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破茧成魔 > 【破茧成魔】(1)

【破茧成魔】(1)

    2020年2月11日

    01·苏醒

    好亮的光!

    我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再慢慢睁开模糊的影像渐渐清晰起来。

    明亮的玻

    璃窗透过几缕阳光照在窗台上的一盆兰草上我能看到叶子在随风轻轻摆动。

    我心中产生一个念头想用手去触摸这柔弱的绿叶。

    但很快我的心就被一股慌乱占据了我发现自己的手根本不听使唤不止是

    手全身上下没一处能动弹半分。

    不会是因为睡过头了而引起的全身无力吧我想把目光转到别处看是什么情

    况但随后更大的恐惧袭来居然连我的眼珠都不能转动了。

    「儿子儿子小业你醒了啊。

    」

    听到熟悉并带着惊喜的声音我的心稍稍平静了下来还好听力还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努力回想着猛的记忆象潮水般涌来。

    我叫雷小业是一名在校中学生爸爸妈妈都是普通的公司职工爸爸经常

    在外出差一年只能回来数次而且每次时间不长家中只妈妈陪伴照顾着我。

    而醒来之前的最后一件事我也记起来了一点那是在公路边我与一个同学

    对是我的同桌兼好友秦风在等车而一辆失控的小车突然飞驰着朝我冲来然

    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业儿子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妈妈的面容映入我眼帘还是那么美艳动人(不知道我脑中为什么会浮现这

    个念头我马上自责了一翻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但明显看得出神情中有些

    许憔悴。

    「妈妈我也想回答你啊但我的嘴张不开啊。

    」我心中呼喊着。

    「医生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妈妈脸朝侧边焦急的喊道很快一个穿白大挂的医生走到我面前

    拿着一根手电筒朝我照了照。

    「汪女士你别急你儿子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

    」

    什么鬼医生明明我已醒过来了我心里朝他大骂着。

    「那那他怎么眼睛睁开了。

    」一行清泪从妈妈眼中流出。

    「这是病人身体的一种无意识反应你看他连眼珠都不能动说明他还处于

    昏睡之中。

    」

    「那那他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来?」妈妈的眼神暗淡了下去头也低垂了许

    多。

    「你也不要悲观」医生说「你儿子本来受了严重的脑创伤今天能够睁

    开眼睛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汪女士这都是靠你半年来的悉心照顾才有的成就啊。

    」

    什么?有半年了我一直昏睡了半年?

    「今天他能睁开眼睛说不定以后还有更大的奇迹发生曾经也有过植物人

    苏醒……。

    」

    我没再听医生后面的讲话但我已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我现在是一个植物人

    怪不得全身上下没一处可以动弹但为什么我又听得到他们的声音呢?

    我居然变成了植物人我内心无法接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可是生不如

    死啊。

    不一会我听到医生护士离开的声音房间里又变得安安静静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这样还算活着吗?我悲从心来直想大哭可发现连眼泪

    都没法流出来。

    突然一只温柔的小手在轻轻抚摸我的手臂是妈妈我心中一阵激动。

    「小业你不要怕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这半年都过来了妈妈再苦再

    累也不会放弃你的。

    」

    妈妈的柔声轻语让我感动万分我想大声说「妈妈你辛苦了」但喉咙无

    法动弹一丝我只得任由妈妈翻动我的身体和四肢给我做按摩我知道她是

    怕我肌肉僵硬坏死。

    母爱真是伟大!

