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老婆情夫是我的分身 > 【老婆情夫是我的分身】(20)

【老婆情夫是我的分身】(20)

    2020年7月29日第二十章·报应康力的车子,刚刚开出小区大门没多久,路边忽然间窜出了一个人,康力急刹车后,降下车窗,警惕的看着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抱着一迭资料走近。

    男人鞠躬道:“康总,我这里有划时代的产品,如果你能够给我投入一部分资金,让我继续研究的话,你会发现你将拥有整个世界。”

    康力也不下车,看了看表,调整了坐姿说道“那我给你五分钟时间,你给我说一下。”

    男人说到“我叫戴志强,我本来在LD脑科学研究中心担任助理研究员。我们研究的是脑波传递。我和我的老师在脑波传递项目动物测试同时,也在研究脑波仪的小型化。项目被禁止之后,我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您的儿子曾经被人弄进去洗脑了。我和我的老师知道这个脑波仪的方向走对了,可惜现在没有人愿意资助我们了。老师也因为这个气得过世了。我现在有我们改进后的图纸,如果能实用化,它就能读取别人头脑中的任意信息,比盗梦空间还要厉害。”

    康力皱了皱眉,想起儿子最近的表现,心里对他的话已经信了七八分。

    心里盘算了下,这玩意好是好,可惜对自己来说,用处不大。

    真正的市场在于警察或者反恐。

    而且这玩意普及后,对于自己这种有钱人来说,其实是个大危险。

    而且说实话,以前儿子因为妈妈的事对他并不亲近,只是因为要钱才对他顺从一点。

    但被人洗脑后,却完全改变了这个原本即将破裂的家庭,虽然有些变态,但是却更融合。

    甚至他内心对现在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还暗自欣喜。

    挥了挥手,正想拒绝,戴志强一脸期盼的说道,“康总,我这个项目,预计只要投入1000万,我保证能做出实用化产品,我的要求并不高,一是保证学术成果全部归我署名,专利权我只要30%。”

    康力转念一想,不管怎么样,看这人挺有把握的,这种大杀器如果研究出来掌握在自己手里,总比被掌握在别人手里强。

    点头道:“好吧,你跟我去工业区,我给你个地方,一期先给你一百万,你把前期工作准备起来。”

    让自己最忠心的保安副队长、一个秘书跟着戴志强去筹备项目,他就把这事放在了一边,又要忙着出差了。

    以前出差他经常是时间算得很宽,没事就会多停留一两天。

    但这次他却是紧急处理了当地企业的一个大型合作项目,本来预计半个月的计划,不到七天就处理完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家,让给他安排行程的秘书有些奇怪。

    她根本不知道这几天,康力躺在床上就会想起儿子在家里是用什么姿势来进入老婆的身体,老婆是怎样的努力迎合着儿子的侵犯,并接受儿子精液的浇灌。

    虽然现在两夫妻的感清回暖,邢楚西和他每天都会互相问候,但他仍然抑制不住自己的幻想,甚至他还幻想着自己加入了儿子和老婆的性爱游戏中……并在幻想中挺着阴茎熬到睡着。

    久别胜新婚。

    傍晚康力到家时,邢楚西做好了饭菜。

    但两人没空吃,匆匆洗了鸳鸯浴,康力就将老婆扯到床上,挺着阴茎插入了邢楚西的体内。

    “老公,你好棒。”

    邢楚西感受着老公的猴急,感受着老公的硬挺,任由快感慢慢积累。

    中年男人对妻子很熟悉,憋了几天的欲望在阴茎和阴道紧密贴合后,得到了缓解。

    他一边调整着自己的节奏,让夫妻间的性爱由急变缓却力度不变,让两人间的爱的温度慢慢上升,一边凝视着老婆那丰腴的脸庞。

    邢楚西让他看得不好意思,闭上了眼,片刻又睁开了,柔清似水的看着他。

    康力抽插了良久,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老婆,这几天你……有没有……”

    邢楚西愣了下,小嘴张开,脸却更红了,终于吃力点了点头。

    随即感受到老公的阴茎竟然又粗了一圈,抽插的更加用力了。

    片刻后,一声嘶吼,男人在老婆体内射出了浓精,无力的趴在老婆身上。

    …樶…薪…發…吥………邢楚西看着老公,暗自叹了口气。

    自己怎么就堕落成这样呢。

    可是好像老公对自己和儿子的事竟然让他更兴奋啊。

    原来咱们两夫妻竟然都是变态,才会成为一家人吧。

    康力直起身子,帮妻子将下身舔干净,然后并肩躺着。

    良久,他又问道:“这几天你和他做了几次。”

    这一次他的问话已经很直接。

    “三次,我没让他多做。”

    “年轻人就是身体好啊。”

    康力感慨,然后看向老婆:“老婆,其实我喜欢看儿子和你做爱。”

    话说出来,他觉得自己全身都是一轻。

    邢楚西看着老公说着心里话,内心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以前儿子不喜欢呆在家,好像有喜欢的女孩子。

    老公不喜欢呆在家,外面有别的女人。

    生日那天,一切都变了,变得让她无所适从。

    那乱伦的禁忌,另类的刺激,老公的放纵让她欲罢不能。

    而老公竟然将他内心最不堪的欲望,说了出来,让她有被需要的感觉,又让她有受冲击的感觉,虽然之前两次,她有察觉到老公对自己被儿子操并不生气,却不明白为什么。

    现在才知道老公竟然真的有绿帽清结。

    这种清结还是前天儿子的阴茎插在自己阴道内肆虐时,自己第一次听儿子说的。

    “妈,你别纠结了,好好享受吧。我看我爸是有绿帽清结,以后肯定会主动求我操你的。”

    儿子阴茎做着乱伦的大冲击,嘴里说着戏谑的下流话。

    “你以后要多适应啊。”

    邢楚西不由的痴了。

    相拥而睡却忽然间醒来,天已经黑了,只有壁灯亮着。

    邢楚西却发现房间里多了个人。

    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蒙面黑衣人。

    邢楚西坐了起来正待尖叫,黑衣人扬起了手中的枪已经说道:“你要叫,两个人都别想活。现在把他叫醒。”

    康力也醒了过来,看到黑衣人,赶紧将老婆挡在了身后。

    黑衣人笑道:“没想到康总和康夫人挺恩爱的啊。”

    见两人没吭声,又说道:“我是求财,麻烦不要做出什么容易误会的事。对了,你们家有没有安眠药啊?”

    “没有!”

    康力说道。

    黑衣人看了看床边的柜子,挥挥枪说:“你们做企业的,又是这把年纪了,我觉得应该有安眠药呢。不用多,每个人吃三片,又不会死。睡着了我就不为难你们,拿点东西就走。”

    见两人不上当,说道,“如果不吃呢,我就直接开枪。你们可以赌一下,一个是必死的,一个是损失点钱财。”

    见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两人,邢楚西从被子下伸出手,拿起一个瓶子。

    黑衣人说道,扔过来我看看。

    打开看了下,确实是邢楚西前阵子开的安眠药,还在有效期内,让两人一人吃了三片,还要张开嘴巴检查下。

    康力和邢楚西总算相信这人是求财了。

    等到困意袭来时,黑衣人却把面罩拉了下来,康力大惊,却已经全身无力了。

    露出来的竟然是戴志强那带着伤痕,扭曲着恨意的脸。

    在失去意识前,康力听到了戴志强的低声嘶吼,“呵呵呵,康总啊康总,你想要我的命,想不到你自己的小命落到我手里了吧。你就那么等不急了?图纸刚锁进保险柜,就想让人撞死我?哈哈哈。一报还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