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442 民生之利(求订阅!)

442 民生之利(求订阅!)

    细雨绵绵,雨水并不显的冰冷,反而带着股温热气息。这并非是自然形成的雨水,而是阵法作用下地气的蒸腾汇聚。

    几根长短不一金属杖被三人打入大地之下,测量好准确无误后,三人又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三人身上的蓑衣乃是用一种奇草隐形草编织而成,可以折射日光,产生隐身的效果;体内运转的秘法也是世间顶尖,可以有效控制自己气息的外溢;身上佩着的玉佩,更是有收敛神魂的波动的功能。

    一切准备都是如此周密,但为了把他们三人送进这里,却是有很多人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有更多的人会与他们的命运相连!

    言家的颠倒步对于复杂的地形最为适宜,言晋也不再墨守成规,把步法传授给了好友和爱人。靠着体内雄厚的真气,三人脚踏泥泞,在几十里的地域内来回穿梭。

    这里靠近阵法的核心位置,中间还有一位世间最恐怖的大魔头坐镇,每走一步他们都把自己的心提到了。

    因为一旦出错,不但三人会死,还会导致任务失败,很多人更是会受此连累,因而遭殃。

    “还差最后一个!”

    李明岳的声音中带着喜色,一切都很顺利,看来黄叶前辈他们预测的没错,这个阵法一旦发动,那位魔头就再也无法动弹,要不然三人根本不可能在这里仿若无人的打入自家的阵旗。

    “方圆千里的气机汇聚在一起,需要有人从中疏导和调和,主阵之人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我连想都不敢想!聂红衣这个时候定然已经全力在运转阵法,绝没有空暇理会其他。”

    萧子衿绷紧的俏脸也开始舒缓。

    “走吧,启成阵法,我们就可以隔绝内外,到时候除了我们的人,其他人都无法进来,而聂红衣也会被这千里地气所困住。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言晋的脸色却有些阴沉和悲伤,因为最后一个阵旗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位置却是在大阵的中心,那位血衣修罗所处的位置附近。

    这代表着他们要直面那位传闻中的大魔头!

    一想到要面对的那人,三人的心头也是猛然一沉到底,就连脚下的步子也变的沉甸甸的。

    但时间不等人,他们没有时间做太多的考虑,一切的生死顾虑早就在来之前想的很明白,后事也交代的一清二楚。

    越往里走,天空越来越暗,四周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稀疏,换做常人来到这里,怕是已经呼吸停滞而死了。

    眼前的虚空也开始变得浑浊,饶是三人修为高深,此时肉眼看去,也不过几十米距离,再远就是一片混沌。

    身周有黄色的气流来回涌动,也让三人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慢,最后更是产生一种剧步维艰的感觉。

    “左前方一百步!”

    萧子衿手中拿着一个阵盘,一手不停的掐指计算着距离,三人也随之移动着位置。

    “到了!”

    脚下是个沼泽,只有提起轻功才不至于让身子陷落进去,萧子衿看着手中罗盘上闪烁着的朦胧光晕,声音苦涩的笑道:“前辈说的没错,我们的任务确实很简单,只要能够进来就几乎不会失败!可惜,却几乎没有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子衿,能和你在一起,不管生死,我都很满足。”

    言晋上前一步,握住她的双手,两人双手交叠,感受着彼此的温热。

    “可惜,我还没能找到媳妇,只能看着别人在我眼前一个劲地秀恩爱!”

    李明岳不合时宜的声音幽幽响起,声音中也是满满的都是落寞。

    “呵呵……,希望我们三人,来世还能相聚!”

    言晋一笑,松开了握着萧子衿的手,对着两人洒然一笑。

    “希望如此吧!”

    “嗯!”

    李明岳一边回答,一边懒洋洋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盒,轻轻打开,露出里面的四颗丹丸状东西。

    “四枚尘渊山雷,据说杀死个把宗师还是轻而易举的。希望等下真的能够一下子炸死那个家伙,要不然咱们可就是死定了。”

    “我来打入阵旗,子衿驱动阵法,明岳看准时机,一旦对方露面就打出山雷!”

    言晋从背后拿出最后一根通体金黄的棍棒,棍棒上有密密麻麻的花纹符箓,透着股神秘的美感。

    他深深吸了口气,眼神一凝,猛然朝着脚下的沼泽地中狠狠贯去。

    “轰……”

    棍棒深如柔软的沼泽不过寸许,却像是撼动了整个大地,沉闷的响声从大地之下轰然传来。

    一旁的萧子衿手托阵盘,阵盘之上光芒大盛,陡然漂浮到棍棒上空,压着棍棒缓缓朝着大地之下按去。

    覆盖千里的大阵突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化,地气的汇聚不再缓和,而是陡然变得十分暴躁,大阵中心的压力更是猛然一大。

    而萧子衿三人附近浑浊的空气更是朝着阵盘汇聚,一片通透,也显露出来百米外一位红衣墨发,盘膝端坐在一个法坛上的女子身影。

    “血衣修罗,受死吧!”

