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六壬纪事 > 六壬纪事(20)

六壬纪事(20)

    字数:48672021年7月21日第二十章·荒原一从异界归来后,阿东有些分不清虚幻和现实,他在密室内呆坐良久,不想回到主世界,直接又来到门前。

    这一次门上的图案很精致,像是一幅水墨画,中间画着个小水洼,四周长满了青草,很像阿东儿时见过的画面。

    再看门下方则有三张符文,都是古纂字。

    阿东拿手机查了查,一张上写着「潜形」,另一张是「分魂」,第三张是「储物」。

    阿东有些期待,推门而入。

    一阵恍惚后,再睁开眼时,阿东已身处野外。

    空气很是清新,脚边是野草,草叶上湿漉漉的,似乎刚下过雨,远处的庄稼地里生长着大量的农作物。

    这里似乎是北方,时节应该是夏天。

    再看天色,天边晚霞簇簇,应该是傍晚。

    这样的场景让阿东很熟悉,他小时候就生活在类似的环境里。

    阿东默运心神阅读技能说明,又亲身运使了一下。

    弄懂了所谓潜形是指可以隐身;而分魂是指可以分出一缕魂念,魂念就像是一架带着摄像头的无人机,可以把拍到的画面实时传输到他的脑海中,就像是多了一双会移动又能隐形的眼睛一样;储物则是通过意念能打开一个小空间,里面可以取存物品。

    再看自己,三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身休闲衣物,除了年轻了一些,和现实中没什么太大差别。

    那在这样一个平凡的世界里,自己能做些什么呢?阿东向左右望去,看不到一个人影。

    远远近近地生着几棵高大的杨树,左侧五十米开外是一条铁轨,铁轨是高出平地,修建在两三米高的路基上的,沿着路基两侧各生长着一片杨树林儿。

    脚下是一条泥泞的土路,路上有几道车辙,有马车的,也有自行车的。

    能分辨出自行车,是因为在路边湿软的地上印出的一些特殊花纹。

    阿东对这样的花纹很熟悉,小的时候他也骑过好久自行车的。

    顺着车辙向远处看去,没有人。

    阿东就转过身来向反方查看,远处一两百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看样子是个小女孩儿,正在推着自行车。

    阿东于是飘近了。

    是的,他刚才把自己切换到了隐形状态,所以是飘在半空中的。

    隐形状态的移动速度很快,具体有多快,他还没试过。

    待到了近前一看,果然是个学生模样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身处的这一段路很不好走,路上到处都是比较深的泥浆,还有些不知深浅的水洼。

    路两旁是壕沟,沟里面明晃晃的填满了水,不知道有多深。

    这场雨看起来很大。

    这段路面没有一处是干爽的,小女孩儿根本无法骑行,她艰难地向前推动着自行车,车轱辘上挂满了泥浆,很费力的样子。

    随着车轱辘前行,路上的泥浆翻滚着变了形状,车轱辘跟着就陷进去了。

    小女孩儿脚上穿着的塑料凉鞋被弄得黑黑的,快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袜子全都被泥水浸湿了,裙脚也是黑黑的一片,就连脸上都有几处泥点子,只有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仍很明亮。

    她脸是是毫不气馁的神情,一双小手紧紧地握着车把子,手背因为太用力而有些苍白。

    女孩儿的胳膊腿儿都很细,营养不良或者还没有发育的样子。

    小女孩儿向前推了几步,突然车子向侧方一滑,她赶紧拿身体支撑住,却一脚踩在了泥水坑里,冰凉浑浊的泥水完全浸湿了脚面。

    女孩儿却并不在乎,仍然奋力把车子扶住了。

    这一路上女孩儿看样子早遇到了多起类似的麻烦,都被她顽强地坚持了下来。

    眼看这段泥水路已经过了大半,许是体力消耗过多,女孩儿突然脚下一滑跌倒了。

    这还不算,因为身处的位置远离路中间而靠近壕沟,她的一条腿滑到了壕沟里。

    壕沟对女孩儿来说很深,她的整条腿几乎都没到水里了。

    阿东见女孩儿遇险,赶紧现身把她一把抱起来。

    女孩儿眼见突然出现的中年人,并没有面露惊疑。

    许是她之前她专心赶路,根本没有打量四周。

    如果没有人扶助还好,女孩儿就算再难也抿着嘴硬抗着,这壕沟虽然近一米深,其实也淹不到人。

    但此时见有个大人帮自己,一下子就觉得很委屈,又低头看着自己挂满泥浆的一条腿,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阿东连忙弯下腰,一手扶着车子,一手扶住女孩儿的肩膀,关切地问,「有没有受伤?」女孩儿拿袖子抹着眼睛,好不容易才止住哭声,抽噎着摇摇头,又说,「我没事儿,谢谢叔叔!」阿东说,「我帮你推出去吧!」于是就扶着车子前行,女孩儿跟在后面。

