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 第七百七十三章 牢笼(求订阅)

第七百七十三章 牢笼(求订阅)

      深夜,在木叶村内那新修好的旅馆中,在那个熟悉的房间内,宇智波启双手环着头看着天花板。

      感受着身边那略显喘息的日向绫,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得意的表情。

      不过这个表情很快就消散在他的脸上,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毕竟,这种事情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得意的吧?

      伸出手,将绫揽进了怀里,他不由得有些感慨,三年的时间居然就这样过去了。

      不得不说,时间如梭啊。

      对于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虽然他们并不会明确的感知到每一天的流逝,但如滔滔长河的时间却不会有任何停止。

      其实哪怕是在不敏感的人,也会察觉到时间的飞逝,尤其是三年的时间。

      可是对于宇智波启来说,他是真真正正的并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他只知道自己坐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过,意识彻底的进入到了那千年的记忆轮转之中,等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居然都已经过了三年了。

      他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他当年看的那些里面,主角一坐下来修行就是成百上千年了。

      他当时还有吐槽,这一坐几千年,可能吗?

      而现在的他却不敢在这样吐槽了,他自己虽然做不到一旦修行就是成百上千年,但是他可是实打实的一次修行就花了三年时间的人啊!

      这三年的时间,忍界生的变化也是非常的大的,在解除掉了自己留在木叶的影分身后,他也得知了所有的情况。

      除了有些好笑云隐和岩隐做出的选择外,还有一件事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有意思,那就是砂隐的变化。

      虽然宇智波启离开了,并且他的影分身也明确表示了需要‘静修’,因此很多事情是不会去主动参与的。

      但是没有了他,木叶可是还有这奈良鹿久这样的狠角色啊,并且经历了中忍考试的木叶忍者,对砂隐的感官真的是降到了冰点,因此在对砂隐谈判的时候他们没有丝毫手软的意思!

      完全没有在意他们的影已经死亡的事实,强行要求和砂隐开启谈判,而在这件事上云隐和岩隐也都表现出了自己的态度。

      他们两家几乎是同一时间将自己的前沿部队开朝着砂隐村的防线逼近,这一下整个砂隐都慌了神,他们可没有木叶底蕴,可做到破釜沉舟以一敌四的能力。

      没有丝毫办法的情况下,砂隐只能选择妥协,在千代重新出现主持大局下,砂隐和木叶签订了一系列的赔偿条款。

      入侵战争是他们动的,失败了自然要承受代价,何况木叶还抓了他们那么的人,其中还包括了一尾人柱力在内!

      要是不进行谈判,木叶不归还一尾人柱力,失去了这样的威慑完全可以用屁股想到,砂隐可能会从此丢失五大忍村之一的资格。

      忍界从来没有永恒的和平,并且五大忍村的资格也不是一个恒定的标准。

      或许,忍界可以从五大忍村变成四大忍村,或许,这五大忍村中不太行的村子,名字还可以变化成其他的村子名字呢。

      砂隐可绝对不能接受这一点,他现在已经如此的虚弱了,如果真的被木叶扣下了人柱力导致他们彻底的衰败,那么他们恐怕真的要成为历史的罪人,甚至到时候他们的村子还存不存在都会是一个问题呢!

      因此这个谈判还算是比较顺利的,他们没有任何抵抗也没有过多的讨价还价,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就把最终的所有条款给确定了下来。

      砂隐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出血了,为了那五大忍村之一的名头,他们几乎是将自己奋斗了几十年的结果,以及未来还需要奋斗不知道多少年的产物一次性抛了出去。

      不过仔细想想,他们这样的做法倒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血亏,至少木叶很遵守承诺的把我爱罗给还了回去,至少也帮助他们稳定了五大忍村之一的名头。

      有了这个名头,无论现在他们的名声有多么的恶劣,但是这样一份公信力还是存在的,有了‘五大忍村’这个称号,还是可以吸引不少人来找他们寻求任务。

      而砂隐内部也在进行一些改革,具体什么样木叶没有关注,只要注意好他们的舆论导向是否是偏激的,甚至对木叶充满恶意的就好了。

      四代风影死后,砂隐村也重新的开始选举新的风影,不过他们的选举基本都是高层内部商量,下面的平民和忍者根本没有决定这件事的能力。

      有意思的是,他们推选出来的风影倒是莫名其妙的偏离了原著。

      宇智波启可是记得,原著中我爱罗成为了新一代的风影,并且他在此之后一直表现得非常的好。

      但是现在,他拒绝了风影这个名号,按照他的说法是,至少现在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能成为风影的人。

