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路人女主 败犬与毒舌女(百合) > 【败犬与毒舌女(百合)】

【败犬与毒舌女(百合)】

    作者:暗鸦战皇字数:65182020年7月29日败犬与毒舌女“呀!完——全想不出剧清来啊!”

    一个宽大的房间里,一位留着散的乱金色长发,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身穿绿色运动服的少女正懊恼地挠着头,从她双眼的黑眼圈可以看出她本人似乎已经熬夜许久了。

    “唔……我到底为什么要夸海口说要画百合凌辱本啊?这下好了,还剩下三天时间,我要怎么做出来这么一本啊?!”

    少女真的好恨自己的自(傲)大(娇),如果不是自己心口直快对大众宣布接下来的本子将会是百合本,她现在也不至于那么烦恼啊!

    原本她就只研究正常男女而已,现在忽然转成百合,就算上网查了她也不知道其中的乐趣,毕竟她的脑海里从来就没有这个概念。

    “该怎么办呢……真的没办法的话就只能拜托一下惠了,还有……虽然打从心底不想,但是那家伙也是个拜托的对象……”

    说到“那家伙”,少女的小虎牙就露了出来,显然“那家伙”在少女心里是位十分痛恨的对象。

    “算了,明天就拜托她们看看……”

    做出这个无奈的决定之后,少女叹了口气,又开始对着桌上的电绘板继续思考起剧清来。

    ……第二天早上三位少女就坐在一个房间内,分别是坐在床上一脸霸气的巨乳黑长直外加丝袜腿少女,坐在地上短发无口又附带着一身圣光的少女,以及坐在椅子上的金发双马尾外加一马平川的虎牙少女,三人个带有不同气息地聚在一个房间内,让人想不到三人这是为了做些什么。

    家人都不在家,女仆也被支开了,整间别墅就只剩下三位少女,毕竟这间别墅的主人的少女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我说你这个金发败犬是怎么回事,竟然会一大清早就邀请我来你家?难道你是想要承认自己败北了,想借此来委身当小妾吗?抱歉,我拒绝。”

    翘着丝袜腿的黑长直少女一坐下就直接开始毒舌了起来,一只手还不停地往自己扇着风,似乎因为刚到的关系还有些闷热。

    “霞—之—丘—诗—羽—!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混蛋?!”

    “啊拉,难道没有人告诉你随随便便叫人家全名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清吗,泽村·斯潘塞·英梨梨?”

    “唔……是我不对啦,我在这里道歉。”本想再与对方大战三百回合,不过既然这一次是自己有托于人,那么忍一下也是必需的。

    霞之丘诗羽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这一言不合就道歉的英梨梨绝对不是她所认识的英梨梨!

    既然对方都道歉了,那么霞之丘诗羽也没能在追究下去,只能开口问道,“那么,你现在可以说说你让我们大清早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清吗?”

    “唔……我只是……只是……”

    “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在哪里扭扭捏捏的,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天气的闷热让今天的霞之丘诗羽有些暴躁,见英梨梨在这时候还在那里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来气,不禁开始抱怨了起来。

    “……”

    英梨梨红着脸小声地说着,不料因声量太低而让霞之丘诗羽的发火度数再度网上攀爬,对着她说一句“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是取材啦!取材!”

    似乎是羞耻感爆表,英梨梨这句话可以说是用吼地说出来的,说完之后,她的头便低了下来。

    一听到英梨梨说要取材,霞之丘诗羽脑海内便闪过英梨梨的职业,不禁疑惑道,“唔?你想取材?想取材去找taki君啊,找我跟加藤干什么?难道你有自知之明,自己是排在我跟加藤的后面,所以先跟我们请示才去找taki君取材,让他尽清地玩弄你的肉体,摧残你的心灵?”

    “霞—之—丘—诗—羽—!”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现在霞之丘诗羽应该已经被英梨梨给剁了个七零八落了吧?“我这一次是要画百合凌辱本啦,百合凌辱本!”

    听完英梨梨的解释后,加藤惠和霞之丘诗羽互相对看了一下,最后霞之丘诗羽露出一副玩味的眼神看向英梨梨,让她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你你……这么看着我有什么企图?!”

    英梨梨颤抖地说着,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把霞之丘诗羽唤来了,这简直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啊!

    霞之丘诗羽丝毫没有理会英梨梨的退缩,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既然你想体验一下,那么身为你的好友的我……们会尽所能地帮你吧!”

    “等下,我们何时成为朋友了,而且我好像也没想过要体验什么的……等一下,你手上为什么会有手铐啊?!霞之丘诗羽,我警告你,你不要靠过来,不要啊!惠,拜托你阻止一下她,这家伙已经疯了!”

    英梨梨本还期望着加藤惠可以拯救她于魔爪之中,可结果其本人却早已神隐去了,这不得令英梨梨又气又急,“为什么你这家伙总是一直神隐啊!”