    三两分钟后,通过了这段路,前面就好了许多。

    虽然仍然不能骑,但也不至于摔倒弄得一身狼狈。

    女孩儿就要自己来推车,阿东说:「没事儿,我推吧!看你累得不行,我正好顺路」女孩儿说,「我不累的!」见阿东仍推着车子走,又说,「那谢谢叔叔!」她此时情绪已经恢复平静,语音清脆悦耳,听起来令人不自觉地心生欢喜。

    阿东侧头打量了下女孩儿的面貌。

    虽然满身脏兮兮的,但仍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特别是一双眼睛会说话,和阿东的初恋有几分相似。

    他对女孩儿心生好感。

    两人边走边聊了起来。

    他眼见女孩儿身上各处都有些泥点子,腿上更是脏得不成样子,有心拿东西帮她擦擦,但自己身上连片卫生纸都没有,只好装作没看见。

    闲聊中得知女孩儿叫晓薇,今年虚岁才十四加上最小水仙花数各个位数之和后再加上最小的非零自然数再除以第二小的完全平方数再乘以最小的素数岁再减一,因为打小就聪慧,比别的孩子早两年上的学,现在已经是初一了。

    女孩子就住在前面的村子,村名叫李家围子,村子不大,只有大约一百户人家。

    女孩儿家中还有个弟弟,比晓薇小两岁,现在上小学四年级。

    女孩儿爸爸妈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阿东问她是不是每天都要骑自行车上下学,晓薇回答说是的,每天有了它才能及时地赶到学校或在天黑前赶回家。

    女孩儿言语间还透露出对这自行车的喜爱,说是妈妈特意给买的小一号的,村里别人骑的都是二八大杠,那是大人骑的,小孩儿骑着太累。

    女孩儿又问起阿东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怎么之前在这条路上没有见过。

    阿东就谎称自己很小的时候也在这里住,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

    现在他在大城市工作,休假了,就回出生地看看。

    女孩儿就说一看他就像是城里人,又问阿东还有没有亲人在这里,阿东说没有了。

    许是觉得阿东也是这里出生的,又戴着镜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样子,女孩儿对阿东这样一个陌生人没有太多抵触,反而有些信任的样子。

    一路上她对阿东的经历很好奇,就问他是怎么去的大城市。

    阿东就继续编造说自家先是搬到了别的村子,然后自己考上了大学,就在大城市找了工作。

    女孩儿就说自己将来也要考大学,要去城里生活,还要把爸爸妈妈接去住。

    女孩儿又接着问了阿东大城市里的工作和生活。

    都是他熟悉的,阿东随口应对了。

    女孩儿听了很兴奋很羡慕的样子,语气中更加坚定了考大学的决心。

    阿东就夸她这么聪明一定能考上好大学的。

    不知不觉就近了村子,女孩儿家就住在村口不远处,她将自己家指给阿东看。

    阿东为了练习技能,就分出一缕魂念飘到晓薇家近前的空中去查探。

    这是一座土房。

    所谓土房就是整个墙体都是用泥土拌些麦余子作添料垒起来的,只有在窗子的四周放了少量的红砖。

    房顶用的原木,再铺上苫房草,上面再覆上泥土,房子就建成了。

    这样的房子不够结实,一般也就能住二三十年,舒适更谈不上,但胜在造价低廉,请些村里的乡亲做工,不用给钱,供顿饭就可以了。

    原材料更是花销少,泥土、茅草、林子里的木头、少量的砖或者干脆不用砖,基本上就齐了。

    这个村庄里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土房,少部分是砖挂面,就是只在正前方用了砖的土房,还有几处相比之下气派一些的红砖房,估计不是村集体所在地,就是村里头头脑脑们的家。

