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高辣文 > 春的故事 > 春的故事 第三部(39)
一秒记住【第二书包www.shubaoj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春的故事」 第三十九章·首战告捷

    2019年10月8日

    作者:方鸿渐

    说明: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本故事描述一个儿童医院呼吸科主任在官场升迁过程中与几个分别名叫春、

    夏、秋美女之间发生的情色故事,涉及当下官场、职场中的那些潜规则,以及社

    会金融乱象的热点问题。官场、职场、色场,场场都精彩,春天、夏天、秋天,

    天天有魅力。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勇院长去秋的家里并没有探听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心里还是不踏实。不过,

    牵头引入的人脸识别系统意外地发挥了作用。

    「小说正文」

    人脸识别系统启用之后,没有引起太大的争议和慌乱,统一宣传口径是提高

    挂号效率,重点是辅助远程挂号。绝口不提利用人脸识别系统进行身份认证并与

    公安数据库联网,实现打击黄牛、小偷和犯罪分子目的,这样容易引起混乱,似

    乎我们院本来就存在很多黄牛、小偷或流串犯。绝大多数家长经过楼下导医台的

    引导,很快就适应了挂号流程和人脸识别,很多人对这种方式还很好奇。一切进

    展得有条不紊,等这个系统运营一周之后,我们就正式开始打击黄牛、小偷等犯

    罪行为。

    下午刚上班班,在赵琴的带领下,辉瑞的康总就找到了我。进了办公室,赵

    琴帮着泡了一杯茶,带上门出去。

    康总说:" 院长,你交办的事,我们内部走完了流程。是这样,我们在无<img src="/toimg/data/xi.png" />

    有个工厂,专门向加拿大出口成品药的。我们在下周下个批次药品出口的时候,

    将由您支付其中价值120 万加元的药品部分,当然你只需要支付等值的人民币。

    我们加拿大公司将负责将120 万加元直接支付给嫂子就行。"

    " 需要手续费吗?" 我仔细问道。

    " 不用,加拿大那边财务处理由我们公司执行就好,他们知道如何规避税务

    和法律风险的。"

    " 好呢,那就好,那就好。" 我点点头说道。

    " 为了表示我们公司对省儿医的感谢,我们老板要求加拿大公司先把120 万

    加元支付给嫂子之后,你再给我们无<img src="/toimg/data/xi.png" />公司支付相应的人民币就好。" 康总微笑

    着说。

    " 那我把加拿大那边的账号给你,回头你操办好告诉我就行。顺便问一下,

    你们公司现在在我们院的业务怎么样?" 我好歹也要关心一下,尽管我没有直接

    插手药品采购,不过制定的规则中有一些却是有利于康总公司的。

    " 现在势头不错,总销量在不断增加,关键是财务非常及时,基本上做到月

    清,比以前好多了,大大降低了我们的财务成本,我们分公司现在回款及时率位

    居各分公司之首。" 康不无感激的说。

    " 那就好,今后你们有什么新药需要进来,你直接和我说,你们公司药品的

    质量和效果非常好的,不亏是世界顶级的药品供应商。" 我允诺道。

    "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康总笑眯眯的告辞而去。

    三天后,妻从加拿大通过微信告诉我,确认收到了120 万加币,我也立即把

    六百多万人民币转给了康总的无<img src="/toimg/data/xi.png" />分公司。这笔交易严格意义上是违反国家外汇

    管理规定的,但在现实面前,我们还是选择了逃避监管,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

    对个人来说即使想通过支付手续费方式也无法通过正规渠道支付这么多的外汇。

    而且说实话,不管是谁的对错,这个120 万加币都是应该属于妻的,这事先处理

    到这一步,今后怎么办,我也没想好。

    隔天下午,亓来电话说:" 三点到秋的家里碰头,秋的老公出差在外,她婆

    婆也回家休息了,就剩她一个人在家。"

