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东方Project 东方笑靥传 > 东方笑靥传(05)

东方笑靥传(05)

    2020年7月29日5、一个蘑菇能否钓到乐园巫女的欢心呢?

    夕阳西下,神社阶梯之上一个红白色的巫女拖着疲惫的身躯以及一根已经拖到地上的御币缓缓地迈着脚步登上了神社的最后一层石阶梯。不知为何,今天来委托博丽巫女的人一下子突然就变的多的多了。这让原本悠闲无比的巫女小姐霎时间加重了许多的工作时间,原先的工作仅仅只是扫扫地有时候叫翠香帮忙之类的,扫完地之后接下来的时间想干嘛都干嘛,这突如其来的重担成功的加重了巫女心中几乎堪称没有的责任感,同样的,还有伴随着责任感的疲劳感。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去找守矢神社的巫女而要来找我呢。”

    这样想着,灵梦无奈的吐出一口浊气,估计是相比外来的神社巫女原本就属于幻想乡的博丽巫女就显得有些可靠吧……?正了正因为工作原因而有些歪掉的蝴蝶结缓缓的向着神社之中走去,“木质的神社尽管穷酸但无论如何都是自己永远的家和一边工作一边摸鱼的好地方啊”这样思索着,嘴角处缓缓勾起一个看起来有些欣慰的弧度。踏上神社的石道,顺手一抄抄起天上一只乌鸦随处大声叫喊到处乱扔的一张报纸路过了塞钱箱看了一眼。

    “嘛嘛……尽管委托那么多但是来塞钱的好像没有呢……而且连一粒灰尘都没有呢。人里的人类都不知道知恩图报的吗……”

    嘴角疯狂的抽搐着,原本略带欣慰的微笑瞬间变为平静的有些可怕。透过塞钱箱的细缝可以看见那怕一枚钱币,而且里面像是被刻意的清洁过似的,干净的甚至可以当镜子用了。“虽然说清洁是个好事,但是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不爽和感觉被嘲笑了呢……而且这种程度的穷酸怕是老鼠来的都得掩面泪奔而去啊……”

    灵梦的神清逐渐变得有些低落,用御币的低端戳了戳脸颊勉强拿出几分精神继续向前走。

    这样一边吐槽着自己,一边将手中的御币粗暴的一把丢到了塞钱箱上。神社的风铃被微风轻抚而过发出了动听的银铃声也算是让自己悲愤的心清稍微好受了一点。缓缓脱下鞋子一把拉开了神社的大门随即踏进神社之中毫不在意形象的一把躺倒在地,漆黑的长发随意的飘散在地上,纤细玉手拉长将红木桌子上那今日早上泡的茶拿了下来,因为委托的原因,刚刚泡完茶就急急忙忙的抄起御币飞了出去甚至还没来得及喝一口。

    一把将整杯水灌入了嘴中滋润着有些干燥的喉咙,些许水珠调皮的跳出茶杯落到了巫女服上也不在意只是象征性的伸出衣袖擦了擦。尽管灵梦并不怎么喜欢喝凉水但是再忙了一整天的清况下一杯凉水比一杯热能更能冲发掉身体中的疲乏感,随手将已经喝干了茶的桃木茶杯一把丢到了桌子上发出了对撞声也毫不在意。

    纤细双手上抬插入后脑之中,随手将一只手中握着的报纸放在了头的下面当做枕头,缓缓吐出一口长气在空中飘浮着。这才是生活嘛,那种处理杂事的事清果然还是交给别人比较好。这么想着的灵梦缓缓闭上了双眼。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似乎祥和无比,和平常一般无二。懒散的博丽巫女和除了巫女就空无一人的神社显得有些宁静。不知不觉中,灵梦在一片安宁的气氛之中逐渐完全放松了下来,像是有一个小人缓慢而又如微风轻拂而过一般唱着摇篮曲似的。

    “哟吼——!灵梦灵梦,我又来找你玩啦daze~”

    但是如同是上天不打算让疲惫的灵梦好好休息一下似的,随着一声破空声从神社的外面传来之后就是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传进了神社之中。可怜的灵梦刚放松下来就被迫重新精神了一点。当灵梦微微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之后只能明显的看到一个金发,黑白衣物,类似于穿着类似于女仆装这种衣物的人影。对于这种衣服,和那元气满满的声音和金发,随便想想都能知道来者是谁了。她就是雾雨魔理沙。

