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第01章

    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当地的一家着名的电视台工作,几年的混迹下来在事业上也算略有小成。

    当然其中有自己的努力,也有亲戚的关照。

    随着事业的提升,耳熏目染并且亲身体验了很多事情,对圈子裡的一些五光十色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怪。

    这裡就说说我很值得回味的一次,那是选秀节目刚刚开始流行那会儿,台裡准备让我组织次新人选秀活动,领导一来想炒作一下,扩大在省裡的影响,二来也可以借机为公司挖掘一些新人。

    活动的前期工作相当繁重,但有空我还是会去报名现场转转,一来想体验下现场气氛二来看看报名者的水准。

    这次完全是针对新人的活动,前景诱人,机会也非常难得,报名现场还是蛮热闹的,每个报名处前面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不少好像还是从外省特意赶过来的。

    不过凭着职业敏感,一眼望去似乎觉得没有什么让我眼亮的苗子,但愿这场活动到后来不会再次演变成一场选美比赛,不过也许好的我正好没遇上,我心裡这么想着。

    这时候远处走来的一个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她一米六多的个子,披肩长髮,身材很苗条,嘴唇薄薄的,睫毛细细的,清澈明媚的眼睛衬托着水灵灵的鹅蛋小脸,一眼望去儘管没让人惊豔,却有股梦幻般的清纯气息,在周围那群色彩斑斓的女孩子裡就如同一朵澹雅的百合花静静地绽放着,很是耐看。

    从她的挺直的脖子和走路的姿态看来她应该是学舞蹈的。

    也算是缘分,她就朝着我站的报名处走来,挨着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在她填表的时候偷偷向她胸前t恤领口敞开的地方瞟了一眼,这女孩肩膀骨感,锁骨的轮廓清晰可见,我估摸着她不会超过90斤的,皮肤白淨细腻,只可惜领口紧了点看不清胸部,从外面看胸脯挺挺的还过得去,但愿不是垫出来的。

    「你是外地人吧?」

    也许她是被忽然从旁边站着的人的一句话吓了跳,反应过来才笑了笑回答:「是啊,我从浙江来的。」

    她声音很甜美斯文,那一笑的感觉就像邻家女孩一般,让人暖暖的,可是我心裡却多少有点遗憾,一般这样的女孩很难在残酷的比赛中走远。「这么大老远跑过来,真难为你咯。」

    我笑着说道。

    这个女孩交了表站起身来又对我腼腆地笑了笑便转过身离开。

    看这样子还是个在校生,我心裡一边想着一边我从同事那裡拿过她的报名表看了下,对她的情况有了大概瞭解,她名字叫张濛濛,浙江人,读的是师范类专业,刚毕业,几个字挺娟秀的,写的还比我好。

    不过都7月份了不去上班还跑这儿来凑热闹?我心裡嘀咕了下就把报名表塞了回去。

    比赛从海选到淘汰赛激烈的进行。

    我一直留意着张濛濛的表现,正如我开始所预料到的,她的长处在才艺,唱歌跳舞都还不错的,有点功底,一看就知道是科班出身的。

    就是文静内向了点,临场应变能力比较弱。

    缺少经验的结果,一般新人都有这毛病。

    不过她也很努力,一路过关斩将居然都闯过来了,不过越到后面选手水准越高,裡面有几个在过去就在我们台裡的比赛中得过奖,她要想在这么短时间裡超过她们是很难的,从她平时排练的样子我看的出她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在进20的比赛前我在宾馆的过道裡装着偶然遇到她,我主动向她打了个招呼。

    这时候她显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热情地和我聊了起来。

    我提醒了几个她在过去比赛中的没注意到的问题,然后就切入了正题:「要不今晚9点以后你一个人来我房间,我给你出点主意?」

    她显然被我这句话怔了一下,过了会才支支吾吾的藉口回绝了我的邀请。

    她的回答并未让我感到意外,这毕竟才是刚开始嘛。

    接下来的比赛裡她乾淨俐落的被淘汰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她领到的是一套不合身的服装和鞋子,这很大影响到了她场上的表现。

