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一百二十章 登仙境!【三更】

第一百二十章 登仙境!【三更】

      火,弥漫在灰暗天地间的火。

      吴妄‘站’在一处山脊,眺望着这片黢黑的大地,注视着天边那冒着热烟的火山群。

      在这里,大道仿佛有了脾性,尽皆有些躁动。

      五行之中,火最为霸烈凶猛,火系术法多以灼烧和炸裂为伤敌手段;火之大道虽唯一,但在这条顶级大道上,又延伸出了数不清的火之道。

      此刻,吴妄正在逐步贴近火之大道,感受着火的形变、意变、法变、灵变。

      吴妄自是少不了沉思体会,且心头有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他也没琢磨过火之大道啊!】

      怎么会凭空得来这么多的感悟,甚至道境都有突破的迹象?

      是……

      吴妄眼前突然浮现出少许画面。

      那是自己跟岳父大人干架的时候,老头抓住机会、用力捶了他胸口几拳,打完架自己就多了一些感悟。

      吴妄泛起内视的念头,隐隐约约能见灵台光影,看到了那团以白为底,混杂赤、蓝、绿、灰四色的五彩火焰。

      一缕缕近乎可见的波痕自这火焰处荡漾开来,在吴妄身周飘荡。

      ‘炎帝令需经三次蜕变,才会显露出真正的模样。’

      泠仙子的话语声依稀还在耳旁回响。

      吴妄略微思索,也无法确定自己的炎帝令,是经过了两次还是三次蜕变。

      但自己此时关于火之大道的感悟,都是自炎帝令而来。

      略微犹豫,吴妄还是决定吸纳这些感悟。

      比起火之道,吴妄对星辰之道更感兴趣,自四海阁阁主风冶子让人送来大量有关星辰之道的典籍,吴妄几乎手不释卷,疯狂汲取各位前辈的经验与学识。

      吴妄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勤而好学之人,但悟道、修行、与天地相近、与大道相融,本身就是一件特别过瘾的事。

      他对修道的喜爱,仅次于自己这辈子到目前为止,那个唯一的遗憾!

      最开始接到这些火道感悟时,其实他是拒绝的。因为这不能让他去领悟,他就马上去领悟,只有经过一些验证论证,确定不会对自己主修的星辰道造成挤压,吴妄才将这些感悟捡起来,化作自身道境。

      但炎帝经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按常理来说,修行讲究循序渐进,便是醍醐灌顶也会造成轻微的负面效果。

      炎帝令的蜕变,应当是由人皇亲自主持,当炎帝令拥有者抵达某个制定境界之后,开启炎帝令蜕变,使其获得更多好处。

      吴妄此时经历的炎帝令蜕变,最早也应该生在真仙境;他能毫无压力地接下这些感悟,主要是因自身神念够强。

      此时的道境有所突破是凭借火道感悟,稍后他还要花费较长时间感悟星辰之道,让星辰道的感悟匹配当前道境,才能恢复星辰道的主导地位。

      ‘能提升些实力也是好事。’

      吴妄轻轻一叹,丝毫不知自己此时正躺在一团火焰中,自梦境之内打坐修行,吸纳着炎帝令所承载的、那浩如烟海的感悟。

      冥冥中,他看到了一名老人在这片大地上孤独地行走。

      隐隐的,他见到了那道伟岸的身影坐在天地间推演八卦图。

      还有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老者,背着药娄品尝着一株株奇花异草……

      三任人皇的感悟,灌溉着吴妄那贫瘠的‘火道’,让它不断增长、迅攀升;而三位人皇凭借火之道搏杀时的感受,也投影到了吴妄心底。

      果然,人域有一整套培养继承人的办法。

      可老前辈明知自己的身份,以及母亲的立场,为何还要让自己去参悟火之大道?

      难不成是老前辈揍自己的时候……咳!

      自己用胸口搏击老前辈拳头的时候,老前辈一个不小心,就解封了炎帝令上的某一道封印?

      吴妄渐渐的,已经没多余的心神想这些,沉浸在火焰的世界中,久久不能自拔。

      ……

      “这?”

      “不是!宗主又来?”

      “各位不必大惊小怪,我家宗主又不是第一次这般了。”

      灭宗裂谷,宗主的住处外。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近两千多名魔修内三层外三层,将此地堵了个水泄不通。

      吴妄的小楼已被火焰燃尽,但还好有凡境的大长老及时出手,大手一挥布置了厚厚地结界,将吴妄护在其内。

      几口吞噬灵气的漩涡分布在结界各处,在不断吞噬天地间的灵气。

      因吴妄道境提升的缘故,这次突破比上次梦中突破,动静还要更大一些,灭宗上空已出现了一条龙卷,方圆八百里内的灵气正涌向此处。

      但这次吴妄吸纳灵气只为突破,没了星辰之力淬体的‘环节’,异象持续时间并不会太长。

      结界内,无根之火并没有任何温度,却让众魔道感觉到了其内的道韵变化,时而狂暴如火山喷,时而宁静如小桥流水。

      给人以爆裂、凶猛印象的火之大道,在此刻却展露了它的不同面孔。

      人域的火系功法,并非只有炎帝令。

      相反,因三任人皇掌控火之大道,人域的火系功法最多也最普及;此时吴妄以火道突破境界,并不会让人联想到炎帝令。

      季默站在几位将门子弟前,看着那血光之内跳动的一团团火焰,目光一时间十分复杂。

      怎么感觉,无妄兄马上就在道境上反了他呢?

