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周游诸天万界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猿传说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猿传说

    嗡!

    虚空如同水面绽开涟漪波纹。

    一道青黑色流光,宛若幻影般从中极速划过,在羽妖帝宽阔的背上,周无忧和谢蕴、琥珀、空等师徒几人伫立着。

    他们在脱离悬空舰群之后,正朝‘鬼都’方向赶去。

    “师尊。”

    谢蕴这时开口道:“噩梦寄生世界战场,位于地底深渊之下,那里经过心灵封禁,属于一个与世隔绝的密封环境。”

    “这也是为了防止那些噩梦生物,对世界生态造成污染破坏。”

    “而鬼都,就是地底深渊的唯一出入口,那里除了有天魔殿进行固定驻防之外,鬼都本身也是一座大型战争机械平台。”

    “呀,师兄。”

    边上的小女孩闻言疑惑,询问道:“既然能将战场封禁,为什么不全面肃清啊?”

    “师妹有所不知。”

    琥珀轻叹一声,接过来道:“跟噩梦寄生世界的战争,经过诸位师兄弟的努力,其实早就到了收尾阶段。”

    “为首的那一位噩梦大君,以及麾下三十六位噩梦之王,如今都被镇压。”

    “而地底深渊里面,目前残存的都是噩梦之子,以及噩梦幼虫这些军团炮灰级存在,已经难以翻起什么风浪。”

    “至于说对它们进行圈禁放养……”

    “除了用来研究噩梦世界规则外,还为天魔殿以及浣心殿的后辈弟子们,提供一个心灵历练场景。”

    “但这并不是结束,相反这只是一个开始。”

    琥珀说着轻轻吐出一口气。

    他摇头道:“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白猿师兄也不用孤身前往域外虚空,去探知噩梦寄生世界的消息了。”

    “师尊。”

    谢蕴这时向周无忧执礼。

    “一位噩梦大君,相当于一位恒河圣主,但论诡异莫测程度,则要远远高于恒河天国世界的圣主级强者。”

    “它们的本体只存在于虚幻意识层次。”

    “但借助生物的心灵间隙,也就是情绪杂念的漏洞,可以直接实现寄生夺舍,将那些出现心灵间隙的生物,转化为自身躯壳。”

    “而这些噩梦生物在完成寄生之后。”

    “不仅夺取了被寄生者的躯体,连带着对方的灵魂记忆,都将被侵蚀读取同化,造成的结果,就是那些噩梦生物,可以完全伪装成被寄生生物,游走在真实世界之中。”

    “师兄,那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小女孩瞪大眼睛。

    通过谢蕴对噩梦生物的描述,勾起了她曾经的记忆,毕竟这种存在,和她家乡世界当初的‘泛意识体’极为相似。

    “应该是你们的三大心灵规则,起到了作用吧。”

    周无忧叹息道。

    “是,师尊慧眼如炬!”

    谢蕴点了点头,肯定了周无忧的猜测,继续道:“在事态尚未全面爆发时,弟子和公孙道光以及聂渊,首先发现了异常。”

    “有一头噩梦之子,在完成寄生过程中露出了痕迹。”

    “也正是在那次事件过后,越来越多类似的情况出现,等我们回过神,短短时间内已经有数百万智慧生命被寄生。”

    “随后就是战争爆发。”

    “虽然它们的能力诡异无比,但却被三大心灵规则相克,只要找到它们的弱点,并不是不能杀死它们。”

    “在付出惨重代价后,我们对这场特殊战争目前已经完成了掌控。”

    他这时言简意赅。

    “师兄。”

    小女孩皱着眉头,询问道:“先前那些数百万被寄生的智慧生命,最后都怎么样了,被解救了吗?”

    她可是非常清楚的记得。

    当初在家乡世界,山君它们被‘世界泛意识体’寄生的时候,最后周无忧可都是将它们重新复活了。

    “都死了。”

    琥珀这时叹息一声。

    “一旦被这些噩梦生物寄生,就相当于是死了,但那些智慧生命,对噩梦世界的生物来说,却仅仅只是一个躯壳,随时都可以用来更换消耗掉。”

    “先前被寄生的数百万智慧生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随着战争的爆发,包含超凡以及普通生命在内,遭到噩梦寄生的生物,已经突破了九千万,将近一亿之多。”

    “他们……都死了吗?”

