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荒淫自述 > 【荒淫自述】(2)

【荒淫自述】(2)

    作者:hollowforest2021年7月21日字数:7466字“你这么漂亮,一定很多人喜欢你吧,为什么你……”“为什么我还是处女?”“嗯……”“女人漂亮就注定早点被男人操对吧?”“我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我就是这个意思。

    女人漂亮就不仅仅是女人了,还是男人的猎物。

    母亲如果长得像隔壁王太太那藏獒一般的模样,我想她不会成为地中海的目标。

    当然有人说这是荡妇理论,穿的性感就活该被强奸什么的。

    我不是讲道理的,我讲的是事实。

    是概率。

    是——欲望。

    而庄静,如果按照游戏里的分级,母亲是A的话,那么她就是S。

    她的庄是端庄的庄,静是娴静的静,别看她现在满口操啊,屌啊,这不过是地中海的命令罢了,平日里的她,是个端庄的美熟妇,说话声调平稳,步伐不急不缓,笑得浅浅的,举手投足间,动作优雅,赏心悦目。

    这样的女人,如果不是地中海,我别说操她,大概连认识她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她注定不会落在凡间。

    可是,命运就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顽劣小孩。

    她现在不但没有翱翔在天际,甚至没有如她气质般优雅地降落凡间。

    她被直接按在了泥泞里,不,更贴切的形容是,穿着典雅晚礼服的她被按在了菜市场那肮脏的猪肉台上,被那挂猪肉的铁钩穿进屁眼里吊挂着售卖。

    一切当然还是因为地中海。

    地中海最喜欢那套把高贵变低贱、把坚贞变荡妇的把戏了。

    母亲过去有多贤良淑德,有多温婉,她现在就被调教得有多淫贱。

    而庄静也是如此,她的人生是彻底被地中海支配的,安排去上礼仪课、瑜伽、健身、跳舞,几点该休息几点该醒来,该吃什么穿什么……这一切不过是了增加地中海淫辱她的时候的满足感。

    她此刻就像一条最低贱的母狗一般跪趴在地上,那浑圆饱满挺翘的臀部高高撅起,随着臀缝间那褐色菊蕾一缩一张地蠕动着,我刚刚射在里面的精液正缓慢地流淌出来。

    这气质优雅的女人刚被我按在地板上操了屁眼。

    而在我刚刚问她话之前,我那脚丫子还在她那金框眼镜下面的嘴巴里搅拌着。

    “把她们当成一条听话的母狗就行了。

    ”这是地中海当着那些女人的面对我说的。

    我不敢忤逆地中海,所以理所当然地把庄静当做母狗对待。

    不过话说回来,相比我刚刚那个问题,我更好奇的是,她遭遇了许多不把她当人看待的淫辱,她是如何在平日里保持那优雅娴静的气质的?庄静没有立刻回答我,她伸手拿起丢到一边的白色内裤擦拭了一下被我脚丫子【口交】而弄了一下巴的唾液,才抬起头来,反问了我一句:“他不让你操我的逼吗?”【他】指的自然是地中海。

    我摇了摇头,又怕她误解我摇头的意思,补了一句:“没有啊。

    ”又说:“他说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的。

    ”庄静笑了,优雅温和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三次了,你操的都是我的屁眼?”我还是有些不太习惯这戴着金色圆框眼镜的精致面孔上,那唇色红润的小嘴儿里,说出【操】【屁眼】【骚逼】【奶子】这样的粗鄙字眼。

    但不得不承认反差感的确是蛮刺激的。

    反差婊。

    “这……”我被她反问得有些懵逼了。

    仔细回忆了一下,地中海的确没有说过不能给【老处女】破处。

    但她这么一说,我又发现,地中海让我玩她的三次机会里,我操的都是她的屁眼,的确没想过要操逼。

    所以我也回答不上了,只能再度摇摇头。

    “现在呢?”庄静向后躺下,双手掰开了自己的双腿,露出那虽然是处女,但却经常被玩弄而变得色泽深沉且肥厚的阴唇,以及中间那水汪汪的肉洞来。

    这时候我又想起来,我上次还拿窥阴器撑开她的逼穴看里面的处女膜来着。

    对啊!为啥我没有给她破处呢?看着那红彤彤的逼穴,我有些雀雀欲试,但因为刚刚才在她的肛道内射完,此刻鸡巴软软地耸拉在胯间,正处于贤者时间,于是继续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她回答得一点也不犹豫:“因为我是商品。

