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天体营短篇(翻译文) > 【天体营短篇】完

【天体营短篇】完

    2019年12月2日

    1.首先我要向大家表明的是我和我母亲是天体营的拥护者为此我们也已

    有了5年的性关係。

    天体营让我跟妈的关係有了个开始的机会。

    当时我们因好奇参加了两个活动一是裸体海滩另一个是裸体休閒度假营。

    我们是以朋友而非母子的的名义报名参与这活动。

    在裸体休閒度假营裡有很多

    是全家参与而在裸体海滩则较少全家参与我和妈常会坐在海滩椅或度假营外

    的凉椅上猜想哪一个母亲已搞过正在亲密的儿子老爸和女儿兄妹和姊弟。

    我和妈都很喜爱在海滩或裸体营裡閒聊(大部份我的老二都是顶得高高)

    我们看到大部份的家庭也和我同样的情况。

    我观察过一对姊弟弟弟老是翘起他

    的老二在追逐姊姊。

    我的结论是:近亲之间的亲密交媾在天体营的家人裡是非常普遍裸体的社

    团则否定这种看法。

    你们的意见如何?

    2.我跟我的儿子詹姆斯我要他陪我去裸体休閒度假营可是一想起我

    们年龄的差距引来一些人的猜想我厌恶那些一对对的眼神幻想我勾引儿子

    及其他联想。

    你不是也常看过多少对像母子的男女在裸体休閒度假营一起渡假

    你也会联想到他们有性关係。

    我提醒你如果我儿子跟我在一起时他的老二总是往上翘我有把握这就

    是洩露出我们之间有亲密的关係存在。

    在这种环境下会有多亲密呢?对这你的

    想法如何?