      而新一代的风影则非常有意思的落在了手鞠这个英姿飒爽的女人手上,我爱罗这个小鬼则默默的跟随着自己的姐姐,站在她的身后在学习。

      这样的改变宇智波启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但不管是不是好事,事情已经展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继续去纠结的了。

      无论是手鞠也好,我爱罗也罢,哪怕砂隐村新出来的风影是马基、勘九郎,又或者是什么千代之类的,和他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的是,那就是砂隐现在和木叶正在逐步的改善关系,即便双方都对对方有些不太舒服,可是新一代的风影却对木叶没有多大的恶感。

      也不知道是手鞠本身的想法,还是我爱罗从中出力了,亦或是千代那个老太婆眼睛没瞎,知道现在的木叶绝对不是砂隐可以去碰撞的。

      砂隐村的问题算是稳定了下来,雾隐村的一切也在走好。

      根据影分身在这三年内所得到的情报,雾隐那边一切都按照着预计的计划在展,鬼灯满月在这三年的时间更近了一步,他基本拿到了作为一个影该有的一切权利。

      只不过雾隐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们采取的制度有些类似于双影制,元师这个老头还没有死,而且他的阵营也不弱,他没有开口的情况下,满月真的没有办法带上那顶斗笠。

      不过满月似乎也不在乎,名义上的影和实质权利上的影,他知道自己改如何选择。

      何况,他还年轻呢,有的是时间和元师慢慢玩。

      而元师这个老头已经七老八十了,谁也不知道哪一天恐怕他就会撑不住,双眼一闭就去净土内沉睡。

      而他阵营中的年轻人,唯一一个能和满月掰手腕的年轻人,也只有照美冥这个女人。

      但是非常让人遗憾的是,这个女人当年在和满月的正面交锋中,哪怕在有元师背书的情况下依旧输了,没有人会觉得当元师死去的时候,她可以真正接过元师的班。

      没有意外的话,恐怕雾隐的未来已经被定调了,满月这个小子会成为雾隐村未来的第四代水影!

      “在想什么呢?”就在宇智波启回忆这影分身回馈自己关于这三年的一切情报时,日向绫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你这个家伙真是个混蛋,一回来就只想着这种事情吗?”

      “想你啊。”宇智波启回过神来,并没有过多的去反驳什么,他翻了个身让自己面对着这个女人,随后才露出了一抹笑容:“三年时间,对他们来说是三年,但对我来说却已经不知道到底过了几千年了”

      “所以,你拿来我来释放情绪?”日向绫眉头挑了挑:“或者说,是来泄的?”

      “”宇智波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女人的脑回路实在让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她说的也没有什么问题,宇智波启回来后第一时间就跑到了日向绫的身边,在解除了一些轻微的误会后,她就被宇智波启直接带到了这个旅馆之中。

      接下来的事情虽然说是顺理成章,可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确实有些不太应该,至少也应该先和所有人打个招呼,然后在做进一步考虑的。

      不过是去都已经生了,并且现在都已经进入深夜,那么他也没有那个必要再去纠结那么多。

      “拜托,你这样想会让我很头疼的。”宇智波启轻轻摇了摇头。

      “说说看,你那几千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日向绫也没有纠结那么多这些问题,她现在倒是很好奇宇智波启这三年到底是怎么过的:“还有,为什么月球会被封闭了呢?”

      “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宇智波启知道这件事,影分身已经回馈给他了,不过他还真不清楚:“不过这不是我封闭的,大概是那两个老头吧?”

      能封闭月球通道的,除了宇智波启之外,也只有那两个老家伙了。

      无论是实力还是能力,他们都可以轻易做到,尤其是那个月球还是他们两人联手创造而出的,对于月球的控制恐怕没有人能越他们两个了。

      微微摇了摇头,宇智波启也不在多想这些事情,他们封闭月球其实对他而言还是件好事,他那个情况还真不能有人随便打扰,天知道到时候会生什么事情。

      因此封闭了就封闭了,他也懒得去想太多这些问题。

      看着日向绫那好奇的目光,宇智波启很干脆的将自己的经历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无论是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查克拉里面存在的意识,还是自己引动了这些意识中的记忆,导致自己陷入到了那千年的纠葛之中,最终差点迷失自己都说了出来。