    ”“商品?”“你不也这么觉得嘛?”“我?我没有啊。

    ”我下意识否认。

    但在她那平静的目光注视下,我瞬间又感到心虚,母狗和产品也差不多吧?她看了一眼墙角的监控,开口说道:“我谈过恋爱。

    ”她站了起来,走到房间门口捡起地上的包,居然从里面掏出一包烟来。

    她会抽烟?哪怕点烟,她的动作也是那么优雅,吐出一口烟雾后,中指和无名指夹着那根烟,她才继续说道:“我很早知道自己长得漂亮,追求我的人也不少,但读书的时候,父母管我管得很严,我没机会也没什么心思谈恋爱。

    而母亲又一直教育我,女人要洁身自好。

    嘿,结果现在她成了高级妓女,被许总专门用作陪客去了。

    ”庄静眼里闪过一丝我异常熟悉的恨意。

    “那时我对婚前性行为非常抵触,我看得出很多人追求我,无论是看中了我这皮囊还是皮囊内的什么东西,但他们最想的还是想和我上床,想操我的逼。

    男人想和女人上床,多正常的事。

    但那时我无法理解,反而谈了几次恋爱后,我更加抵触了。

    呵呵,我那时候觉得,自己的第一应该给自己的丈夫,一个我心甘情愿嫁给的男人。

    可是,等我32岁了,终于谈到一个并不是满脑子想着用什么办法操了自己女朋友的逼的好男人时,因为我母亲的缘故,我被许总看上了。

    ”她停了下来,待一根烟燃到了尽头,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薄荷香味后,才继续说道:“结果呢,被许总侵犯后,我在他的命令下,还是和那个男人结婚了。

    结婚前,我虽然没有被破处,但另外两个洞,屁眼、嘴巴,已经被许总操了十几次了。

    我当时也奇怪,他为什么不帮我破处,后来我才知道,我就是他设计的产品,功能一开始就已经被设计好了。

    ”“许总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是高级玩家?”有。

    一切都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游戏。

    “许总不允许我和他发生关系,不允许一个丈夫操自己妻子的逼。

    结果呢,我相中的好男人,刚开始对此还是能忍耐,他问我是不是性冷淡,说会尊重我。

    我也以为能这样过下去,哪怕有时候晚上睡在他身边,肛道里灌满了许总的精液,甚至在被迷昏的他面前被许总侵犯,我也觉得日子会这样下去的。

    ”“这就是高级游戏。

    ”“然后呢,许总开始让我一点一点地,间接地让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其实经常被人操的,只是不让他操罢了。

    身上沾染的古龙水味道,裙子上的精斑,亲吻时口腔里的精液味道……,我们开始吵架,然后许总设计的游戏高潮是,我最后通过逼穴里的处女膜让他闭嘴了。

    他愧疚,他道歉,他自责,呵呵,他以为处女膜就代表一个女人是处女。

    而他的妻子,我呢,则继续隔三差五在那张婚床上被另外一个男人肆意操弄,吞吃着从自己肛道里拔出来的鸡巴,喝下从那根鸡巴里射出来的精液……”庄静点了第三根烟。

    我以前还会觉得,都这样了,她干嘛不一死了之,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但最近我想明白了,我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的人眼里只有自己,所以觉得自己的感受最重要,哪怕不惜付出生命。

    她们不是。

    “最后我们还是离婚了。

    呵呵,高级玩家。

    我才知道,我一直以为我和他过的是无性的婚姻,但许总早就让一个女人去勾引他,我这些日子一直活在痛苦与愧疚中,他却每周和那女人在外面翻云覆雨……”庄静又点了一根,但她没吸,问了我一句“可以吗”,我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点点头,她才再放到嘴边。

    “这是命……”“为什么告诉我这个?”我很奇怪。

    我不是一个合适的谈心对象,我对她没有多少尊重。

    结果她扬扬眉:“你不会以为我想说的?”她按火烟。

    “你大概也很想知道,为何自己那么幸运吧?”幸运吗?或许吧。

    “这就是命。

    这场高级游戏中,你的剧本比我的剧本好,就是这么简单。

    完全支配一个人的命运,只有这样才能彰显他的权势,才能让他获得至高无上的满足。

    ”“他想看弟弟和姐姐做爱,他就会让弟弟和姐姐做爱,他想看母子乱伦,就会想办法让那母子乱伦,想看女人和畜生做,女人就会在畜生面前掰开腿。

    他们快把自己当做上帝了,充满欲望的上帝。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庄静摇晃着丰满的胸脯,走到我面前,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逼穴,说道:“别假仁假义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我已经无所谓了……”“你想怎么玩我,随你便,不过,等哪天他心血来潮想要改变你的命运,你就会体会到我的绝望的。