    小女孩不敢置信。

    “都死了。”

    在琥珀之后,谢蕴长吐一口气说道。

    他在刚才的讲述中,省略掉了这场战争的大部分细节过程,包括伤亡数字,也只用了一句惨重代价简单带过。

    “噩梦寄生战争是残酷的。”

    “因为你面对的不仅仅是敌人,更是曾经的朋友乃至弟子,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永远不会懂得那种心灵煎熬,为首的噩梦大君,绝对是心灵之道的佼佼者。”

    “它正是利用了这种智慧情感桎梏,一度让战争陷入焦灼状况。”

    “尽管学宫不断进行宣传。”

    “但麾下弟子,在面对那些披着熟悉之人的躯壳,伪装的惟妙惟肖的噩梦生物时,还是无法突破自身心理障碍。”

    “真正打破这种僵持状态的,是白猿师兄。”

    “它的‘生死轮回规则’,代表的是心灵与物质的高度统一,一剑之下,无论是灵魂,还是躯体,尽皆在无尽轮回中消亡。”

    “而在这场战争里……”

    “那些噩梦生物连同躯壳在内,死于白猿师兄剑下的,足足有七千万之多,那已经不是一场战争,而是一场屠杀。”

    “就连那位噩梦大君,都被打得仅剩一丝本源,如今镇压在天魔殿。”

    当谢蕴说到这里。

    边上的琥珀,忍不住愧疚道:“若非如此,白猿师兄何必独身前往域外虚空,去探知噩梦寄生世界的消息……”

    “为什么?”

    小女孩越听越不明白。

    在她看来,既然已经打赢了这场战争,应该是皆大欢喜才对,为何在两位师兄说来,却感觉到一丝难以言喻的愧疚与伤怀。

    “小白……”

    周无忧低喃一声。

    他其实已经猜到了原因,这时语气寂寥道:“以小白的性格,即使杀了这么多,被凡人视之为亲友的噩梦生物躯壳,它也是不屑去解释的。”

    “师尊明察!”

    谢蕴此时像是卸去了心防。

    “虽然麾下弟子们知道,白猿师兄所杀的,皆为噩梦寄生后的怪物,但经过伪装的音容笑貌实在太过逼真,让他们难以突破心理障碍。”

    “而白猿师兄直接屠戮七千多万条生命,相当于一力承担所有的非议。”

    “有些极端之辈,甚至横加指责,尽管他们声音微弱,并由学宫第一时间进行处理,但依旧带来了极坏的影响……”

    “至于剩下的那些弟子。”

    “虽然说不至于怨愤白猿师兄,但孤立与漠视却显而易见。”

    “为什么会这样?”

    小女孩闻言表示不能理解,气愤道:“白猿师兄打败了那些坏蛋,明明是在帮助他们,为什么还要说它不好?”

    “这就是人性了。”

    周无忧叹息一声:“智慧生命在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面前,也在苛求别人也做不到,这种劣根性,在个体阶段尚不明显。”

    “但如果到了集体阶段,就会引发同众效应,形成舆论。”

    “从这一点来看,学宫的教育制度,还存在着很大问题,不过,以小白的心性,又岂会去在意这群蝼蚁的所谓舆论。”

    “说吧,你们师兄,独身前往域外虚空的真正原因。”

    周无忧的声音冷了下来。

    他眼眸中,无尽视之刺痛的电光闪烁,语气淡漠道:“蝼蚁的舆论,如果传诸于人耳,只会让它们迎来灭顶之灾。”

    “但你们师兄不在意,那是什么让其独身前往域外虚空?”

    “师……师尊!”

    琥珀和谢蕴心神紧张起来。

    他俩互视一眼,由谢蕴小心翼翼的出声道:“目前被镇压在这里的,只是噩梦寄生世界的一支先遣军团。”

    “经过先前寄生战争的侵蚀,仙妖世界的底细已经全部暴露。”

    “而情况不明下,在这位噩梦大君,以及三十六位噩梦之王身上,我们发现了未知心灵枢纽,如果它们死亡,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所以为了谨慎起见,只是将它们暂时进行镇压。”

    “与此同时,白猿师兄准备沿着那些心灵枢纽,前去查探更深处的信息,截止到目前,已经离开了二十多年……”

    “糊涂!”

    周无忧语气更冷了。

    他看着谢蕴,眼眸中视之刺痛的电光,几乎要溢了出来,谢蕴和琥珀两人见此,直接双膝跪下,惊慌叩首道:“师尊息怒!师尊息怒!”

    “谢蕴,你拥有心灵规则,但却如此不智。”

    周无忧感到失望。

    “你们既然知道噩梦寄生生物,本体只存在于虚幻意识层面,应该可以想到,那些心灵枢纽代表着什么。”

    “在一开始,这里的信息就被传回了噩梦寄生世界。”

    “如今七十多年过去,想必噩梦寄生世界的大军,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而你们师兄这时前去查探,你们认为结果会如何?”

    “师尊……”

    谢蕴和琥珀闻言大惊失色。

    这时正准备出言,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清唳。

    “师尊,鬼都到了。”

    羽妖帝一路上不言不语。

    此时向周无忧提醒道,同时也打破了笼罩在四周的极为压抑气息,让谢蕴和琥珀两人如蒙大赦。

    “也罢。”

    周无忧摇了摇头,没有再去看跪在脚边的两位弟子。

    “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关于统合心灵的实验管控机制,也是时候诞生了,就先从这里开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