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亡国公主的洗脑调教 > 亡国公主的洗脑调教(1)

亡国公主的洗脑调教(1)

    亡国公主的洗脑调教·第一话

    2020年2月20日

    「您就是这个王国的王后吗?」

    一个身穿长袍的男子正在王座上坐着。

    头上戴着象征着帝王的王冠。

    王座两旁站着大司祭和将军。

    在殿中央有一位身着华丽长袍的少妇胸部傲然支撑着身上的礼服肥润

    的臀部把原本应该有些宽大的后摆撑得紧贴在身上脚下穿着水晶的高跟鞋象

    牙般的美腿与玉足几乎是上帝制造的完美欲器。

    「是……是的……库兰……殿下」

    她微微张口几乎是自言自语说道。

    「真不愧是这个王国的第一美少妇」

    库兰国王笑着走下王座站在她面前:「薇缇可惜您的那位殿下无法再看

    到您的美貌了」

    「你……你……」

    薇缇虽然早就知道了自己丈夫的死讯但还是几乎崩溃央求道:「求求您

    ……至少放过我的两位女儿……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真的吗?」

    「真……真的……」

    薇缇咬着牙说道「哈哈哈哈哈哈」

    库兰大笑随后呼叫左右的侍卫侍卫们随后递上一个黑色的盒子。

    薇缇不明白库兰这一笑是为什么倒是心里忐忑得不得了。

    黑色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顶王后的后冠。

    「哎?这个不是……」

    薇缇吃了一惊这个是她之前当王后时所戴的后冠可这应该是在战火中被

    遗失了。

    随后又出现了一件令薇缇更加大吃一惊的事情库兰国王当着她的面单膝跪

    双手举着这顶后冠。

    薇缇从来没见过也没敢想过能遇到这个场面她立刻也跟库兰国王一样跪着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侧的大臣和侍卫纷纷惊讶说起了耳语不知道国王这葫芦里是卖的什么

    药?只见库兰小心翼翼用双手把后冠又交给了薇缇说:「就算我们国家击败

    了你们国家的军队但我想人民是无辜的不是吗?」

    「哎?」

    薇缇吓得半响说不出来话「现在这个国家虽然已经投降但依然有大部分军

    队还在反抗我想如果再打下去就是没完没了的仇恨」

    库兰把后冠放在了薇缇手上:「薇缇王后很遗憾现在国王已死王国动

    乱。

    可以允许我把这个国家还给你们家族治理吗?」

    「当……当然可以……不过……」

    薇缇从来没想过原来库兰国王是这样好的人但也赶紧说道:「但……我是

    绝对不会签署卖国的条例的!如果你是这个意思的话……」

    「当然不是。

    」

    库兰回道:「我只希望两个王国在之后永修和好。

    」

    「你……你不会是顾忌那些依然在抵抗的部队吧?!」

    薇缇警惕回道:「我……我才不会!」

    「薇缇王后您怎么会把我这么想呢?」

    库兰温和说道:「我们会帮您恢复这个国家的秩序然后这个国家会在

    一年内和平过渡回王室的手中的」

    窗外此时已经是正午阳光斜射入宫殿之中照射到库兰国王的背影上。

    「真是个好人啊……」

    薇缇这样想到---------------------------

    -----------------------------------

    -----------------------------------

    -薇缇王后一共为王国生下了两位女儿长女叫伊沐丝次女叫莎莉娅。

    其中的伊沐丝就是未来的王储虽然国王已死但由于伊沐丝今年才十六岁

    所以依然由薇缇代管国家。

    库兰国王把三位女士分别安排在三间华丽的新寝宫里其中的内部装饰雍容

    华丽。

    餐厅游泳池会客厅甚至舞厅均应有尽有。

    伊沐丝被安排在了最靠东的房间里在随从向她介绍了新的住所后便退了

    下去。

    空荡荡的大屋子里只有伊沐丝一个人。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伊沐丝第一次一个人住还觉得有一些寂寞呢。

