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 >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1)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1)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

    【安魍夜:本书男主人公】

    【安魍月:男主人公的姐姐魔道道主灵妤宗宗主天下第一高手将弟弟一手养大】

    【江妩雪:妖道圣女】

    【顾紫蕊:儒道首席大弟子公主】

    2020年7月10日

    里番01更衣室迷情

    腊八节。《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这是一个安魍夜印象中很模糊的节日。

    以前宗门倾颓又身在秘境除了每年

    的春节其他的节日都一切从简甚至不过。

    腊八节自然没什么印象。

    另一个世界中人们一般只对放假的节日记忆深重腊八节的味道倒显得淡

    了不少可能一碗腊八粥就将人们打发过去了。

    安魍夜出了人世之后就了解到腊八节其实是个很盛大的节日和中秋、端

    午、七夕之类的节日一样重要。

    对于这些节日的习俗除了特定的纪念方式之外

    团圆是永恒的主题。

    今年的腊八节对安魍夜来说有了更多特别的意义。

    因为安魍夜的入主整个镇离城的气象都不一样了。

    先前灵妤宗治下有些混

    乱的局面已经改观了不少。

    巡城队更加负责除了最开始有一些不长眼的邪道反

    弹一下剩下的居民和商人都拍手称快。

    城墙今天正好完工象征着内外城之别的隔膜已经彻底消除虽然让内城人

    有些不舒服但整座城一切向好内城外城互相交流的政策优惠让他们十分满

    意怨言也就忍了下来。

    腊八节到各家张灯结彩铺子推出新奇的优惠让安魍夜都有些咋舌。

    灵妤宗的告示提前三天就贴满了全城镜月楼于外城广场举办歌舞宴全城

    人都能参加若想在观看歌舞的时候吃上一口镜月楼的热乎菜得先行预定。

    各

    种等级的菜肴和位置都有安排。

    那次前排的位置单单名额就被炒到了六千两白银。

    什么?要问最前排那自然是留给灵妤宗和盟友们的。

    下午离晚上的宴会还有几个时辰安魍夜跑去了花宴楼检阅妹子们的歌舞

    排练的怎么样了。

    出人意料的江妩雪正在亲自为她们排演歌舞看见动作那里不对就上去

    为她们纠正姿势。

    说来也好久没见过江妩雪了。

    江妩雪看见安魍夜来了回头冲他嘻嘻一笑道:「怎么度蜜月回来了。

    」

    安魍夜汗颜:「怎么什么事情到你嘴里都奇奇怪怪的明明是去追杀逃犯

    到你嘴里就成了蜜月。

    」

    江妩雪走到他身边挽住她的手臂道:「追逃犯是顺便嘛。

    不是有顾紫蕊和林

    清媛两个小狐狸精跟着度蜜月是主线。

    对了你什么时候和我度个蜜月啊。

    」

    「好像是你比较像狐狸精吧前几天不还让我追你现在怎么直接快进到度

    蜜月了。

    」安魍夜吐槽道。

    江妩雪咯咯一笑「先上车后补票不耽误嘛。

    」

    安魍夜看见台上二十几位姑娘看自己眼神越来越奇怪那里面除了妖道的女

    孩可是还有自家的妖女。

    若是让她们误会了自己和江妩雪的对话回宗再宣扬

    一番那自己还有没有形象了。

    毕竟牵扯到了好几个女子。

    安魍夜没好气道:「好了好了不扯这些了她们排练的怎么样了?」

    「由我亲自出马还愁什么。

    她们这些小狐狸到了场上肯定迷倒众生呢。

    来

    来来把我们排练的舞蹈演一段给我们的安大执事看看迷倒那些观众不算什么

    迷倒他才是正道理。

    」江妩雪挥挥手那些小姑娘就摆好了阵势准备演出了。

    安魍夜自己也想看看这个世界第一场歌舞是什么样的效果于是挑了个位置

    坐下看着台上少女们翩然起舞。

    江妩雪自觉很挨着安魍夜就做了下来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安魍夜其实挺爽的被这么靠着。