    我让赵琴准备了一束花,滴滴了一辆车就去了。最近,经过兰的几次确认,

    那个人已不再跟踪,估计是被兰的辣手摧残的功夫给弄怕了。不过,跟踪的原因

    依然让我头疼,我不得不探探虎穴,搞清楚情况。

    秋是大学老师,大学里本来课就不多,因为怀孕也快三个月,院长似乎看在

    我的奖学金的面子上,特意让她提前开始在家休息,没有特殊情况不让秋上班。

    话说回头,我认识亓还是秋介绍认识的。第一次见到亓也是在秋的家里,那时亓

    全家面临着破产甚至无家可归的窘境。在秋的介绍下,亓借酒装醉,奉献出自己

    丰腴的身子,也获得了一系列的项目,不仅债务还清,还在不断大把赚钱。在我

    不见秋这些日子里,倒是和亓打得火热。亓几乎隔三差五就住我家陪我风流一宿,

    让我对她渐渐起了依恋之感。不过她没离,我也没公开离,我们俩保持着知己加

    情人加性伙伴的关系,双方倒也是其乐融融。

    再见到秋,我竟然有点陌生的感觉。本来秋的性子就偏冷,两三个月没见,

    开门时竟然有点认不出来了。秋最近一直在家休养,明显发福的身子,显得尤其

    丰满。皮肤白洁,充满光泽,一头乌黑的长发简单地扎了个马尾巴,蓬松地歪斜

    在脖子上,显得风情万种。穿着一套全身的居家孕妇服,肚子略有点显怀,身体

    状态明显不错。

    秋略带羞涩的笑了一下,准备弯下腰给我拿拖鞋,我赶紧挽住她的双肩说要

    不得,还是我自己来吧。亓在客厅里笑哈哈的说:" 还是咱们院长大人懂得体贴

    人了。 "我哈哈一笑,换好鞋随着秋进入客厅。

    亓帮我们泡好了茶,大家坐下闲聊。

    大致上问问秋的怀孕期间的反应怎么样,呕吐厉害不厉害,吃饭吃得好不好。

    秋一一回答了我们的提问,表情也是从容淡定,面带喜色,一副家庭幸福和睦的

    样子,那他老公为啥还雇人跟踪我呢?难道就是想知道我有哪些风流韵事或者与

    什么医药公司打得火热?可他又不是纪委的领导。

    我随身带了个听诊器,就说:" 来来,我来帮你听听心肺情况,帮你免费做

    一下产前检查。"

    亓在旁边笑嘻嘻的说:" 老同学,勇哥现在可是院长了,将来你这孩子出生

    了,少不得要找他帮忙。不如,现在就认个干爹,省得以后麻烦。"

    " 不客气,不客气,就是不认我这个干爹,我也把他当亲儿子看待的。将来

    感冒发烧啥的,都包在我身上,医院都不用去,我直接上门服务,连药都顺便带

    上。" 我笑哈哈的打趣道。

    " 谁是你亲儿子啊。" 秋坐了下来,摸摸自己的肚子,顺便挤兑了我一下。

    我拿着听诊器,仔细在秋的背部、左胸部,同时也在腹部听听胎儿的呼吸。

    秋日渐丰腴,尤其是听诊器在左胸听音时

    ,乳房已是肥硕不少,我直接从上衣下

    端伸进去,竟然直接按到了乳房上,秋在家也是没穿内衣。还好亓坐在沙发上,

    我俩在餐桌边,她没看到。

    秋小声地说:" 你这是听呼吸吗?你这是耍流<img src="/toimg/data/mang.png" />。"

    我呵呵一笑:" 你这里面也是不设防,我不顺水摸鱼顺藤摸瓜感觉对不起你

    啊。" 一边说,一边用手在秋丰满不少地乳房上温柔地摸了几下,弄得秋眉眼如

    丝双眼含水地看着我。不过,此刻我的身份是医生,旁边还有亓在看着,不得不

    抑制住内心的冲动,开始认真听呼吸。

    总的来说,秋的身体健康,胎儿胎音也很稳定,至于性别我也不知道,反正

    说是儿子大家都开心。

    听完音,我装着无意问了一下:" 你老公呢?"