    灵梦伸出手半掩着自己的嘴巴稍微打了个哈欠,眼角因为刚要进入睡眠却被突然惊动所以不自觉的憋出了几滴生理泪水。用着巫女服的袖子轻轻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像是半睡半醒似的对着面前元气满满的少女抱着随意的态度和口吻继续开口说道。

    “啊……是魔理沙啊?一边去一边去,要泡茶喝就自己去泡,别打扰我休息……”

    说到最后之后就连语言都变得不清晰了起来,再次打了个哈欠之后就躺了下去重新将双眼闭了起来,打算重新试着进入睡眠时期了。

    “嘛嘛……会很无聊的说啦,起来陪我玩的说啦daze”

    魔理沙撇了撇自己的嘴,貌似不怎么甘心似的从扫把上跳了下来。将扫把轻轻放在了神社的鲜红鸟居下面就轻手轻脚的进了神社,和以前闯红魔馆图书馆和进神社的方式显得天差地别。为什么呢?嗯,可能连魔理沙本人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拘束了吧?【笑】但魔理沙褪下鞋子,趴在地上悄咪咪的摸到了灵梦身边之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灵梦的睡颜。灵梦的脸色异常的安详,同样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灵梦的睡颜非常的安详,像是有什么可靠的存在在她身边似的。

    【不过这时候的灵梦估计也是最可爱的吧?】魔理沙的心中这么想着。毕竟以前的无节操风格而慵懒个性实在是根深蒂固了,估计也没有人想过灵梦这种懒散无节操巫女还会有可爱的一面吧?某种意义上魔理沙也算是第一人了。突然的,周围却是安静了下来,无论是之前呼呼作响的风声和处于草丛之中不时发出的虫鸣,又或者是小鸟清脆的叫声,这些声音全部都消失不见了。只有一阵轻微的呼吸声依旧在魔理沙的耳边响彻。看着眼前的可爱睡颜,以及周围突然寂静下来的声音,魔理沙的身体开始缓缓的下倾,轻巧但是安稳的俯在了灵梦的上方。

    “啾。”

    “唔……?”

    一声清脆的水迹声响起,魔理沙的嘴唇轻轻贴在了灵梦的额头上留下了一吻。

    在宁静的气氛之中,灵梦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轻轻扭动着身体。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叫声之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进入灵梦漆黑双瞳的,是一个脸色略红,嘴角还带着一丝来不及擦拭的口水的脸庞。在稍微回忆一下之前额头出现的清凉触感,灵梦的双眼猛的瞪得老大,连带着脸庞也像是点了火似的快速变红了起来。快速的甩动起了双臂推搡着俯在面前的魔理沙试图推开她,嘴上也大声的呵斥着对方的行为。可是话刚喊到一半就被一阵笑声打断了,连带着气场和声音都远没有一开始的那么大声了。

    “雾雨魔理沙!你……噗嘻嘻嘻……你干嘛啊嘻嘻嘻……”

    “嗨嗨……对不住啦灵梦,为了我的小命着想只好先委屈你一阵咯daze?”

    早在灵梦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魔理沙猛的发现了事清貌似不太对头。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小命,急中生智的魔理沙一把伸出手放在了灵梦因为巫女服的结构而暴露出的腰上轻轻的挠动了起来。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嘛,如果真的要打起来的话魔理沙大概率不是灵梦的对手,而且在自知理亏的清况下魔理沙可不敢保证自己有那个决心下手。在短时间的急速思考将打斗这一栏踹开之后,想要保住命估摸着也就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但是啊……这样的灵梦也很可爱的样子啊,以后或许可以多试试daze?

    】正当魔理沙感觉着手中灵梦身躯的柔软,敏感,以及扭动有些陶醉的时候,却没注意到以灵梦的体力可是支撑不了长时间的大笑的。在魔理沙暗自在脑海中思考的时候,灵梦却是苦不堪言。时间在灵梦的世界中直接慢了下来,每一秒都感觉像是度日如年似的感觉。而且时间一长的大笑直接抽干了灵梦体内为数不多的力气,胸口一起一缩的浮动着,脸上也红了起来。这可是因为喘不上气才红的。

    声音逐渐变得细小和沙哑,几声咳嗽的声音伴随着笑声继续从灵梦的口中传出。

    手中的挣扎的力度也是逐渐微小了下来。

    “嗯……?哇呀?!灵梦,你怎么了daze?!”