    江妩雪像是还不满意似的对台上的少女们道:「站那么远干嘛我们安大

    执事可是定力很好的那么远他也许就一点感觉没有了靠近点最好差点就能

    让他碰到。

    」

    于是那些小姑娘真的就听了江妩雪的谗言和安魍夜只一步之遥了。

    舞蹈真的很美虽然没有可以去做怎样大尺度或是讨好的动作毕竟风格要

    求走的是高雅的格调但妖女们魅惑天成即使不施媚术也有很大的吸引力。

    再

    加上江妩雪几天以来的精心调教乐音和谐浑然天成。

    仿佛真如精灵起舞一步一踏都蕴藏着灵秀。

    忽而长袖飘荡婀娜多姿的身

    躯在空中曼舞恍惚间似有无数的鲜花缓缓落下。

    「回裾转袖若飞雪左鋋右鋋生旋风。

    琵琶横笛和未匝花门山头黄云合。

    」

    安魍夜缓缓念道。

    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世人未见的舞姿如今倒让安魍夜喝了头

    汤。

    可能今日之后这头筹也会是他的说不定?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姑娘们的裙摆和长袖时不时的蹭过安魍夜的身体

    惹得他一阵躁动。

    一曲作罢舞蹈也缓缓停止。

    江妩雪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得意对安魍夜道:「如何?」

    安魍夜并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举世无双。

    今日腊八之后歌舞之宴必将风

    行天下。

    」

    听见安魍夜的称赞姑娘们终于笑了自己半个多月以来的努力到了开花结

    果的时候只要公子说是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江妩雪脸上仍然是那充满媚意的微笑她似乎发现了安魍夜的变化舔着他

    的耳垂道:「啧啧果然起想法了是不是坏孩子。

    」

    知道安魍夜忍不住了江妩雪没有耽搁就和那一天的安魍月一样也不管

    下面的人是什么看法直接拉着安魍夜的手就进了更衣室。

    那更衣室里一堆女子

    的衣物有她们换下来过的还有从来没穿过的舞衣。

    舞台上那些刚刚表演完的姑娘们不知所措这刚表演完安大执事就被拐走

    了。

    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大家都懂」的笑容。

    更衣室内安魍夜坐在椅子上江妩雪坐在他腿上。

    小手抚摸着安魍夜的脸江妩雪道:「安大执事这样可不行呢等会就要参

    加宴会了这般状态该如何是好啊。

    」

    「想用什么呢?是手吗还是其他什么方。

    」

    安魍夜再也不忍耐了直接吻上了江妩雪的红唇。

    江妩雪和他的唇仅仅轻触了一下就躲开了。

    「别那么心急嘛听人家说完。

    安大执事是想我用手还是嘴呢?」说着江妩雪冲着他轻轻舔了舔红唇。

    她往前挺了挺胸:「这里也是可以的哟还是说想用妾身的小脚吗?」

    在听到江妩雪说脚的时候安魍夜的身子明显不自觉怔了怔这点细微的

    变化被江妩雪尽数收入眼底。

    「看——看来安大执事对妾身的玉足很感——感

    兴趣呢。

    」江妩雪边吻着他边道。

    江妩雪的一双俏手将安魍夜的上衣慢慢褪去看见安魍夜面色泛红她突然

    来了兴致江妩雪在为他脱去下衣的时候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柔声道:

    「安……安大执事我们——我们说好的啊。

    今天我帮你弄出来了你以后选舞

    蹈队的时候可不能忘记妾身。

    」

    安魍夜马上明白了她在干什么坏笑道:「先让我舒服了再谈条件。

    」

    在江妩雪的服侍之下安魍夜一身衣物已经尽数消失。

    下面坚挺的巨龙早已

    抬起了头江妩雪平日里一副烟视媚行的样子可实际上连实物都没见过仅有

    的了解也是从春宫图上见过的那画出来的毛毛虫哪里比得上安魍夜的东西江

    妩雪亲眼见了之后也一脸惊讶。

    她俯下身去那肉棒突然弹到了江妩雪的脸上惹得她面色通红「安大执

    事坏死了。

    」江妩雪冰凉的小手刚一触碰到安魍夜的巨龙上就让他打了个激

    灵。

    江妩雪白了他一眼随即伸出舌头舔弄着泛紫的龟头玉手握住棒身不停的

    撸动。

    不知是故意还是自然而然江妩雪的嘴里发出了「滋滋」的吸吮声让安魍

    夜在身体享受的时候精神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俯视着江妩雪的脸黑发在他胯间不停的撩动着那世人想接近都难上加

    难的当世巅峰妖道的圣女正在自己的身下百般讨好让他畅快不已。

    江妩雪因为硬物的插入神色有些不自然注意到安魍夜火热的目光她冲她

    露出了可怜而痴迷的表情口中断断续续说着:「安——安执事的好大。

    啊!

