已经是16年前了,7月中旬,一年最热的时候,那个下午我去找我的母亲索要学费……」雪伦开始了她的叙述。

    总之是个很简单的故事,她就那一次见过艾菲尔伯爵,知道对方是个很年轻有为的人,而且对人很和蔼可亲,在知道了她是赛琳娜的女儿后就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在学校改善生活。

    不过只是听上去很简单的样子。

    看她的表情,她肯定隐瞒了什么。

    不过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信息了。

    于是我让凯尔自顾自地和雪伦讲他的故事,我则在笔记本上写下了「16年前7月15日下午」这个时间点,然后靠在椅子上闭目假寐,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又站在了那个庄园的门口,按着门铃,然后拘谨地等待着女仆过来开门。

    我低下头,看着身上有些简朴,还打着几个补丁的布裙以及脚上的草鞋,有些不敢踏入眼前这个华丽的庄园。

    这时候我的妈妈赛琳娜赶来了,她打开院门把我接了进去,今天的妈妈穿的是我从末见过的女仆打扮,那美丽的黑白分明的昂贵布料以及丝滑的雪白长袜都让我艳羡不已,期望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够穿上这样华丽的衣服。

    妈妈领着我进了城堡,我看着古堡大厅里悬挂的几张大油画,以及最中间的有些过分年轻的画像,知道了这就是最近那个声名鹊起的小艾菲尔伯爵。

    领我进来后,妈妈就离开了,让我在会客室等一等,她要先去照顾好夫人。

    我拘谨地坐在椅子上,目不敢斜视,就盯着脚尖,直到我突然听到窗外有动静,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我就怔住了。

    只见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性,正捂着嘴趴在窗户边上,低着头忍受着什么,她穿着和妈妈一样的女仆装,只不过裙子被掀了起来。

    而在她的身后,一个年轻的男生正一把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插在她的双腿之间快速扣弄着。

    已经在学校学习过生理卫生知识的我自然知道这是在做什么,我已经被这幅画面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伯爵城堡的窗户玻璃是特制的,里面可以看见外面,外面却看不见里面,所以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却看不见我,不知道里面有人。

    而这个男生长得和那副油画中的小艾菲尔伯爵一模一样!(末完待续)【发布地址:Kanqia.CoM 发布地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