    李明岳大声一喝,四枚尘渊山雷已经激射而出,声音虽然响亮,但他的心却沉到了谷底。

    对方离得自己竟然如此近!就算能够炸死对方,自己三人也是必死无疑,幸好阵法一旦立下,就几乎不可破坏。

    ‘咦?那人的模样为何如此面善?似乎很像自己的某个熟人?’

    即使是生死存亡的这一刻,李明岳的思维还是如此的发散。

    ******

    遥远的东阳府,徐问、张怀民、刘处玄几人正立于城墙之上,眺望着远处的荒原。

    “阵法启动了,一切正常。”

    刘处玄身前有一个八角铜镜,铜镜内一片混沌,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就下如此断语。

    但其他人对他很信服,当即脸上的表情都是一缓。

    “一个月后,大阵就可以自发运转,一年后此地的地气就会彻底平稳,三年后这千里荒原就会是平洲的一大粮仓了!”

    刘处玄苍老的脸上满是欣慰,即是因为自己阵法在这一次印证中又有了进步,也是为这股改天换地的力量出自自己的手中感到满意。

    “呵呵……呵呵……”

    东阳府的府主张怀民笑的就像是一个傻子,眼角的皱纹都透着激动,双眸中更是隐隐有泪光闪烁。

    “真好,真好!”

    “世人都言聂首领生性残忍嗜杀,行事霸道,谓之当世第一大恶人,却不知除了她之外,还会有谁会关心生民之利,百姓之苦?”

    徐问躺在轮椅上淡然一笑。

    “当年的太行山脉聚集数万山匪,行商、百姓苦不堪言,但自从聂首领上位之后,开山铺路,贯通三洲,其中东莱山路更是堪比中州官道,过往行商谁人不交口称赞?”

    “如此有恩于世,有利于民之人,却是人们心目中的大恶魔!当真是可笑至极!”

    徐问的声音渐渐变的冷酷,身躯缓缓飘起,冷眼看向下方。

    “尤其是那一群自命不凡的灭衣盟中人,打着替天行道的口号,做着令人发指的小人行径!当真是该杀!”

    杀字一出口,徐问已经遥遥一掌朝着城墙之外的大地上拍去。

    “轰……”

    浩大的掌力激起无穷气浪,下方一道剑光闪过,露出一位背负长剑的冷面道士。

    “曹太冲,见过徐兄!”

    “五湖剑客曹太冲,你竟然敢在我面前露面?”

    徐问冷冷一笑,身上杀气弥漫当即弥漫整片天空。

    “糟了,阵法被人动了手脚!”

    一旁的刘处玄正自观察那持剑道士,突然发觉身前的八角铜镜内的情况有些不对,转首看来,当即脸色大变。

    “是你们动的手脚?”

    徐问眉峰一扬,双目含煞,见对方冷笑不语,也不二话,提掌已经迎了过去。

    “刘道长,是为了毁坏阵法?还是专门针对聂首领?”

    张怀民上前一步,脸色凝重,身上的那股老农气息荡然无存,只有威肃。

    “他们利用我的阵法隔绝了外界的感应,估计也会禁止让人入内。但刚才地气变动,却是朝着中心汇聚,看来里面还有一个阵法,只覆盖最中心的位置,聂首领有危险了!”

    刘处玄来回拨动着的身前的八角铜镜,短短片刻功夫,他已经满头大汗。

    “这人的阵法手段极为高明,我不如他!”

    “那现在怎么办?”

    张怀民眉头紧皱,他不通武艺,对这种事也是束手无策。

    “通知秦将军,蛮力打开外面的大阵,毕竟笼罩范围太大,防御力不足,打开之后我就能看出里面他在搞什么鬼了!”

    “好!”

    张怀民点了点头,正欲派人通知秦无篆之时,却闻整个府城之内竟是突然遍布厮杀之声,秦无篆军营所处位置,更是突然燃起熊熊火光,照亮了半边天际,让天边白云变为红霞!

    同一时刻,徐州同城,贞王手下所有势力范围内的城池,全都活跃起灭衣盟的影子。

    甚至,就连贞王府也有人渗透进去,展开暗杀!

    感谢书友洛书天衣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