    唔——人家忍——啊——忍不住了。

    」

    安魍夜头微微一侧发现江妩雪的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身子下面不停

    抽动着衣裙下面的亵裤不知所踪原来她也忍不住了。

    继续舔了一会江妩雪从口中吐出了肉棒一脸幽怨道:「安执事太厉害

    了妾身这样侍弄估计得等到明天了。

    我去想个办法。

    」

    几秒钟后江妩雪从身后的衣物里扯下了一件又乖巧趴到安魍夜的下身

    前「这……这是人家才换下来的亵衣安大执事从刚刚进来就总是盯着身后那

    一堆衣物看人家给你拿来了还不行吗。

    」

    她手上拿着的是一件丝质肚兜换上之后若隐若现的别有一番情趣。

    而江

    妩雪现在拿过来给安魍夜弄那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了。

    丝绸撩动间安魍夜甚至能问道上面的阵阵香味只见江妩雪将那肚兜环绕

    套在了安魍夜的肉棒上仍然手口并用舔弄着龟头的同时

    用亵衣帮他撸动。

    和

    刚才滑腻腻的小手感觉完全不同亵衣没有那么软腻光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痒

    痒的麻麻的感觉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安魍夜的肉棒又硬了几分感觉到安魍夜的

    胀大江妩雪断断续续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嗔怪:「安——安执事变态——变态死

    了人家——人家一拿——拿这个出来就又硬——硬了好多。

    」

    像是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江妩雪又道:「这么大——大的肉棒

    ——肉棒要是插——插进人家里面会怎么——怎么样呢?」

    安魍夜经不住她的双重勾引:「小骚货这么想被插?那不然你今天就给我

    吧我让你担任所有舞蹈队的统领。

    」

    江妩雪似是不服输的样子「人家就是——就是骚——骚货人家只骚——

    骚给安——安主人看。

    别人想接——接近我门——门都没有人家就是——是主

    人的小——小母狗。

    不过今——今天还不能给安——安主人人家还是处——处

    女得等安执事正经追——追到我才行。

    」

    安魍夜在江妩雪淫乱话语的撩拨之下再也抑制不住发射的冲动双手抱起江

    妩雪的头又狠狠的抽插了几十下听见江妩雪不知是勾引还是难受的「唔唔」声

    终于发射了出来白色的精液发射了一分钟才结束不仅让江妩雪的脸上和身上

    沾满了精液那肚兜上夜到处是白色斑点就连身后那些屋外姑娘们的衣服都被

    溅到了他们现在也无暇顾及这些了。

    江妩雪刚把身上的精液清理干净低头对安魍夜道:「安大执事妾身已经

    弄好了那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

    「慢着!」

    安魍夜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胯下肉棒虽然刚刚射过但丝毫未显疲态

    竟隐隐有些更硬的趋势。

    「我们当初的约定是你帮我解决了你看这样叫解决了吗?」安魍夜朝着

    江妩雪挺了挺腰身。

    江妩雪的脸上泛起屈辱的神情细声道:「安执事妾身明白了。

    」

    「你忘了刚刚怎么称呼我的吗?骚货。

    」安魍夜面色狰狞此时演得真像

    一个凌辱下属的恶魔了。

    「是主——主人。

    」被安魍夜一吓江妩雪连忙道。

    「你的嘴我玩腻了换个方式让我舒服。

    」安魍夜悠悠道。

    江妩雪立马又进入了状态随手变出一道黑色丝带围在安魍夜的眼睛上。

    那丝带很有讲究挡住了进入安魍夜眼中的大部分光只能隐隐约约看见轮

    廓这弄得安魍夜心痒难耐的。

    在安魍夜看不见的方江妩雪脱去了身上的长裙换上了极短的裙子裙

    摆将将遮住她丰腴的雪臀。

