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所谓伊人 > 所谓伊人(57)

所谓伊人(57)

    2021年7月21日第57章看着我一脸沉思的表情,陈佳人有些不屑的一笑,「你还太年轻,这世界上的事情哪里是你一个小孩子能看透的,你以为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吗?」她不屑于跟我解释,拍拍我的头就自顾自的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还在疑惑,如果没有那个同性恋,那么为什么房间里会有男人的声音?难道是陈佳人故意的?她就这么恶趣味吗?其实我对于陈佳人是否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并没有什么难受的,毕竟十年之前她有丈夫都干过,如今没有丈夫更加自由了;但是我十分不忿心目中的女神居然被别的男人以如此方式彻底玩弄了一遍,我顽固的掩耳盗铃相信于伊人会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人,就算她已经36岁了,就算她每天接触的优秀男人数不胜数,我仍然如此相信;于伊人在我的心里好像在等待着我的追求一般,好像在等待着我跟她共度余生一般,这是我16岁对女人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且我被这种幻想主宰着,不能接受我的幻想被我的女神亲自用自己的赤裸的玉体打破!但是现在有人突然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她的恶作剧?那么我误会了于伊人?她可能只是在跟陈佳人磨镜子而已,然而我对待于总的态度肯定伤害到她了吧?我想到我在病房里面,面对着一脸病容,神情疲惫的于伊人,被我的一席唇枪舌剑,被我的恶言恶语当面中伤,甚至骂我小混蛋的于伊人,我突然感觉到一阵阵惶恐袭来,我把于伊人伤害了,我把这个让我非常倾慕的女人伤害了,而且是覆水难收的那种。

    大错已经铸成,伤害已经由我之口宣泄出来全部给了于伊人,我此后感觉到了自己彻头彻尾的陷入了后悔中,我一时口快,因为自己的恶性情绪而发作,彻底把自己跟于伊人的所有联系中断了!于伊人这种女人想找男人还不容易,她用得着骗我,我是谁呢?我谁也不是!想到刚刚陈佳人异常不屑的微笑,我终于知道她的意思了,她显然对我的反应不以为意,我只是一个简单幼稚的少年而已,轻易地被她这个妈妈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还伤害了于伊人,我终于明白了她对于我的警告了,她让我明白了自己跟于伊人的差距,然后让我自己选择用最极端的方式跟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大美人暴烈而决绝的了断了关系。

    我后悔的想以头抢地,羞愧的无地自容,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幼稚,我的单纯,我的不堪一击,我的不足一提;而她轻描淡写的一笑就将她的胜利果实一口吞下,仿佛就像呼吸一般自然。

    此刻我原本想要赶紧离开魔都的想法完全烟消云散了,只剩下对陈佳人这个女人的反感,她真觉得把自己儿子玩弄的团团转很有意思吗?还用这么恶心的方式让我跟于伊人断绝关系,就算觉得我跟于伊人不可能,我不应该抱有幻想,也不用这样刺激我吧?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要让她在分别十年之后,母子刚刚相认的时候就来这么一出苦肉计惩罚我,让我贪嗔痴怒六根不净,让我眼耳口鼻五感混沌,以至于造成如今这样的结果?更加可怕的是她的一个员工为了配合她的表演而死在了黄浦江里面,而她居然没事人一样,她如此冷血的态度让我不寒而栗。

    我不知道自己如何弥补跟于伊人之间的破损关系,也许永远弥补不了了,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我什么都不是,她想要随时都会有。

    我万念俱灰的坐在客厅中,有些魂不守舍,心中的抑郁之情愈演愈烈,终于我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懑,去了林阿姨家。

    陈佳人这一出让我见识到了人心险恶,而她还是我的妈妈,我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比起林阿姨来,她这个所谓的亲生母亲,简直太不称职了!我都不敢相信,如此暗黑,如此不择手段,如此视人命如草芥,她居然是十年之前那个温婉美丽的单纯女人,去掉那场出轨以外,陈灵不是这样的女人啊,难道是这个世界把她改造的如此不伦不类的吗?我想来想去,越想心头越是烦闷,恨不得从万丈高空坠落下来,坠入没有地底的虚空之中,我现在就是如此虚无且绝望的状态。

