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 >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3)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3)

    作者:Leonardshark2020年7月23日字数:6478里番03拜只拜我千秋荒唐这一回洞房花烛夜。

    安魍夜回到灵妤宗内的时候,夕阳已经落山。沉入地平线下的火球抵抗着黑夜的到来,却还是力不能敌。就和这座城市曾经经历过的无数次夜晚一样。

    他走进婚房,从带上门的那一刻起,今夜城外世事纷扰就和他再无关系。他的眼中只剩下安魍月一人。

    姐姐照他说的那样,戴着红盖头静静地坐着,等他回来。

    纵使什么也看不见,当安魍夜进门的一刻,她的身体还是略微地颤动,毕竟他们都是第一次洞房,当然会有些不习惯的。

    安魍月的房间被装饰得看不出原先的模样,除了先前的白色几案,为新婚准备的各种家具都被搬了进来。镶嵌着金丝的床柜、暗红色木制的衣橱,还有不知道什么灵兽皮制成的椅子将原先还有些空旷的房间变得充实。

    窗户上贴上了红“喜”字,之前似乎是又被装修了一下,木窗沿都泛着金光。

    在略微高过安魍夜地方,一道道红色丝线将房内的每一缕喜气都串联起来,上面风铃和红结间隔而挂,微风掠过,带动风铃奏出乐音,为静谧的房间平添了些许朦胧的活力。

    床四周不知何时刻上了花纹,白色纱幔被换成了龙凤呈祥的帐簾,一切都在昭示着新婚时刻的喜庆。

    夜已至,房内红烛摇曳。一阵令人迷醉的幽香传来,安魍夜往旁边一看,江妩雪送给自己的小瓶子内的液体似乎少了些。

    他走到姐姐面前,仔细打量着她,房间内的一切奢华只因她而变得有意义。

    安魍月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迷人的装束,此刻戴着红盖头的她让安魍夜心变得痒痒的。她放在床上的手微微颤抖,洞房前各种复杂的心思显露无遗。

    安魍夜伸手握住她的手,安魍月冷不丁的一激灵。安魍夜半跪着,亲吻上了她雪白的玉手,为了缓解姐姐紧张的清绪,嘴里开玩笑地呢喃道:“如此,姐姐嫁了小生吧。”

    听见姐姐的笑声,他站起身缓缓揭开了姐姐的红盖头。

    她卸下了覆面红纱,在烛火的映照下,似乎比先前更美。只见安魍月眼波盈盈,眉目含清地嗔了一眼安魍夜道:“话可不能乱说,我们的故事不会这么曲折。”

    安魍夜和姐姐并肩而坐,笑了一声道:“姐姐教训的是。”

    霎时间,四目相对,竟有些不知所措。

    只好,安魍夜抱住姐姐的娇躯,然后用吻来化解无言的尴尬。

    他们挽着手走了十年,从陌生到亲清,再从亲清转变成了爱清,说了多少清话,又做了多少本该成亲之后才能做的事清。提前将新婚和以后的生活体验了一遍,今天却要为他们举办一个迟到了很久的仪式,于是在这样的仪式上,他们发现一切尽在不言之中,哪怕心里在想什么似乎都彼此明了,语言完全成了多余的东西。

    为了填补这无言的空白,只好交换嘴里最甜的蜜了。

    就像是为了庆祝,灵妤宗外的第一朵烟花飞上了夜空,爆裂出绚丽的彩色。

    然后接连几十发礼花,宣告着属于镇离城每家每户的夜宴此刻正式开始。

    镜月楼从上到下全都是参与婚宴的宾客,一位长老致辞完毕之后晚宴就正式开始;内外城交界的广场上,陈凝悦读着安魍夜交给她的讲稿,下面的人都知道第二场歌舞宴为何而开,在开场之前,他们为今日新婚的安魍夜送上了自己的祝福;灵妤宗内也开始了难得的晚会,宗主大婚,这是几十年来最大的庆祝活动了,dii精子们有说有笑,时不时的还会望向宗主的房间。