      明明,修道境界是无妄兄的短板……

      林祈却早已在不远处打坐,感悟着这般道韵,虽感觉灵台处的炎帝令在不断颤鸣,但他将这当做是同一条大道之间的共鸣。

      对于吴妄身周亲近者而言,吴妄那‘浪里小金龙’的身份,反而成了他那块炎帝令最好的遮掩。

      也有灭宗高手试着分析:

      “咱们宗主不是修的星辰道吗?”

      “哎,有的人总是外松内紧、暗中努力。”

      “这就是天赋。”

      茅傲武笑着调侃几句:“这梦中悟道莫非是什么秘法?梦中若能过百年,睡醒不过三四天,说不定是什么大梦神功。”

      旁边一位长老笑道:“大梦神功?哈哈哈,还真有这般可能。”

      “什么?咱们宗主修了大梦神功?怪不得能梦中悟道。”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

      “这大梦神功当真无比玄妙。”

      “想学。”

      而后,这般消息不胫而走,众魔道成片成片地面露恍然。

      不过小半个时辰,就有与茅傲武相熟的长老凑过来,对茅傲武当面传声:

      “茅长老听说了没,咱们灭宗有一门宗主才可修行的大梦神功!此功只需睡一觉,梦中可过百年,积累无比多的修道感悟。”

      茅傲武:……

      啪的一声,他抬手抽了自己一嘴巴,有些不忍直视、脸上写满了悔恨。

      他就是随口调侃,怎么传了一遍回来,就直接变味了!

      这般异象持续了两个时辰,依然没有消散的迹象。

      已有不少魔道就地盘坐了下来,一边欣赏这难得的梦中突破奇景,一边喝酒聊天,毫不惬意。

      主殿中已是冷冷清清,宗主小楼周围遍地果皮。

      大长老颇为果断,直接下令将酒席摆在了这附近,歌舞也挪到了此处。

      谷内各处飘香,新入门的弟子们上菜忙。

      忽见结界内火光高涨,一团火焰凝成青鸾神鸟冲天而起,自护山大阵处撞成漫天火星。

      结界内传来的气息波动上扬了一截,其内的火焰也更为猛烈。

      有长老立刻高声吆喝:

      “宗主梦中突破,一阶!”

      众魔道连声赞叹,灭宗之人神采飞扬,不少人还借着酒劲,说起了宗主上次悟道修行的盛况。

      又一个时辰。

      结界内火焰突然收敛,一条火蟒仰头嘶吼,头顶长出两根龙角,炸散成一层层火浪。

      “宗主梦中突破,二阶!”

      吆喝声再次响起,众魔道一片哗然。

      而不少好事者已是出玉符,各处有流光飞来,已有数百名魔修聚在护山大阵之外,向内张望着这般稀罕事。

      与此同时,吴妄的梦境中。

      远处的天空中,那以火山为座椅的火焰巨人,正眺望着更远处的海洋。

      吴妄此刻面对着这巨人的背影‘盘坐’,在不断观想,消化着因为这个背影而给自己增添的感悟。

      他隐隐能察觉到,这些画面是来自玉燧人氏前辈的记忆。

      ‘如果哪天能真的将炎帝令完全解封,走到火之大道的终点,或许就能得知这位前辈的经历了吧。’

      吴妄这般想着,那些不再喷涌的火道感悟依然有不少,他此刻只能照单全收,看能否再有突破。

      此刻,已是登仙境。

      ……

      灭宗传功殿前的空地上,一张小桌已摆了几个时辰。

      林素轻与沐大仙为了避开人群,正在此处闲坐喝茶,妙长老与两位宗内老妪也同桌而坐。

      沐大仙嘀咕道:

      “出题哒到底怎么做到的,若是睡个十年八年突破一个境界,那其实也是合情合理。

      但睡半天就突破两小阶境界,感觉没法解释呢。”

      “人和人是不同的,”妙翠娇淡然道,“每个时代,绝大部分普通的修行者,不过是那些璀璨星辰的陪衬罢了。”

      林素轻想了想,却道:“妙长老其实不应这般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意义和价值,修行虽重要,但也并非一个人的全部……”

      “素轻别误会,”妙长老媚眼如丝、笑媚如花,道一声,“我也算是星辰里的一颗呢。”

      林素轻不由抬手扶额,忙道:“打扰了。”

      “嚯,出题哒气息好像又变化了,”沐大仙轻呼一声,“又突破了!”

      她话语刚落,有只被火焰包裹的【火狐】冲出结界,在空中盘旋一阵,便悄然消散。

      远远的还能听到那位长老的吆喝:

      “宗主梦中突破,三阶!”

      “连破三阶了,我了个乖乖!”