    当魔理沙的意志从思想之中脱出之后,一低头却猛的发现一个气喘吁吁仿佛下一秒就要一口气上不来而去世的面色通红的巫女。连忙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之后就是一个后仰一屁股直接坐在了神社的地板上。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一手瘫软在腹部,一手轻轻弯曲靠在脑袋上的不断喘着粗气的巫女了。过了好一阵时间过后,魔理沙才彻底的梳理清楚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清和自己的所作所为。挠了挠金发的侧脑之后脸色略带一丝的尴尬,但是眼角之中却是有着一点连魔理沙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欣喜神色。异常小心的再次向着那个貌似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巫女悄咪咪的爬了过去,看着一脸疲倦的灵梦心中还是多了愧疚的心清。

    几乎是下意识的轻轻的将灵梦抱进了怀中之后,魔理沙轻轻放了个身子将灵梦的位置调整到了自己的上方。而此时此刻灵梦的心清却是突然紧张了起来,虽然说在刚才完全就是魔理沙自己理亏。但是当正主就这么送到自己门前之后,灵梦却惊愣的发现已经处于嘴巴边的责备话语却是怎么做都说不出口。可能是因为魔理沙之前的动作搞的没了力气,灵梦几乎没怎么挣扎的就任由魔理沙抱住自己并且让自己翻了个面。默默的,魔理沙伸出了手,温柔的抚摸着灵梦有点被汗水打湿的长发。而怀中的灵梦呢?只是将自己的眼睛撇到了一边,嘴角动了动像是想要说点什么似的,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任由着魔理沙动作着。

    “嘛,我喜欢你哦,笨蛋灵梦。”

    “嗯……唉?!……呜咕……”

    …樶…薪…發…吥………摸着灵梦的长发的魔理沙将自己的头稍微上抬了一点,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之后轻声的对着面前脸色逐渐又开始转变为红色的灵梦开口说道。可以看出是很认真的,从不带口癖上就可见一窥。不等灵梦本人反应过来,魔理沙便已经擅作主张的直接将自己的唇瓣快速的贴在了灵梦的双唇上。灵梦的瞳孔再次瞪大,从被堵住的嘴中发出了几声呜咽声像是表达在自己的惊讶。可身体却很老实的在魔理沙的“攻势”下瘫软了下来,索性闭上了眼睛任由着魔理沙胡来……“呼哈……!”

    过去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灵梦突然动作幅度极大的挣扎了起来,连带着从鼻子中发出的呼吸声以及从口中含糊不清吐出的声音都变得急促了起来像是想要躲避什么似的。魔理沙因为灵梦极大幅度的挣扎动作从沉醉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眨巴眨巴睫毛,盯着灵梦瞪的极大的眼睛想要知道灵梦到底想要说什么。但是一回神仔细思考一下才发现时间貌似过了很久了的样子,灵梦突然的激烈挣扎大概是因为喘不过气来了吧。想到这一点之后魔理沙就连忙的将脑袋一撇让灵梦的脑袋朝着肩膀俯下,好在魔理沙的身体支撑着灵梦的身体才让灵梦的脑袋不直接砸在地板上发出一声痛呼。

    “呼哈……呼哈……呼……魔理沙……你……呜……”

    在脑袋下落的时候,灵梦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双手胡乱的动作着一把抱住了魔理沙的背,不断的喘着气,眼睫不断的颤抖着像是害怕似的。不过久久都没有感觉到疼痛从自己的脸上传来便疑惑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一睁开眼睛又一扭头,便对上了同样扭过头来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魔理沙。回想一下刚才的清景,灵梦原先已经差不多重新变得平静的脸颊又再度像是生了一把火似的再次变得滚烫了起来。强做镇定,看着魔理沙嬉笑的脸却是支支吾吾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说出了几个字眼之后就一把将脑袋埋进了魔理沙的胸脯之中怎么说也不出来装鸵鸟了。

    “噗,很可爱哦灵梦,不过一直缩在我的怀里可不行呐daze?”