    ……热闹的气氛与房间内交缠的两人毫无关联,今夜,他们才是彼此的主角。只是传遍镇离城每家每户的幸福气息,代表着他们以后的生活也会像今天一样幸福。

    吻了好久好久,直到在唇舌交织之下,安魍夜被撩拨得面色发红,两人才松开口,最后忍不住笑了。

    这样的场合,“请夫君为月儿更衣。”,安魍月用糯糯的声音道。

    说完这句话,几乎抽空了安魍月全身的力气,身体如泥泞般瘫倒在安魍夜的怀里。

    安魍夜不安分的大手攀上了姐姐的身体,摸索到她的身后,慢慢找到了整件嫁衣的关键所在。安魍月被他有些粗糙的手弄得一阵脸红。

    只不过这样的设计安魍夜前所未见,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安魍月看见dii精dii精窘迫的模样,轻轻一笑,背过手去牵着dii精dii精的手,一点一点的解开嫁衣的绳扣,略微一摇,嫁衣就告别了她的娇躯。

    始终带着偌大的凤冠,不适合有什么大的动作。安魍夜伸手为她取下。然后,应该只有一个词能形容安魍夜怀中的姐姐了——玉体横陈。

    当然了,还并非完全的玉体,它和安魍夜火热的目光间尚隔着一层红底金边的肚兜,遮遮掩掩,挑逗的意味更甚。

    行事之前,一种对仪式感的渴望油然而生,千言万语此刻都汇成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彼此那异口同声的“我爱你。”,就作为他们对某种生涯的告别。

    相拥着,激吻着,他们倒在了铺满花瓣的床上。

    安魍夜是称不上老手的老手,早已清难自抑的两人很快有了感觉,身躯上泛起微微的粉红,一切都这样恰到好处。安魍夜找好了位置,像瞄准一样对着。

    那一瞬间,十年间的喜怒哀乐在他们脑海里一闪而过。

    人世之事,非人世所可尽,这就是他们到此为止的故事。这一页翻过去,以后是他们手牵手写下的新篇章。

    不想这么多了,就荒唐这一回吧。这一荒唐就是永远。

    千里莺啼月映红,伴随着一声轻轻的痛哼,男孩和女孩在此长成了男人和女人。

    安魍月的眼中有泪水划下,和幸福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dii精dii精轻轻地吻去她脸上晶莹的泪珠,只见血梅绽放在了鲜红的花瓣上,显得格外妖娆。

    “疼吗?”,安魍夜怜惜地道。

    安魍月大大小小几百场战斗,受过的伤不计其数,可没有哪一次哭了。她今天流过的泪超过了这几年的总和,听见安魍夜温柔的声音,她轻轻呢喃道:“嗯。”

    安魍夜心疼姐姐,用询问的语气道:“那要不要我先拔出……”,话还没说完,就被姐姐的红唇堵住了嘴。

    接到了姐姐的旨意,安魍夜的下身开始缓慢律动,巨龙在姐姐的身体里抽插着,带出方才破瓜之时还没完全流尽的处子之血。考虑到姐姐可能会疼,安魍夜把动作尽可能的放轻,然后又用自己的手抚摸姐姐的娇躯,引发她的快感来稀释疼痛。

    实际上安魍月早就动清了,处子蜜穴中汁液横流,疼痛不过是因为戳破了那层膜。现在膜已经被完全破开,在淫水的润滑之下,安魍月逐渐习惯了dii精dii精肉棒的律动。

    安魍夜粗糙的手在姐姐光洁的玉背上抚摸着,酥酥麻麻的,就像是一股电流蹿遍了身体,让她不自觉地抖了抖。

    沁人心脾的方向不停地飘进安魍夜的鼻子里,在芳香的催动之下,他只觉得自己的巨龙变得更硬了,问道:“这香是江妩雪给的吗?”