    突然间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感觉体内似乎有一股力量在翻滚我

    不由又睁开了眼睛。

    「小业!」

    我又看到了妈妈明亮而又清澈的双眸带着惊喜。

    此时「吱」的一声我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

    「汪娟又在为小业按摩啊。

    」

    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是妈妈的好友陈慧阿姨。

    「哦陈慧啊你又买这么多水果干吗我说了你过来不要带东西的」我

    看到妈妈站了起来这时我的目光只能看到她的双腿此时的她穿着一条黑色的

    牛仔裤腿又直又圆润比以前我在电脑上看到的那些美女图片的美腿还要美。

    该死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想到这些龌龊的想法。

    「咦秦风也过来了啊。

    」

    秦风?我的好友也在我出事前最后在一起的人突然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

    又涌上心头但瞬间又消失了。

    「汪阿姨好!」

    「你能来看雷小业谢谢你了。

    」妈妈的声音如同天籁见鬼

    我脑中怎么

    又产生了这些奇怪的想法我在意识中摇了摇自己根本不会动的头。

    「他啊学习太忙了一直没来看小业」陈慧的声音传来「小业出事这么

    久今天才第一次来真是对不住。

    」

    「妈!」秦风的声音中带着不满。

    什么?他还是第一次来看我?我脑中轰的一响这还是我最好的同学兼朋友

    吗?一股怨恨从我心中升起。

    「没关系的」妈妈的声音很轻柔「他现在正是学习的关键时期我想小

    业也会理解的。

    」

    理解?理解个鬼我内心冷笑再忙也不可能要隔了半年才来看我啊。

    「啊汪娟小业的眼睛睁开了?」

    我看到陈慧阿姨走到了我的视线中一股香气喷入我鼻中她真好看!我被

    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是的」妈妈的声音很平淡「但医生说他这是无意识的反应。

    」

    「那也是好事今天能睁开眼说不定以后哪天就苏醒了。

    」

    「真的没反应吗?」一个身影出现在我视线中是秦风。

    最新找回4F4F4FCOM

    他和半年前没有什么区别哦不还是有一点是眼神一种可怜不屑

    甚至是厌恶。

    他伸出一只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真的没有反应眼珠动都没动一下。

    」

    愤怒在我心中聚集之前对秦风的好感荡然无存突然我感觉体内似乎有

    一股力量要爆炸了一般。

    猛的一道亮光从我眼前一闪而过我的视野突然变得不同了。

    之前由于眼珠不能动我的视线只能看到正前方而现在我却突然间看到不

    同角度的场景了是眼珠在动我不敢相信我看到了妈妈从头到打量了她一

    翻真是太美了!

    「妈!」我不由脱口叫道。

    妈妈与陈慧阿姨同时朝我望来。

    「什么事?」但开口的却是陈慧阿姨。

    我大吃一惊发觉这声音不是我的声音我本能的把头朝妈妈的方向转动

    但更加震惊了头居然动了不但头可以动身体四肢我也可以感应到了但当

    我看到左前方时不由呆住了。

    一张病床出现在眼中床上躺着的一个人不正是我吗?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

    这这是秦风的身体我居然在秦风的身体里?

