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深水浅影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深水浅影

      同一时间,安塔维恩号坠毁区域,与主物质空间相对应的水元素领域内。

      永不停歇的雨覆盖着无垠海,充斥在两层海洋之间,无垠海的上空,那层倒悬于空中的大海正泛起层层叠叠的波浪,波浪中依稀可以看到水元素们往来穿梭,持续着不断生长、融合、争斗、重组的循环,而在无垠海的深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规模庞大的蓝色光流正横跨深海,并连接到这片海洋另一侧的庞大水系中。

      这在现世界中不可能看到的、完全违背物质世界常识的景象便是水元素领域的常态,纯粹的元素力量与这个世界的魔力背景相互交融,在这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循环”体系,然而对于本身同样是一种元素生物的海妖们而言,这里的环境却并不能让她们产生什么亲切感这只是个和她们故乡世界似是而非的空间,这里广阔无边的无垠海也不是她们记忆中故乡世界的那片大海。

      但海妖们缺心少肺,她们适应环境的度飞快。

      一座哨站稳稳当当地伫立在无垠海那起伏的波浪中,它形似一枚微微敞开的贝壳,流线型的外壳上带着银白色的金属质感,又有浅蓝色的涂装装饰在其表面,勾勒出海妖们独具特色的、仿佛某种深海生物肢体般的图腾图案,在贝壳张开的缝隙中,可以看到有充盈光辉的能量屏障,屏障内隐约可以看到居住舱、武器站、通讯站之类的设施,以及装饰性的触须石雕和海草等物,十几名海妖正在那些哨站设施之间忙忙碌碌着。

      而在哨站基底则有数个散出蓝色光圈的“锚定”装置,它们共同维持着这座来自物质世界的建筑物的稳定,让它不至于在这个只有海洋的世界中飘离原地。

      哨站边缘,形如月牙的执勤平台上,两位轮值此处的海妖哨兵正在监控着无垠海中的情况,她们皆有着形如海蛇的下半身,长长的尾巴盘成了非常稳定的形态,手中则拿着三叉戟外形的武器,那银白色的武器前端微微泛着水波纹般的光影那是充能粒子流在刀锋上不断“刷新”所产生的独特现象。

      “哈欠……我感觉自己已经在这地方站一个世纪了,”一名有着海蓝色长的海妖突然打了个哈欠,长长的尾巴在身子下面卷了卷,尾巴尖探出头来左摇右摆,“这场雨下的我昏昏欲睡……”

      “扯犊子,没有这场雨你也昏昏欲睡,”在她旁边有着淡紫色长的海妖忍不住朝这边斜了一眼,“你就是懒,你只要不站岗立马精神。”

      “别这么说,柯罗琳,”海蓝长的海妖晃了一下手中的三叉戟,“我还是很认真的主要是咱们负责盯着的东西实在太没意思了,就那么几道‘水流’,一点变化都没有……”

      被称作柯罗琳的海妖没回答同伴的牢骚,只是低头看着那层厚重海水深处的景象,作为一个水元素生物,她的视线能够透过黑暗深沉的海水看出很远很远,而在她的视线中,那些贯穿在无垠海深处的淡蓝色光流确实如某种漂亮的“水流”一般,她就这么盯着看了十几秒钟,突然抬头说道:“你说,这玩意儿到底是个啥啊?看着像水又不是水,从海底凭空就冒了出来,又凭空流到某个不知是哪的地方,女王陛下还那么严肃地让咱们盯着它看,说是有任何变化就往上报……这到底啥玩意儿啊?”

      “你没听海瑟薇大女巫说么?这东西叫‘深蓝网道’,是这颗星球的‘动力系统’,就跟洋流、大气循环是差不多的东西,但这里面流淌的是魔力,而且不像洋流和大气循环那样只能在物质世界出现,它可以在整颗星球所有的‘界域’里流淌,就跟一张网一样在现世界、暗影界、幽影界之类的地方循环……”

      这位有着海蓝长的海妖似乎颇有学问,起码是认真听过学者的教导,然而她那位名叫柯罗琳的同伴却显然不是个认真听讲的材料,只听了一半,柯罗琳便摇头晃脑带着一幅“我完全理解了一切”的表情念叨起来:“动力系统哦?洋流哦?那我好像听明白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低头看着海水深处的蓝色光流,脸上露出想要搞事的表情来:“那你说我一个猛子扎下去会游到什么地方?”

