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重生光影年代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关键时刻原形毕露

第四百七十四章 关键时刻原形毕露

    病房里很暖和,东方宁华穿了一身类似瑜伽服的黑色紧身衣趴在床上,一个女秘书正在给她按摩。

    而且病房里只有这个女秘书,另外两个不在,看手法挺生疏并不专业,也就是能活动一下肌肉而已。

    东方宁华见苏长青来了很高兴,说疼痛令浑身肌肉紧张酸胀,按摩一下会好许多:“这有张凳子你先坐,一会就好。”

    “为什么不叫专业按摩师,可能效果好点,”苏长青在床头边的凳子上坐下,查看东方宁华的气色。

    “我就是随便按按,专业按摩师的手劲我也受不了。”

    东方宁华精神不如昨天,说是没休息好,但见了苏长青情绪明显好起来:“不好意思,着装不整。”

    苏长青顺着她雪白的脖子一路看下去,一直到脚跟。

    没有一丝赘肉,腰很细,臀形不错。

    “是我来早了,”苏长青看着她压变形的胸:“这么压着行吗?”

    东方宁华瞟他一眼,想说什么最终却没说,猜测应该是无所谓一类的话。

    苏长青环顾房间,除了鲜花换了没有变化,好像没其他人来探视过。

    虽然东方宁华说过秘密住院,但也不可能秘密得连家里人都不知道吧?

    “我父母都很忙,来一次劳师动众,”东方宁华显然猜出苏长青的想法,解释道:“我现在只是各种化验检查,也没什么好探望的。”

    其实苏长青更多是担心碰上她家里人,不想惹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这倒也是,”他看着按摩的女秘书,随口换了话题:“你都出汗了,用不用我帮忙?”

    还没等女秘书回答,东方宁华已经说了:“好啊。”

    女秘书有些惊讶,闻言停了动作。

    苏长青也也有些意外,也就客气一句,以为东方宁华必定拒绝,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了:“你也太不客气了。”

    东方宁华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客气?”

    既然如此苏长青只好把风衣脱了,手是冰的,于是先去卫生间用热水冲了会。

    出来时女秘书已经走了,东方宁华抱着膝盖坐在床上。

    “小秘书溜得倒快。”

    东方宁华抬起头看着苏长青:“是我让她离开的。”

    她的眼神很复杂,有些许坚决,也有忐忑,当然不乏羞涩。

    这是想干什么,也太直接了吧?

    东方宁华并非小儿女,生死未卜之下没心思墨迹,想干什么就干,今天苏长青走了之后,指不定能不能再见。

    苏长青故作轻松,走过去拍拍她肩膀:“趴下,按摩。”

    “我不按摩了,”东方宁华仍抱着膝盖摇头:“你抱抱我好吗?”

    她的脸很明显红了起来,最终还是有些扭捏。

    “好,当然好,”这种事犹豫会更尴尬,苏长青很干脆地坐在东方宁华身后,然后环抱了她:“谁不喜欢抱香喷喷的大美女?”

    东方宁华就像昨晚那样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顺势倒入苏长青怀里,转了个身将脸埋在他胸前,两臂也环抱紧紧箍住。

    她的确很香,头香,呼吸香,身体也散着诱人的香。

    不过两人没有其他动作,也能明显感觉到彼此都没有进一步的想法,就这么抱了许久。

    她需要的是温情的关怀,而不是最后的狂欢。

    一直到苏长青感觉胸口热乎乎的,显然是被东方宁华的泪水沾湿。

    他轻拍她的后背:“别哭,情绪太激动不好。”

    “嗯。”

    东方宁华开始抽噎,喷出的气热乎乎的。

    “你说我会死吗?”

    “不会。”

    “你怎么能肯定?”

    “我有预感,再说你也不是啥好人。”

    东方宁华的手在背后轻轻捶了他一下。

    “可我很害怕,即便活下来,手术后也会变得很丑。”

    “化疗副作用是暂时的,一切都会恢复。”

    苏长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边轻拍她的后背,一边搬出特老套的台词:“没事,有我呢。”

    这种屁话一点营养都没有,但听着让人暖烘烘。

    两人又调整了一下姿势,苏长青靠在床头,抱得更轻松些。

    他有种抱着濒死战友的悲壮感,心里不是滋味,于是崇高战胜了所有低级趣味。

    东方宁华的头靠在苏长青肩上,额头贴着他脖子,一眨眼就痒痒的。

    这似乎有个专门的名字,叫蝴蝶吻。

    不过两人始终没有真的亲吻,东方宁华又抱紧了点:“在你怀里很舒服。”

    “那我就多抱会。”

    东方宁华的呼吸渐渐平静缓慢,似乎有要睡着的趋势。

    面对生死,这些天她压力肯定很大,休息得不好,现在非常地放松。

    苏长青把被子扯过来盖在她身上,免得着凉。

    东方宁华与他贴得更紧了,柔软香馨。

    这一抱就是大半小时,眼看就四点半了,三个秘书都没出现。

    而东方宁华似乎真的睡着了。

    无论如何这个样子被看到可不好,苏长青把枕头整理好,想把东方宁华放下去。

    可才一挪她,就搂得更紧了。

    “等会你秘书就进来了。”

    半晌东方宁华才轻轻说:“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秘书也太多了,指不定里面就有负责向你爸妈打小报告的。”

    “你怕什么。”

    “我能不怕么,你在这住院我跑来搂搂抱抱,像话吗?”

    的确不像话,万一东方宁华有个三长两短,她家里人起疯来可有苏长青三长两短的。

    “我们又没干什么,在你怀里很舒服,浑身都能放松,一点也不觉得疼了。”

    这是刺激了什么内分泌?

    “没干什么才倒霉呢,”苏长青的手在她身上按,像医生检查似的一点点移到前面:“真不疼了?”

    东方宁华没有阻止,甚至挪了一下身体:“真的很舒服,有种气血通畅的感觉。”

    苏长青没敢用力,轻轻握握就移开了。

    东方宁华又深深吸了口气。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就五点了,苏长青越来越沉不住气。

    这时东方宁华突然说:“今晚你带我出去吧?”

    苏长青吓了一跳:“带你出去,这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

    “你在住院治疗期间,我带你出去就是鬼混,那还是人吗?”

    “谁说是鬼混了?”东方宁华仰起脸:“我只是想多和你在一起,这么抱着很舒服。”

    “你拿我当药吃还是当理疗仪?”苏长青有些无可奈何:“咱们别闹幺蛾子,大不了我明天上午就来,抱你一天,吃饭都可以喂你。”

    反正还有一星期就去米国宣传新片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苏长青都不介意多花点时间陪伴她。

    “你当我是朋友么?”东方宁华盯着他半晌,最后说:“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现在把我扔在这走人,二是今晚带我出去。”

    东方宁华基本没有耍过大小姐脾气,关键时刻原形毕露。

    第一条不可能,那还选什么,苏长青也不较劲了,立马答应:“好吧,晚上我带你出去,带你出去好好休息,明天一大早送回来。”

    苏长青特别强调好好休息。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东方宁华脱离他的怀抱,轻盈地跳下床,三下五除二将被子整理好了。

    然后拿起病号服进了卫生间:“你慢慢坐,我化个妆,吃完饭医生也差不多都下班了,咱们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