    ”——“我回来啦。

    ”清脆响亮的声音,宣告着这个家名义上的主人回来了。

    我从沙发上起来去迎接。

    “喝酒了?”“嗯,应酬呢。

    ”大门尚末关上。

    白色粉红竖纹衬衣,但纽扣仅仅系到乳下,敞开的衣襟能清楚看见裹住饱满乳球的黑色蕾丝胸罩,黑色的职业短裙叉开得特别高,啡色的网纹丝袜,一身性感职业装的母亲站在玄关,右手扶墙,左脚抬起,左手在摘上面套着的红色高跟鞋,摘下后,放到和高跟鞋一样朱红的嘴边,用牙齿咬着,才又换脚把右脚的高跟鞋也摘下来。

    “没有作业吗?”她诧异我怎么在客厅看电视,却不诧异自己当着自己儿子的面,把那白色衬衫余下的纽扣也解开,从黑色套裙里抽出来,脱下,露出那能看到一小块半圆乳晕的性感蕾丝乳罩,以及被它约束的饱满奶子,然后把衬衣递给我这个儿子:“一身汗,丢去洗衣机吧。

    ”我接过衬衫,点点头,刚转身没走两步,她又喊住我。

    “等等……”声音带着迟疑,但我转身后,她脸上的笑容又特别的魅惑。

    母亲手往腰肢边上一捏一扯,呲一声,裙链被扯下,那职业裙落地。

    黑色的V字蕾丝内裤,低得能清晰看到小腹下沿一抹阴毛,透明度也高得能看到底下阴唇的轮廓……然后她用套着黑丝袜的脚挑起地上的裙子给我:“这个也拿去洗衣机。

    ”浓烈的汗酸气味以及……精液的腥味。

    我拿裙子时,手不可避免地摸了一下她的脚。

    丝袜是如此的顺滑。

    被我触碰脚丫时,母亲的脚趾抓握了一下。

    我很想当面对她说:胸罩底裤这么贴身,肯定也被汗浸湿了,干脆也脱下来给我拿去洗衣机吧。

    结果等我把那衬衣裙子丢进洗衣机里,母亲的声音从厕所内传来:“儿子,厕所没纸了,能给我拿一下吗?”前所末有的要求。

    我呼吸顿时沉重了起来。

    拿了纸走到厕所边上,发现门是虚掩的。

    “进来吧,门是开的。

    ”开玩笑嘛?妈妈在上厕所让儿子进去?但对于我家,这当然不是开玩笑,我直接推门进去了。

    母亲坐在马桶上,背靠着马桶水箱,双手抬起在整理发髻,胸罩的背带似乎被解开了,本来就露出乳晕了,如今松垮垮地,两颗紫葡萄就这么异常醒目地裸露在外。

    但让我瞬间放大瞳孔的是,那条V字蕾丝内裤脱到母亲小腿处,被分开的双腿扯成两条【绳子】稍微往上看……是湿漉漉的逼穴。

    “等下啊,我弄完头发先。

    ”母亲对于自己近乎赤裸的身子被儿子看着,表现得若无其事。

    只是那略显僵硬的动作出卖了她。

    什么整理头发,不过是为了让我这个儿子在厕所里能待久一些。

    我装作害羞扭过头去,竭力缓解尴尬。

    但……“嗤啦——”“嗯……”液体喷溅的声音。

    愉快的哼叫。

    母亲居然在这个时候撒尿了。

    当着他儿子的面肆无忌惮地在撒尿。

    尿液撞击在马桶壁上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异常地响亮清晰。

    终于等那异常羞耻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

    我侧着身子把手中的纸递给了母亲。

    我偷瞄到母亲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但她快速地拭去泪水,却说:“自己妈妈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知道,总有一天,这句话会变成:“想看就看嘛。

    ”然后:“好看吗?”“眼神色眯眯的,这是你妈妈的逼,你不会……”最后:“想操吗?”想操妈。

    母亲毫无疑问是在勾引我。

    而且这种行为在一个星期前就开始了。

    刚开始还只是让我帮忙拉一下衣服背链罢了。

    然后让我帮她按摩,刚开始是肩膀,后来她说臀肉酸痛……今天已经当着我的面脱衣服了。

    还在自己的家里做了一晚的内衣模特,就这么穿着内衣走来走去。

    我觉得非常难受。

    地中海对我的指示是:咬钩,但不上钓。

    ——我感到后悔了。

    那天地中海问我想操妈妈了吗,我不该说不想的。

    我过去恨母亲,也幻想过和母亲做爱。

    但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后,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就不想了。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被父母伤害,但他们本意上不是想故意伤害你的,只是他们没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生活罢了,你不过是被牵连了。