    不过时候已经不早了是该洗漱后看一看书就睡觉了。

    「啊……怎么会这样……」

    伊沐丝经历了丧父亡国之痛整个人低沉的都不成样子自己曾经是未来

    的王后……但……现在呢?虽然库兰看起来是个好人但一年之后的他真的能

    答应我们把王国还给我们吗?想着想着门外突然传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

    门被轻轻推开进来的是一位慈祥的老佣人手里端着一个铁盘子盘子

    上摆着一

    杯花茶。

    「您好伊沐丝王女」

    老佣人慈祥笑着把花茶放在了伊沐丝的桌子上:「您今天累了吧?这是王

    国东部特产的花茶轻慢用。

    另外出门右拐是浴室如果您要睡前洗个澡的话」

    「谢谢您……」

    伊沐丝礼貌回复道:「老爷爷您不用这么客气……您也知道我现在不算

    是什么王女……」

    「咳!怎么说的!「老佣人倒是觉得有些气愤回道:」

    只要伊沐丝大人还活着就是我们王国的王女!哦不……未来的女王!——

    我鲍鲁斯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当皇家的佣人啦咳……亡国什么的!咳!「「

    爷爷您不要这么激动。

    」

    伊沐丝赶紧说道:「谢谢……谢谢您!!天色不晚了您也赶紧休息吧」

    「咳!」

    鲍鲁斯一边叹气一边慢慢走出了房间:「有什么需要在下的就尽管说就

    好了。

    伊沐丝王女。

    」

    把鲍鲁斯送走伊沐丝才发现眼角隐隐约约有了泪水。

    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口红沾染上了杯子杯壁。

    茶水的味道是花香的隐隐约约有些甜味并不是糖的那种味道而是沁人

    心脾的花香。

    伊沐丝不知不觉一口气把整杯茶都喝下去了只觉得肚子里暖洋洋心情都

    开朗了一些。

    「洗个澡去吧」

    她想。

    站在浴室的镜子前伊沐丝开始缓缓褪去身上的衣服。

    伊沐丝充分继承了母亲身上优秀的基因。

    不仅拥有一对e罩杯的双乳腻得流油的双臀。

    由于经常参加户外的锻炼她还有健美的马甲线和肉感的大腿小腿倒是又

    细又长。

    在做公主的礼仪训练的时候每当训练高跟鞋的穿戴及行走拥有如此丰满

    身材的她从小就吃了不少苦头。

    不仅如此王室要求穿的丝袜也由于大腿间的紧密摩擦而经常被磨出大洞。

    搞得过去莎莉娅总是笑话她的姐姐零花钱应该捐献给王库。

    伊沐丝脱光了所有衣服后把浴缸里泡满了水躺在了里面。

    今天的她实在是走了太多了路了在热水的浸泡下舒服得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伊利斯觉得浑身上下自内心发起了热。

    相比之下热水简直还算是冷了。

    伊沐丝迷迷煳煳沉浸在了半睡半醒的状态之中时只是觉得脑子里越来越

    混沌自己又热又觉得冷还困……她好想睡觉但是水温好冷惹得她睡不

    着。

    就这样伊沐丝不知道在热水里挣扎了多久她越来越难受越来越困睡

    觉已经成为了她的一个奢求但热水实在太冷了相比较她的体温简直冷到刺骨。

    就在她烦恼得不行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声音。

    「王女您怎么了?」

    「我……」

    伊沐丝好困困到了眼睛都睁不开的步眼前一片模煳根本分不清面前

    的人是谁:「我好冷」。

    「为什么冷呢?」

    「因为……水……水好冷……」

    伊沐丝迷迷煳煳回答道这个人影伸出手来伸向浴缸深处把浴缸的塞子

    拔掉。

    水缓缓褪去。

    伊沐丝美丽的胴体就完整裸露在了人影的面前。

    「现在呢?舒服了吗?」

    「舒……舒服了……」

    伊沐丝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肉体已经被面前的这个声音看光了但又说:「

    但是……我好热……」

    「真是个不满足的小骚货」

    人影笑着说道:「放心吧你的妹妹和妈妈正在一边淫叫着一边高潮呢你

    呀立刻就会满足的」。

    伊沐丝还没有反应过来来的时候只感觉头上被罩上了好沉的铁一样的东

    西在一瞬间过后她失去了所有的知觉……第二天伊沐丝从梦中醒来发现

    自己全裸着躺在床上。

    最新找回4F4F4FCOM

    她完全想不起来昨晚都发生了些什么……自己好像去洗澡了?也好像没去?

