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457章 编号050-无尽道路(4)

第457章 编号050-无尽道路(4)

    “您是说,您曾经遇到过车祸?”

    “对。小学的时候。因为这个事情,我才转学了。我现在都不记得了。我爸妈记得,说他们那时候都快要吓死了。”

    “是早上五点三十五分的时候?”

    “不知道几点,但是是大清早,学校组织春游,很早要到学校。过去好多年了,他们也只记得这个了。我……我是不是,那次没死,所以现在……现在要死了?”

    “这点我们无法确定。任先生,您家里有人曾经发生过相似的事情吗?就是您所遇到的,在出事前预知到了可能发生的情况。”

    “没有。我没听说过。”

    “您身边的人也没有?”

    “没有。”

    “好的。”

    “如果,如果我注定就要这样……你们有办法吗?”

    “我们会努力的。即使您注定要死于车祸,也不会无缘无故有了预知的能力。如果可能,还请您问清楚您小时候那场车祸的事情。”

    “可他们都不记得了……”

    “您以前就读的学校叫什么?”

    “叫世界实验小学。”

    “我们会进行调查的。为了安全起见,您最近出行请注意安全,能不要出行是最好的。”

    “我知道了。”

    2008年8月7日,调查得知民庆市内无世界实验小学,确认委托人曾经就读的为首都世界实验小学,该小学于1992年4月19日组织春游,并于当天5点30分左右在首都天航路路段发生车祸,其中一辆旅游巴士遭到私家车撞击,发生侧翻,事故中无人员伤亡。

    2008年8月8日,调查得知委托人在世界实验小学中的班级名单,确认该班级30人,均健在,待进一步调查。附:班级学生名单一份。

    2008年8月12日,接到委托人电话。电话录音2。

    “您好,任先生。”

    “我……我知道了一件事……我今天听说了一件事。”

    “您请说。”

    “我之前工作碰到的人,那个人今天问我同事,问我是不是死了。他直接问我同事我是不是死了!他有问题吧!肯定是他捣鬼吧!”

    “请您详细说说这件事。”

    “就我同事跟我说的。我请假了,请了年假,最近都没出门。我同事今天跟我说了,我们之前联络的那个物流的人,他接手我工作跟他联系,他就直接问了一句,问我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死了!我没得罪过他!我没得罪他,之前合作也好好的!他一定做了什么,一定是他啊!”

    “是广运仓储物流有限公司的王小帅吗?”

    “对,就是他!就是他!我还记得,那次和他联系,他约我吃饭,一定要和我一块儿吃饭。他肯定是那时候给我下药了,不,不是药,是下咒了。为什么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您别急,任先生,我们会尽快调查他的。只要有线索,我们这边就好办了。”

    “那你们快点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2008年8月13日,调查王小帅,未发现异常情况。

    2008年8月14日,联系到王小帅。音频文件。

    “您好,王先生。”

    “你们是……”

    “我们受雇于任琵任先生,这是我们的名片。”

    “……你们……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这个灵异事务所……恶作剧吗?”

    “王先生,我们没看出您有什么恶意,但任先生和您接触后,身上的确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我们直接来找您,是希望尽快解决这件事。如果您不愿意配合,我们只能自己调查。我们做这行的时间也不短了,要查清一个人的底细并不难。我们也相信,任先生的事情不是头一回发生。王先生从小到大,参加过几次葬礼?”

    “……”

    “您身边死去的人应该不少吧?而且在死前应该都有些异常状况,其中会有人进行精神方面的检查和治疗。这些事情,只要花点时间,我们都能排查清楚。”

    “我真的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还有工作……”

    “您跳槽过两次,工作的内容差别很大,虽然我们还没深入调查,但应该也和这件事有关。新公司,还有您的家人朋友恐怕不会高兴看到我们调查到的详细资料。”

    嘭!

    嚓!

    “几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了,谢谢您。我们这边没事,对吧,王先生?”

    “……是。我们这边、没事。”

    “那有什么需要,你们直接叫我。”

    “好的,谢谢您。”

    ……

    “……呼……你们,想要干什么?”

    “我们只是想要救任先生。”

    “那你们找我也没用。我救不了。他那是该死了!”

    “他的预知能力是因为您的关系吗?”

    “……对。我碰到的人,我碰到的人只要是在一两个月内要死了,就会看到自己的死法。我试验过了,试验了好多次……不是我杀了人,是他们该死了!”

    “能详细说说吗?”

    “什么?”

    “请详细说说您的经历。我们会据此作出判断。另外,请您不要欺瞒我们。有些事情,是能查清楚的。”

    “你们……能保密吗?”

    “看你的配合了。”

    “……”

    “如果您不愿意,我们就会开始自己的调查。期间可能会打扰到您的家人朋友,还请您见谅。”

    “你们!……呼……行,我说行了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刚才说的,我碰到的人,如果近期要死,就会看到他们的死法。第一次……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件事是我初中的时候。我初中的好哥们有天跟我说,他体育课打篮球,打着打着,我们都不见了,篮球场就剩下他一个。他回过神,还在拍球,不停打球,停不下来似的。他再有意识,是体育老师在叫他,才停了。他被体育老师骂了好久。我的记忆和他是有些重合的。那天是体育课,后半节课打篮球,打到下课,体育老师就走了,让我们之后把篮球还了。快上课的时候,我们几个都要走了,他好像听不进去,还在投篮,我们就先走了,一直到上课他都没回来。他后来还被班主任训了。我们都没当一回事,以为是他打球打入迷了。但是,每周那节体育课,他都是这样。就是课上不打球,我们几个一起离开操场,他也会半途不见,再找,都是在篮球场找到他在打球,也不知道球是什么时候拿的。到一个月后,那节体育课打篮球,快下课的时候,篮球架子突然倒了……他……他站在那个位置……就被砸到了头……他背对着篮球架,被砸到头,趴地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