    " 最近香港骚乱,他们公安的同学都有一些去深圳待命了,连他们消防也不

    安宁。我怀孕的头一周,他还在家天天伺候我呢,后来说要值班,这两个月就再

    也没回过家。" 秋随意说道,反正现在怀孕了,吃好喝好睡好是最关键,有没有

    男人在身边无所谓。

    " 你们家安总也太敬业了吧,老婆都怀孕了,还这么拼命加班?" 亓老师在

    旁边打抱不平。

    " 他就那样,一心为了往上爬,希望在领导面前多表现表现。" 秋的情绪很

    正常。

    我在旁边也纳闷,一个男人在老婆怀孕期间竟然加班几个月不回家?还有闲

    情雇人调查我这个医院的院长?

    秋既然神情与往常一样,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刚才当着亓的面,也已经悄悄

    地占了点便宜,感受了秋这个孕妇乳房的柔软,想真刀真抢干估计秋也不愿意也

    不敢,毕竟才怀孕三个月不到,不如就此打住,回去再想办法。

    " 对了,谢谢勇哥,亓老师给了我10万,我反正最近也不怎么花钱。" 秋站

    起身来弯了弯腰,活动了一下筋骨说。

    " 没事,钱是小事,我们也忙,没时间来看你,只是表示一点心意。你在家

    生孩子,亓老师可是在外忙乎着赚大钱呢。" 我指着亓老师说。

    " 老同学,你放心,我赚钱了,肯定不忘记你的,勇哥都交待好了。" 亓吃

    水不忘挖井人,要不是秋的牵线搭桥她可没今天。

    突然,电话铃响了,我一看是兰的电话," 院长,刚刚,我们呼吸科挂号的

    时候,人脸识别系统发现了的一个十年前的杀人逃犯。不过他的名字已经改了。

    "

    为了保证能在人脸识别系统识别出什么罪犯时,能给菊所她们立功,我让小

    劢总把公安部门的通缉犯的照片库全部拷贝到了我们医院的人脸识别系统。交代

    兰总他们万一人脸识别系统查到犯罪嫌疑人时,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同时要稳住

    犯罪分子,不要轻举妄动,由我来安排具体处置。

    " 他人现在在哪儿?" 我马上沉声问道。

    " 他好像结婚了,陪同老婆带孩子来看病,现在正在陆主任门诊就诊,我们

    的人现在在外面监视着。"

    " 不要动,我马上来处理。" 挂完电话,我赶紧给老陆打了电话,交代对下

    一个孩子名叫张小军的病人要多花些时间仔细看,有特殊情况,必须等我到现场

    才行。老陆明白我的暗示之后,我立即和秋、亓打了个招呼,出门回医院。

    在回医院的车上,电话通知菊所马上带人到我们院。菊所一听十年前的杀人

    逃犯给我们人脸识别系统给抓到了,非常兴奋,马上带上便衣前往医院与我回合。

    同时通知冬大人安排摄影人员一同前往现场,拍摄抓捕全过程。刚好冬有一队摄

    影人员正在医院拍摄我们的人脸识别系统的应用情况,就马上安排大家准备。

    到了医院一楼大家汇合之后,我说:" 尽管现在是下午5 点不到,但医院呼

    吸科门诊人依然多,孩子也多,万一在抓捕过程中哪个孩子被抓做人质就麻烦了。

    我的建议是,安排陆主任给他们孩子开一个验血检查项目。现在验血中心人不多,

    我们就把验血点那儿的人进行疏导后,大家在那儿装着是孩子家长,准备抓捕。

    "

    菊所补充道:" 在抓捕过程中要注意保护孩子的安全。"