      现在回忆起这一切,宇智波启其实都还有那么一些后怕,如果不是自己的意识也足够的强大,并且也足够的坚定,恐怕那时候自己就真的失去自我了。

      伴随着宇智波启的讲述,日向绫的脸色也微微有些变化,尤其是她那紧紧拽着宇智波启的手,似乎在传达出一些她对宇智波启遭遇的紧张。

      不过还好,当宇智波启讲所有的事情都诉说完毕后,日向绫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也就是说,你在无意识中分别扮演了因陀罗和阿修罗,以及他们的转世者吗?”日向绫目光有些感慨:“千年的轮转,如果不是你找到了自我,现在”

      “嗯,很危险,但是收获也很大。”宇智波启笑着牵着日向绫的手:“在我彻底忘记我到底是谁的时候,那属于我的一种,一幅幅画面在唤醒着我,而你是对我影响最深的人。”

      “是之一吧?说那么多好话给我听,其实没有这个必要。”日向绫摇了摇头,不过她也没有太去纠结:“那么,你现在算是一个意识过了千年的老头吗?还有,到底是谁的记忆和意识,在你的身上起主导作用呢?”

      “如果不是别人,可能会和你这样吗?”宇智波启翻了个白眼,他认真的解释道:“完全是我自己,我就是宇智波启,无论是意识,还是我的记忆。”

      宇智波启就是宇智波启,这一点是不会变的,当他找回自我的那一刻,他的灵魂就仿佛得到了升华。

      而在他经历了一系列的自身感悟,并且让自己的境界也跨入到了和自身力量匹配的层次后,他的意识就变得更加的坚定和强劲了!

      不过解释这种东西,宇智波启觉得靠谱的程度恐怕真的很一般,与其用嘴巴去解释,还不如让日向绫好好看看这一切呢。

      想到这里,他为微闭上了双眼,等再一次睁开时已经变成了六勾玉的轮回写轮眼。

      “我带你去个地方。”宇智波启平静的说道:“到了那里,你就知道这一切了。”

      “好。”日向绫根本没有问宇智波启要带她去哪里,而是直接点了点头,只不过很快她又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还不起来,去穿衣服啊。”

      “为什么要穿衣服?”

      “你这个家伙,该不会在月球上待了三年,人都傻了吧?你不穿衣服怎么出去?”

      “谁说我们要出去的,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我的心里啊。”

      黄沙,一望无际的黄沙。

      白天时,这样干燥的气候可以使得四周无比酷热,阳光照射的砂砾滚烫,光线甚至都可以在高温下出现了不自然的扭曲。

      但是晚上,这里的一切却又变得完全的不同,刺骨的寒风在沙地荡漾,即便没有风雪,却依旧能可以让人感觉自己血液仿佛都被凝固了一般。

      尤其当风吹拂着深夜的沙地,那刺骨的寒意更是让人感觉到绝望。

      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中,清脆的风铃声传来,在空寂的沙漠中传递极远,两个黑底红云的装束在黄沙中若隐若现。

      “风之国的环境,还是那么的糟糕啊。”

      一个黑底红云装束的男子感受着这刺骨的寒意以及那漫天的黄沙,他不由得微微抬起头来,斗笠之下,那一张苍白的带着金色蛇眸的脸庞出现在沙地之中。

      大蛇丸,这个曾经干掉了四代风影,又杀死了三代火影的男子,整个忍界公认的最可怕的叛忍,居然又一次的出现在了风之国呢!

      “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何必说这样的废话呢。”在大蛇丸的身旁,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显得有些清脆且冰冷,这种冰冷中完全没有带着任何人类该有的感情,就宛如一台机器一般,又或者像是一个死人。

      这个人也微微抬起头,露出了那一张路线稚嫩的脸庞,那一头的红看起来是那么的耀眼。

      这个家伙,就是蝎!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大蛇丸舔了舔舌头,随后将自己的斗笠给放下,这样的黄沙他可真不喜欢。

      不过他在不喜欢,也依旧默默的继续向前走去,他们的目的地是风之国!

