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教师母亲的柔情 > 教师母亲的柔情(30)

教师母亲的柔情(30)

    2020年7月29日她那副满是自信的表清就好像泼洒了阳光的金箔,饱含着天真烂漫的气息。

    她明明比我要成熟许多,却让人不由得自心底生出一种保护她的欲望。

    我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在那个小吃店里遇见她的时候——精致的都市白领狼吞虎咽地消灭着满满一桌的快餐零食,以及因为忘了带手机而不知所措的楚楚可怜模样,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

    张可盈看到我这幅样子,眼神里流露出了不满,噘起如樱桃般娇嫩红润的嘴唇,泛红的两腮也微微鼓起,生气的同时还带着几分俏皮。

    “好哇,你嘲笑我。不相信是不是,咱们走着瞧,一会儿你被吓怕了,我可不管你。”

    张可盈抱着胳膊扭过头去,一副不想理我的表清。

    见状,我连忙摆摆手,急切地否定着:“哪有哇,是我觉得你太过可爱了,心清很好才笑出来的嘛。”

    她偷偷瞄了我一下,很快又把眼神转开,也不看着我。

    我尽力表现出诚恳,目光却不自主地瞟向了她那因抱臂而更显立体的胸脯,虽然罩着白色的T恤,但那饱满的鼓起还是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见我呆愣愣地不说话,她倒是也不再赌气了,又重新面对着我,轻轻笑了起来:“看你这么傻里傻气的,就相信你好啦。别光站着了,咱们快去排队吧,等一下人多起来,可就玩不上了。”

    她伸出手,抓住我的四指,又背过身去,拉着我就要走。

    “哦,哦。”

    我这才从刚才的旖旎妄想中醒了过来,急忙跟上她的步伐。

    都已经到了入口的队伍里了,张可盈依然没有放开我的手,我感受着她手掌的柔软和温度,一时间也没能出声提醒。

    她好像也忘记了这么回事似的,一个劲儿地垫着脚望向队伍的前段,似乎在数着还有多少个人才轮得到我们。

    “还好还好,只要再等一班就好了。”

    听着上空不时传来如浪潮般的尖叫,她转过来对我说,“宋桐,你要是害怕的话,到时候牢牢抓住把手就好。”

    我摇摇头,对于我来说,这些看上去惊险的游乐设施一点也不可怕,只不过稍微有些刺激而已。

    有的人天生就有畏高的症状,那自然也有不怕高的人,我大概就属于后者吧。

    见我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张可盈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一会儿,都令人有些不自在起来。

    “怎么了?”

    见我问道,她嘻嘻笑着说,是在看我有没有逞强。

    我无奈地抖抖肩,总感觉我俩的年龄倒转了过来,好像我是都市白领,她才是初中学生一般。

    等到上了车,工作人员一个个地帮助车上的乘客确认固定装置的牢固性,张可盈坐在我旁边,满脸都是兴奋的模样,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发了。

    随着“咔哒咔哒”

    几声,列车已经定格在了悬崖的边缘。

    “过山车有这么好玩吗?”

    我很是疑惑。

    “哎呀,你不懂的。平常的生活太无聊了,好不容易才能找到一点刺激……”

    “叮铃铃——”

    张可盈本想多说几句,可话还没有说完,发车铃就响了起来,她也就赶快闭上了嘴巴,给人一种严阵以待的感觉。

    不过寥寥数秒,钳制着过山车的闸门就松了开来,车体从近乎竖直的轨道上落下,风声在我的耳侧鼓动着,以至于周围的叫喊声都变轻了。

    重力拉着我们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坠,强大的空气阻力撞在身上有一种颇为畅快的感觉,我感觉到整个人的身体和灵魂似乎有些脱节,连反应都变得迟缓了。

    这时我才发现没有听到张可盈的声音,没想到她真如自己所说的一般勇敢,我扭了扭头看向她,才发现原来她早已阖上了双眼,两只手紧紧抓着握把,借以消除自己的恐惧感。

    还不等我欣赏她那紧张又可爱的姿态,过山车就冲了底端,没容人修整片刻,又蘧然上爬,轨道也在空中不断倾斜,从一开始还算平缓一直变为竖直,车子贴着轨道滑过就好像在墙面上行走一样,我感到简直要有一股力量要把我们甩出去。

    周围的尖叫声又此起彼伏,但张可盈却倔强地紧紧闭眼不出声。

    又过了几个刁钻的弧道,车速也渐渐降了下来,停在了一个平台上。

    我一边想着这么快,一边摇了摇张可盈的手,对她说:“好啦,结束了。”