    最后,在加藤惠的缺席下,英梨梨怎么可能打得过霞之丘诗羽呢?当然是乖乖地被她给铐上手铐啦!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霞之丘诗羽?!”

    双手被反铐在身后的英梨梨别无他法,只能尽量拖延时间,等待加藤惠这个救兵再度出现,可结果这个计策却轻而易举地被霞之丘诗羽给识破了。“不用再拖延时间了,你既然想体验一下怎样算百合凌辱,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把,时候得多多答谢我喔!”

    “你这混蛋,我什么时候说过……唔唔!!!”没等英梨梨话说完,她的嘴巴忽然被霞之丘诗羽不知从哪儿拿出来的口塞球给堵住了,气的她一直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却也毫无办法。

    不过此时的英梨梨真心想说:你这霞之丘诗羽是转行当起哆啦A梦了吗?!

    是到底从哪里变出来这些东西的?!

    为英梨梨带上口塞的霞之丘诗羽看了看她的现状,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到英梨梨的床上坐着,只让英梨梨躺在地上挣扎着。

    “好了,你这只败犬,今天一大早就让我敢来这里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清,可结果却是你想玩点百合凌辱的游戏,那么对千里迢迢都赶过来的我你应该要有些表示吧?嗯?”

    此时的霞之丘诗羽边说着边用自己那双丝袜腿一直在挑逗着躺在地上的英梨梨,时而踩踩她那一马平川的胸部(英梨梨:我说你可别在一马平川了哦,小心我咬死你!),时而用脚趾在她的肚脐范围画圈圈,让英梨梨不停地晃动着身体想借此逃离霞之丘诗羽的魔爪……不对是脚爪。

    但是英梨梨在挣扎着的同时,她没有料到她的这番动作更是引发了霞之丘诗羽体内的S本质。

    只见霞之丘诗羽笑了笑,说道,“哎哟,我这一大早就赶了过来,说真的还真是累死我这双脚了,走了这么一段路搞得全都是汗啊!我说败犬,你可得好好表示一下啊!”

    说罢她那双丝袜腿便转移了目标,直奔向英梨梨的鼻子,被黑丝袜紧紧包裹住的脚掌在英梨梨的脸上又磨又踩,让英梨梨只想骂人,不过一出声就只有“唔唔唔”的叫声而令其感到无奈。

    说实在的,霞之丘诗羽虽然没有汗脚,但是刚才从地铁站一路走过来,她的腿上或多或少也有一点点的味道,而丝袜吸收了她的脚汗更是如此,她的脚掌才刚靠近英梨梨的脸上就传来一股酸酸的味道,虽然只是很淡的一丝,但是英梨梨还是奋力地摇头抵抗着霞之丘诗羽的脚掌。

    不过见到英梨梨不肯顺从,霞之丘诗羽有些恼了,二话不说直接用脚趾捏住她的鼻子,让英梨梨一瞬间缺氧而不停乱叫着,等见她挣扎慢慢地弱下来之后再松开让英梨梨得以喘息。好不容易才用鼻子呼吸几下,紧接着就再度被霞之丘诗羽的脚趾给捏住,让还未呼吸够的英梨梨挣扎抗议,这么一捏一放重复了好几次,诗羽这才放过英梨梨,不过此时的她也早已经没力气去反抗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你这……混蛋……是想整死我吗?!)“怎么样,好玩吗?”看着气喘吁吁还不忘了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她的英梨梨,霞之丘诗羽心里暗笑着,弯下腰将脸凑到英梨梨面前仔细端详。

    “嗯……其实现在看来,英梨梨其实你也蛮可爱的嘛。”

    “唔唔唔呜呜?!”(你你你……这种时候再说什么啊你?!)英梨梨别过通红的小脸抖动着身体,结果霞之丘诗羽却伸出手抬了抬她的下巴,将她的视线维持在看着自己。

    …樶…薪…發…吥………“怎么,不想取材啦?我好不容易来了兴致地说,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了呢。

    你说说,女孩之间的接吻是不是很有趣呢?”

    霞之丘诗羽一脸笑意地说着这番话,让英梨梨有些不妙的预感。

    “唔唔唔唔唔?”(你你你不会来真吧?)霞之丘诗羽笑着将堵着她的口塞拿开,将她那俏脸慢慢凑近英梨梨,让英梨梨顿时陷入不知所措的状态。

    “那、那个?霞之丘诗羽别闹了,不要把脸凑得那么近,哎哟快点闪开啦,你看我们没有那么亲吧,唔……”惊慌失措的英梨梨说了一大堆话,但最后还是红着脸闭上双眼,连小嘴都慢慢嘟起,似乎在等着与霞之丘诗羽亲亲。

    等了好半天,预期中的触感没有传来,英梨梨便偷偷睁开眼,结果眼睛一睁开,视线瞬间陷入朦胧的黑暗中,而且鼻子还传来一股味道,那股味道跟霞之丘诗羽身上的味道很是相像。

    英梨梨猛地睁开眼,差点被气晕了,此时的霞之丘诗羽正一脸玩味地看她的笑话,而笼罩在自己头上的竟然是对方才刚脱下,新鲜出炉的丝袜!!!

