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901章 开始(6)

第901章 开始(6)

    古陌主动打电话来,态度当然很严肃正经。

    “那东西在哪里?做了什么了?能不能消灭?能沟通吗?”

    古陌一口气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的心往下沉,“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我听到声音了。很嚣张呢!”古陌呼了口气,“南宫也看到了。真的诞生了啊……”

    “是……”我声音卡住了。

    “嗯,民庆,出现新的灵了。”古陌缓慢又肯定地说道,“一诞生,就特别强大的灵。不过也难怪,这地方本来就不正常。”

    我忽然觉得,古陌现在恐怕很紧张。

    他有些滔滔不绝,“叶子还说民庆不会有灵呢。扯淡吧。哎呀,不过他都死了,变成了鬼,出点意外也很正常。没有人能算无遗漏嘛。反正现在是麻烦了。喂,到底怎么样?你碰到她了吧?怎么样,能沟通吗?是仇视男性,还是怎么的?”

    “你怎么知道是女的?”我感到奇怪,不禁想到了今晚之前那一通电话。古陌说了很多男女性别之事。

    古陌哼哼了两声,“叶子说民庆不会有灵,不过后来灵,哦,是吴灵说,民庆会诞生和女性有关的灵。她好像是有什么根据,说得挺肯定的。是吧,南宫?那时候我是已经不在了……”

    南宫耀的声音很近,他应该就在古陌旁边。

    “是,是我们后来说起来的。灵在研究占卜,算出来民庆会诞生这样一个强大的灵。叶青当时……没有反驳。”南宫耀说道,“可能是几年时间,事情发生了变化。叶青也改变了原本的判断吧。”

    我咬了咬牙,问道:“吴灵,长得什么样?”

    我的问题让电话那头安静下来。

    “小鬼,你想要问什么?”古陌很疑惑,还带着一些尖锐的质问口气。

    南宫耀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听到了,没吭声。

    “她,是不是……短发……齐耳短发,但很……很有古代淑女的那种,就是古典美人。眼睛……”我绞尽脑汁,想要找到一些准确描述那个女人容貌的词汇。

    “你别开玩笑了。”古陌并没有加重语气,但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已经是表达了一种强硬的态度。

    “她的声音,是一样的……”我艰难地说道。

    “这世界上声音相似的人多了去了。你以为你是我吗?”古陌不客气地说道。

    南宫耀也插了一句嘴:“虽然不知道灵的家世背景和她的过去,但我们和她朝夕相处那么多年,她是人还是灵,我们分得很清楚。”

    我不再说话。

    我在听到那女人声音的瞬间,就惊觉这声音和档案中的那个女声一模一样。那种有些清冷的,永远保持镇定的声音,那种语气语调,客气有礼,和人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所有这些,都一模一样。

    经过了设备录音、播放的声音可能会失真,我的听力也的确如古陌所说,不像他的听力那么强悍,可是,如果那个灵不是吴灵,和吴灵没有关系,那种相似就只是巧合吗?

    古陌和南宫耀也沉默着。

    我从这安静中,感觉出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

    我脱口问道:“吴灵真的是那样的吧?就跟我说的……”

    外头传来车子喇叭的声音。

    我转头看去,透过便利店的玻璃门,我看到了一辆私家车。

    不是警车,但这辆车我也认识,是陈逸涵的那辆车,曾经见过两三次。

    我对电话那头的古陌说了一声,又感谢了一遍便利店内的司机他们,就往外走。

    司机还对我挥挥手,“快点去医院做个检查啊。”

    我正一边往外走,一边点头,打开的门,就撞到了什么东西。

    我转过头,看到了那个女人。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女人拉动门把手,将我打开到一半的门彻底拉开。

    我的手还按在玻璃门上,好像被玻璃门给吸住了,身体跟着打开的门往外走了两步。

    女人从我身边走过,还对我颌首,打了一声招呼,“没想到又见面了。不过,我现在有些忙。”

    我已经和女人擦身而过,走出了便利店。

    瓢泼大雨瞬间将我笼罩。

    我的手被解放,垂了下来。便利店的门也关上了。

    女人走向了司机,司机正疑惑地看着女人。

    女人的左手一伸,手臂之后,多了一个鬼魂。

    我没看到女人和鬼魂的正面,但我看到了司机逐渐露出的惊恐表情。

    “马立先生,这位路萍小姐控诉您在去年九月的一个夜晚,在一个酒吧门口,将宿醉的她带上车后,联系了一位人口贩子,将她卖给了对方,并伪造了她的手机通信记录、误导警方,致使她拐卖到了偏远山村,在那里遭到了囚禁、侮辱、殴打、强奸,并最终因为感冒发烧就被遗弃,死在了山中。你,承认吗?”

    女人的声音有条不紊,叙述了一个令人惊诧和愤怒的事件经过。

    司机双腿都在发抖,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像是落在岸上的鱼,徒劳地张着嘴。

    周围人围拢过来,连声问发生了什么。

    女人没有在说话,本来半举着,指示向那个女鬼的手移动到了面前。

    我看不到她做了什么,但那个司机脸色忽而变得通红,身体一下子倒了下去。

    “他身上好烫啊!是不是发烧了?”

    “嘶!这温度,脑子都要烧傻掉了吧?”

    那个司机应该很清醒。

    他一直哀求地望着女人,又望向那个女鬼。

    女鬼垂在身侧的手一直紧握成拳头。

    “啊!烧起来了!”

    随着一声尖叫,就见司机胸口冒出来的小小火苗突然变成了一团熊熊火焰,将他的整个身体席卷包裹。火焰中,他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周围人一边喊着“自燃”之类的话,一边往旁边躲避。也有人拿了灭火器和矿泉水,想要将这团火熄灭。

    火很快就灭了。

    地上留下了一个焦黑的人体印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周广韧在拘留所里面死了。身体变成了肉饼。朱玫没送到医院,也断气了。她几乎把自己的皮肉骨头都给弄烂了,几个男人一块儿,加上束缚带、麻醉针,都不管用。”陈逸涵不知道何时走到了我身边,声音阴郁地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那个女鬼的肩膀垮了下来,对着女人鞠躬,走向了我。她好像看不到我,在碰触到玻璃门前,就消失了。

    女人也走了出来,再次对我颌首,她还对陈逸涵示意,但在我们阻拦她之前,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亦如她无声无息的到来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