    活着真的太不容易了,我在那些女人身上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那些女人中自然也包括母亲。

    可惜,我不知道反行其道,我表示有点意兴阑珊了,结果反而让地中海兴奋了。

    隔天我就收到了地中海发来的,他和母亲的微信聊天对话:地中海:勾引你儿子。

    妈妈:不行!妈妈:绝对不行!然后是母亲两段60秒的语音和一段35秒的语音。

    对于母亲的【长篇大论】,地中海的回复是母亲被两个男人同时操的照片。

    然后六条母亲用微信拍的15秒自拍视频。

    她在洗澡的,她在撒尿的,掰逼的,挨操的,吞精的。

    最后一个视频是一分多钟的。

    这个我也看过,是光着身子的母亲对着摄像机面带微笑的“奴隶宣言”。

    地中海:我将这个发给你儿子,发给你身边的人,你觉得比起和儿子做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儿子知来说,哪个更可怕一些呢?——我真是个蠢蛋。

    我太天真了。

    ——“你还没回答妈妈呢,今天没作业吗?”“没有呢。

    ”其实有,但那是地中海布置的。

    【内衣模特】穿着她的蕾丝内衣在我面前走秀,偶尔还说一句“这天气热死了”,扯一下胸罩、内裤边缘的,像是在推销内衣,又或者她的肉体。

    直到我不得不说:“妈,你的衣服……”“啊——!妈妈真的是喝多了……”她才【恍然大悟】,然后一脸【羞赧】地,【慌张】地甩动着那奶子跑回房间里。

    演技越来越自然醇熟了。

    但……“儿子——!”一声叫唤,门缝内,她那白皙的手递出那还带着她体温的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来。

    “把妈妈的【胸罩】和【底裤】丢洗衣机里去。

    ”明明说内衣就可以了,她还分别介绍了一下内衣的种类……我接了过来,那轻薄的布料上,正上面散发着一种醉人的香气。

    非常熟悉的味道。

    我将手中的黑色内裤提起来,在灯光的照耀下,上面反射着光泽,整条内裤不规则地沾着某种黏滑的液体……我脑中立刻浮现出清晰的画面:母亲脱下这条内裤后,把这条底裤整条塞进逼穴里,再抽出来……这条故意被逼水浸泡过的内裤,我并没有丢进洗衣机里,而是放进了我房间衣柜的一个抽屉里。

    那里已经放了七八条这样的内裤了。

    而母亲从不过问自己这些消失的内衣的去向。

    她知道是我拿的。

    地中海告诉我,她为此反而感到自责。

    因为地中海对她说,我的这种行为是她的勾引产生的效果。

    抽屉一拉开,某种醉人的香气就开始弥漫在空气中……我的鸡巴早就硬了,现在更硬了,让我情不自禁地去撸动。

    让我想要打个电话让张怡立刻过来。

    ——母亲从房间里面再出来时,身上已经换上了睡衣。

    一套轻薄的V领吊带粉色连衣睡裙。

    一套能看到底下没有穿内衣,雪白奶子褐色乳头乌黑阴毛褚红逼穴的连衣睡裙。

    蓬松的波浪卷发,卸妆后少了一分妖艳却多了两份妩媚的脸庞,脸蛋上那水汪汪的眸子里,尽是勾人的秋波。

    我以为我对母亲没有欲望了。

    但人啊,其实是最容易时过境迁的。

    ——母亲在沙发上睡着了。

    沙发前的玻璃茶几上,异常醒目地放着安眠药的瓶子。

    这是告诉我,我可以对母亲肆意妄为。

    这表示,母亲已经接受了自己被地中海安排的命运:被自己的儿子侵犯。

    但母亲不知道的是,地中海一方面让母亲这么做,另一方面却不让我操母亲。

    母亲明天醒来一定会很安慰。

    我还是那个好孩子。

    我却知道,这是一种【气氛营造】,营造的目的是为了打破。

    我觉得,总有一天,地中海会让兽性大发地强暴母亲。

    沙发上,母亲的睡姿异常诱人,吊带连衣睡裙一条带子滑落到了手臂处,一团被身子压扁的奶子彻底裸露在外,裙摆倒是没有被故意撩起来,但仅仅到大腿根部的长度,我还是清晰地看到母亲那健美的大腿夹着的逼穴。