    大家立即在检验中心门前寻找合适的位置,确定抓捕方案。冬大人临时找了

    一个家长和个孩子,就在验血窗口前不远处做一些采访,就问问孩子就医情况、

    医疗费用、服务态度等等,摄像在远处进行抓拍。

    布置完,我给陆主任微信留了言,陆主任表示知道。兰带着几个安保的兄弟

    在门诊走廊里装着是等候给孩子看病的家长,不停给我通报楼上信息。

    过了一会儿,兰通过微信说,嫌疑人已在五楼交完费带着孩子到一楼检验中

    心来了。菊所带来的五个便衣中有三人手里拿着化验单,各自占着一个验血窗口

    装着和验血护士咨询相关问题,中间留着一个窗口给嫌疑人使用,另外两个人穿

    着白大褂在空置的窗口前聊天。

    我穿着白大褂和菊所就站在空着的验血窗口前5 米的地方闲聊,装着是病人

    在咨询医生,一切都显得和往常一样。

    嫌疑人乘坐电梯从五楼到了一楼,往前走了一会儿进入检验厅。我一看嫌疑

    人长得近一米八的身高,甚是强壮,心里一阵害怕。路过我身边时,嫌疑人还问

    我:" 请问医生,验血在几号窗口?" 检验中心除了验血,还化验包括小便、大

    便等等。

    我一指中间唯一的空着的五号窗口说:" 就那个五号窗口。" 嫌疑人习惯性

    地往周围看了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老婆和孩子前往五号窗口验血。

    等孩子在妈妈的帮助下伸出胳膊让护士开始抽血的时候,菊所突然大喊一声:"

    王伟,你终于出现了!" 王伟是犯罪嫌疑人改名之前的名字,现在的名字叫张均。

    嫌疑人本来正低头安慰哭泣的孩子,一听有人喊他本来的名字,下意识地抬

    了一下头。这一抬头彻底暴露了他的身份,此刻菊所已经第一个扑了上去。哪知

    这个王伟尽管潜逃多年,但他身材壮实,估计平实也是保持锻炼,警惕性非常强,

    一抬头就知道不好。这时菊所已经扑了上去,只见王伟一个直拳打到了菊所的脸

    上,菊所双手一挡但力量太大还是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只要后脑勺直接倒地,恐

    怕就要脑震荡了。我也忘了害怕,一个劲步冲上前去抱住了菊所。由于菊所后倒

    的力量过大,我也一下子被带倒在地上,还好菊所倒在我身上,受伤的程度就小

    了很多。

    此刻旁边的五个警察一拥而上,因为不能使用警用器械,只能由两个警察拼

    命抱住犯罪嫌疑人,其他人则负

    责按住嫌疑人的胳膊。五个警察估计平时没少操

    练这种抓活人的技巧,大家配合的倒是天衣无缝。当勇敢地抱住犯罪嫌疑人的两

    个警察得手之后(事后检查发现,这两个警察还是挨了犯罪分子几拳,被打得鼻

    青眼肿的,可见犯罪分子的力量),其他三个人顺利一起把嫌疑人按倒在地,把

    手拷到了后背,把嫌疑人裤腰带抽了下来,脚上也上了镣铐,抓捕顺利完成,前

    后不到1 分钟。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由于已经疏散了人群,周围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冬也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

    现场抓捕犯人的采访,算是一次英雄壮举。

    菊所倒在我身上,鼻子估计被打破得厉害,流了很多血,把我的白大褂都染

    红了。由于受到的拳击过重,菊所竟被打晕了。说实话,菊所也就是一舞蹈演员

    转职成的警察,不能和小兰这样的专业特警战士相比,抗击打能力肯定不行,不

    过关键时刻英勇献身的精神还是值得称赞的。

    冬带着摄像机来到我身边,拍摄了这个画面。不过,看到菊所满脸是血,昏

    倒在我身上,冬吓的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赶紧爬起来,让安保队员把菊所抱起来赶紧送去急诊中心。

    兰也跟着我一起前往急诊中心。

    急诊中心一般都是抢救孩子的,还是第一次抢救一个大人。不过,基本的应

    急处置技能还在,值班医生和护士赶紧止血、量血压、按摩穴位,过了一会儿把

    菊所给救醒了。然后,安排菊所去拍片子做ct,看看鼻梁骨有没有碎,有没有脑

    震荡。

    冬这时看到我身上也是血,赶紧说:" 院长,也受伤了,也得检查一下。"

    " 我忙说没事,没事。" 值班医生这时也看到我胸襟上都是血,着实吓了一

    跳。

    冬说:" 刚才我看到院长为了救菊所也一起摔倒了,也要去检查检查,看看

    有没有哪里摔伤,最好能排除一下。"

    拗不过大家,我也跟着去了ct室。前往ct室的路上,冬悄悄的说:" 院长,

    你检查完,不管有没有受伤,也要躺到病床上,我在你病床上再采访你一下,懂

    吗?"