    晓薇家的房子不大,只有一居室的样子。

    房前有一小片空地算是院子,院子的一侧长着一棵老榆树,树杈上蹲着几只鸡,许是晚上就在树上睡的。

    老榆树旁边是个小仓房,是用来堆放些杂物的。

    院子的另一侧是猪圈,里面养着两只猪。

    挨着猪圈的是马圈,里面养着一匹马。

    挨着猪圈还有个小窝,窝门口趴着一只土狗。

    阿东没有在院里子发现厕所。

    院子的正中间是一口水井,该是叫做「洋井」。

    和南方常见的所谓古井不同,北方的井是一根管子埋在地下,地上面主要是个铁制的活塞装置,还有一个稍长些的把手,一压把手,就能利用空气压力将水抽取上来。

    这样抽上来的是浅层地下水,缺点是水里有时含沙子和铁锈,优点是没有任何消毒剂在里面,纯天然。

    至于卫生达不达标也没人管它,反正人们日常多数都是直接喝生水,也没听说谁喝出病来。

    院子的再前面是个很大的菜园子,菜园子的一角有颗杏树。

    园子里面种着各种蔬菜,豆角、茄子、黄瓜、葱、辣椒等种类丰富。

    此时是初夏,植株上有些果实,但都很小,没有长成的样子。

    这里的经济活动不发达,百姓手里没有一分多余的钱财,一日三餐吃的饭菜几乎全都是自己种的,没听说过谁家需要花钱买菜的。

    不多的钱财主要用来购买油、盐、炊具等家里生产不了的必需品。

    以上这些有的是阿东结合儿时的经历猜测出来的,有些是后来在这个村子里呆久了从村民口中听来的。

    晓薇终于到家了,她站在大门口大声喊了一句「妈妈」。

    阿东暂时不想让人看见,就隐去了身形。

    只见屋门打开,有个细瘦的女人来到了大门口,女人身后跟着个瘦猴样的小男孩。

    话说这房子的四周连着菜园子都有土墙围着,院门位于房子的后面,人在大门口只能见到房子的后山墙,其它什么也看不见。

    所以阿东的分魂只有升到了高空才能一窥这房子全貌。

    女人帮着打开大门,见了女儿的样子,就说:「怎么弄得那么脏啊!快进屋换身衣裳」晓薇回过身来张口说,「叔叔我到家了……」,没看到阿东,就又说,「咦,人呢?」女人就问女儿,「你在跟谁说话?」「一个叔叔,原来也是这个村的,现在在城里住……」晓薇就把和阿东相识的过程说了下。

    女人又向远处望了望没见有人,就警告说:「不认识的人少搭茬,现在坏人可多。

    你现在都长大了,要小心。

    没听说前村马大夫家的大姑娘前段时间都出事儿了」晓薇嘟了嘟嘴表示对妈妈的叨唠很不满意,打开房门要进去,看了看鞋上泥很多,就拿鞋底在门槛子上卡了卡,把鞋底儿弄干净了才进了屋。

    后面小男孩儿帮姐姐把自行车也推进了屋。

    阿东一时无事可做,就飘在空中把整个村子转了转。

    大多户人家都和晓薇家差不多,有的家还没有晓薇家整洁呢,更有的家连院墙都没有,显得破败不堪。

    正值傍晚,家家户户炊烟袅袅,人声狗吠,鸡叫马鸣。

    乍一看去原始又贫穷,仔细体会下,又觉得温馨且充满了生机。

    这个小山村唤醒了他儿时的记忆,这个小女孩儿也让他想起了记忆深处的那一抹倩影。

    这段时间阿东在别的世界玩得也有些累了,开始向往平凡的生活,就决定不再到处猎艳了。

    他想先在这里安静地生活一段时间再说。

    但这里并没有他住的地方,没有宾馆,也没有饭店,除了村集体和村小学之外没有任何公共设施。

    每家的房子都不大,连投宿都不方便。

    刚才他趁机用分魂去晓薇家里看了看,里面果然空间有限。

    外间是厨房,里间是卧室。

    卧室里主要是靠窗一面的土炕,炕上铺着草席子,炕的一角叠着几床被子。

    整个屋子的地面都是「土」,没有任何地板砖覆在上面。

    卧室的墙上用报纸糊住了,而厨房的四壁则全都是裸露的土墙。

    卧室的阳面也就是土炕的最里面安着两扇木框子的大窗户,窗框子看上去有些陈旧了,窗子上面安着玻璃,都用窗框子分隔成了不大的窗格子。

    厨房靠近灶台的地方也有扇窗口,有个窗格子上许是玻璃破损了,还是蒙的塑料布。

    室内几乎没有任何电器,他只在屋顶上发现一盏电灯泡,卧室地上的柜子上有一台电视机。

    那电视机跟个古董似的,正方体的机箱,屏幕不大还灰蒙蒙的,似乎还不是平面的,而是向外鼓出来的一些。

    家俱也没几样,只有个老旧的柜子直接安放在地上,还有一架看上去很笨重缝纫机。

    外屋地上有个土灶台,旁边堆着些柴草,角落里放着一些铁锹、镐、二齿挠子等农具,几片木板拼起来的碗架子,旁边的墙上挂着几把镰刀。

    参观完晓薇家里后,阿东在天空转了一圈,他发现隐身状态时自己是处于魂体,不会觉得冷饿,似乎也根本用不着找地方睡觉。

    他来这里是为了体验什么,而不是为了生存的,所以像吃喝拉撒什么的能省就省了。

    但睡不能省,否则长夜漫漫的无聊得紧。

    于是眼见时候不早,村里已经黑漆漆一片了,他开始暗示自己要睡觉了。

    阿东渐渐感觉自己就是飘在空中的一朵云,很舒服的一朵云,不知不觉意识就模糊了。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最新发布地址:kanqita.com 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