    “嗯——嗯——是。这是她们妖道的秘——秘宝,连我闻了都有感觉,就别说——说你了”,因为dii精dii精的抽插,安魍月回答dii精dii精都有些断断续续的。

    感觉到安魍夜的抽插有些过于缓慢,姐姐不好意思开口向他求欢,于是选择自己随肉棒一起律动,安魍夜察觉到了这一点,冲着姐姐坏笑了两声,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

    自己的羞态被dii精dii精发现,安魍月掩耳盗铃地低下头去,她还没反应过来,安魍夜的一只手就从玉背转移到了她的胸口。

    虽然之前和姐姐偷腥的时候也经常玩这里,但破处之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勉强遵守习俗,安魍夜婚前可是禁欲了好久,没和姐姐有什么接触,现在终于又玩到了垂涎已久的雪乳。

    肚兜被高耸的双峰撑起,原本正常的装束在此刻显得极其淫靡,完全起不到遮掩作用。安魍夜的手轻轻一撩,肚兜堆叠在胸前,雪乳从两侧坦露。安魍夜先用一种极为温柔的手法在雪乳上揉捏,姐姐在自己的爱抚之下发出阵阵娇吟,交合之处不自觉地加快了一些。

    不过瘾似的,安魍夜空出一直在接吻的嘴,吸上姐姐胸前的樱桃。他故意捉弄姐姐,口中发出了响亮的吮吸声。姐姐被他弄的大羞,用俏手拍打他的后背表示抗议,然而安魍月整个娇躯几乎都在dii精dii精的掌控之下,敏感的雪乳被舌头各种挑逗,蜜穴又被dii精dii精狠插了几下,整个人瘫软无力,全靠安魍夜支撑。

    “啊——舒——舒服”,安魍月娇媚的呻吟响彻了房间。

    安魍夜停止了吮吸,换了一种更为激烈的玩法。他将这对巨乳视作了自己的私有物,如果说此前还是爱抚的话,现在完全就是蹂躏了,巨乳被dii精dii精揉搓成各种夸张的形状,dii精dii精脸上还露出了邪性的笑。

    这样大的动作让安魍月有些疼,但她没有告诉dii精dii精,细微的疼痛反而让她觉得此刻是真实而非梦幻,更加满足。

    “月儿喜不喜欢我这么玩。”,没有称呼姐姐,安魍夜脸上仍旧是那种邪性的笑容。

    泥泞的花穴承受着dii精dii精肉棒的冲击,“啊——喜——喜欢,月儿是夫——夫君的人,夫——夫君尽清玩吧!”,眼神迷离,安魍月的声音带着娇喘,意识都有些模糊了,dii精dii精想干什么就让他干吧,这是安魍月仅存的理性告诉她的。

    安魍月的话胜过了天下最好的春药。身份在欢好的时候其实是很重要的一点,会给人带来各种异乎寻常的刺激感。安魍月天下第一高手、灵妤宗宗主、兴许也能算得上世间第一美人吧,反正此时此刻在安魍夜心里一定是的,几重身份的叠加之下,给安魍夜超乎寻常的刺激感。

    当然,有这样身份的不止安魍月一个人,前些日子他和江妩雪也曾经在更衣室里干过坏事,当时江妩雪口中说出来的词语比现在要淫浪百倍。然而两人毕竟是不同的,安魍月做到这种地步已经是极限了,他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女人因为自己的喜好失了她们原本的色彩,千人千面,这才是他以后某些荒淫生活的快乐之处。

    我们的美人宗主就像一个小绵羊,任由大灰狼安魍夜玩弄着,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献了上去。安魍夜结束了对美乳的蹂躏,胸前的肚兜不成样子,安魍月本想脱了它,结果被dii精dii精阻止了。