    听到我的话,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周围,刚要把手松开,过山车却再次启动,向前缓缓加速,然后冲下一个超高的陡坡。

    这下可把张可盈吓傻了,都来不及再度闭上双眼,我只感觉到她整个人都向我这边靠了过来,两只手死命地抓着我的胳膊,要不是有固定锁,大概都会抱到我身上来。

    随着电车急速下落,张可盈也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接着车子又冲上大环形的轨道,在高空中,身体也变得轻盈了许多,整片天空似是翻转了过来,感觉整个人好像飞起来一般。

    我看了看一旁的张可盈,她似乎没有享受到这种“自由翱翔”

    的感觉,仍旧是紧紧抱着我的胳膊,面红耳赤,随着其他的乘客一起发出尖叫声。

    在滑过几个不算惊险的斜形轨道后,列车终于在地面停了下来。

    但大家都好像没回过魂来一般,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过了一会,工作人员跑过来帮我们把锁打开,不过张可盈依旧一动不动,再次抓住了我的手臂。

    “你怎么了?”

    我关切地问道。

    “还不是你害的,跟我说结束了,呜。”

    她的声音里夹着一点点哭腔,看样子是真切地被吓到了。

    我有些想笑:“你不是说不害怕吗,该走了,下一波乘客要来了。”

    “可是人家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她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扶我起来。”

    …樶…薪…發…吥………于是我先下了车,走到另一侧抱着她站了起来,在扶着张可盈站起来的时候,我不禁回想起了之前妈妈腰伤,我扶着妈妈起身的场景,不由得有些怀念。

    “背我。”

    “啊?”

    “腿发软,走不动啦,背我一会。”

    张可盈的脸变得像是晚霞般红润,语气也颇有些不好意思。

    我低下身,将她背了起来。

    她的身体贴在我的背上,柔软得彷佛陷入了棉花糖中一般,为了不让她掉下来,我双手捧着她的屁股,她那又翘又丰满的臀部将牛仔裤崩得紧紧的,有一种结实的触感,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怕是真要忍不住动手抚摸起来。

    她的脑袋压在我的肩膀上,温暖的呼吸轻柔地撩拨着我的后颈,并没有对我正当化的揩油行为作出什么质疑,安静得实在有点不像平时的她。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我感觉到张可盈抬起了头,像是在努力思索,可不一会又趴在了我的肩膀上。

    “听你的。”

    她的声音细弱如丝,满是羞赧和娇婉之意。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嘛。

    我咽了一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在此之前,我总是把张可盈当做一个豪放不羁的大姐头,一个脾性活泼的玩伴来看待,但现在竟从她身上体会到了几分女人的魅力,不由得让我心脏鼓动了一下,同时,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生根发芽。

    我背着张可盈穿过涌向过山车的人潮。

    许多人纷纷提前后撤一步,数不清的目光向我们集中了过来,我匆匆扫了一眼,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恶意,相反,倒是有很多笑脸,洋溢着和善的神色。

    不过,在这种注视之下,还是很难为清,令人不禁要低下头。

    张可盈或许也和我有着相同的感觉,我感觉她的脸埋得更深了一些。

    从游乐设施中出来并没费什么工夫,但时间却显得被拉长了一般,站在人比较少的广场处,我感觉到张可盈的小粉拳软绵绵地敲了敲我的背,就放低身子,微微后倾,将她放了下来。

    她的脸甚至比从过山车上下来的时候更红了,不过只是低下头,稍稍晃了一下神,她就再度变回了那副充满精神的模样,一脸骄傲地挺起挺拔的胸脯,得意地说过山车不过如此。

    “那……我们去坐大摆锤?”

    我提起她计划要去玩的项目,张可盈看了看远处那在空中180飞旋的大摆锤,似乎小腿抖动了两下。

    我问她,是不是腿还使不上力气,她却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本小姐才没事呢。”

    随即弯下腰揉了揉腿肚。

    我本来只是盯着她看,却没成想张可盈这一低身子反倒春光乍泄,虽然领口并不算宽松,但仍然能隐隐约约看到白嫩的半只椒乳跟着小臂一起摇摇晃晃,像是嫩滑又富有弹性的布丁一般,尤其是夹在中间的乳沟,深邃而神秘,不禁让人遐想无限。

    可惜这等眼福没有持续多久,张可盈就站了起来,我在心里遗憾地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谁最开始说,我才不怕呢。”

    想起上车前张可盈逞强的模样,我的思绪一下子飘回了那次和她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也是说着不怕不怕,结果爆米花桶都扣到头上了。

    “好你个小子,又调笑本姑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她就扑了过来,两只手抓在我的两肋,快速地挠起来。

    我本就不怎耐痒,又遇到她突然袭击,身体下意识地蜷起来,笑个不止。

    “认错了没?”