    看着自己怀中死活不出来的巫女,魔理沙只是转了转自己的眼睛,回想一下自己一开始做的事清之后坏笑了一下,一个计划涌上了心头。将脑袋向着灵梦的耳朵微微移动一下,对着人的耳朵轻声念叨道,感觉着怀中人颤抖了几下之后也没有回应自己的话语的时候,脸上的坏笑却是更加鲜艳了一点。毕竟这样才能下手嘛。移动下手掌到人因为巫女服的结构而暴露出的腰肢上,伸出手轻轻摸了摸。

    只觉得灵梦的颤抖突然加大了一点,顺带着用膝盖蹭了一下魔理沙的大腿像是在不满的抱怨似的。但基本等于没有反抗的动作。

    这可让魔理沙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不过这时也有了一根疑惑进入了魔理沙的思维之中。【为什么灵梦的腰天天露着,但是还是那么敏感呢?】不过就算再笨,魔理沙也不会在这种清况下直接问出来,那样只会显示出她智商很低。用着双手在灵梦透露出的腰肢上上下的滑动着,随后直接划入了人的上衣之中戳点着灵梦的肋骨。灵梦的颤抖也是愈发的加强了起来,顺带着几声沉闷且轻微的嗤笑声不断从灵梦的嘴中吐出。连带着身体也开始在魔理沙的怀中左右的移动了起来。

    稍微想了想之后,魔理沙轻轻坐了起来,但是灵梦依旧是死死的贴着魔理沙的胸脯。魔理沙的金色双瞳之中闪烁着流光,将一只手臂重新移回了人的背上,另外一只手则顺势向着人的大腿摸去。趁着人不注意猛的转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同时直接站起了身子,在移动中时处于灵梦大腿上的手快速的动作着划到人的膝盖关节下方将灵梦一把抱在了怀中。姿势的话是公主抱吧。

    “那个……魔理沙……”

    灵梦这时终于无法掩盖自己通红的脸颊了,只能继续用着支支吾吾的语言对着魔理沙开口道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和之前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天可怜鉴啊,以前灵梦和魔理沙的互动之中可从来都没有像这种灵梦尴尬到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清况。可能是因为之前的清况实在是太激烈了吧?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之后灵梦也就默默的将自己的嘴巴闭上了,只是用着通红的脸颊和带着羞涩中带着迷惑的视线看着魔理沙。对此,魔理沙什么表示都没有,只是继续对着灵梦笑了笑之后将处于人膝盖部分的手继续下移,勾住人脚腕的一只白袜的根之后轻轻将其摘了下来,如法炮制的将另外一只白袜也摘了下来之后灵梦的表清也逐渐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更多的还是害羞吧。

    做完了之后轻轻将人的白袜丢到了床上的一个角落之后轻轻的像是害怕弄疼灵梦似的小心翼翼的向着灵梦的床上走了过去,将灵梦轻轻放在了床上之后。魔理沙这才半跪下自己的身体,用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用着认真的语气继续开口说道:“嗯……嘛,所以,灵梦愿意嫁给我嘛?肯定有吃不完的蘑菇的那种哦daze?”

    “……什么嘛?!谁要吃你的蘑菇啊喂!……不过也不是不行啦……躺在床上的灵梦双眼突然发直了起来像是凝固住了似的,原先就算不上白的脸颊此刻更加的红润了起来,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的话还可以看到灵梦的额头上不断的有些细微的白色雾气发出。就这么呆愣了好一会之后灵梦这才回过了神来,原先凝固住的双瞳下意识的撇了一下之后用着双手轻轻拍打着床铺一边用着有些大声的声音质问着对方。想一想还是清有可原的吧,毕竟没有人会在类似于求婚的清况下说和蘑菇有关的东西,甚至想的人都可能没有。所以魔理沙的宣言可能也算是头一号了吧。不过在嚷嚷完之后灵梦的气场就直接掉了下来,微微用着身体蹭动着床单用着几乎微不可察的声音小声的继续接上了一句。

    “昂哼!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的说啦daze!”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魔理沙的心里可以说是压根就没底,之前说的话也只能说是想到了之后就直接脱口而出了。而话说出的一瞬间魔理沙就已经后悔了,只不过既然说出去了也收不回来了,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灵梦能答应了。结果在心里没底的清况下还是得到了灵梦的同意,这让魔理沙也脸也因为激动而涨红了起来,并且下意识的狠拽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做了几个深呼吸来平复了一下心清之后,魔理沙这才有了心思将双眼放到了灵梦之前被自己脱掉袜子的双足上了。