    我立即理解了冬的意图,不亏是领导干部的家属,就是知道如何审时度势利

    用机会啊。

    拍了片子,检查的医生竟然配合地说勇院长可能也有点轻微脑震荡,需要住

    院观察。我不禁自嘲一笑,这真是瞌睡碰到了枕头。菊所的检验结果当然是鼻梁

    骨粉碎性骨折、ct脑部之后真真实实的轻微脑震荡,需要卧床休息。经过医生们

    的处理之后,我和菊所分别送进了医院的单人病房。

    我是一点事没有,只是在急忙去扶菊所的时候摔了一交,屁股有点疼而已,

    身上沾的只是菊所的一点鼻血而已,不过还是按照冬的吩咐煞有其事地住进了单

    身病房。到了病防,护士还殷勤地给我换上了病号服,看来不住上几天恐怕是不

    行的。

    大概是冬的缘故,也包括这次抓到了一个十年的杀人逃犯意义重大。没多久,

    省卫计委柳主任、医院马院长以及市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政委、分局局长、派

    出所所长等等来了一大波人前来病房探视。我就装模作样躺在床上,和领导们一

    一握手。说实话,一个被通缉了十年的杀人犯,在我们医院被人脸识别系统给识

    别出且成功进行了抓捕,这可是大功一件,领导们也是颇有面子的。

    柳主任紧握我的手,说:" 勇院长,你们这次人脸识别的新技术应用简直是

    一鸣惊人啊,还没用几天呢,就抓到了十年前的杀人嫌疑犯。看来,咱们平安医

    院的建设目的明确意义重大啊。对不对,马院长?" 柳主任回头对马院长说。

    马院长在旁边直点头,道:" 柳主任,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建设平安放心医院,

    这次新技术的创新应用也是勇院长一手引入的,他也是积极参与创新实践一线啊!

    "

    旁边的市局马副局长,代表市公安局说:" 刚才,咱们市局丁局长给我做了

    指示,非常感谢你们省儿医这次和咋们辖区派出所的密切合作,在几乎没有付出

    任何代价的情况下抓到了潜逃十年的犯罪嫌疑人,这是警民友好合作开出的胜利

    之花啊!"

    旁边的一干随员都拍手鼓掌。

    我赶紧表态," 这得感谢我们派出所的基层民警纪律严明敢打胜仗,关键时

    不掉链子啊。尤其是我们派出所菊所长,看上去一个娇滴滴的美女,面对人高马

    大的犯罪嫌疑人第一个就冲了上去,当时我第一眼看到犯罪嫌疑人的时候腿都有

    点哆嗦呢。" 我为了吹捧一下菊所也是竭尽所能甚至不惜贬低自己了。

    大家听了我的话,都会心一笑,也没人嘲笑我的软弱。估计除了警察,一般

    人遇到杀人逃犯都会腿软的。

    " 菊所关键时刻带头冲锋陷阵是职责所在,应该的,应该的。" 马局长应声

    说道。

    "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菊所去。" 柳主任提议道。

    我说:" 我也去吧,我可也想再看看咱们的英雄呢。" 大家见我似乎没什么

    大碍,就一起去了。

    本来菊所病房没什么人,现在一下子进去那么多人,搞得菊所有点措手不及。

    菊所脸上被包扎了起来,主要是鼻梁骨位置需要固定,同时为了防止感染,还挂

    着水。那模样看上去咋一眼很恐怖,搞得像差一点要就义一般。

    菊所看到领导们进来了,本来平躺着的,准备起身迎接领导。马局长立马上

    前,按住菊所说:" 菊所,不要动,不要动,我代表市局丁局长来看你,感谢你

    关键时刻的英雄壮举,为咱们警察队伍再一次增光添彩啊!"