    总之喝完茶后的记忆自己就不太清楚了。

    但昨晚她确确实实做了一个好梦现在浑

    身上下舒爽得要上天好像刚刚做

    了温泉spa就连嘴角都是幸福的微笑。

    窗外阳光明媚伊沐丝心里还怀念着昨晚的那个美梦嘴里念叨着:「库兰

    ……国王……是好人……值得信赖……像爸爸一样……」

    「鲍鲁斯……是好人……听他的话……」

    伊沐丝坐在大床上一边穿着胸罩一边无意识一遍一遍重复着。

    当她穿好了内衣内裤打算穿上白丝的时候丝袜刚刚接触到自己的大脚趾

    立刻一阵麻酥酥的感觉从脚趾传到了大脑里。

    她浑身又酥又痒但还是忍着穿上了两条丝袜。

    丝袜是小号的伊沐丝丰满的大腿几乎把丝袜挤爆了挤压出了一大块绝对

    领域。

    脚趾包裹在丝袜里跟平常不一样的是今天的脚异常的敏感。

    而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日常穿的高跟鞋被替换成了新的水晶高跟。

    鲍鲁斯说之前的高跟昨晚被风刮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特意找匠人连夜

    打造了新的水晶制的透明高跟鞋。

    伊沐丝也完全没有怀疑鲍鲁斯的话她只觉得鲍鲁斯是好人一定不会骗她

    的。

    就顺其自然把新的水晶高跟穿上跟着鲍鲁斯和侍卫走向王宫去见自己的

    母亲和妹妹。

    但新的高跟鞋真的是太高了本来身材就丰满的她穿着几乎八十度和踮脚

    走路无异的高跟鞋走起来摇摇晃晃只能靠不停扭动自己肥硕的屁股来保持平

    衡。

    最要命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敏感异常的脚让她每次走路都要忍受钻心

    的酥麻。

    这种酥麻还伴随着快感起初伊沐丝走起路来要走几步停下来歇一会。

    但过了二十分钟后伊沐丝已经学会忍受着这种酥麻并且开始享受快感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沉浸在走路带来的快乐的伊沐丝脸颊通红嘴里不停吐着热气。

    乳头不用多想早就已经是又红又硬了。

    就这样半个小时候伊沐丝到达了宫殿她也见到了自己的母亲薇缇和妹

    妹莎莉娅。

    母亲的身旁坐着代理国王库兰莎莉娅身边则也坐着同鲍鲁斯一样制服的管

    家。

    六个人坐定后寒暄了一阵子但奇怪的是母亲今天的表情很奇怪眼神

    里好像很无神又像是在享受的样子。

    自己的妹妹则被身边的管家大叔摸着头同样瞳孔里的光芒又没有朝气又淫

    荡——自己的妹妹仅仅过了一晚上就和管家这么熟了吗?就在伊沐丝想不通的

    时候身边的鲍鲁斯拿出了手帕对伊沐丝说:「王女大人您的丝袜湿了」

    「哎?……」

    伊沐丝这时才发现由于刚才走路时的刺激不仅内裤已经被淫水打得湿透

    多余的水还顺着丝袜流淌了下来。

    「没关系我来给您擦干净」

    说罢鲍鲁斯用手帕开始擦拭着伊沐丝敏感的大腿内侧「恩……谢谢……」

    伊沐丝虽然觉得管家的这个举动非常羞耻但她心中还在回想着昨晚上的那

    个梦:鲍鲁斯是好管家……是好人……就这样伊沐丝想着想着伴随着手帕的

    摩擦身体越来越热自己明明坐着可脚下的高跟鞋为什么还会一阵一阵像

    放电一样惹着伊沐丝心神不宁。

    伊沐丝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却发现她们也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水晶高

    跟鞋……难道母亲和妹妹的鞋子也被风刮跑了吗……但她觉得还是哪里不太对

    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一向端庄的母亲这个时候一只脚虽然轻轻踩着她的水晶高跟另一只脚已经