    「小风你怎么了?」陈慧阿姨一脸惊讶的走来抓住了「我」的手。

    好柔软的手啊我心中一激动怕她看出什么连忙回道:「没……没什么。

    」

    「你这孩子」陈慧阿姨一脸嗔怒「一惊一乍的。

    」

    我又惊又喜那种想动却无法动弹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虽然我现在是控制

    着别人的身体但也够让我高兴了。

    但当我看到病床上的自己时喜悦的心又沉了下去。

    若不是知道那具身体是自己的话我根本认不出那就是我毫无生气的、僵

    硬的、骨瘦如材的一个人躺在床上空洞的双眼看不出一丝生气。

    「真没想到会这样」我喃喃自语。

    这时一个柔软的身子靠在「我」右肩上我不由一颤扭头一看原来是

    陈慧阿姨。

    「是啊小业可是你是好同学你有空就多过来陪陪他聊聊天说不定能早

    日帮他苏醒。

    」

    「嗯」我随口回应道而此时的我却被另一个念头所支配了我看到陈慧

    阿姨的胸白色衬衣中的开口能看到一条深邃的乳沟「好大的胸啊!」我暗自

    赞叹。

    我怎么又产生了这种龌龊的念头?我暗暗告诫自己但又控制不住这个想法

    的增长「反正是秦风的身体没事的」我安慰自己。

    「我」把头转正表面上是在看着病床上的我但右手手臂却慢慢的抬起

    朝陈慧阿姨胸前靠近直到碰到一个又圆又挺的柔软处才停下感受着她丰满胸

    部给「我」带来的快感。

    我能感到秦风这具身体中的心脏在呯呯直跳「这是她儿子的身体陈慧阿

    姨应该不会介意吧。

    」

    果然陈慧阿姨并没有躲避的举动她反而推了「我」一把在「我」耳边

    小声说:「靠近一点别总隔这么远。

    」

    我一呆但看了一下她的眼神猛的一下明白过来她是要秦风靠近病床上

    的我「我」连忙上前走了几步。

    我这是怎么了?刚才差点误解了陈慧阿姨的话还以为是要靠近她我怎么

    这么好色了先前是对妈妈现在又是对陈慧阿姨难道是因为沉睡太久了?但

    也不至于这么强烈吧特别特别是对妈妈这种年纪的熟女。

    「熟女?」这个词一冒出又吓了我一大跳这是哪里学来的淫词。

    我用余光看了一下妈妈成熟、高贵、典雅绰约这些词突然一股脑的冒出

    吓得我赶紧摇摇头把这些词从脑中甩出去。

    而同时另一个情绪也跑了出来我也更加憎恨我这个好友同学了即使我

    现在莫名其妙控制了他的身体但丝毫不能减少对他的憎恨虽然为什么这么憎

    恨我也说不明白。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暗想「既然让我控制了你的身体那就相

    当于秦风你对我的补偿吧。

    」

    这样也不错比躺在床上死不死活不活要好些我又有些喜悦了咧开嘴

    笑了出来。

    最新找回4F4F4FCOM

    但突然间又是一道白光闪过。

    再一次让我震惊了我又回到了床上身体没一个部位能动弹眼睛也只能

    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

    我看到了秦风惊恐而又茫然的表情。

    怎么回事让我出去我不想困在这具已无生气的躯体里但无论内心的我

    怎么呐喊却没有半点效果。

    「妈我们走吧!」秦风的声音中有些发颤。

    「怎么了?小风」陈慧阿姨

    「没没什么只有突然有些不舒服。

    」

    「医院的空气不好」妈妈说「陈慧你与小风回去吧。

    」

    「那好吧」陈慧阿姨说「汪娟你也别累着自己了你看你都瘦了好

    多小业这孩子是个好孩子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

    「谢谢」妈妈停顿了一下再说道:「嗯本来我不想提的但……。

    」

    「汪娟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还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事尽管说啊。

    」

    「我看小业也稳定了我想我想过几天让他出院总住在医院也不是个

    办法想请你来帮个忙。

    」

    「这有什么的」陈慧阿姨一口答应「到时我要秦风一起来帮忙。

    」

    「妈-!」秦风叫了一声声音中似乎有些不愿意但被陈慧阿姨瞪了一眼

    后便没在开口。

    「谢谢啊!」妈妈说。

    「好了你也多休息啊小业出院的前一天给我打电话。

    」

    待陈慧母子出去后我看到妈妈坐到了床边眼睛望着我。

    妈妈可真漂亮以前虽然偶尔也会产生这个感觉但从没有过今天这么强烈。

    「小业妈妈一定不会放弃你的我一定会让你苏醒的。

    」

    我内心无比感动有太多的话想对她说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渐渐一股倦意袭来眼皮再也抬不起了我又陷入了沉睡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似乎听到一个空荡悠长的回声在叫我。

    「雷-小-业雷-小-业!」

    「是谁?」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但四周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东西。

    「你过来靠近一点对对是这边。

    」

    我不由自主的朝前走去突然黑暗中似乎看到了一丝亮光。

    当我走近时

    发现有上有一个巨大的物件似乎象是一个蚕茧这丝亮光就是从它身上散发

    出来的。

    「你是谁?」我朝着茧问道但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恐惧。

    突然一面镜子出现在我面前里面显现出一个人影我仔细一看却发现

    那个人影就是我自己的标模样。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镜中的人开口道。

    我这是在做梦吧我低声自语。

    「似梦非梦」镜中人的语调非常平缓没带一丝感情就象机器人发声一

    样「梦可以成真真也可以成梦。

    」

    「你到底想说个什么?」我受不了这些不知所云的话没好气的问。

    「你知道吗其实是我救了你的性命。

    」

    「胡说」我一口否定。

    「当时你已被汽车撞得五脏俱损了」他不管我信与不信继续以不带感情

    的口吻说「若不是我你当时就死了。

    」

    我脑中浮想起出事时的场景潜意识告诉我他没有说谎便低声问道:「那

    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可能就是你我的机缘吧」他没有直接回答我「但可惜我的修为没有

    恢复仅能保你不死却没办法让你从植物人状态中苏醒过来。

    」

    「修为?」听到这个词我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你没听错」他继续说「只要我的修为恢复了你不但可以完全复员