    菊所作为基层派出所副所长也就一副科级干部,平时基本没有机会见到市局

    副局长。这一次勇敢的一扑,不但抓到了十年逃犯,也把市局局长、分局

    局长给

    扑来了,也算是大大露了一次脸。

    旁边的卫计委柳主任接着说:" 感谢菊所,还有我们这些广大民警,为守护

    医院的平安不怕牺牲啊!"

    冬带着电视台的同事忙着抢拍各种镜头画面,也不失时机的说:" 柳主任,

    马局长,今天我们电视台正在省儿医做' 一切为了患者' 的专题节目,恰巧就在

    化验室附近随机采访几个病人时,我们摄像抓拍到了菊所他们抓捕逃犯的全过程。

    这真是一幕惊险刺激的行动,但也算是有惊无险。除了我们美丽的菊所受了点伤

    之外,其他参战民警基本都没受伤,充分展示了我们人民警察的战斗力,更体现

    了我们巾帼不让须眉啊。"

    我和冬美女、菊所主动策划的一次行动,竟然变成了一次电视台随机的采访

    与抓拍,让整个节目在真实性的基础上更添几分危险性刺激性。

    马局长和柳主任可是都认识冬主持的。

    马局长赶紧谦虚的表态:" 哎呀,不好意思,让我们电视台主持人都担心害

    怕了一会,这个潜逃十年的逃犯,我们今天才抓到,也是我们警察工作还不到位

    需要继续努力继续努力啊。"

    冬大人说:" 谁都不能保证什么事都尽善尽美,只要我们大家持续努力,多

    多像菊所这样的英雄学习,我们的社会秩序一定会持续好转,人民群众的安全感

    一定得到提高的。这次,我们' 百姓生活' 栏目将以菊所的这次英雄壮举做一期

    节目,主题我已想好了,就是' 守护平安,造福患者'."

    马局长说:" 谢谢冬主持人对我们警察队伍的肯定与褒扬,节目播出时,我

    将通知我们全局的干警收看这期节目,弘扬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奉献和牺牲精神。

    "

    说完这些,跟着马局长来的市局的副政委、相关部门领导、分局局长、派出

    所所长一一上前和菊所握手致谢,并嘱咐她安心养伤,早日归队。

    聊完之后,马局长赶紧带领一帮随员前往派出所,十年的逃犯以及犯罪家属

    现在都被滞留在派出所。市局要组织骨干力量进行连夜审理,马局长更是要亲自

    坐镇指挥。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我让陆主任派一名呼吸科医生陪同前往派出所关

    心孩子的状况。不过陆主任说孩子就是普通的感冒咳嗽,已经安排带了一些药,

    问题不大,我放心不少,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柳主任和马院长见我们伤情不重,也就不再久留。

    冬大人又采访了我和菊所。不过,菊所由于鼻梁骨受伤,说话时牵扯到鼻子,

    有点痛苦也不利索,声音也有点变调,在镜头前更加增添了伤者的病情。

    好不容易采访完,冬大人让我回到病床躺在床上,也很认真地采访了我一会

    儿,算是现场采访顺利结束。冬赶着回去组织文字、编辑录像,就没留下来吃饭。

    我又起床和小兰总一起走到菊所的病房,让医院的厨房把做好的晚餐端了过

    来。菊所因为鼻子受伤了,咀嚼有点痛苦,就喝了点排骨汤,补补身子,不能太

    饿。我和小兰总忙乎了这么久,肚子早就饿得呱呱叫,两人风卷缠云,把四菜一

    汤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饭,我对菊所说:" 你放心就在我们医院住上3 天,等脑震荡基本恢复,

    就可以出院了。至于鼻梁骨骨折要慢慢恢复的,估计得三个月,这期间轻易不能

    触碰鼻骨,尤其是不能接吻。"

    我说完呵呵一笑,小兰也笑了起来。

    菊所幽幽的说:" 我就是想亲也没得亲啊。不过,不要让我父母知道,我告

    诉他们我出差了,省得他们担心的。"