    解开了带子只用脚尖勾着。

    面颊也红润如苹果的她无意识在公文上写着什么库兰在一旁抚摸着她的

    脸颊好像在施加什么命令另一只手不知道伸向了哪里。

    开朗的妹妹看起来跟自己的管家关系不怎么好但也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裙子

    里不知道做着什么。

    莎莉娅同样满脸通红轻声娇喘着眼神迷离。

    看到这个场景再加上身边的鲍鲁斯不停用那粗糙的手巾摩擦着自己的大

    腿内侧更多的淫水控制不住顺着内裤的缝隙淌了下来……「王女大人您的

    水也太多了」

    鲍鲁斯一边擦着一边说道:「您身为王女可不能想着淫荡的事情呢」

    「是……是啊……」

    伊沐丝一边娇喘着一边说道:「幸亏……呀……幸亏……现在只有六个人在

    场……如果上朝的话……恩……「「今天给您一家人做的水晶鞋合脚吗?」

    「合脚……」

    「刚才有侍从其实找到了您之前的鞋王女大人您是要穿现在的鞋呢还

    是要穿过去的旧鞋呢?」

    「还是……这个鞋比较舒服。

    」

    伊沐丝坦诚回答道。

    「是吗?其实刚才王后大人和二王女大人也是这样说的」

    鲍鲁斯擦干净了伊沐丝的大腿两侧把手帕塞回自己的兜子里:「其实您的

    家族穿的水晶鞋里可是有高科技的机关的。

    不愧是王室的家族果然是有不俗的

    眼光啊。

    」

    「机关?……什么机关?」

    伊沐丝问道。

    「鞋子里可以释放出按摩的电流——当然了每天晚上我们会更换电池的」。

    鲍鲁斯回答道:「这一路上按摩的都舒服吗?」

    「……」

    伊沐丝才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走到宫殿的一路上会那样的酥麻也明白了为

    什么妈妈和妹妹都展现了那样的表情看来她们也一直沉浸在这种感觉中。

    「那个……还是不要通电就好了吧」

    「王女这可是按摩的电流呢」

    鲍鲁斯说:「难道王女大人刚才走路的时候不觉得很舒服吗?」

    「舒服倒是很舒服……」

    伊沐丝羞涩回答道:「就是太……」

    「王女大人您可是公主未来的女王呢」

    鲍鲁斯笑着回答:「可不能被电流打一下下面就想着男女之事呢」

    「没有!……我……我才没有」

    伊沐丝赶紧回答道:「只是觉得电流有点大脚……脚好麻」

    「这样对身体很好的王女大人」

    「就算好也……不行的」

    伊沐丝坚持回答道:「如果是电击器的话……我还不如穿我之前的鞋」

    「那等今天过去后就把王女大人之前的鞋找到这个鞋您今天先凑合穿穿

    可以吗?」

    「可以倒是……可以」

    伊沐丝迟疑了一会说道:」

    能不能……把功率调整小一点?现在一阵一阵的真的麻死人了……「只见

    鲍鲁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遥控器对伊沐丝说:「我这才是开了最小功率

    呢王女大人。

    」

    「哎?!」……-------------------一个小时后库

    兰对三位朦胧状态的美人说现在公文已经处理完了大家可以起身去宫殿里会

    见大臣们处理政务了。

    伊沐丝脸红着没有回话莎莉娅坐在自己管家伍德的腿上也是轻轻喘着气

    好像没听到一样。

    库兰回头看了看依然坐在椅子上的薇缇薇缇的乳沟上还停留这大粒大粒的

    汗珠明显是热的不行。

    最新找回4F4F4FCOM

    但依然是一脸端庄的样子。

    「我……我可以不去吗?」

    薇缇不好意思问道。

    「不行的」

    库兰说:「我又不是国家的国王国家的当家主是你们三位美女啊。

    」

    「那……您先自己去我和我的两位女儿稍后就到。

    」

    「这也不行啊如果我们不一起去的话大臣们会担心的」

    「……别……不要这样……」

    薇缇一个劲的拒绝更加的害羞了。

    库兰已经明白了些什么于是说:「没关系夫人我来扶您起来——鲍鲁

    斯伍德你们两个也来扶王女们起身好了。

    」

    「遵命!」

    两名「管家」