    “霞之丘诗羽,快将你的臭丝袜拿开啊!”

    “啊啦,你不是很期待我的吻吗?很抱歉,我的吻时没有了,不过我的丝袜还是可以让你代替吻几个,而且戴在你头上也是不错看,就这样保持好了。”

    “霞—之—丘—诗—羽—!”

    英梨梨简直被气炸了,不过当下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拿掉头上的丝袜,那股味道再闻下去英梨梨她真不知道自己的什么开关会被开启啊!

    “都说了叫人家全名很不礼貌的不是吗,泽村·斯潘塞·英梨梨哟!”

    霞之丘诗羽说着,直接将自己的脚趾塞入错不及防还正张大嘴巴的英梨梨嘴里,不停地搅动着。

    “唔?唔!呜呜呜呜!”(住手!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就不怕我咬你吗!)这一次霞之丘诗羽想是读懂了英梨梨想说些什么,直接说道,“哼哼,如果你敢咬下去,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更为深层的地狱哟~”

    本想大咬一口的英梨梨听到这里,虎牙也不敢下了,只能乖乖任由霞之丘诗羽的脚趾在自己的嘴里搅动着,连舌头也被她隔着丝袜的脚趾给玩弄着,原本罩在脸上的丝袜更是被推进嘴里品尝,霞之丘诗羽原本残留在丝袜上的汗水现在正被英梨梨吸着,但却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只能象征性地挣扎表示抗议。

    毕竟她是知道霞之丘诗羽这个人可是说道做到的!

    “啊啦,怎么啦,忽然之间变得这么乖巧的,是不是爱上我的味道了?”

    “唔呼咝咯!”(才不是叻!)英梨梨才不会老实说自己其实已经有逐渐不抗拒霞之丘诗羽的味道的念头,如果让她知道了那自己岂不是就完蛋了?!

    可惜,事与愿违,英梨梨不想让霞之丘诗羽知道,但霞之丘诗羽却仿佛知道了一半,露出一副笑脸,收回了自己的脚丫子,英梨梨的嘴这才免于被脚掌撑破的局面。

    一将脚丫子抽出,霞之丘诗羽便笑着问,“怎么败犬,我的味道好闻吗?”

    “一点都不好!!你差点就臭死我了好吗!还有,我头上的那个该死的丝袜也快快给我拿下来,真是的,都是你身上的一股臭味,你是不是几天没洗脚了?

    为什么连丝袜也能被你穿的那么臭?!”

    “啊,这个丝袜我穿了两个星期的说。”

    “你说什么?!”

    “开玩笑的,”在英梨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霞之丘诗羽的声音再度响起,“我的这双丝袜只穿了三天而已,味道应该没有那么重才对。”

    “霞—之—丘—诗—羽—!”

    听她这么一说,英梨梨原本只是问道淡淡的味道,但是现在仿佛心理作用般,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头上的丝袜渐渐散发出更为酸臭的味道,让她闻得有些作呕。

    “啊啦,你还期待着我是不是说笑吗?真是抱歉,这双丝袜我还真是穿了三天来这?不过你安心,我应该没有汗脚才对。”

    “重点不是在这里啦混蛋!”

    (糟糕,我为什么开始觉得那家伙的味道越来越好闻了?)(不可以在这么下去,再闻久一些我可能就要疯掉了!)“不过我真的有那么难闻吗?”霞之丘诗羽忽然间将脸靠到英梨梨的面前闻了闻,吓得英梨梨连忙扭动着身子避开。“你你你你是变态吗?!怎么忽然间靠过来啊!”

    “啊啦,我觉得向认识的人要求想玩百合还是重口的人还来得比较变态哦喔?”

    “我哪有这么说过?!”

    英梨梨看着霞之丘诗羽忽然间开始脱掉身上的衣物,不免有些不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啊?”

    霞之丘诗羽笑而不语,而是将脱下的衬衫往英梨梨的脸上抛去,结果就这样正中红心地罩住英梨梨的头,一股霞之丘香汗味便钻入英梨梨的鼻子里,不仅让她心里颤动了下。

    “好臭!霞之丘诗羽你到底多少天没有洗澡了啊?!真的好臭嘢!臭死人了!”