      “你压根没听明白!”蓝海妖顿时大惊失色,“这玩意儿可不是水啊我跟你讲,你一个猛子下去说不定就死里边了咱们好不容易跟本地的水元素停战这么多年,你死回去之后一个解释不清咱们再打起来怎么办……”

      这位海妖哨兵显然是被自己同伴清奇的思路给吓坏了,一瞬间就语飞快地巴拉巴拉了这么一大串东西来规劝自己这位行动力一向很强的姐妹,名叫柯罗琳的海妖则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到最后总算是放弃了自己那非常有创造性的想法,但她的视线仍然忍不住落在那些贯穿了无垠海的蓝色光流中,搞事之心蠢蠢欲动,嘴里嘀嘀咕咕着:“那你说……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在这种‘河流’中穿梭的呢?它们既然是一种‘网道’的话……”

      “你问我我问谁去……说不定海瑟薇大女巫或者女王陛下知道?”蓝海妖想了想,尾巴尖在空中飞快摆动,“说到底,咱们能感知并理解这颗星球上的‘魔力’也是前不久才有的事嘛,就连大女巫在这方面也是一知半解的,我们所有关于魔力和‘深蓝网道’的知识都来自和6地盟友们的交流可6地盟友和海妖之间的种族差异又那么大……”

      “对啊,”柯罗琳用尾巴卷着三叉戟,两只手敲了敲拳头,一脸“我又懂了”的表情,“6地盟友和我们的生命形式差那么多,他们跳进深蓝网道里会挂掉,放在海妖身上就不一定,所以约等于我还是可以一个猛子扎进去……”

      她话音未落,旁边的蓝海妖便用尾巴直接卷住了她的尾巴,两条长长的蛇尾瞬间打成一个死结。

      “我得防止你作死去听说你很多年前主动将自己‘终结’并再生之后脑子就一直不太正常,现在我算是领教了,”蓝海妖一脸无奈地说着,“咱们的任务只是监视这里的能量流罢了,你就省省事别添乱了好么……啧,现在我倒是一点都不困了……”

      “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看到同伴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海妖柯罗琳终于举起双手表示彻底放弃“一个猛子扎下去”的想法,同时目光又朝着海底瞟了一眼,“等会换班之后去趟监控室吧,看那边的姐妹有没有现有趣的东西,然后我要啃一条鱿鱼干来慰劳自己……”

      她话音未落,在那位于无垠海深处的蓝色光流中便突然闪过了一道极其迅捷的阴影,那阴影让哨位上的两名哨兵瞬间瞪大了双眼。

      虽然她们站岗的时候一直在bb个不停,但她们从不曾将注意力从自己监视的东西上转移开,那一闪而过的阴影根本没有躲过两名海妖士兵的眼睛。

      “你看到那个了么?”柯罗琳立刻从尾巴团里抽出自己的三叉戟,一边紧张地关注着海底的光流是否有别的动静一边飞快说道,“我没看清具体是啥,但刚才肯定有什么玩意儿跑过去了……”

      “我看到了……那东西很快,看不清楚,但监控室说不定捕捉到了比较清晰的影像!”蓝海妖已经反应过来,她一边迅呼叫宿舍中待命的其他哨兵过来换岗一边飞快地对柯罗琳说道,“这肯定符合女王陛下吩咐的‘报告标准’我去监控室调监控,你去通讯站联络安塔维恩号!咱们分头去!”

      “好!”

      两只海妖飞快地冲向哨站的两个区域,绑成死结的尾巴“嘣”一下子被拉的笔直但她们终究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小小的尴尬丝毫不能影响她们执行自己的任务,两只海妖同时扬起了手中的三叉戟,毫不犹豫地切掉了一时半会解不开的尾巴,然后一边疼的大呼小叫一边嚷嚷着“早知道你也切我就不切了”一边飞快地跑向了监控室和通讯站的方向。

      ……

      新阿贡多尔,用废弃设施重新修缮、改建而来的评议团总部内,以沧桑老人形象站在一个投影圆台旁的安达尔正紧紧皱起眉头,这位曾经经历过龙族将近两百万年历史、经历过上古的起航者降临和现代的“成年礼”,见证过这颗星球沧海桑田的太古巨龙,此刻却流露着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息,他的脸色之差前所未有:“裂隙……贯穿了整个逆潮之塔,规模甚至能一直延伸到西海岸去的裂隙……而且那东西不知道已经在那待了多少年?!”