    身上原先在纱衣的遮掩下没有显示出多么曼妙的身材

    江妩雪此时换的是一件极其贴身的上衣领口不算很开但由于那对巨大的雪乳

    上衣被撑得很大于是从上方看下去有种若隐若现的诱惑感。

    江妩雪不知从何处变出来一对黑色的袜子套在腿上本就修长的腿更加迷

    人。

    如果安魍夜现在睁开眼睛一定会惊呼这不是那另一个世界的丝袜吗?他

    还以为这里不会有。

    安魍夜坐在那里眼睛只看的清江妩雪在当着他的面更换衣物看得见那曼

    妙的身体轮廓却不知道她到底换上了怎样勾人的衣服。

    终于江妩雪换完了衣服把安魍夜脸上的丝巾扯下。

    霎时间安魍夜觉得这应该是另一个世界里才有的衣饰。

    江妩雪看见安魍夜

    短暂的出戏于是自己也陪着他出了戏:「怎么看痴迷了啊。

    」

    安魍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又变成了刚刚凶神恶煞的模样。

    「骚货

    你那一身就是为了勾引我才穿的吧你看这腿我天天玩都不够的。

    」

    江妩雪的语气里已经带了哭腔:「主人说的对骚货就是为了勾引主——主

    人才穿的骚货母狗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用来给主人玩的。

    」

    黑丝双腿很快攀附上了安魍夜的肉棒那包裹着神秘黑色的玉足夹住了安魍

    夜的肉棒另一边江妩雪将自己上衣的领口敞开雪乳毫无遮掩的露在了安魍

    夜的面前。

    她的似乎也有些欲火焚身双手爱抚着自己的雪乳全数露给了安魍夜看。

    双脚不停的夹弄着自己也在安魍夜那略带淫邪的目光下感到了一丝奇异的舒畅

    乳头慢慢坚挺起来。

    江妩雪痴态略显口中振振有词:「主人——主人全射给骚货的脚吧。

    骚货

    ——骚货要带着主人的精液去——去参加宴会他们望而生畏的——的妖道圣女

    已经成了主人——主人的专用骚货了。

    」

    安魍夜看着江妩雪那巨大的雪乳肉棒更硬了他往裙下看去江妩雪里面

    什么也没

    穿小穴周围的毛很少因为过于兴奋而产生的点点水渍看得一清二楚。

    肉棒被江妩雪滑腻的黑丝不停的套弄着产生了异样的兴奋感。

    注意到了安魍夜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小穴江妩雪将自己的双脚松开往前

    坐了坐该换自己的大腿摩挲安魍夜的肉棒那肉棒几乎要贴到江妩雪的小穴了。

    她相信如果真的被安魍夜的肉棒碰到那自己今天可能就会把身子全都交给安

    魍夜了。

    因而即使在意乱情迷的演戏中她也保持了最后一份清明那是要让

    安魍夜在真正追到她之后送给她的一份大礼。

    她的口中充斥着淫词浪语「等——等到主人追到我——我了就给主人—

    —主人天天插全都射——射进来然后给主人生个小宝宝怀——怀孕了也给

    主人玩。

    」

    丰腴的大腿和嫩足相比又是不一样的感受。

    安魍夜觉得自己肉棒被江妩雪

    腿上裹着黑丝的嫩肉全都包裹了起来紧紧贴在一起比刚才那玉足隐约的触

    感更要舒爽几分。

    他又到了发射的边缘。

    像是故意逗弄他江妩雪松开了双腿但没有抬起来。

    她将黑丝缓缓脱掉

    这一切都在安魍夜的身上进行黑丝独有的触感划过了安魍夜的小腹虽然短暂

    却依然像毒酒一般吸引人。

    白皙的大腿完全裸露江妩雪毫无遮掩的腿被安魍夜玩了一会后她面露一

    丝嗔怪道:「主人等会再玩就知道主人喜欢这种变态的玩法我再去换一双。

    」

    话音未落另一套白色的丝袜就已经攀附上了江妩雪的玉腿。

    她扭过身子

    将自己的小穴向安魍夜的脸边贴去正好到了自己面对安魍夜的肉棒而安魍夜

    也能玩到自己小穴和美脚的位置。

    安魍夜难以抑制自己的兽性将江妩雪的小脚拉了过来放入口中反复舔弄

    弄得江妩雪足痒难耐她面对安魍夜的肉棒用自己硕大的雪乳将它全然包覆

    然后呻吟道:「主——主人肯定很早就想——想舔骚货的脚了吧你这个变态。

    不过骚货的全——全身都是主人的——的私有物只给主——主人玩。

    我的奶

    ——奶子夹的你舒服吗?」

