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485章 接手人

第485章 接手人

    我赶紧打电话给玄青真人,他的手机仍然是关机状态。

    我心中一沉,又联系了瘦子他们。

    从瘦子那儿,我倒是知道了一个好消息。

    “大清早的时候,那个老头就出来求救了。听说新的救援队已经进去,正在把之前的人往外运。没人死,但都受伤了。那里面好像发生了塌陷事故。”瘦子说道。

    这消息当然是从陈逸涵那儿探听到的。

    我松了口气。

    看来那些鸟脸女孩和鸟怪真的都消失了。

    让玄青真人栽跟头的并非瓷碗,而是那些奇怪的灵。

    也是时机正好,玄青真人碰上了诸葛闻去世。

    我想到此,怔了怔。

    真的只是巧合吗?

    这一刻,我脑海中冒出了天一真人那有些滑稽可笑的死亡方式。青叶碰到的事件,也有一个倒霉的任敏。

    “叶青,你说,这是巧合吗?”我将自己猜测说出来。

    我们这样的人注定要横死。玄青真人和我们这样天生或后天得到能力的不同,是有些传承自过去的修炼一派,但要说命运,也不比我们好到哪儿去吧?

    事务所内没有声音。

    我叹了口气,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离开了事务所。

    玄青真人得救,可要说酒店的事情却还没彻底解决。那只瓷碗还在地基中。

    正赶上周末,我们几个就聚到了古陌的酒店房间。玄青真人比我迟一些才到。

    “真是惊险啊,差点儿就要死在那里了。”玄青真人一来,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饮料猛灌一口,好像刚劫后余生。

    我看看时间,都中午了,他跑出酒店可有半天了。

    我刚已经给其他人说了昨晚的梦境。南宫耀还查了诸葛闻的生平,就和我看到的差不多。诸葛闻的死讯没上大新闻,在油画圈子里面倒是传开了。

    玄青真人主动询问了一遍我的梦境。

    郭玉洁有些气不平地问道:“诸葛闻那样肇事逃逸的,还能一辈子功成名就,死了也马上去投胎?”

    玄青真人摇头晃脑,“非也非也。我之前算出来,已经投胎了的是那个小雀姑娘,诸葛闻倒是还在地府呢。”

    我们几个都诧异看向玄青真人。

    “她没变成鬼吗?”瘦子问道。

    玄青真人笑笑,“要每个横死的人都变成了鬼,这世界可真是乱套了。”

    郭玉洁听到此,心里面舒坦了,脸上也不绷着了。

    “酒店的事情怎么办?”我问玄青真人。

    玄青真人苦笑,“现在有些麻烦啊。贫道今年怕是犯太岁,应该找个深山老林闭关,修生养息,不沾手俗世纷争啊。”

    我心中咯噔一下。

    玄青真人的苦恼有些装模作样。

    瘦子就不太相信,斜眼问道:“你是又怕了,想要当缩头乌龟了?”

    玄青真人回答:“是有些怕。你们这样的可能会横死,我们修道之人也一样。只不过,是比多一些自主权利。要不是小林道友,我昨天就该死在酒店里面了。”

    玄青真人后半句倒是实话。

    小雀已经投胎,玄青真人就是将诸葛闻的鬼魂拉到了那些鸟脸女孩和鸟怪面前也不能让她们真正平息。其结果,就是酒店还被这群怪物霸占,玄青真人和施工队、救援队的人都得死在那个地下停车场内。

    “我要再插手,那酒店里面恐怕要冒出其他可怕的灵来阻挠。说起来,解铃还须系铃人。代替我的人选,倒是有一个不错的。”玄青真人说道。

    南宫耀接话,“那个苏城吗?”

    玄青真人点头,“正是他。”

    “他,行吗?”古陌很怀疑。

    他们三个讨论起来,我们几个外行就插不上话了。

    我听他们说命啊、鬼啊,再分析苏家祖上盗墓的行为、苏家可能的藏品,听得有些头晕脑胀。

    瘦子和郭玉洁早就听不下去了。瘦子一副“我就看你们吹”的模样,郭玉洁则是神游天外。

    陈晓丘和胖子倒是没什么变化。

    三人讨论了大概一个小时,才最终有了定论。

    “还是联系一下这个苏城吧。”玄青真人做了决定,这个联系人当然也就政府的人了。玄青真人去打电话。

    我看看南宫耀和古陌,问陈晓丘:“他们刚才的讨论……”

    南宫耀和古陌都看了过来。

    我有些尴尬。

    南宫耀微笑,古陌撇嘴。

    陈晓丘说道:“你们分析主要是逻辑上的分析,并没有多少……灵异。”

    她这话是在问南宫耀和古陌。

    “要靠能力的话,我和蘑菇都没见过苏城的真人,这件事情又牵扯了许多灵异事件,玄青真人还处在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不能靠他的法术掐算。最安全的做法,还是以经验来分析。”南宫耀解释道,“就是涉及到的影响因子很多,光是灵异事件就有苏家本身的盗墓背景、鼻烟壶中的鬼、瓷碗、阵法、酒店中许多灵……而我们的经验是否正确,也不能保证。”

    我这才理清了一些思路。之前他们三人的讨论虽然提到了不少东西,可都含糊其辞,说话说一半,彼此就都明白了剩下一半。可我们这样的外人实在是不懂那剩下一半,自然是很难听懂。即使南宫耀现在解释了一些,我再回想他们之前说的话,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通过怎样的逻辑分析出来那个结果的。

    这一刻,我有种大学时候面对高数的茫然感,那些题目,数字和符号我都认识,结合在一起让我解题,我就无从下手。

    “这样的话,没我们什么事情了吧?”郭玉洁问道。

    “暂时是这样。”南宫耀点头,“要顺利的话,苏城主持挖掘,将瓷碗挖出后,酒店里的灵就应该散了。”

    我松了口气,但仍然有些忐忑。

    “要是不顺利呢?”瘦子问。

    “那就想其他办法。”南宫耀很淡定地回答。

    这听起来就像是废话。可正如南宫耀所说,一个办法不行,只能想另一个办法。

    “最近好好休息吧。说不定过一阵还需要你帮忙。”南宫耀对我笑了笑。

    “希望一切顺利。”我衷心说道。

    一个周末,玄青真人都没联系过我。苏城的事情,他也交给了政府的相关人员去处理。我估计,他现在就想要找个深山老林藏起来,从此销声匿迹。但还算好,他有些节操和良心,酒店的事情没结束,他不会直接玩消失。

    上班的时候,陈晓丘给我们说了新消息。苏城是真的身体不好,但他本人的意愿是愿意来解决酒店问题的,就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具体的安排还在敲定过程中。

    酒店保持了封锁状态。经过鸟脸女孩和鸟怪的事情,它似乎也是伤了元气,没有再杀人。

    民庆市又变得平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