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388章 编号081-地铁痴汉(5)

第388章 编号081-地铁痴汉(5)

    视频右上角的日期和时间分别是2014年4月16日14点38分,车厢号为2115。车厢中的人不多,座位有一些空,有一个乘客靠着门站着,另有两个乘客站在门口的扶手处。

    画面中被圈出来的是个小女孩,看起来十岁左右,梳着个丸子头,贴着一个女人坐。女人怀中抱着书包,正在看手机。小女孩玩着手指,在列车进站的时候,会抬一下头。两母女偶尔会说两句话,女人给女孩看看手机上的内容。

    列车行进,进入漆黑隧道。

    画面被放大,锁定住了女孩。因为分辨率的缘故,看着很模糊。

    在漆黑反光的玻璃窗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

    女孩转了下头,摸了摸自己的丸子头,又转了回去。过了会儿,她再次转头,捂着那个丸子,看看玻璃窗,又看看座椅。

    列车正好进站了,漆黑的窗户变得明亮。

    女人似乎说了什么,女孩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画面重新变成了监控的全境。

    列车再次启动,有人上下车。母女身边并未坐人,前面的走道也还空着。

    女孩开始扣自己的指甲,无所事事。

    过了两站路,画面再次锁定在了女孩身上。

    列车在行驶,但变成了慢速,是视频的播放倍数被调整了。

    女孩身后的座椅中缓慢地伸出了两条黑影,黑影的前端有十分明显的手的形状。就这样看,完全看不出这是属于男人或女人的手。

    右边的手穿过了女人的手臂,左边的手则从女孩旁边的空位划过一个圈,两手合成一个圆形,猛地收紧!

    女孩在一秒后,才露出一种惊愕的表情,从原地跳起来。

    两只手在那一刻消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般。

    女孩站在走道上,背对着监控镜头,看不到表情。女人一脸诧异,看看女孩,张口说了什么,又看看旁边的空座位,惊惧地站起来,拉住了女孩。

    画面过渡到了正常速度。

    周围乘客都看了过来。

    漆黑的玻璃再次亮起。

    女人拉着女孩快步走到了车门处,在车门打开后,立刻带着女孩下车。

    视频到此为止。

    2014年4月19日,接到委托人电话。电话录音201404190815mp3。

    “您好,王女士……”

    “那个,你们的护身符很有用。我女儿已经没事了,谢谢你们。”

    “嗯。好的。关于之前说的调查……”

    “我觉得可以了。就到这里为止吧。尾款我待会儿就打给你们。就这样。”

    “王女士……”

    2014年4月19日,暂停调查。此事件归入“未完”分类,设定关键词“地铁”、“”,如有相关事件发生,重启调查。

    2014年4月20日,调查中止。此事件归入“未完”分类,设定关键词“地铁”、“”,如有相关事件发生,重启调查。

    档案看到最后,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最后那两行,“暂停”和“中止”是有什么特殊意味?还有那只从座椅中伸出的手,是怎么回事?这三个委托人都被同样的东西袭击了吧?可这其中好像没什么共同点。

    因为这个档案,我一晚上没睡好,总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天上班,我顶了俩黑眼圈。

    胖子住院,这一周都是我和瘦子跑那些产权人。不知道是不是时来运转,接下来没再碰到陈家辉、宋贤那样的家庭。原本瘦子还嫌弃和耳背的老人家大声嚷一个多钟头很累,经历了陈家辉和宋贤,他对现在的工作状态十分满意,祈祷不要再碰到那样的人家了。

    住院一周多,胖子今天出院。

    我们四个晚上约好了一块儿去接胖子,好好吃一顿。他接连两次住院,也是可怜。但有薛静悦陪着,可怜指数暴跌,让人想烧指数陡然攀升。

    瘦子提议,晚上吃一顿好的,就吃辣。

    陈晓丘在这方面有些实诚,提醒道:“他刚出院,应该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

    “没关系。人家饭店肯定有白米饭!”瘦子大手一挥。

    郭玉洁在旁笑得前俯后仰,还不忘赞同:“说的对!不光有白米饭,还有白开水!”

    陈晓丘无语,不说话了。

    郭玉洁掏手机,“我这就订饭馆!”她翻了几页,叫道:“哎哟,可巧了,医院附近就有一家!”

    “我看看我看看。”瘦子挤过去看,“够不够辣?”

    我和陈晓丘默默将今天要用的东西收拾好,等两人贼笑着订好了饭馆,我们四个一块儿离开办公室。

    瘦子每天的日常祈祷似乎是起了作用。今天跑的两家也很顺利。

    我给乐呵的瘦子泼了盆冷水,“别现在都说好好好,拆迁的时候不停摇头。”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瘦子底气不足地说了一句,拿了那份名单看看,“我觉得,今天这两家家里人口简单,应该闹不出大事。前两天就有些玄。”

    有时候“玄”不是产权人,也就是那些老人家,不好讲话,是老人家的子女各有心思。

    当然,贪得无厌的老人家,张口就要一个亿的也不是没有。我们还没碰到,但听说隔壁组就碰到了个,人家还不是要一个亿,是问“能拿几个亿”,再举例某地拆迁拿了十几套房,并振振有词:“那不就是几个亿吗?”给他怎么解释人家原本房子几百平,拿了十几套也不是十几套一线城市市中心的三房两厅,都没用。被那组同事戏称:“咱们这边肯定要出个钉子户了。”

    “看最后的补偿标准吧。”我随口说道,开车掉头,回单位。

    “南郊的房子,房型是不错,面积也够,但那位置……”瘦子摇头晃脑。

    这次拆迁,已经定下的补偿房子是南郊前两年新建的安置房,如瘦子所说,房型、住房面积方面都没问题,小区也是新校区,环境建设很好,可地处南郊,到市区得两个小时,配套设施这两年也没完全建好。论地段,是肯定比不了工农六村。

    到了单位,和陈晓丘、郭玉洁会合,我们直接坐地铁去中心医院。

    下班高峰期,地铁上人满为患。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会碰到的事情,也不像女孩子那样挤车的时候会小心护着自己的身体,护着钱包手机倒是经常做,有时候还要刻意小心,别让旁边的女性发生误会。

    可这次被挤在人群中,我忽然就想起了昨晚看的档案,总觉得毛骨悚然。

    我的能力仅限于梦境,我还不能篡改自己的记忆,这要是被袭击了……

    到了中心医院,郭玉洁还给我递了纸巾:“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啊?”

    我正好将那个档案的内容讲了,三个人顿时表情微妙起来,回头看看开走的地铁列车。

    载着满满的乘客,风声、机器引擎声远去,黑洞洞的地铁隧道望不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