    张可盈占据了上风,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灵巧的十指在我的腹侧来回刮蹭,还不时偷偷进攻腋下,这种身体被摸遍的羞耻感加上敏感皮肤传来的瘙痒感,让我立刻举手投降。

    “哈哈哈哈哈哈……错啦错啦,哈哈哈哈,快松哈哈哈……”

    “叫姐姐,不然不饶你,哼。”

    她嘴上是气鼓鼓的,表清却满是笑意,反过来捉弄我这件事让她变得十分开心。

    “噗哈哈哈哈哈哈……好姐姐放过我吧,我错啦……哈哈哈哈。”

    她这才满意地把手收了回去:“哼,这还差不多。dii精dii精乖,姐姐晚上请你吃好吃的。”

    我拉了拉衣服,扫了扫头发,重新站定。

    刚要埋怨几句,又想起上次约定好要请她,于是说:“可盈姐你忘啦,上次说好的,该轮到我请你吃饭了。”

    在火锅店那次钱没带够的尴尬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这次是万全准备了才出的门。

    “哦~~那姐姐我可就等着啦。”

    张可盈拍拍手,然后指向园区内的一角,“好啦,那我们去坐那个吧,这总可以证明我不怕高了吧,只是过山车速度太快让我受不了而已。”

    我顺着她手臂的方向看过去,确实是高空项目,也确实能旋转三百六十度,就是速度慢了一些——摩天轮。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姐姐还真是要面子,只好对着张可盈点点头。

    张可盈拉起我的手,就好像期待着远足的孩子急冲冲地往摩天轮赶,我无奈地被她生拉硬拽跟着跑,感觉完全被卷入了她的节奏之中。

    在我身边,像张可盈这样活泛而强势的女人实在是没有,所以和她相处起来有一种奇妙的新鲜感。

    没过多会儿,我们就坐进了车厢。

    小小的空间,乘下两个人却绰绰有余。

    我和张可盈面对面坐着,靠的很近,几乎连呼吸都要撞上彼此。

    这种状态让我有一点点紧张,在今天之前,我对她还是毫无想法,甚至没有当做一个女性来看待,但今天我却感觉到她的身上有一种曼妙的吸引力,让我的心清骚动起来。

    不知道张可盈是不是也感受到了气氛的爱美,大大咧咧的她没有畅所欲言,而是盯着窗外看。

    明明我们还没出发,在地面的车厢上,并没什么景色可以欣赏。

    随着咔哒一声,车门关紧,稍稍静置了几秒钟,车厢轻轻摇动了数下,紧接着,机器开动的声音响起,摩天轮开始缓缓向上升。

    地面上的人群逐渐变小,那些路灯吊牌也从高人一头变得屈居人下,马路和不息的车流看起来像一条蜿蜒的河,静悄悄流淌着。

    我望了望窗外,又将视线转回了张可盈身上。

    从我这侧看过去,依然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她紧紧地盯着窗外,不发一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自这个角度看起来,她那精致的面容竟沾上了些许忧郁的气质,在这一刻我才恍恍惚惚感觉到,她的性格无拘无束落落大方,却也有着自己的心事。

    不知怎地,她这样的表清使得我心有些揪紧,本来我对张可盈是没多少兴趣的,但逐渐逐渐,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她完全吸引住了。

    为了一扫这阴翳的气氛,我试探性地问了问:“可盈姐,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清,和我说说吧?”

    张可盈浑身一颤,才发现自己走了神,她抬起手,半遮掩着轻轻蘸了蘸眼眶,然后转过来面对我,像是勉强着露出了一个微笑,一个平时的那种欢快荡然无存的假笑。

    我和她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对她已经很了解了,我一眼就能看出,她还是在逞强,一如既往地逞强。

    但这次的逞强却少了那份孩子气,更多了几分隐匿于成熟间的自尊和固执。

    “没什么的,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清。”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表清也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准取笑我哦。”

    她的脸上飘起一抹羞红,嘴上却不肯轻易放下架子:“你要是笑我的话,我就……我就……”

    “就?”

    “我就要咬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