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285章 探望

第285章 探望

    毛主任的话出乎了我的意料。

    她说的“前头周主任”,是居委会前任主任,不久前脑梗瘫痪,在水管爆裂前,又惊醒般嚷了两句要搬家,离开工农六村。我在梦境中看到过那位胖胖的周主任,她和青叶有来往,关系不算密切,但还挺友好的。

    周主任现在应该是由女儿照顾着,搬出了工农六村,只是不知道她女儿怎么想到来找我们拆迁办了。

    “能问一下,是有什么事情吗?”我问道。

    毛主任回答:“是那个事务所的事情。她现在的电话和住址我报给你吧。”

    毛主任只是个传话的,我就没再多问,将电话地址记下,跟毛主任闲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给周主任的女儿打电话了。

    周主任丈夫姓钱,女儿叫钱兰,现在也是退休的年纪。瘦子和胖子和她打过交道,人挺热情,很有种在居委会工作的气质。

    我电话打过去,只报了自己的身份,钱兰就滔滔不绝起来。

    “我们搬出来,收拾东西的时候就翻出来了我妈的老照片,里面有几张,是那个事务所的。你们之前不是一直在打听这事情吗?上次两个小伙子还来我家问了,气喘吁吁的,一天跑了好几家呢。”

    我忙趁着钱兰换气的时候插嘴道:“如果是这样,那阿姨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去看看照片?”

    “我一直有时间的啊。这个点,你们快下班了吧?就来阿姨这儿吃饭好了。”钱兰的热情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

    “这是哪儿的话,哪好意思上您家吃饭啊?要不这样,我们晚上过去,七八点钟可以吧?”我只能婉拒。

    “一顿饭,有什么关系啊?七八点,你们下班去吃饭,再过来,多麻烦啊?我看就来阿姨家……”

    “阿姨,”我无奈道,“我们今天是正好有个聚餐的,待会儿例会加聚餐。”

    “哦,你们有工作那我不好打扰你们。你们晚上过来好了。”

    “嗯嗯,好的。麻烦阿姨了。”

    挂了电话,我有种松口气的感觉。热情的中老年妇女总让人招架不住。

    我跟其他人说了,他们都对青叶的照片很感兴趣,要一起过去。

    我之前说开会不是找借口,是真有个例会。周五例会,各工作组通报进度,协调工作。其实基本上没什么实质内容,大家不是在跟某一户居民死缠烂打,就是等着前天死缠烂打的有个结果。之前因为我们这组负责的工农六村有三个特别严重的问题户王大爷、陶海和青叶开会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内容说,现在,我们这边解决了两个,剩下的青叶没得办法,我们就成了等待组。

    古陌的事情我没跟老领导说过。

    将古陌推出去,青叶拆迁的事情是不用我们费心了,可谁知道那不着调的大叔会说点什么?陈逸涵也不将古陌推出来,当他是个隐形的,我就更不会去冒这个头了。

    “嗯,行了。你们这边继续努力,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其他组协调一下。”老领导说了总结。

    我们组有些空,但因为工农六村爆水管,差点儿在媒体上牵扯拆迁办,上面领导没发话,其他组对我们几个都是观望状态,倒是没人请我们去搭把手了。

    我们五个出了单位,吃了饭,买了水果牛奶等礼物,就去了钱兰家。

    开门的就是钱兰。

    钱兰现在住着的也是个多层住宅的居民区,楼下有门禁,按了门铃,钱兰就通过对讲机跟我们聊起来,说了两三句后,才想起来让我们上楼。

    钱兰家的门大开着,钱兰就站在门口等我们。

    她模样挺普通的,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笑容洋溢,好像我们是她家相熟的亲戚。

    瘦子和胖子在来的路上就跟我们先打了预防针,我在电话中感受了一番钱兰的力量,就是陈晓丘和郭玉洁,经历了楼下门禁对讲机的聊天,多少也有了感触。

    “快进来快进来,外头冷吧?不用换鞋了,直接进,没事没事,不是什么好地板,家里面也乱着呢。你们喝点什么?泡茶叶行吧?哦,上次我儿子还说,大晚上和茶叶不好。我看看有些什么……”

    我见钱兰跑去开冰箱和柜子,忙说道:“阿姨,不用了。真不用了。我们刚吃好。您倒点白开水就行了。”

    “行,多喝水好啊。我给你们削两个苹果吧。”钱兰好像坐不住似的。

    郭玉洁赶紧抢了瘦子和胖子提的东西,送给钱兰,“阿姨,我们来看看周主任,哪还能让您忙啊?一点点东西,您收着。我们也不知道周主任现在吃点喝点什么好。她要不能用,您自己吃啊。”

    郭玉洁倒是和钱兰的风格很搭,她说了一番,和钱兰推辞来推辞去,总算是让钱兰消停了。

    “我们看看周主任吧。她现在好吗?听说之前说了话了。”我说道。

    钱兰叹了口气,难得安静了几秒,“上次说了话,就又那样了。我觉得我妈上次是撑了一口气给我报个信,她根本没好呢。那小区……我爸妈住了一辈子,我爸去了,我想要将我妈接来跟我一块儿住,她还不乐意,说自己是要死在那儿的。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天就说了要搬走……水管那事情也邪门。”

    钱兰说着,领了我们去了卧室。

    周主任被安置在主卧。

    一进门,就只见一个胖乎乎的老太太躺在双人床的正中,床边还有点滴架和推动的小餐桌,和病房差不多了。

    周主任比起我梦中所见,多了皱纹和白发,但脸色红润,看起来就像个健康的老太太。

    “周主任要睡着,我们就不打扰了。”我轻声对钱兰说道。

    钱兰点点头,又笑了笑,“你不用这样说话,她现在也听不到。年纪大了之后,耳朵本来就不好了。后来脑梗,瘫了,不认人了,医生说,她眼睛耳朵什么都不好了。”说到此,钱兰有些叹息,但没什么伤感,这让我有些意外。

    没想到钱兰是个眼尖的。

    她冲我说道:“我妈其实早交代过。她在脑梗前跟我说的,她就是要今年没的,还说是我爸来接她了。我原来还生气呢,一把年纪了,瞎胡说这个……后来她一下子脑梗,我就觉得啊……大概真的是这样。”

    钱兰的话,出乎了我的意料。

    “周主任说您爸爸来接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