    " 是啊,警察本来就是和平年最危险的职业,他们本就担心,听说你受伤了,

    估计夜里都睡不着的。" 兰总说。

    " 对了,菊所,我们兰总在部队可是特种兵战士,其实今天由她来抓捕一点

    问题没有。" 我夸奖兰总道。

    " 哎呀,我现在也不行了,还是菊所比我勇敢的。" 小兰被我跨的有点不好

    意思了。

    " 菊所,这次你尽管受伤不严重,但抓到一个十年逃犯,再经过冬主持在电

    视台这么一宣传,你们市局肯定要给你记个二等功三等功啊什么的,年底你们派

    出所先进单位是跑不掉的,到时别忘了请客啊!"

    菊所尽管受伤了,确实心里很高兴,这个功劳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获得

    的,这得感谢高科技啊!

    " 好的,到时小兰总你也要参加啊!" 菊所语音有点不清,不过意思很清楚。

    菊所看上去似乎有些疲劳,我估计今天她面对犯罪分子,勇敢地扑上去只是

    职业需要和立功心切,作为普通的女人心里也是害怕得很。领导来过了,此前流

    了不少血,鼻梁骨还疼着,现在兴奋劲过了疲惫感就上来了,赶紧说:" 那我回

    去休息了,我让护士们24小时待命,有需要你按以下呼叫铃就行。"

    菊所点了点头,我和小兰起身离去。

    回到病房,我躺下来背靠在墙上,让小兰打开电视,随便看看。

    " 小兰啊,今天这事做的漂亮,此役之后,派出所菊所他们甚至市公安局更

    是和我们省儿医心连心了,你就放心大胆去抓下面的工作,就是整治黄牛抓小偷。

    逮到一个就整治一个,不要手软。"

    " 好的,没问题,院长,你这个人脸识别系统确实厉害。你要是让我拿着照

    片,我也认不出十年前的犯罪分子呢。" 小兰递给我一杯茶,笑嘻嘻地说。

    " 咱们现在都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是科技引领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得靠

    新技术新应用去提升医院的安防能力,这也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实践证明,这个

    方向是对的。你看看,效果多好啊!" 我喝着茶,得意洋洋地说。

    突然,病房的门响了,小兰起身去开门,进来两人,胡美女和春美女。

    胡总可是兰姑娘的再造恩人,没有胡总充当王婆把她当潘金莲送给我这个西

    门庆,小兰姑娘估计现在还呆在县医院的安保部当一个临时工呢。前后不到三个

    月,小兰姑娘已经是省儿医的正式员工并当上了安保部的副总,真是时隔三日当

    刮目相看啊!看来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现在最时髦的一句话:平台比能力重要,没

    有平台你啥都不是。

    我一想就明白了,胡和春和我们医院那是相当的熟悉,今天下午发生的事,

    她们肯定已通过一些医生护士打听到了详情,估计也是等那些领导走之后,这么

    晚才来看我的。

    小兰和春也是认识的,三人进了屋,春抱着一束鲜花,胡拎着一盒精致的水

    果。春身着一袭米黄色齐膝的连衣裙,婀娜多姿;胡则是短袖白色寸衫配黑色短

    裙,尽显职场女性魅力。

    我躺在病床上,看着三个争奇斗艳的美女,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兴奋。小兰姑

    娘严格意义上还是姑娘,美丽清纯;胡总可是刚结婚没多久的准新娘,丰满风流

    ;春则是生过儿子的年轻少妇,温婉多情。

    本来还是清净素色的病房,因为鲜花和美女,显得生动活泼起来。小兰接过

    春的话,找了个空着的花瓶插了进去,安排两人坐在床边,俨然是这里的女主人。

    胡总笑眯眯的说:" 没想到院长大人也亲自奔赴抓捕罪犯的一线了。"

    " 惭愧,惭愧,罪犯不是我抓的,反而受伤了。" 我装着轻微脑震荡的样子。

    春有点不安地看着我,说:" 院长,你受伤严重不?"