    3.我们的老爸总是有新的花招要我们全家参与最近的一次老爸听他的同

    事说参加了一次悬挂式裸体滑翔运动组织多刺激兴奋。

    老爸不停鼔吹了有一

    个星期有关「有益健康」的「新鲜空气」生活方式我们如果失去机会多可惜。

    最后妈为让爸爸闭嘴同意跟他去参加裸体海滩……

    妈又转而说服我跟妹妹应该去嚐试看看……我跟姊姊正在犹豫时爸爸建议

    我们先在家裡裸体试看看能否适应是否喜爱这种活动无论如何找理由决定

    嚐试的日子来了全家都在客厅互相观望着。

    「我想总要有个人先起头。

    」于是爸爸把身上的衣裤都脱了下来。

    「我看我也得脱了。

    」妈跟着也一件件的脱了下来。

    看到妈光脱脱的身躯上下抖动的乳房神祕的鬆散杂乱的阴毛老二不听

    从我的使唤裤裆竟撘起了帐棚!我姊姊也脱了她们都看到了我的丑态我脸

    都热了。

    「不用担心那是自然的现象。

    」老爸在安抚我的紧张。

    长话短说总之我

    脱光时全家都看着我的老二朝上举起。

    姊姊用斜视的眼神妈则比较放肆的直

    视着我的老二我尴尬的不知如何掩护。

    看到老爸时我不必再担心了因为很快他的二头也翘起来往天花板看。

    但这并不是妈所引发的效应而是他的眼睛不断停留在我姊姊身上从此我们

    常去参加裸体营社团但在家裡的活动最棒了。

    4.我的家庭并不是真正的裸体主义者儘管我们在家裡常会裸露着身体走

    来走去习以为常(或一起蒸汽浴)。

    无论什么时候全家一起裸裎相向时我丈夫

    和儿子的下面一定会勃然兴起我和女儿都觉得如此能引起他们的情慾颇为自然

    的事情。

    我和女儿也会有反应身体开始感觉好色。

    之后只得找丈夫到房间内

    做爱女儿和她弟弟在客厅做什么我们也没心情去理会了。

    5.我认为如果一个家庭全家对于光着身体有所爱好的话尤其关起门来

    在自家裡面全家都有这意愿迟早都会付之行动。

    以我们的家庭来讲就因为裸

    体在家我和我妈就因无法控制而陷入互相探索。

    通常我们全家四口休假日时

    如果没外出休閒就会在家裡裸体放鬆閒聊并没有特别想要如此只是大家很

    有默契不想外出。

    起床后大家自然而然穿着睡袍吃早餐餐后爸妈脱下睡袍妈光着身体在

    厨房洗碗爸爸看电视或报纸我和姊姊也脱下来陪伴在旁大家都觉得轻鬆许

    多。

    和妈发生关係这件事是在全家裸体三个月后的某一天爸爸要到城区部办

    事我姊姊要留在同学家裡渡过整个週末。

    晚上只剩下我和妈在家看电视。

    在家时如果有人想裸体我们不说我要脱光衣

    服而是说:「觧脱」。

    是老爸在天体营时由朋友那裡抄袭过来的。

    「大卫真无聊我想要——「觧脱」你来不来?」妈或许会觉得她脱而我

    没脱有点不好意思所以问我。

    我当然愿意和妈在客厅一起裸体袒陈相见后和往常一样我的老二立刻向

    上举起。

    「一个星期没看到你抬头了。

    」

    「妳的身材如果不那么性感那么惹火我也不会这样。

    」我想都没想冲

    口说了出来。

    「你真的认为我性感吗?」妈笑着说。

    「妳不会看……我的老二伸着头一直向着妳。

    」

    「上个週未我看它是向着你姊姊呢?」

    「爸爸在妳身边其实我想的是妳。

    」妈听了很高兴到我身边握住我的肉

    棒说:「你每天打手抢时也在想妈吗?」

    「每次都在想妳。

    」我鼓起勇气揑了妈的乳头对妈说。

    「我猜想也是。

    」妈说着同时站了起来指着她坐在屁股上的沙发:「你看

    跟你说这些话我都溼了。

    」

    我听了就想抱住妈往沙发上躺大干她一场。

    可是我没那勇气。

    于是…

    「噢…妈…我可不可以跟妳做这事?」我用左手做个圈圈右手食指插进裡

    面说。

    最新找回4F4F4FCOM

    「妳怎么想到要跟妈做这事?」

    「我的同学说只要不怀孕应该可以我真的有些不懂。

    」

    「我确定你的同学一定跟他妈妈做了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做了并没有什么

    不妥。

    」

    「怎么讲呢?」我问妈。

    「社会上大家都不满这种禁忌可是都想做我认为只要彼此快乐愿意有

    那么糟吗?如果说是强迫为什么没有人抱怨怎能说不妥呢?原因是有人做了不

    说因为社会不容许教育我们不可以做这么做有罪。

    我也不懂如果一

    个家

    庭裡做了这些事是会更亲密或更疏离。

    」

    「妈!」我突然要求:「我们现在就来做好吗?」

    「你真的那么想要吗?」

    我看着妈裸露的胴体抖动的乳房说:「我天天都在想妈我好爱妳唷!」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就给你吧!」

    6.我们週末结束后刚从度假村回来在度假村时和妈妈跟一些青少年及

    他们的父母一起聚会不是性派对只是聚会。

    我们向他们坦白了我们的秘密

    我们是妈妈/儿子和恋人。

    有一户家人的男主人告诉我们他们如何介入天体营。

    他说是从家裡开

    始的当时他是「家庭裸体主义者」。

    当他们得知这个度假胜后他们都同意

    (从字面上)参与加入但他们的裸体是从家裡开始并演变成互相性交的情境。

    听起来是他们的父母亲对我们策划的!

    我们也希望能跟他们把关系建立起来我认为妈妈/爸爸/儿子和女儿都

    互相亲密。

    妈妈/儿子儿子/女儿父亲/女儿和四个人在一起。

    真的很吸引

    我们。

    我们希望有一天能说服我们的子女一起加入。

    7.我和老公曽在加州的坦帕市和天堂湖享受到无数次的休閒裸体度假气

    氛非常美好。

    几个月前在天堂湖的一间裸体旅馆村裡我正仰卧在躺椅上享受阳光时突

    然听见有熟悉的声音呼叫我的名字。

    我抬起头来看时原来是我公司裡的一位同事在泳池裡玩水时认出我。

    我和

    老公常在朋友聚会时取笑参加裸体集团裡的朋友和同事因此我们来这裡并不

    公开是偷偷摸摸的来的。

    我的这位同事是个比我小三四岁的单身汉。

    我确信他并不预期会在这裸体

    的旅馆裡相遇。

    我当时是稍微分开双腿仰躺在池边的躺椅上他站在泳池裡

    看着我已修剪成一条直线的阴毛和我谈话当时我非常难堪又不好意思去掩饰。

    当时我老公在娱乐间裡按摩我单独一个人在享受阳光…见到他在看我我

    的立即反应是有些不自在和尴尬。

    他站在泳池裡一直和我聊天——我知道他的

    眼睛一直盯着我的阴部而我只能看到他的肩膀。

    没多久我起来也走入泳池裡

    和他面对面。

    我们继续谈论着公司的一些事情渐渐也觉得很自然了。

    彼此发现都是在这

    休閒的度假区的常客。

    泳池裡越来越挤满裸泳的人群他倒杯饮料仰头喝下时下身向前顶他那

    半硬的老二碰了一下我的大腿。

    当然我确信他是故意的我也不便让他觉得我过度反应。

    看着水下面他那

    半硬的阴茎我心裡想着让我来戏弄他一下。

    我爬上水池中的木筏两腿稍微张开仰卧在上面。

    他在我身旁沿着水池推着

    木筏四处转。

    他漫不经心的方式故意碰巧盯着看我的阴部。

    我抬头望了一下散乱的毛毛正随着池水上的微风飘扬…很色情。

    「要不要换一下让我来推木筏。

    」我问他。

    「不必了还是让我来吧!」

    「你已经看遍了我全身了也该让我来享受一下了。

    」

    不等他回应我跳下木筏顺手在水中捏了一下他的龟头。

    他几乎马上就

    硬了起来他只得趴在木筏上让我欣赏。

    我们相互享受彼此的身体调情了大约

    有半个钟头。

    我打算要上泳池时说要帮助我乘我要爬上梯子时一手捧着我

    的屁股另一隻手用中指插入我的阴部。

    那天晚上我老公在游泳池跟朋友游泳聊天时我跑到我同事房间。

    8.上次我带儿子到克罗埃西亚天体营他是第一次跟我参加。

    让他着迷的

    是天体营的四周围包括公众的餐馆每一个人都全身裸露。

    所有的人都赤裸裸

    坐在餐厅裡进餐喝酒…

    儿子坐在我旁边不知怎么两腿之间的那块肉竟朝天翘了起来很得意

    的向人展示示威。

    他也无法控制显然的这是个意外它大约坚持了有半个钟

    头以上。

    你或许不会相信刚开始的很短时间裡我们餐桌的四周围站满了许多好

    奇的年轻女孩大都是对我们桌下的东西感兴趣。

    儿子拉着我要离开他一手压着肉棒子在众多好奇的眼神下。

    当我带着儿子进入我们的房间时你想也知道——一位母亲带着想要发洩的

    儿子…能做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