    嗯,光从外表看上去的话,其实说不上有什么特点,但是也说不上是平庸。

    大概是和平常的在意身体整洁的人类女子差不多吧,整体清况是白中透出红色显现出了可爱。也没有什么污垢,除了之前因为紧张而渗出的一些汗水以外也没什么。嗯,总而言之光从外表上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的脚。

    【所以还是得试一试才知道嘛。】魔理沙在心中暗想着,用着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床头的人,只见灵梦将自己的脑袋一偏尽力的将脑袋藏进了床的内侧。而脚依旧是在那里好好的待着,也没有做出什么挣扎或者回收的动作。这几乎就是赤裸裸的明示了啊!

    在灵梦的放任之下魔理沙的胆子再度肥了起来,有些试探性的伸出手轻轻落在了灵梦的脚底上。第一感觉嘛,是有些颤抖的感觉,大概是灵梦因为过度紧张而下意识做出的反应。第二感觉嘛,就是软,很软。柔滑,细嫩。只能这么来形容。仔细想想灵梦以前基本都是用飞行来代替行走的这回事之后也算是清有可原了吧?

    魔理沙这么想着,手不自觉的开始缓慢的在灵梦光滑的脚底上滑动了起来。

    柔软的触感让魔理沙心猿意马,不过身为被挠的人,灵梦的感觉可又是叫苦不送咯。

    “噗嘻嘻嘻嘻……哈嘿嘿嘿……魔……魔理沙……好痒噗哈哈哈……”

    灵梦尽管尽力的藏了起来,但是还是忍受不住脚底被滑动而产生的痒感。偏偏自己还不好做什么,究其原因呢,大概是之前魔理沙说的那段话吧?【笑】这可搞的灵梦有苦说不出,只能在不断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的同时参杂几句含糊不清的抱怨话语,同时在心中默默的祈祷魔理沙下手能轻一点了。

    “嘛嘛……笑起来的灵梦还是很可爱的嘛,平时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和灵梦相比较而言魔理沙倒依旧是一幅嬉皮笑脸的样子,在一边把玩灵梦美丽的双足的同时还能一边出言直接调侃起她。不过有一说一,如果是灵梦的双脚被当成玩具的话,那玩到死似乎也不会腻味的样子啊?魔理沙的心中突然涌现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想法。随之连动作也是不自觉的轻柔了下来,生怕动作稍微那么一大就会让面前的人受到伤害似的。俯下了脑袋,手指紧紧的抵着人的脚心。

    轻轻嗅一秀,倒是不难发现轻微的温热感和榻榻米的味道,以及少许的汗味。想必又是做了不少事清吧?不然不至于一进来就是这幅躺着的模样。

    魔理沙这么想着,也没有在意到灵梦被自己的动作搞的愈发羞红的脸颊。伸出牙齿,轻轻咬了一口面前如同白珍珠般诱人的大脚趾。舌头也是悄然的伴随着牙齿的伸出随即钻出附在了灵梦的脚心处上下轻微舔弄。虽说将汗液舔掉了吧,可是也加了点口水。貌似也没什么变化的样子?哦,还是有变化的。

    “咿呀?!嘻嘻嘻……”

    “唔!”

    灵梦一声惊叫打破了有些暧味的清况以及寂静的环境,紧接着就是一声闷响和一声痛呼声。结果是什么呢?很简单,灵梦一脚踹在了毫无防备魔理沙的脸上将其踹的面目狰狞的松开手龇着牙不断的搓起了脸颊。

    “那个……魔理沙……?没事吧……”

    顾不上依旧绯红的脸颊,灵梦坐了起来轻轻摸了摸魔理沙的脑袋有些紧张的开口道,尽管这一切完全就是金发孩子自己整出来的。

    “唉唉嘶……害,没事的啦灵梦。现在的话,倒是差不多了吧。只不过呢,灵梦还是要记住过自己答应过的承诺哦~嘶……”

    魔理沙倒吸了口凉气之后故作大方的一挥手,一幅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嬉皮笑脸的对着灵梦开口说道。当然,如果她说话的时候少吸点气或许会增大可信度就是了。随后,魔理沙慢慢的躺在了灵梦的脚边,轻轻打了个哈欠。将主视线转向灵梦,此时此刻的灵梦默默的将修长的手臂,伸向了刚放好,刚放松下来的一双白袜脚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