      三年的沉淀,晓组织内部无论是人员准备,资金准备,亦或是情报准备都已经彻底的完善了。

      现如今,他们已经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因此他们决定要进行新一个阶段的计划了。

      实话实说,大蛇丸有时候也在思考,这个阶段的计划到底是宇智波斑那个家伙的,还是那个看起来黑漆漆的家伙的,又或者是宇智波启的。

      大蛇丸算是宇智波启的下属,即便很多事情他没有彻底说明,但是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告诉宇智波启,他已经彻底并且坚定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相对的,宇智波启和带土也给了他不少的情报。

      无论是关于这个世界的,还是关于六道仙人兄弟、大筒木辉夜,亦或是已经在忍界展现过自己实力的大筒木们,大蛇丸都知晓他们的部分信息。

      除此之外,他们也给了大蛇丸比较多有意思的东西,就比如阴阳遁的一些资料,就比如轮回眼的一些秘密,就比如白眼的一些秘密。

      即便这些资料只是极小的一部分,可想而知其完整程度到底有多差,但是这些资料依旧给了大蛇丸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让他能更大限度的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

      因此当这个任务开始的时候,他内心也有那么一些疑惑,不过这些疑惑他没有说出口,反正宇智波启希望事情照着这个程度来展,那么他为什么要拒绝呢?

      “感慨吗?”蝎淡漠的看着大蛇丸,随后摇了摇头:“或许吧,谁又能想到,想你我这样背负着三代和四代风影血仇的人,居然又回来了。”

      “是啊,不过这一次我们可不是要杀影了。”大蛇丸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的变化:“不过,这一次我们可能也要对付一些有意思的人了,你说是不是,蝎君?”

      “你想死吗?蛇怪。”蝎忽然顿住了脚步,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的无神,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平淡,但是却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仿佛他所说的,就一定会被实现一般!

      “啧啧,不需要那么激动。”大蛇丸无视了蝎这样的表情,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远处那似乎已经可以看见的庞大防御工事上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没办法下手,我可以帮你。”

      “我需要你帮忙吗?”蝎丝毫不为所动,他的目光也从大蛇丸身上移开了:“只不过是一个该入土,却依旧赖活在这个世上的人罢了,我杀了她,算是对她的一种解脱。”

      说完这句话,蝎直接朝着前方走去,而大蛇丸则看着这个家伙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

      他自然看得出,蝎这个家伙似乎还是对那个老女人有那么些许的感情,只不过这样的感情被压制的很淡,仿佛随手可以戳破一般。

      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千代那个女人,大蛇丸并没有过于放在心上。

      无论是死是活,他都不会在意。

      千代是一个风采出众的女忍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根据宇智波启的说法,这个女人是生错在了风之国,假如在其他忍村,她的成就恐怕难以估量!

      大蛇丸有些没办法理解这句话,他很少见到宇智波启这个家伙如此去赞美一个人。

      必须要承认,千代这个女人政治手腕很强,同时傀儡术也十分的了得,还有就是这个女人配置毒物的能力也是顶级的。

      可这些能力在拥有轮回眼的宇智波启眼前,似乎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麻烦的事情,哪怕是大蛇丸自己对付这个女人,他也不会觉得麻烦!

      当年的忍界大战,大蛇丸可就没有少和这个女人交过手,因此他对这个女人还是比较了解的。

      现在这个女人的年纪真的已经很大了,而大蛇丸则已经蜕变了不少,三年前被自己的老师封印了双手的他已经得到了修复,现在他的状态依旧算是巅峰。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找死来找麻烦的话,那么大蛇丸也不介意,送这个女人去净土沉睡去!

      至于蝎?

      看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大蛇丸笑容依旧的跟了上去。

      这个家伙,到现在还算是跟随着长门那个已经算是失势的家伙,根本没有任何转头的想法。

      或许是他的敏感度真的态度,或许是他根本就不屑于这样的事情。

      但不管是哪一种,这个家伙要是碍路了,那么也少不了被人给剔除掉的命运!

      “这个地方”

      在一个诡异的又显得似乎有些狭小的世界中,日向绫看着四周的一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宇智波启和她说的话,她完全当做是一个玩笑来看待。

      进入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用幻术来引导一个人观看自己的记忆还差不多,真正的内心是不可能敞开的,至少日向绫不觉得有人能做得到。

      查克拉的碰撞和接触,算是一种理解别人内心的方式,但是想要对方放开防御,让查克拉彻底相融并且互相了解,这种情况除非你比对方强大。

      又或在激烈的战斗时出现一些误差,导致查克拉交错。

      当然,如果人格魅力足够的高涨,也可以让对方尝试性的和你进行这种查克拉的交流,但是日向绫可不觉得有什么人具有如此的人格魅力。

      宇智波启比她强,这一点毋庸置疑,就是进行查克拉的交融,最后她看到的恐怕也是宇智波启构建出来的想让她看到的,因此她压根就不相信那一套说辞。

      然而当她真正来到这个地方,不,准确说应该是一个独立的,无比缥缈却又无比真实的世界时,她有些恍惚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的意识空间。”

      宇智波启露出了一抹微笑,他牵着日向绫的手缓缓向前走去,而日向绫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在他的带领下他们很快来到了一棵树前。

      这棵大树有些奇怪,它看上去生机勃,可是那诡异的毁灭力量似乎也在它的身上不断的在展现,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生命的力量和毁灭的力量居然相互交融在一起,都有一些难分彼此了!