    形似加缪在《局外人》中那个无比荒谬无比真实的猪脚,一切的故事情节都只是我给自己加戏而已,我只是因为太渺小太年轻而觉得自己很重要,恨不得让别人都知道我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我有理由伤害任何人!我闷闷不乐的在复旦上了两节旁听的历史课,想不到我这种人并不稀有,多余人,还有平成废宅,我只是他们中间的一员而已,我甚至都不算其中的典型!我在校园里碰到林阿姨,终于被她一顿好说,问我为什么还不搬到她那里,最近她睡觉都睡不好,也不知道去陪陪她。

    我只好说因为有些事,最近我就会搬过去,暂时稳住了林阿姨,被林阿姨拽着去她家吃饭了。

    回林阿姨家里之后,我刻意不提起乐楚楚,哪知道林阿姨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波,楚楚这几天老是念叨你,你怎么惹着她了?」林阿姨有些嗔怪的问我,「我就是没理会她而已,」我打个哈哈,「哼哼,你以为你从伊人姐那里搬走了,我就治不了你了吗?」乐楚楚突然从林阿姨身后跑出来,朝我不怀好意的笑着,她突然从身后拿出一只硕大的龙虾,「你的宠物忘在伊人姐那里了,我就帮你带了回来,咱们今天做个龙虾煲怎么样,就是这么大的龙虾估计肉质有点老,」她居然一脸嫌弃的模样?「哎呀,我的一梦兄弟,我跟你同甘共苦,从许州到魔都,我们风里雨里相依为命了好几年,我把你当做兄弟一般看待,我吃馒头绝对让你吃肉,我吃肉绝对给你找母龙虾,你怎么被她抓到了,一梦啊,事到如今我救不了你了,你去了以后我会给你立碑纪念的,」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演着,把乐楚楚都唬着了,「你说这只龙虾的名字叫一梦?」乐楚楚有些结巴,显然她没想到这只龙虾跟我这么深厚的感情,居然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它还有姓呢,姓张,名一梦,绰号哆啦A梦,」我神神道道的说道,一脸的沉痛,「冯小波,你在耍我?」乐楚楚看着我的表情如此夸张,显然回过味来了,「没有没有,这只龙虾真的是我的宠物,你一定不要吃了他,你吃了他我会很伤心的,」我表情略显浮夸,显然乐楚楚坚信我在拼命地救下这只龙虾的性命,「行,我这就把它煮了,让你断了念想,你再忽悠我试试,」她十分羞怒的说道,「你肯定对别人说这只龙虾的名字叫楚楚吧?」她神情有些阴暗的说道,我被她说的心底一乐,差点绷不住了,她看到我这样子更加愤怒,二话不说,直接就去后厨了,我抱着双臂盯着乐楚楚的背影,表面上如丧考批,心里在哈哈大笑,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看到乐楚楚吃下虾肉的场景了,我还要拍照留念我!谁让丫老是给我不痛快,我上个网还要被她说我不上进,看望于伊人还要被她教训我过于粗暴对待于总,我真成她便宜弟弟了我。

    「做龙虾我可是专家,以前我就喜欢捉龙虾,」乐楚楚朝我炫耀着,一边忙活着给张一梦清理虾线,我看着已经死翘翘的张一梦,有些伤感的情绪,这只见证了我处男之身消泯的生灵,终于被一只男人婆亲手杀死了。

    「楚楚小时候可顽皮了,天天放学跑小河沟里面捉龙虾,」林阿姨在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妈。

