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459 千古第一帝

459 千古第一帝

    大周开元七十三年,开元皇帝在位这些年来励精图治,当今天下已是一个繁花似锦般的盛世。

    而开元皇帝,更是被世人称之为千古第一帝!

    皇宫之中,身着龙袍的赵桢已是老眼昏花,年过百岁的他已经到了人生的尽头。

    曾经强壮有力的手臂已经再也无力提起重物,圆润修长的手指也已经苍老的如同鹰爪。

    此时的他,正在用他这双手**着一个牌匾。

    牌匾近十米长,一人多高,被两位侍卫从两端举起,横放在赵桢的面前。

    “千古……千古第一帝!”

    赵桢的声音苍老无力,却带着股激动的颤抖之感。

    那有些浑浊的双眸中更是满是痴迷,身躯带动手臂,缓缓**着上面的五个大字。

    “离王求见!”

    “进来!”

    “皇爷爷,离儿来看您了!”

    赵离,赵桢的孙子,当今的皇太孙,也是赵桢最受宠的孙子。

    “嗯!”

    赵桢缓缓抬头,面前的少年英姿勃勃,虽然眼中有时候会露出一些欲望,但那不正与自己年轻的时候相像吗?

    每次看到他,赵桢都会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

    “千古第一帝!皇爷爷,这个名号与您最相称!”

    赵离扫了眼那牌匾,不由得脸上带笑。

    “数千年来,也只有皇爷爷您可以配得上这个称呼!就算是那传说中的上古皇帝,在孙儿看来,也未必及得上您。”

    “呵呵……”

    赵桢缕了缕自己发白的胡须。

    “这是我命人打造,用来放在陵寝之中的。”

    赵离一愣,瞬息间脸上的笑意已经化为恐慌,双膝陡然跪地。

    “皇爷爷寿与天齐,孙儿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

    赵桢笑着摆摆手。

    “起来吧。”

    “多谢皇爷爷!”

    赵离老老实实的站起来,心口砰砰直跳,再也不敢胡乱插言。

    “本来我觉得这个名声太大,没准备用这个的,但朝中众臣一致坚持,我也只好笑纳了。”

    赵离一脸满意的把手从那上面挪开。

    心思回转,不由想起曾几何时,自己一脸狂妄的对天大喊,要做一个让天下人臣服的君王,让那四海之内、率土之滨都印刻上自己的名字。

    现在,自己都已经做到了!

    “朝中的大臣们说的没错,千万年来,也只有皇爷爷配得上这个称呼!”

    赵离弓下身子,语声诚恳。

    “在您的手中,大周一统天下寰宇,百姓安居乐业。武学、教育、民生、律法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已完善,您的功绩远超先贤,足可与远古诸圣相提并论。”

    “能够生活在您的治下,是孙儿之福,是百姓之福,更是天下之福!”

    虽然最近这些年赵桢在政事上有些懈怠,而且开始安逸享乐,贪慕虚荣,但他的功绩无人磨灭,千古第一帝,也名副其实。

    “是啊,这是我应得的,这本就应该是我应得的!”

    赵桢再次转过身子,一脸痴迷的看着那千古第一帝的牌匾。

    “可我心中还有根刺没有拔,不拔出来,我就觉得心虚,就无法心安理得的看着这五个字!”

    他的声音渐渐低不可闻,却有咬牙切齿。

    “陛下!”

    大殿外的王公公突然疯狂的奔了进来,脸色满是慌乱。

    “怎么了?可是办妥了?”

    赵桢上前一步,脸上泛起激动的潮红。

    “陛……陛……陛下,失败了,任务失败了!”

    王公公整个人往地上一扑,口中结结巴巴,才终于吐出几个字。

    赵桢眼前一黑,身子不由得一晃。

    “皇爷爷!”

    赵离急忙上前,双手搀扶住赵桢。

    “起开!”

    谁知赵桢陡然一摆衣袖,把不敢用力的赵离甩飞一边,上前几步就欲冲到王公公身边,却被那千古第一帝的牌匾给挡住。

    “给我让开,让开!”

    见他神色狰狞,两旁的侍卫心中更是无比慌乱,你往后退,我往后退,竟是成了拉锯战,非但没有退开,反而把这牌匾在赵桢的面前晃来晃去。

    “滚开!”