      刻印着诸多龙语符文的投影圆台上空,赫拉戈尔的身影清晰地浮现在安达尔面前,这位龙族领袖脸上的表情也没比安达尔好多少,甚至看上去还更阴沉一点:“没有理论可以解释这一切,那道裂隙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不仅仅包括你我的,甚至包括……神明的。根据高文·塞西尔在现场现的线索,那里似乎有一道‘帷幕’在挥作用,它是奇迹级别的力量,而且在失去力量维持之后仍然一直在产生效果,直到被暗影沙尘侵袭才自行解体。

      “至于高塔外面的裂隙,则是被那两只受到深蓝魔力侵染的雏龙所现……我怀疑所有受到深蓝魔力侵染的雏龙都能看到或感知到那些裂隙……”

      安达尔脸色极差地点了点头,语气低沉:“那裂隙恐怕从很多年前开始就在影响我们的龙蛋了,但一直以来,塔尔隆德有神明庇护,所以这种影响一直被阻隔在外,直到现在神明离去,雏龙受到影响的痕迹才显现出来深蓝网道并不是最近出的问题,而是很多年前就不正常……”

      “这些都不重要了,老朋友,这些都是次要的”赫拉戈尔打断了安达尔的话,这位龙族领袖的表情异常肃然,“现在最关键的是那座塔里的‘逆潮’……按照目前高文·塞西尔所现的线索,如果情况真的按照最糟糕的方向展,那么逆潮……恐怕早已脱困,甚至可能在几个世纪前就已经脱困了。

      “安达尔,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对那座塔的警戒和监控都是个笑话,塔尔隆德遇上大问题了。”

      “不是塔尔隆德遇上大问题了,是这个世界都要遇上大问题了,”安达尔轻轻吸了一口气,“一个失去控制的‘无序之神’游荡在凡人文明的视线之外我们百万年前捅出的大篓子,终于变成了一团失控的火焰。”

      房间中两位领突然同时安静下来,在这令人难捱的沉默中,投影圆台上突然又升腾起了一道新的光幕,片刻干扰之后,高文的身影出现在赫拉戈尔的全息投影旁边。

      “我不是有意打扰,但我觉得有必要直接和你们联络一下,”高文开口说道,他身后的背景中是一片白色的广阔室内空间,“两位塔尔隆德领袖,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我这边的情况了。”

      “是的,我们收到了诺蕾塔转的报告,”赫拉戈尔立刻整理表情,冷静沉稳地说道,“情况非常严峻……我没什么可对您隐瞒的,这局面过了我和安达尔此前最糟糕的判断。”

      确实是过了最糟糕的判断毕竟在这之前,他和安达尔对逆潮之塔最恶劣的推测也就是它即将彻底失控,谁又能想到那座塔直接给了所有人一个天大的惊喜它六百年前就漏了……

      赫拉戈尔紧接着开口:“您还在那座塔里么?”

      “是的,我还在这儿我们已经确认这里面没有丝毫神性污染残留,非常讽刺的局面,这座让所有人如临大敌的塔此刻非常安全,它就是一座不会动弹的上古遗迹,”高文苦笑着说道,“我正在组织人手扩大对这里的调查范围,虽然我不认为能以此找到那个‘脱困之物’的下落,但这多少能让我们对这座遗迹多一分了解。”

      说到这他叹了口气,满脸无奈:“真没想到为了应对危机而带来的队伍最后被用在了这方面,但也算是没白来一趟。”

      赫拉戈尔紧绷着脸,良久才出一声叹息:“……塔尔隆德应该为这一切负责。”

      “一百多万年的烂账,追究责任可不简单,”高文打断了这位龙族领袖的话,“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面对关于已经逃逸的‘逆潮之神’。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已经逃逸的逆潮之神……祂此刻会在什么地方?

      赫拉戈尔面沉似水,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很难,但他心中却仿佛并非全无答案。

      (推书时间,就是上次推过的《异世界征服手册》奶过之后竟仍然坚挺且长势良好,最近快要上架了,我觉得可以再推一遍。喜欢异世界开拓题材的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