    这样回答道。

    薇缇还没来得及反抗只感觉自己的手被粗壮有力的胳膊一下挽了起来。

    虽然身子站了起来但膝盖还在体验着快乐的酸软一下子使不出劲。

    整个人几乎都靠在库兰身上。

    「啊……对对不起!……」

    薇缇赶紧说道:「我……我太失态了。

    」

    「夫人您今天是膝盖很痛吗?」

    「恩……是啊……我今天膝盖有点疼所以站不太稳」

    薇缇赶紧编了一个谎。

    「看来夫人跟女儿们真的是很心有灵犀呢。

    」

    库兰笑道:「您看看您的女儿们她们的膝盖也都出了问题呢」。

    「哎?!」

    薇缇抬头一看发现伊沐丝也像自己一样在被鲍鲁斯半抱半拉着起了身。

    而身材娇小的莎莉娅也是根本站不起来需要伍德在一旁扶着她的腰。

    但现实情况已经不允许她再思考发生什么事情了已经起身的她全身的总

    量压在了脚尖上伴随着水晶鞋阵阵的电流。

    下体就像被打翻了蜜罐子一阵一阵的淫液涌了出来大腿内侧丝袜高

    跟鞋。

    站立的方的一大片毯都湿透了。

    同样伊沐丝也是两腿紧紧夹着全身紧绷试图维持着正常的体态但板

    上一阵一阵的滴滴答答的声音早就暴露了她内心里的所想。

    而当薇缇注意到莎莉娅的时候莎莉娅虽然身高也只有一米六三左右但却

    有不符合年龄和身高的d罩杯巨乳。

    还有不输给姐姐和妈妈的蜜桃臀。

    一向开朗且活泼的莎莉娅这个时候正在那边试图挣扎伍德的控制想去把

    鞋脱掉。

    「莎莉娅……你……你在干什么呢?」

    薇缇一边流淌着花蜜一边问道「妈妈!……我……我好难受……我的脚…

    …」

    莎莉娅听到妈妈的质问几乎哭腔着说道:「这个水晶鞋不是我的鞋……穿

    起来……又麻又不舒服的……」

    「莎莉娅……我们是贵族中的贵族……是……是国王一家恩?」

    薇缇一边装着轻松的笑容说:「不能……不能坏了仪表和……着装啊」

    「可是……妈妈……我总是觉得好不对劲……」

    此时莎莉娅的两腿间也开始滑下了淫水两腿不停低颤抖着像是在忍耐什

    么一样。

    「妹妹妈妈说的对……」

    伊沐丝也在一旁说:「身为二王女你也……啊……」

    又是一阵痉挛伊沐丝只感觉大腿的缝隙间更加润滑了:「你也要……好好

    学习礼仪啊……鞋子可是第二张脸呢……」

    库兰在一旁看到这种情况摸着薇缇又长又黑的直发夸道:「真不愧是是

    王室成员呢对仪表的注重值得我们去学习。

    」

    「是啊老夫有的时候领带都会系歪掉薇缇王后您真不愧是我们的榜样」。

    「谢……谢谢……「薇缇面红耳赤回答道。

    「可是……妈妈!我们……我

    们现在不是正在……」

    莎莉娅好像要想起来什么却又想不起来什么的样子:「现在丝袜都好湿了

    ……好羞耻」

    「妈妈也觉得好羞耻……但……」

    薇缇娇喘着说:「但幸亏是在库兰国王和两位管家面前啊……库兰国王…

    …是值得信赖的人……应该不会对我们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对吧……」

    「薇缇女士我是不会对你动任何邪恶的念头的我发誓」

    库兰国王说道:「但您也要发一个誓好吗?」

    「谢谢您……那个……什么誓?」

    「您要发誓您和您的女儿们也不要对我们三人动任何邪恶的念头好吗?否

    则我们会收回刚才那句话」。

    「怎么……怎么可能!」

    在一旁的伊沐丝看不下去了大声斥责道:「我们三个人怎么会是这样……

    这样淫荡的女人?!」

    「我……我才不会对这个大叔还有这个老爷爷动什么坏心思啊!」

    莎莉娅倒是气坏的样子。

    「库兰国王……不知道您是不是在开玩笑」

    薇缇倒是冷静回答道:「但我也向您保证我和我的两位女儿无论如何

    也不会对您和管家们产生……那种想法的。

    」

    「好成立。

    」

    库兰笑着回答道:「鲍鲁斯伍德我现在要帮助薇缇王后习惯这双鞋你

    们两个也来帮助那两位女孩子一下吧」

    在薇缇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的时候只感觉身子一软——原来他们三人松开