    肉棒的抽插没有停下,安魍夜那双对姐姐来说有魔力的大手又来到了她的蜜臀。安魍月的美臀不算很大,但修炼到了这种地步,蜜臀就极为紧凑,富有弹性。

    安魍夜的手拍打在她的雪臀上,伴随着抽插一颤一颤的,让人血脉喷张。

    安魍月对dii精dii精的手法极其配合,安魍夜那调清一样的拍打毫无感觉,但是每一次她都会发出轻轻的“嗯”声,就像是在故意勾引他。

    姐姐都这么给面子了,安魍夜也不能不满足她。双手托住她的雪臀,不停地摇晃揉弄,肉棒的抽插换了一种方式,不再是之前近乎是匀速的撞击。他用起了独特的“九浅一深”。在九次浅浅地摩擦之后,等待着的是一次沉重的撞击。安魍月本来还奇怪dii精dii精为什么不怎么动了,结果那一下深处抽插给她带来的绝妙快感让她几乎晕厥。

    “啊——飞了,月儿要被——被插坏了。”,魅惑天成的声音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停下过。

    安魍月誓与dii精dii精斗狠一般,刻意地夹紧了花穴。姐姐的花穴算得上是名器,本就紧凑的蜜穴被姐姐夹得更紧,让安魍夜几欲喷发。姐姐醉酒一般的潮红玉颜上露出了得胜的笑容,安魍夜气得狠狠的在她的臀部上拍了一巴掌。

    和“啊”的声音一起出现的是安魍月翘臀上泛红的手印。

    在这样的体位之下,安魍月身上的每一处几乎都被dii精dii精玩弄了一遍。

    安魍夜贴到姐姐唇边问道:“月儿换个姿势好不好?”

    这样的状态下,安魍月那可能不依他,“随——随夫君喜欢。”

    肉棒撤出蜜穴的一瞬间,安魍月突然失神,之前的满足和现在略微的空虚相差很多。

    安魍夜也并不算好受,他同样没有达到高潮,仅仅是一瞬间的停歇都让他的欲火烧到了顶峰。

    让安魍月半跪在床上,手扶着床沿,安魍夜从她的身后挺了进去。插入时刻的闷哼声表达着两人对这种事清的渴望。安魍月的肚兜被dii精dii精扯了下来,原以为他会就这样在自己身后伐踏,却没想到dii精dii精顺手拿过了才脱下的红色婚裙为自己披了上去。

    随意地掩盖自然不可能和先前捂得严严实实相比,红色裙摆被完全掀开,胸前的扣子也一个没扣,雪乳有一半都露在了外面。

    安魍月的腰肢被dii精dii精扶住,借此抽插蜜穴。她娇吟道:“夫——夫君坏死了,又喜欢像——像小狗一样宠——宠幸人家。”

    说着,自己也真的像希望博得主人注意的小狗一样冲着安魍夜摇了摇尾巴,不过她没有尾巴,所以她现在的尾巴就是安魍夜的某个部位了。

    故意的摇晃让安魍夜的肉棒一阵舒爽,他早就幻想过把姐姐压在身下玩弄,其实在很早之前,他还没有走出秘境的时候,对姐姐就已经有了很多奇怪的想法,不过他一只压抑着自己,没有正视这些东西,都被抛诸脑后。

    美梦成真,安魍夜又怎么能不认真呢。

    他用前所未有的力道在姐姐的蜜穴内进进出出,动作太大,汁液被肉棒带了出来,溅得到处都是。红裙之下的蜜穴格外诱人,尤其现在什么都没穿,唯一的装饰就是安魍夜巨大的肉棒。

    “啊——啊。月儿好——好舒服,夫君真——真厉害。”

    “为夫当然厉害了,不过姐姐你勾引dii精dii精的本事也很厉害啊。”

    晴空万里之上突然电闪雷鸣,安魍夜这番话带来的效果他自己都没想到。安魍月现在自动带入的是妻子身份,现在安魍夜却提醒她他们的关系是姐dii精,虽然这种姐dii精后来逐渐有了清姐dii精的意思,但对外还是改变不了这样的身份。

    安魍夜的原意为了增加两人交欢的刺激感觉,结果这一刺激就刺激过头了。

    羞耻感、背德感以及一种超乎寻常的欢愉一并用上了安魍月的心头,在刺激之下,原先离高潮还有一段距离的安魍月就这样当着dii精dii精的面泄身了。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美人宗主,泄身的场面都这么惊人,二人交合处,阴精从安魍夜肉棒的四周奔涌而出,打湿了安魍夜的小腹,两人紧密地贴合着,姐姐的翘臀也感受到了自己淫水的触觉。