    原本是十分顺心的五个字,此时却变得极为刺眼,赵桢口中发出一声狂吼,疯狂的扑向那牌匾,双拳乱砸,欲要轰碎这让他烦心的东西。

    奈何这牌匾所用之木乃是奇珍,根本不为所动,反而更显他的疯狂。

    幸好王公公反应快,从地上匍伏前进,穿过牌匾的阻拦,来到了赵桢的脚下,把头扣在皇帝的脚面之前。

    “陛下,陛下,您别激动,圣体为重,圣体为重啊!”

    “啪!”

    赵桢脸色癫狂,双手乱抓,最后把自己头上的皇冠给一把扯下来,狠狠砸向王公公,几次之后,不敢反抗的王公公已经满面鲜血,却仍旧劝慰着赵桢。

    “陛下,圣体为重……”

    而这个时候的赵离和一旁的侍卫,早已脸色惨白的跪倒在地,尤其是那些侍卫,更是身躯颤抖,浑身甲页都撞击的哗啦啦作响。

    “怎么会失败?为什么会失败?他们不是说不会失败的吗?”

    整个大殿内,只有赵桢疯狂的嚎叫之声,手中的皇冠此时不知滚落到了哪里,满头干枯的白发四下披散。

    干瘦的身躯,凌乱的龙袍,脸上有疯狂,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恐惧。

    良久,声音渐歇,大殿内终于恢复了寂静。

    “传旨!”

    “奴婢在!”

    王公公急忙回声。

    “招丞相、三位阁老、军机大臣穆因、大学士李庵、杜汉进宫!”

    “陛下……”

    王公公偷偷抬起头,上方的赵桢衣衫灵官,满目迷茫,这位堂堂大周皇帝,千古第一帝开元皇帝,此时竟是显得极为萧索。

    “我要立传位诏书!”

    ******

    不久之前,蜀州地界。

    聂红衣一举灭杀上万军中精锐,三十多位宗师高手,却并不意味着她已经安然无恙。

    四面八方涌来的人更多,宗师也有不少。

    厮杀声已经持续了几个时辰,日光也已经只剩下余晖。

    这里不知是何处,满山的尸首,没有一个是完整无缺的,流淌的血水汇聚成河,沿着山间小道徘徊。

    追随着厮杀声而去,那是一个空旷所在,原来的山头早已消失不见,平整的大地看不见地面,入目所及,全是尸首!

    “妖女!受死!”

    一人大吼,手中长刀爆斩而出,其势暴烈刚猛,如同火山喷发,无物不容,这一刀竟是演化出来烈火熊熊之境,以焚天灭世之威,猛扑聂红衣。

    “许多年没有出来,世人竟然连我的称呼都已经忘了。”

    聂红衣幽幽一叹,身形如风、如流水,单手轻轻挥舞,五指轻轻破开袭来的刀光,轻拍刀身,另一手已经在对方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探入他的胸膛。

    “轰……”

    一根利箭钻入那人的后背,箭身的爆炸力道轰然撕碎他的肉身,更是逼的聂红衣拂袖倒退,吞天神功也没能得到丝毫精气。

    “秦无篆,你也来了!”

    静静的站在用尸首堆积的峰头之上,聂红衣扭身看着不远处的披甲持枪之人。

    “聂首领,何必如此!你是赢不了的!整个天下都已设下阵法,锁定了你的位置,不管你跑到哪里,都没有用的!而以你现在的伤势,你又还能坚持多久?”

    秦无篆压下上涌的气血,眼神复杂的看着上方的女子。

    “想不到,我一生最得意的作品,竟然会出卖我!”

    聂红衣摇头苦笑,伸手看了看自己满是鲜血的手掌,微不可查的,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我们提醒过您!在三十年前陛下更改史册的时候金无涯就提醒过您!”

    秦无篆紧握手中的长枪,这杆枪,还是面前之人赠给自己的,它跟随自己南征北战,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拿着它与对方而战。

    “当时关于您的记载,都已删去,您就该明白,陛下对您已经不满了!”

    “陛下要做人上人,要做千古一帝,他不需要有人在他上面!”

    “而您,只想着超脱这个世界!追寻那虚无缥缈的天道,这些年来从未低头朝下看一看过!”

    “我以为,当世人已经遗忘我的时候,他的欲望就会得到满足。”

    聂红衣抬起头,幽幽一叹。

    “看来,并非如此!”

    秦无篆道:“您不死,陛下心中的那根刺就拔不掉!他的千古第一帝就名不符实!”

    “自欺欺人罢了!”

    聂红衣摇头,不屑一笑。

    “聂红衣,我等前来送你上路!”

    说话间,远处又有几道人影遁飞而来,速度惊人,气息庞大,竟都是四魂以上的宗师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