    你能不提我小时候的糗事嘛?」乐楚楚好像很不乐意我知道她小时候的事情?「今天有贵客到来,你小子给我注意一点,别掉链子啊!」乐楚楚一边把乳白色的虾肉倒进锅里,一边警告我,「有贵客我还是走了吧,」我还是不想在林阿姨家充当电灯泡,「你试试,还不是因为你搞的烂摊子,让老子收拾!」乐楚楚再次爆粗了,「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了,「伊人姐,」乐楚楚不理会我,居然去迎接那个贵人,我惊愕的转身一看,于伊人高挑丰润的身材出现在门口,定定的看着我,我一阵尴尬,直接想告辞,却被林阿姨一把拽住,「你去哪里?」「干妈,我有急事,」我面红耳赤,找了一个无比牵强的借口掩饰,「你就这么讨厌我?」于伊人走到我身后,悠悠的说道,「我要给张一梦立一个墓碑,毕竟他陪了我好几年,」我继续拿着张一梦这个沙雕开涮,估计远在许州的他肯定想不到吧?「什么张一梦?」于伊人显然还不清楚情况,「冯小波,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马上吃饭了,今天你哪里也别想走,」乐楚楚英气的脸庞杀气毕露,可能是上次被我在网吧落了面子怀恨在心?我不走了,我肯定不会走,我还要看着你乐大侠吃下张一梦的龙虾肉呢,我怎么舍得走?我心里想到,安静的坐在座位上,不想理会于伊人,主要是她今天怎么打扮的这么漂亮,我害怕我看她一眼我就沦陷了!我一遍遍的告诫着自己千万不要看这个妖魅人心的女人,她再风情万种,倾国倾城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于伊人跟林阿姨谈笑风生了,我紧守着自己的灵明,目不斜视,甚至还拿出自己的破手机刻意的遮掩住自己,「姐姐最近在复旦怎么样啊?」于伊人问到,「呵呵还不错,我一周就一次课,就当散散心了,」林丽华回到,「伊人最近怎么回事,怎么回去住院,你身体这么好,」林阿姨问道了于伊人住院的事情,我顿时有些心虚,我隐隐感觉到于伊人住院跟我有一些关系,但是我抵死不想认账,我仍然不能释怀我看到她跟我妈妈抵死缠绵的景象,就算没有那个男人,她的形象也不再那么高高在上了,「呵呵,一个小混蛋伤了我的心啊,」于伊人显然若有所指,而我只能低头装死,「伊人姐你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一个小屁孩你怎么就当回事了,」乐楚楚端着那盘清蒸龙虾肉走到饭桌前,还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那个小混蛋居然以为我跟别人谈恋爱了,他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居然信以为真了,」于伊人的眼神聚焦在我的脸上,我隔着手机仍能感受到她的幽怨,「你说的是那个特斯拉车主吗?」乐楚楚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问道,于伊人无奈一笑,算是默认了,「那个混蛋真是太欠揍了,这么多年追求伊人姐的男人多优秀帅气的没有,她会看上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真是的,我都想打他了,」乐楚楚杀气腾腾的说着,我头埋得更低了,「伊人你是因为那个少年才生病的?」林阿姨有些明白过来情况了,她若有所思的用目光看着我的方向,「别玩手机了,你的张一梦都上桌了,」乐楚楚不耐烦地一敲桌子,我吓得一机灵把手机直接丢在了桌子上,愣愣的看着对面神情幽怨的于伊人,天啊,明明让你不要跟于伊人对视的,你看看,这一对视,就着了魔了!我暗自愤怒的埋怨着自己,于伊人今天只是简单地留了一个盘发的造型,脸上也没有化妆什么的,甚至可以看得到眼角微微的鱼尾纹,但是我只是跟她一对视,瞬间沦陷了——她那一双眼睛晶亮如同星星,瞳仁深邃如同宇宙,一簇簇的乌黑睫毛使得眼睛多了一些魅惑,眼波如同平湖涟漪,波心荡漾着她秋水般多情的眼白,方寸之间好像是我的整个天下。