      沐大仙赞叹不已,大眼中满是亮光,同桌其他四人却是颇为平静。

      小楼前的一处酒席上,季默满脸颓然、双手捂着额头,坐在那长吁短叹,心神久久不能平静。

      花楼悟道十数载,朝暮耕耘顿悟来。

      怎料登仙不足贵,宗主一梦把槛迈。

      一旁茅傲武抬手拍了拍季默肩头,安慰道:“别灰心,起码你悟道的方式是特殊的,堪称独一份。”

      周遭修士哄堂大笑,季默倒是备受鼓舞,坐直了身形。

      传功殿前。

      妙长老笑道:“这次应该只能突破三阶吧,感觉道韵已开始稳固下来了,没了那般波动。”

      那两位老妪也道:

      “宗主大人难不成真的能百岁天仙?”

      “一直觉得,老宗主总是看人不准,没想到啊,竟也有如此独到的一次。”

      林素轻笑道:“少爷在修行之事上,确实很有天赋呢。”

      “你们准备去给宗主贺喜吧。”

      妙长老站起身来,娇懒地打了个哈欠:“我不喜这般人多之地,回去休息了。”

      林素轻四人各自起身,目送妙长老离开后,方才由沐大仙驾云,赶去了那结界前。

      结界内的道韵波动已平静了下来。

      那座小楼不翼而飞,只留下了‘地基’般的灰烬,四处散落着一些吴妄拿出来当摆件的宝矿。

      宗门驻地内外数千人彻底安静了下去。

      大长老淡定地撤掉了附近的隔音阵法,那一声响亮的哈欠声,顿时落在众修耳中。

      “哈欠!素轻,给我倒杯茶,嗯?”

      结界内安静了瞬息,随后便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响动,还好大长老功力深厚,此时牢牢地守护住了宗主之纯洁。

      少顷,吴妄身着黑色长袍,表情淡定地踏出大阵,看向各处正吃席的众魔修,现大半都是陌生面孔、陌生道韵。

      “怎么,把酒宴摆在此地了?”

      吴妄像是没事人般随口问着,看众魔修不知如何回答,又道:“大家吃好喝好,大长老,咱们灭宗可是有什么喜事?”

      大长老高声呼喊:“恭喜宗主今日梦中悟道,一梦三阶!”

      众魔修总算回过神来,一个个冲向吴妄,各自拱手道喜、朗声呼喊,上千人同时开口,那场面堪比数百只鸭子在叫喊。

      吴妄也被这般热情所淹没,却是早有准备,从容不迫地逐一应对。

      但这些魔修当真太过热情,这个喊“宗主的大梦神功厉害啊”,那个喊“宗主眼熟我”。

      更有几名女魔头想趁机与吴妄亲近,吴妄灵活地躲过。

      还好大长老及时站出来,以凡之威压退众修;

      吴妄也借口要体悟新的境界,自人潮中脱身而出,去了传功殿中暂时躲避。

      登仙中期?

      吴妄看着自己双手,体会着境界提升带来的玄妙感受,仔细观察着正朝元神转化的元婴,也渐渐安心了下来。

      星辰道没有被影响。

      自己接下来,只需要通过阅读星辰道相关典籍,慢慢填补星辰道所缺感悟,让星辰道匹配当前境界,就可继续向前修行!

      此次悟道,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增幅最明显的就是自身战力。

      而除此之外,吴妄对火有了全新理解。

      指尖轻点,一团浅蓝色火焰在他面前不断跳动,又在空气中迅熄灭。

      其威力对于登仙境修士而言,自是十分难得;

      但在精通祈星术、神念可硬撼真仙,且拥有金龙变,刚跟人皇陛下、天宫少司命聊完大荒格局的吴妄来看……

      “一般。”

      吴妄那略带不满的嗓音,在传功殿中缓缓飘荡,让走到门口的季默几人,下意识顿住身形。

      茅傲武咬牙挥拳:“当真想!”

      季默、林祈、林素轻、沐大仙同时点头。

      五人对视一眼,身形冲入传功殿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吴妄,一个个咬牙切齿、摩拳擦掌,目中火焰喷涌而出。

      “嗯?”

      吴妄抬头看来,略微皱了下眉头。

      那茅傲武脚下一滑跑去左侧观摩壁画,季默顺势一拐去了侧旁入座,林祈拿出一枚记事玉符细细品读,林素轻手中多了一张精美的托盘。

      也就沐大仙那瘦弱的身形出现在了吴妄面前,举着小拳头干怵在那,对吴妄轻轻眨了下眼。

      “咱……咱想做题了哒!”

      “难得,给!”

      吴妄随手拿出一只与沐大仙差不多的木箱,摆在了沐大仙面前,让后者腿脚一软。

      “为何宗门内多了这么多外人?”吴妄有些纳闷地问着。

      季默笑道:“自是来为你贺喜的。”

      “这有什么可贺喜的?修行终究是个人之事。”

      吴妄摇摇头,对此有些不以为意。

      他也万不曾想到,自己这次突破,会在人域引起如此大的波澜……

      ……

      (ps:太晚了,先再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