    了手失去重心的三名美女一下子摔在了上。

    就在她刚要开口的时候只看到库兰从一个黑箱子里掏出了一个铁质的头环

    不由分说套在了自己的头上……顿时只是觉得一切思考都进行不下去了。

    自己的大脑就像睡着了一样迟钝什么也回想不起来什么也记不清了。

    但身体一下子有了力量。

    薇缇从上站了起来迷茫看着眼前的景色。

    自己是在哪里啊?是在梦里吗?周围都花都是草还有自己漂亮的两位女

    儿还有什么?啊是树林!薇缇穿着自己的水晶高跟鞋鞋走在树林里她越

    来越喜欢这双水晶鞋了穿着水晶鞋的她内心中只是感觉着快乐……快乐……脚

    下踩着树枝吱吱喳喳的。

    过了一会她走到了一条小溪边。

    可她就像着了魔一样还是依然向前走着……走着……鞋跟踩着溪水一下

    一下。

    小溪上荡漾起了水花。

    就这样渴了就喝水喝饱了就继续前行薇缇在这条梦境中的小溪上一

    直

    走着走着……而在现实中呢?头上戴着洗脑头环的三位小荡妇正在一边原

    踏步一边双眼空洞望着前方。

    当然库兰和鲍伍两人已经把她们的脚部电击开到了最大。

    这种洗脑刺激下薇缇这样的熟透的身体几乎像瀑一样不停向下流着

    淫水。

    两位依然是处女之身的女儿倒是很矜持当然这是相比较她们的母亲来说。

    时不时库兰还会给他们嘴里灌水要不然她们准会脱水了。

    在洗脑中先对脚部手部这种常用部位进行敏感度的调教是很有必要的

    运行得当的话加以适当的刺激会让被施洗者不停处于自我暗示的状态。

    等她们彻底堕落的那一天就是库兰的计划完成的时候——到那时整个王

    国都会在他的掌握之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薇缇醒来了她感觉记忆像是被人抽取走了一样之

    前发生了什么?哦……好像是……好像是自己摔倒了吧?……薇缇看了看两侧

    伊沐丝和莎莉娅也在上坐着她连忙起身赶紧说:「对……对不起我刚才

    摔了一跤……失礼了「。

    「没什么事。

    」

    库兰说:「大家该走了吧?时间不早了已经下午一点了」

    「哎??下午一点了?」

    莎莉娅惊讶说:「上次……我还记得是上午9点来着」。

    「你是不是记错了嘛小煳涂鬼」。

    伊沐丝笑着说:「你对时间可一直都记不住呢」。

    「姐姐才是煳涂鬼呢」

    莎莉娅嘟着嘴跑到了伊沐丝的身边:「快去吃饭喽肚子都饿了」。

    「吃饭……嘛……」

    伊沐丝倒是迟疑回答:「现在倒是好渴……」

    「是的妈妈也觉得好渴。

    」

    薇缇在一旁说。

    这时鲍鲁斯已经端上来了早已准备好的三份花茶分给了她们。

    「啊……好喝……「薇缇夸奖道「莎莉娅还要喝!」

    莎莉娅喝了一大杯花茶后意犹未尽。

    「小莎莉娅这个茶可不能多喝哦」

    伍德笑着说:「喝多了身体会受不了的」。

    「小孩子不要多喝茶」。

    伊沐丝也把茶杯放下:「谢谢您鲍鲁斯爷爷……」。

    「好了各位女士我们现在可以出发去见王宫大臣们了吗?」

    库兰对大家说道:「大家跟我走我带你们去。

    」

    「好!」

    伊沐丝说道。

    在三个美人的簇拥下库兰走出了宫殿大门。

    这时门口已经停放着接送他们的车辆。

    在一旁的鲍鲁斯掏出怀里的遥控器看了一下上面依然写着:「电流:大」。

    「看来她们已经很享受足部电流了呢。

    」

    目送四人远去后鲍鲁斯对伍德说道:「受到这样的刺激还能面不红心不跳

    说话。

    」

    「那是洗脑仪器可是我们花大价钱买的」

    伍德回答随后话题一转:「那些「大臣」

    你都准备了多少?」

    「七八人吧」

    鲍鲁斯说:「演戏的话应该是足够了……只是希望他们不要硬起来破坏气

    氛。

    」

    「茶什么时候生效?」

    「二十分钟左右吧「鲍鲁斯笑着回答「那岂不是??」

    「是的现在的车上应该就是非常有趣的情况了。

    」

    ……第一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