    甚至还可以比出事之前强壮许多。

    」

    「你的修为怎么受损了?」我看了看那个巨大的茧有些相信了他的话指

    了指茧问道「这是帮助你恢复的东西吧。

    」

    镜中的人点点头「你很聪明但仅靠这个是没用的这个容器也仅能保我

    不灰飞烟灭而已。

    」

    「那你要怎样恢复修为?」

    「你!」镜中的「我」直盯盯的看着我。

    「我?」

    「对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去做就可以的。

    」

    我摇摇头说:「为什么是我我有什么本事让你恢复修为我现在动都动不

    了。

    」

    「因为我两现在是一体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镜中的「我」微微一笑

    但很快脸色又归于平静「你的身体恢复的同时也是我的修为在恢复。

    」

    我沉默不语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你记得今天奇怪的事吗?」

    「什么事?」我抬起头猛的心中一惊「你是说秦……秦风?」

    「对就是你控制秦风身体的事。

    」

    「是你做的?」我惊问道。

    镜中的「我」没说话但看他的眼神我知道了答案。

    虽然在秦风身体里的时间不长但能自由活动的感觉太好了。

    「我修为每恢复一分你的身体也随之恢复一分当我修为完全恢复之时

    也是你完全苏醒之日。

    」

    不管眼前的他是神是妖但他说的诱惑太大了我实在不愿意一辈子以一个

    植物人的身份活下去这不但是对我的折磨也是对妈妈的折磨。

    「你说那应该要怎么做?」

    镜中的「我」又笑了「其实说难也不难只要你抛开一切束缚就可以了。

    」

    「别说这么多你说说具体应该怎么做吧。

    」我冷冷说。

    「就从你控制秦风开始。

    」

    我没有回话静静听他继续说下去。

    「我已在秦风体内种下了一颗黑莲你下次控制他身体时静心内观便可以

    看得到时这颗黑莲会开出一朵莲花你只要细心栽培待产出新的莲子再把

    莲子放在茧上就可以了。

    」

    「我要怎样栽培?」

    「用至阴之气。

    」

    「别说的这么玄乎」我有些没好气的说「具体告诉我怎么做。

    」

    「女人只有女人身上才有至阴之气」他直盯着我语气平淡「通过与

    女人的亲密接触来获取至阴之气。

    」

    「亲密接触?」

    「对只要你对女人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就可以获取一定的至阴之气但这点

    至阴之气对于栽培只是杯水车薪要想达到有效的份量必需与女人性交。

    」

    「性交?」我吓了一跳「你要让我用秦风的身体性交?」

    他面色平静接下来说出的话却更让我心惊「是的我要你用秦风的身体

    与女人性交与陈慧性交。

    」

    「陈慧阿姨?秦风的妈妈?」我惊得下巴都要掉出来「这这可是乱伦

    丧尽天良的事啊。

    」

    「要想恢复就必需摒弃俗世的道德观念!」

    「不行不行!」这个要求对我冲击太大了「就就不能另外找别的女人

    吗?」

    「我的修为损伤的非常大」他说的很慢每个字都很清楚「我只能让你

    再控制秦风一次的机会若你不在这一次中培育出黑莲那我将陷入百年的沉睡

    而你也将保持植物人的状态直到身体的死去。

    」

    「不能让他去找个妓女做吗?」我提出了一个想法。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他说「培育出黑莲要大量的至阴之气如果时间

    够的话找几个妓女做有可能做得到但这次你只有一天的时间要在这么短的

    时间获取这么多至阴之气只有同你控制的这具身体最亲的人发生禁忌关系才能

    得到。

    」

    「不行不行」我还是不敢答应「这实在是有背人伦有背天理何况

    陈阿姨还对我这么好。

    」

    「我也不逼你」他平静说「下次你见到秦风时我会让你控制他的身体

    的具

    体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停顿一下他加了一句「陈慧对你好但秦风

    呢?」

    我沉默了想到秦风半年才来看我一股怒火在心中上升。

    「记住你控制秦风的身体后先内观自己看到黑莲花时仔细看里面盛

    着的水水的多少代表你控制他的时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

    他话音一落镜子唿的消失了四周黑漆漆、静悄悄只有一个散发着微

    弱光茫的巨大的虫茧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