    我坐在茶几上,一手握住了母亲的奶子,揉弄了几下。

    软软的。

    暖暖的。

    我又抬起她的一只脚,让她的逼穴彻底暴露出来,然后手指在逼缝划过。

    搓了一下阴蒂,翻弄一下阴唇,插进去掏挖了几下……仅此而已。

    我必须给地中海一些交代。

    然后我吃力地抱起她,把她放回床,盖上被子。

    关灯。

    ——地中海:怎么样?我:我操,太他妈刺激,太他妈勾人了,那丰满的奶子在衣服里面晃来晃去的,比脱光了晃更勾人呢。

    地中海:哈哈,朦胧产生美。

    我:我看到她的逼了,她撒完尿喊我进去,底裤都没拉起来。

    地中海:你都看了几个月了。

    我:那是隔着屏幕,不一样。

    地中海:何止看了,你刚刚还摸了。

    地中海发来一张母亲的掰逼照片和一张母亲撒尿的照片。

    地中海:之前你不是说对妈妈没感觉了吗?我敲下:我只是……删掉。

    我:那时候妈妈太放荡了,像妓女一样,我就觉得,像嫖妓一样,没多大意思。

    我:我喜欢的是以前的妈妈。

    庄静给我讲的故事太有用了。

    我逐渐开始知道怎么对地中海投其所好了。

    地中海:也对,操烈妇的确比操荡妇爽,操女警也的确比操女贼爽。

    地中海:我上周去了一次墨西哥,那边的客户说有个惊喜给我,操,的确是惊喜,在车上他们给我看了一条新闻,是当地的新上任女市长的新闻发布会直播,那女市长现场发誓会兑现竞选诺言,扫除当地的毒贩,结果发布会结束不久,我的客户带着一群手下,带着我闯进了那女市长的家。

    我当着那女市长的丈夫的面,操了那女市长和她的女儿,那滋味就是爽。

    地中海发来了几张照片和一段视频。

    毫无疑问,是那女市长的照片,而且是当选女市长时的照片和被侵犯后的照片。

    最可怕的是那段视频。

    那女市长居然被地中海带回来了!作为地中海那个墨西哥客户赠送给合作伙伴的礼物。

    地中海:看来对于你妈妈你有自己想法。

    地中海:非常好,我喜欢有想法的人。

    地中海:不如这样吧,我把我的账号给你,你来扮演我,我很想看看你到底能玩出什么来。

    ——我即将成为了母亲的主人?我一点都不兴奋。

    因为没多少人喜欢考试。

    而这,就是一场考试。

    考不好要付出代价的,巨大的代价。

    地中海为此设置了一堆的游戏规则,而我需要在不破坏这些规则的情况下让他感到满意。

    这意味着我必须像今晚地中海给母亲下达的勾引行为一般,不能简单粗暴地给母亲发一条信息:今晚回家在儿子面前脱光衣服,跟儿子说,来操妈妈吧。

    那样做的话,我敢肯定我的下场一定会很悲惨。

    这是地中海的游戏,我不能破坏他的兴致。

    但怎么做呢?我并不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的。

    因为很多A片啊,色情漫画啊,都可以借鉴。

    什么妻子做援交女郎结果有一天嫖客是自己的丈夫,然后套娃一样的,女儿援交嫖客是自己的父亲,诸如此类……或者让母亲像今晚一样装作醉酒,然后因为酒精作用意外和自己儿子上床了。

    只是让我感到恐惧的是:我并不知道这些能否让地中海满意。

    我必须想一些【新鲜】的想法去取悦他。

    现在只有取悦他,这个局面才能持续下去,直到有一天他对我和母亲彻底腻了。

    因为张怡对我说过,不少女人被地中海玩腻了,从而恢复了自由。

    但这种玩腻必须是地中海在我们身上获取了足够的满足感。

    ——我得承认。

    虽然我对母亲开始有愧疚的心理,但当我拿到地中海给我的账号,登陆了,对着这个账号里唯一一个好友,也就是我母亲,发了一条信息:今天穿了什么内衣?母亲就发来了她掀起衣服露出暗红胸罩的自拍照时,欲望再度占据了上风。

    绝对的上风。

    因为庄静说的那种扮演上帝的感觉。

    例如:我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吐出舌头,表情淫荡一些。

    不一会,同样掀起衣服露出胸罩的自拍照,母亲的表情就换成了吐着舌头荡笑的淫荡模样。

    这样的母亲让我觉得陌生。

    然后我让她摆什么姿势,她就摆什么姿势。

    我彻底迷失了。

    彻底把愧疚心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甚至觉得遗憾:没有聊天记录了。【发布地址:Kanqia.CoM 发布地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