    比赛结束后她迎面碰见我的时候头也不抬的快速从我身边走过,在她心目中我一定很卑鄙吧。

    不过我还是叫住了她,「别灰心,你已经在复活赛名单裡了,还有希望。」

    我说完这句头也没回转身就走了。

    经过了一番起死回生的pk濛濛又回到了比赛中,不过经过这几番的波折我想她也该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自那以后张濛濛和其他伙伴说笑很正常,只是眼光和我相遇时,有点紧张。

    呵呵,女孩子都是这样。

    在下一轮的比赛前我依旧在宾馆的那个过道等着她还是问了上次同样的那句话:「有空的话就今晚10点来我房间下,我再帮你看看。」

    濛濛略微犹豫了下。

    最后简单又轻轻地说了声:「哦。」

    晚上10点,濛濛如约按响了我房间的门铃。

    当她走进了我房间,我发觉她上衣已经换成了一件大圆领的短袖t恤,下面由白天的短裙换成了一条紧紧的牛仔裤,裤腰上寄着一条宽宽的乳白色皮带,t恤和裤腰之间刚好接上,小酒窝似的肚脐隐约可见,柳枝般的细腰衬托着丰满挺翘的臀部,散发着雌性的性感。

    也许是在害怕不知道我会对她做什么吧,看上去有点紧张,原本温柔可人的小脸这时候显得更加洁白。

    我笑着请她坐下,给她倒了杯清水,然后从边上拿出几件早就准备好的比赛服装。

    「你挑件,然后去洗手间换好,我还要准备明天的事情,换好后叫我。」

    我说完就趴到电脑上干活去了。

    她呆了下,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从那几件衣服中挑了几件,就去洗手间试了。

    等她出来,我把她叫到跟前给她推敲了下下一场的比赛。

    当然,在给她做形体指导的时候还是有意地在她身上从上到下的摸了一边。

    不愧是学舞的女孩,是那种标准的前凸后翘身形,三围的比例近乎完美,腰身细细的,屁股翘着一个漂亮的圆弧,特别是那双腿修长而又笔直,从她的身体条件和发育情况来看,应该是出身在一个条件不错的家庭裡,我怦然心动下面有点倏倏勃起,但我并没碰她身体敏感的地方,最后我提了几个评委可能会问到的问题让她回去后准备下后就让她回房间休息去了。

    那晚我倒不是对她没有兴趣,儘管她已经自己送到了我的嘴边,像濛濛这样的女孩子第一次被陌生男人玩,总是有点害羞和慌乱,太粗暴了只会将她的害羞和惊慌激发成恐惧和反抗,欲速不达。

    反正她早晚是我的也不用急于一时了。

    后来那段时间裡我也仍旧叫她在晚上一个人来我房间,我一如既往的按照那天晚上的样子对她进行指导。

    濛濛对我的戒心也在一点点的消除,渐渐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神裡面已经多了一些柔和,到后来她再到我房间的时候已经有说有笑了,对我在她身上那些小动作叶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和不安。

    我可以直接叫她濛濛,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直呼我的名字而不是以前那样一口一个老师的。

    她在我面前的话多了起来,聊完比赛免不了聊下家常裡短的。

    原来她家在浙江一个不大的县城,父母收入虽不高,但对孩子的教育很重视,小时候学过几年芭蕾,上中学以后又学了点钢琴,后来到了大学就一直是艺术团的台柱子。

    她在大学学的专业很冷门,所以她很想转向传媒业发展,但下面的县裡又不想去。

    估计是她期望太高,到现在毕业证都拿到了工作都还没落实好,眼看着周围同学一个个都去上班了,父母又一个劲的催促,她心裡也急。

    她来这裡一门心思是想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