    我已经在瞬息之间沉醉不知归路了,而她却浑然末察觉自己的美貌对于我有多么大的杀伤力,她先是愣了一下,终于在我痴迷的目光中惊醒了过来,她努力克制住内心的羞怒与惶恐,一边在心底骂着,「小坏蛋,小混蛋,你连你妈妈都喜欢,你要是知道我是你妈妈,你不得扇自己耳光?」一边刻意的摆出一副长者的派头,清了清嗓子,「冯小波,有这么看长辈的嘛,我都能当你妈的人了,」我终于被她暗含着责怪与羞怒的目光与语气惊醒了,由于我大脑此刻一片空白,完全不去想她话里的意思,只是下意识的把视线转移开来,一边暗自责怪自己,我是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见她一面怎么就这么失态,我见陈佳人,林阿姨都没这样啊?乐楚楚眼神不善的看着我,我看着她刀子一样的眼神,知道她要借着我出糗的时机发飙,但是我怎么会给她机会?于是我看着眼前张一梦变成一块块煮熟的水晶般粉润诱人的龙虾肉,终于悲痛的大呼起来,「张一梦,你死的好惨啊,张一梦,我,我是不会吃你的张一梦!」我分外悲伤,我甚至要哭出来,就是因为没什么感情酝酿导致始终只停留在话语上;我的夸张表演显然转移了乐楚楚的火力,她无比尴尬的看着我表演,看着我悲痛欲绝的想哭却哭不出来,终于无比淡定的举起筷子,在我恶劣的哭丧远在许州的张一梦的诅咒表演中,夹住了一块虾肉,慢悠悠的送到了嘴里,淡定的品味了一番,「还不错,就是肉有点老,」她好像是刻意刺激我一般,她哪里知道此刻我早已经肚子里笑开花了;「你吃就吃,你能不能不要拿手机发自拍?」我特意刺激乐楚楚,果然她听到这话马上拿出自己的旗舰机,凹了几个造型拍了照片,还刻意的通过微信发给了我;我看着乐楚楚洋洋得意,心里已经笑烂了,可是我低调,我只是装着伤心欲绝!「冯小波你又搞什么鬼?」于伊人好像猜到了我心里有鬼一般,直接就问我了,我赶紧收殓住自己内心的得意,咳嗽了一声,「没什么,就是伤心,」「那我要尝尝这龙虾肉什么味道,」于伊人好像在故意给我伤口撒盐一般的夹起一块龙虾肉,她的鲜红色嘴唇刚刚在虾肉上烙下了一个口红印记的时候,我已经慌乱的跑到她身边,一口吞下那块沾着她口红印记的龙虾肉,于伊人无比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我,她的脸上逐渐升起了一块粉色的腮红;乐楚楚则已经开始翻白眼了,如此暧昧的一刻让于伊人恨不得钻进地底去,而我却恍然末察觉一般,还意犹末尽的咂咂嘴,在我的心里,我已经伤害了于伊人一次,如今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于伊人吃下被我初次的做爱射精浇得愣头愣脑的大龙虾做成的虾肉呢?尽管这块龙虾肉味道有些奇怪,带着一些口红的香味,而我囫囵吞枣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自然没有注意到。

    于伊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暧昧时刻显然没有什么准备,她神情无比慌乱的看着我,「你干什么,你,」终于还是讷讷的没有说出心中的羞惭,慌张,不知所措。

    「你小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占于总便宜了啊?我看你欠教训!」乐楚楚站起身来,就要来给我一个「爱的痛击」,于伊人却阻挡了乐楚楚,「小波只是个孩子,我不生他的气,」乐楚楚听到「孩子」这个称呼不由得发出一阵冷笑,她是知道我的下面的轮廓的,毕竟我之前在亘古午睡的时候勃起过,正是我的规模打动了孙樾跟她的闺蜜,我吊大的名声还是在女儿国一般的办公楼层里掀起波澜的,而乐楚楚显然对此心知肚明。

    「小波,以后不要这么冒失,伊人是不跟你一般见识,碰到较真的说你占了她的便宜那你就麻烦了」林阿姨一直微笑着观察我,此刻恰到好处缓解了我的尴尬,我终于明白了于伊人面色绯红,娇艳而羞惭的看着我的原因,原来我跟于伊人相当于间接接吻了,我此刻心情复杂而激动,说不开心是假的,说惶恐而紧张也是真的,就像初恋一般,让我心惊胆颤,让我心跳加速,让我心酸心涩,让我甜到不知道什么是苦,让我回过神来看到于伊人一副把我当做小孩子看的眼神,带着无奈,带着宠溺,带着不屑,带着丝丝的烦恼,又心情压抑难受的不行。

    刹那之间我仿佛百感交集,万念荟萃,如此肉身险些要被这些复杂而隐秘的感情一起汇聚到大脑而当机了,整个人一直到吃完饭都晕乎乎的。【发布地址:Kanqia.CoM 发布地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