    安魍夜的口中有白丝玉足故而口齿不清道:「大奶子这么会夹肯定早

    就想夹了吧还有这美足我舔的舒不舒服啊?」

    江妩雪的声音越来越大「啊——啊好舒服最——最喜欢主人的舔弄了。

    骚货——骚货早就想用奶子帮——帮主人夹了以前主人醉了酒让——让骚货

    抱到床上的时候骚——骚货就经常用——主人的肉棒练习。

    」

    「好你个骚货居然偷吃主人的东西怪不得我醉酒之后醒来都会腰疼。

    」

    安魍夜佯怒道。

    小穴就孤零零的在安魍夜的面前他一手玩脚另一只手抚摸上了阴蒂惹

    得江妩雪一阵激灵。

    「我也让你爽爽好不好啊?」安魍夜坏笑着道。

    「好——好主人想玩就玩。

    」江妩雪唯唯诺诺道。

    转而更加卖力的为安魍夜乳交起来她舌头微微垂下口水流到了她的雪乳

    和安魍夜肉棒上充作润滑剂。

    其实乳交并不见得比其他的玩法舒服但她的真

    的是太大了那样子几乎就是第二个小穴只不过没有褶皱罢了。

    安魍夜的肉棒

    上半部分已经全然插入了雪乳中乳肉的包覆让安魍夜的巨龙舒畅不已龟头微

    微露出江妩雪伸出舌头开始慢慢刺激安魍夜浑身一颤一颤的。

    安魍夜的颤动可苦了江妩雪他的手还在抚摸着阴蒂每当身体颤动手就

    狠狠的撩拨一下阴蒂江妩雪浑身有如电流通过口中含糊不清喊着「啊啊。

    」

    结果他们两人之间的颤动形成了一个循环不停刺激之下两人终于来到了高

    潮的边缘。

    「骚货我要射了给我接好。

    」安魍夜吼道。

    「射——射吧都射给——给我全射进奶——奶子里面然后我待会夹—

    —夹着精液和——和主人一起参加——参加宴会。

    只有主——主人知道。

    啊——

    我——我也要去了!」

    半裸的女子和赤裸的男人一阵呻吟中共同达到了高潮。

    安魍夜的精液一点不比第一次少江妩雪的小嘴没有包裹完全只吸入了一

    部分精液剩下的精液从奶子里飞溅出来一部分就想江妩雪刚才说的那样加

    在了奶子里另一部分射到了她的脸上和身上。

    江妩雪的小穴达到了高潮在美足、巨乳和小穴的三重刺激之下江妩雪朝

    着安魍夜的脸上喷射了许多的阴精顺带着打湿了自己的玉足。

    安魍夜像是还不满足横抱起江妩雪用她的白丝美脚在自己那已经略微有

    些红的肉棒上反复摩擦。

    江妩雪刚刚

    高潮只得任由他摆弄口中有气无力道:

    「主人——主人又开始玩——玩骚货的小脚了主人真的那么想——想射在骚货

    的脚上吗?」

    过了几分钟安魍夜红着眼睛喊道:「骚货接好。

    」

    安魍夜的肉棒迎来了第三次的喷射白色的精液射在江妩雪的白丝美足上倒

    是显得没那么突兀了安魍夜精疲力竭的把她的脚像玩具一样放了回去。

    江妩雪用嫌弃的眼光道:「主人我——我浑身都被你精液弄脏了!希望主人

    能记住我们的约定舞蹈队的名额可要为我留一个。

    」

    安魍夜一脸邪恶「你知道舞蹈队入队第一件事是什么吗?是被我这个领队

    开苞。

    你还是洗好身子等我过两天给你开苞吧。

    哈哈哈哈哈!」

    江妩雪的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情难道自己此生只能认他做主人被他肆意

    凌辱玩弄了吗?算了认命了吧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自己也能得到满足。

    两人的这一出充满了情色意味的戏码终于结束多亏了他们的卖力演出外

    面的听门的姑娘们才能听到这么一出好戏然后被弄得满脸通红的跑开。

    更衣室内渐渐恢复了正常的两人躺在一起江妩雪坐了起来对他笑道:

    「我之前说的是真的哦这些东西我不会清理今天晚上我的双乳会夹着你的

    阳精小脚也会踩着你的阳精来出席歌舞宴的。

    」

    「反正白纱一穿谁都看不见了至于气味嘛我会控制好只让我们两桌的妹

    子们闻到的。

    」江妩雪嗤嗤一笑然后将褪下的白纱裙穿戴好先于安魍夜离

    开了更衣室。

    发布地址: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