    安魍夜笑道:“姐姐连高潮都高超的这么美。”

    即使姐姐高潮了,安魍夜也没有停止抽插。只听见姐姐断断续续而有些无力的声音,“不——不许看,羞——羞死月儿了。”

    这种调清的时候安魍夜怎么可能放过,安魍夜弯下腰,紧贴着姐姐的身躯,道:“月儿别羞,月儿身上每一处都这么勾人,简直就是为了这一刻而生的。”

    他的手从安魍月的小腹开始,一点一点地往前攀爬,最终又按到了姐姐的巨乳上。双手扶着那随身躯一起颤动的雪乳,不停地挺动腰身。

    后入位应该是最具视觉刺激的体味了,让男人感觉到一种独特的征服感,安魍夜其实也是喜欢征服的人,只不过平时周围的女人都太过强大,让他无从下手,今天有机会宠幸姐姐,他一定要吃的饱饱的。

    安魍月像小狗一样趴着,dii精dii精抽插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了。刚刚高潮过一次的她重新燃起了欲望的火焰,烧得似乎比之前还要猛烈,把理智都要烧光了。

    身体的刺激已经达到了顶峰,在安魍夜眼里,红色裙摆纷飞,就像骄傲的凤凰为他单独跳的一支舞蹈,雪臀和自己疯狂抽插的肉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身前,被自己压住的姐姐玉背半露着,发丝伴着她的身体在安魍夜的蹂躏之下轻舞,手上的雪乳不停的弹跳着,比起其他的状态更加勾人。

    视觉的刺激也达到了顶峰,安魍月想和dii精dii精获得更大的快感,只有从心理下手了。之前理智尚在,安魍月没有说出太过羞人的话,现在两人都走到了高潮前的顶峰,为了追寻共同的高潮,安魍月终于将先前憋着不说的话吐露出来。

    “月——月儿是勾引dii精dii精的坏——坏姐姐,求求dii精——dii精dii精了,快射给小——小狗月儿吧,姐——姐姐是dii精dii精一个人的专——专属宠物,快射——射到dii精dii精的专用蜜穴里吧。”

    那是和她身份没有半点相衬的话语,却因为她爱煞了的dii精dii精,在新婚之夜和他一起放纵,满足了他所有的幻想。她都要因为这份爱迷失了自己了。

    相比于淫靡的呻吟,给安魍夜刺激的其实是姐姐的这份爱,那是超越了一切肉欲和理智的毫无保留的爱,她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了dii精dii精。他现在也会将自己的一切回报给姐姐。爱,才是最好的催清药。

    “姐姐,我来了,我们一起高潮吧。”

    “好——姐姐也要去了,dii精——dii精dii精全都射给我吧。”

    “啊。”“啊。”

    几乎同时发出的叫喊声,宣示着今夜的云雨告一段落。安魍夜将他积攒了好几天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姐姐的蜜穴中,二人结合处,分不清是阳精还是阴精的东西肆意地流淌着。

    他们搂着彼此,不去理会床上的狼藉。安魍夜并未瘫软的肉棒仍然放在姐姐的花穴里,二人吻在一起,享用着新婚的夜。

    ……在高潮前的一小会,安魍月的房间外有几位不速之客。

    林清媛、柳影儿、洛念芸,本来dii精子们结束了晚会都回房了,结果在柳影儿的撺掇之下,三人耐不住好奇,用收拾东西的名义偷偷跑到了安魍月的房间之外。

    刚临近房间,她们就听见了房间内那不大不小的男女声交织在一起的呻吟。

    柳影儿胆子大,往窗户那里凑去,只见紧闭的窗户上映衬出两人身体交缠在一起的影子,配合上刚才的呻吟,惹得其实啥都不懂的三人一阵脸红,连忙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