      “你的意识空间?”日向绫默默的打开了自己的转生眼,只是片刻她就沉默了,好半天她才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怎么可能?这里这里”

      “就像一个真实的世界,对吗?”

      宇智波启意念一转,两张木椅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他的意识空间内,他能主宰这一切,因为这里面所缔造而出的东西,都是由他的查克拉完成的!

      “说起来确实很神奇,但是我也确实做到的。”

      牵着日向绫在木椅上坐了下来,他才缓缓的继续说道:“因为我对自身的力量理解,对自身的感悟,对自然的感悟都做到了一个相对不错的水准。

      因此我的实力在提升的同时,我的灵魂也好,意志也罢,也得到了难以想象的提升。

      很多事情对我现在来说,虽然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我却能很好的做到。

      就比如我回来的时候,我的双眼看向空间,而空间在一条条线条的构造下,让我能够像看镜子一样的看透后方的一切。

      而在意识空间内,哪怕是我的意识但是我的查克拉却也渗透其中,我完全可以想在外界一样操控着我的查克拉。

      甚至,在这里我可以做到一切我想做的事情,哪怕是缔造这个世界!”

      说到这里,宇智波启轻轻一挥手,顿时一个巨大的光球从地下浮现出来,稳稳的停在了宇智波启和日向绫的面前。

      “这是”日向绫现在脑子还有些懵,她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她基本已经相信宇智波启的话了,她的实力还有对力量的认知和感悟确实不如宇智波启,可是她的眼睛却不比宇智波启的差!

      在转生眼的配合下,她可以清晰的看清楚这个所谓的‘世界’本质到底是什么,而且她也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眼前这个人就是宇智波启!

      外貌或许可以产生变化,就像大蛇丸完成转身的时候,他的容貌则是被他选择转身的人。

      可是灵魂这个东西,是根本不可能生改变的,是谁的灵魂就依旧是谁的!

      她的转生眼可以清晰的看见一个人的灵魂,无论是在这意识空间内,还是在外面都可以,她现在根本就没有怀疑宇智波启的意思,或者说之前她都有些开玩笑。

      只是她没想到,宇智波启的反应似乎稍微有些大啊。

      不过,这样的反应她没有丝毫的不高兴,相反,她还为此有那么些开心。

      但是现在,她却感觉有些错愕的,因为眼前这个光球就好像是一个囚笼!

      透过这个光球,日向绫能清晰的看见在这个光球内有非常多的人影,这些人影构建出了无数的画面,这些画面连贯在了一起,就是每一个人的一生啊!

      除了这个光球,日向绫还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她们面前的这颗生命与毁灭相互交织的巨树之中,居然还有一个灵魂被困在其中。

      而这个灵魂的主人,是大筒木一式!

      “这个光球,就是当初差点让我迷失的,因陀罗和阿修罗,以及他们的转世者一生的记忆。”宇智波启平静的开口说道:“在这些记忆中,我流转了千年,不过也必须要感谢他们,我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真是不可思议”日向绫微微叹了口气:“这样的事情,如果换做是我恐怕早就已经疯了。之前你告诉我,我还以为你在夸大其词,现在看来”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尤其是你啊。”

      宇智波启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他把目光看向了那颗巨树:“其实在记忆中进行千年的轮转,我也还能承受得住,毕竟我找到了自我。

      但是那个大筒木一式,就真的有些麻烦了,面对这个家伙,我能做的也只能是封印而已。”

      “所以,你把他封印在了这里?”日向绫抬着头看着眼前那颗巨树,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样做,没问题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件事”

      说到这里,宇智波启微微抬起了手,那白色刻录在他手上的楔引入了眼帘。

      日向绫伸出手抓出了宇智波启的手,哪怕是在意识空间内,对他们而言也是能感知到这样的触觉的。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把手甩开,就被宇智波启反手抓紧了。

      “我现在的危机被解除了。”宇智波启笑着说道:“我觉得,我们有些事情,也该处理一些了

      抱歉,让你等了我那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