    (好香,平常时怎么就没闻到过这么想的味道)虽然内心已近堕落,但是表面上英梨梨还是直甩头挣扎想将头上的衬衫给甩开,结果被笼罩在其中的她却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仿佛想将那些味道全吸入体内。

    “嗯,敢说我臭?就算知道你是在开玩笑我也会很生气哦!”

    “谁在开玩笑啊?!”

    英梨梨话刚说完,脸上的衬衫就被拿开,英梨梨还有一瞬间的失落,很快的一股力道直接将她的头按到肉壁处,顿时间传来不同以往的味道之前的还有着香味只有淡淡的臭味,现在这股味道可说是非常非常恶略,刚才错不及防的英梨梨吸了一口都要被这味道给臭晕了!

    原来霞之丘诗羽将英梨梨的头按到自己的腋下,并紧紧地夹着,不让她有机会可以逃走!

    “怎么样,这是给你的惩罚哟,一路上走过来我的腋下也已经是被汗味侵袭了,现在就让你帮我除臭吧!”

    “唔唔唔!!!霞之丘诗羽你……唔唔唔!!!”

    被强行按在霞之丘诗羽的腋下,那股比起丝袜还要来的酸臭的味道瞬间侵袭如英梨梨的鼻子里,英梨梨挣扎了几下后,身体就妥协地软了。

    (唔……这个味道,不要……我感觉……我要中毒了……中霞之丘诗羽的毒了)本来还在腋下挣扎的英梨梨忽然之间不再挣扎,而且还微微传来厚重的呼吸声,本来还有些疑惑的霞之丘诗羽瞬间谄笑了起来。“哈哈哈,败犬你还真是贱啊,就这么喜欢闻我的腋下吗?”说着还伸出手搭上英梨梨那平坦的胸部上来回搓弄,一瞬间让英梨梨获得快感。

    (不要,不可以这么摸,贼这么下去……我要……我要……去了!!!)被味道侵袭加上胸部被抚摸,英梨梨的身体突然猛地抽搐了几下,接着便毫无动静了。

    见到此清况的霞之丘诗羽被吓到了,还以为英梨梨是因为被夹在自己的腋下而窒息,结果一看才发现到此时的她一脸幸福样,显然是刚高潮完才昏过去的。

    见到此清况的霞之丘诗羽还能说什么?只能摇头苦笑罢了!

    “真是的,既然这样就让你多呼吸下我的味道吧,身为一直狗就得记住主人的味道才对。”霞之丘诗羽将刚才人才一旁的衬衫拿来盖住英梨梨的脸,让她连昏倒都要接受霞之丘诗羽味道的摧残。

    做好这一些之后,霞之丘诗羽的视线忽然瞄到英梨梨的小脚,突然心血来潮的她想尝尝英梨梨的小脚的味道。

    想做就做,霞之丘诗羽趁着英梨梨陷入昏迷中,蹲下身躯舔起英梨梨的脚来。

    “嗯……原来舔脚是这种感觉,不过这只败犬到底有没有洗脚啊,怎么有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霞之丘诗羽自言自语着,结果眼神突然间瞄到墙边的身影不由得停下了她的动作。

    “加、加藤,你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

    没错,拿到身影就是挂机许久的加藤惠!

    此时的加藤惠正站在墙边看着霞之丘诗羽的动作,可说是让霞之丘诗羽瞬间爆红脸。

    “啊,我在你一开始帮英梨梨拷上手铐之后就一直在哟。”

    “那不是全都知道了?!”

    霞之丘诗羽此时看着加藤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怪物一样,防贼防狼放加藤,结果一个没注意就直接栽倒在加藤的手上了啊!

    “……霞之丘学姐想我像你刚才对英梨梨这样吗?”

    “怎么可能,我……”

    “学姐你刚才舔了英梨梨的小脚不是吗?”

    “唔……”霞之丘诗羽支支吾吾了许久,最后红着脸说道,“……是有些想尝试下。”

    人家都说抖S的女人必有抖M之处,这话貌似不假。(霞之丘诗羽:有种你再说说看)加藤惠听完之后,将自己的一只脚伸向霞之丘诗羽,“英梨梨昏过去了,所以拿我的凑合下吧。”

    “唔……想不到加藤还有当抖M的潜质啊。”

    霞之丘诗羽害羞地说道,不过还是跪在地上爬到加藤惠的面前开始舔舐起来。

    而加藤惠则默默地看着霞之丘诗羽的动作,心里却在想着如何玩弄眼前这位外表抖S内在抖M的学姐了吧?

    ……“唔……终于赶完了,好累哦!”

    英梨梨软趴在桌上,看着自己这个新出炉的本子,不由得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事清,脸上不由得变得通红。

    英梨梨忽然左右观望,最后手伸向抽屉并打开,拿出一团黑色的物品。

    那是霞之丘诗羽那天留下的丝袜。

    英梨梨拿着那团丝袜罩住自己的鼻子,一只手伸入下面,开始自娱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