    " 还好,还好,摔了一跟头,脑袋着地了,有点头晕。" 在俩个不明真相的

    美女面前干脆装装受伤的样子,看看有什么结果。

    " 不会是脑震荡吧?能走路吗?" 胡担心的说。

    我看了小兰一眼说:" 头晕着呢,估计得休息两天就好了,不碍事的。" 说

    完装着痛苦地" 嗯" 了一下。春立即不安地伸出手来想安抚一下,但一看到有小

    兰总,又把手缩回去了。

    小兰在旁边笑吟吟的看着我们说话,见我在演戏,没有戳穿。

    " 我听说脑震荡严重的会头晕呕吐的,万一夜里严重了,那你咋办?" 春一

    脸关切地看着我。

    " 没关系,都躺在医院病床上了,有医生护士看着呢。" 我无所谓地说。

    " 万一夜里有啥事,没人伺候可不行?" 胡自言自语的说。

    这时,小兰体贴地在旁边削了两只犁,说:" 快秋天了,吃犁好,润肺啊,

    院长也受伤了,顺便补充水分。"

    我接过犁说:" 看谢谢胡总。" 说完,伸手在胡总身上摸了一下。

    " 看你,都受伤了,还不安宁。" 胡总瞪了我一眼,春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也

    有点不自然,不知道是害怕我真的受伤,还是在责怪胡对我那么凶。我一看乐了,

    还是春心里更疼我多一些。

    我把三口两口就把犁吃完了,继续半倚在靠背上,说:" 今天累死我也吓死

    我了,我看到那个逃犯时心里蛮紧张的,那家伙有1 米8 ,人高马大的。" 我说

    话带有点表演的成分,反正没事逗两个美女开开心,顺便博取一点她们的同情心。

    春说:" 那你怎么还敢扑上去啊,不是有警察吗?"

    " 我没扑上去,是派出所的菊所长扑上去的,我看她被罪犯一拳打了快摔倒

    在地,抢前一步是救她的。说实话,要是那个罪犯有凶器的话,估计今天肯定有

    人挂彩的,就不是菊所长流那么一点点鼻血的问题了。" 我有点心有余悸地说。

    " 院长,你这是英雄救美啊,不是英雄打击犯罪啊!" 春在旁边咯咯的笑了

    出来。

    " 想想都可怕,潜逃十年的杀人犯啊!" 胡说。

    " 是啊,那个逃犯在潜逃十年之后,还保持着十足的警惕性,反应神速,力

    量巨大。我去帮助菊所长时,被巨大的冲力给带了一跤,确实疼,真是岁数不饶

    人啊。" 我感叹道。

    " 我帮你按按?" 胡坐到我身边,还真的帮我捏捏胳膊,按按腿起来。

    " 不过,后来,当逃犯被抓的时候,我看到那个满脸惊悚又非常悲伤的女人

    怀里搂着感冒发烧的孩子时,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如果这个杀人犯最终被判死刑,

    这个世界上就多了一个单亲家庭,一个寡妇和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这个本来看

    上去非常美好的家庭就在这瞬间被击碎。也许逝者家庭的悲伤已经平息,现在逃

    犯被抓,曾经的悲伤又要再次被拾起,逝去的岁月又要被回忆,本能平静的家庭

    又要泛起涟漪,我真不知道这事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 法不容情啊!也许通过赔偿,这个杀人犯能得到一些豁免不会被判死刑。

    不过,不管怎么样,两个家庭却都要再次经历一次痛苦啊。" 胡感叹道。

    " 逃犯也算是罪有应得吧。我估计他这些年也是一直是提心吊胆过日子,白

    天不太敢乱走,晚上睡觉经常做噩梦,随时还要提防警察上门。他今天被抓,也

    算是彻底解放了,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睡个安稳觉的。" 兰毕竟是武警战士,在

    安保行业干了几年,对犯罪分子的心里还是有不少了解的。

    " 哎,可伶那个女人和孩子了。现在该轮到那个女人夜里睡不着觉了。" 春

    毕竟是孩子的妈妈,天然有股对做妈妈的女人的同情心。

    " 哎,这种事,今后还是不要再碰到的好。" 我喝了口水,一阵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