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354 云门居士(求订阅!)

354 云门居士(求订阅!)

    云门山,太行山云门路绿林道的驻地。

    大殿内人声鼎沸,热闹异常,众人都在举杯换盏,庆祝今日的好收成。

    当然,真正的买卖只有为数几人知道,却是不方便与外人道来。

    云门路的大首领云门居士最爱热闹,这样的场景更是在云门山日日上演。

    而在这热闹喧嚣的一脚,宋离盘腿坐在一张石凳之上,面前的石桌上摆满了酒肉,他则一副豪客的模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在他的脚下,是他的猎物,两个昏迷之人。

    当朝大周皇帝的十七子,赵桢,还有赵桢母族江左司徒家的三小姐,司徒明月!

    这两个人的身份都不一般,天下间敢得罪他们的更是没有几个,但他们的对头更强,有那位对头撑腰,云门路才敢接下这个买卖。

    现在人已拿下,只等着来人交接,但宋离却仍旧心怀忐忑。

    他怕的不是选在天边,赵桢和司徒明月的背景,而是眼前同为太行山绿林道的某位魔女!

    一刻不交接清楚,把这两人远远的送走,他就一刻不能安心!

    ‘姓佐的怎么还不来?也该到了!’

    为了掩饰他心中的忐忑,宋离这位一向举止斯文、儒生打扮的匪人首领也露出了真正的豪客性情。

    没有这种豪莽之气,他也不敢得罪那位!

    “呼……”

    淡淡的血腥味从大殿之外传来,背负一杆长枪的佐天英遮着脸绕了过来。

    “你来的有些晚了!”

    宋离心头一松,声音中带着不悦。

    “嗯,多谢了,人我带走了!”

    佐天英低着头,让人看不怎切他的表情,但声音的急切却清晰显露。

    “人在这里,带走吧,你们赶紧走!”

    宋离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当即就狠狠的摆手。

    “嗯!”

    一向傲气十足的佐天英这个时候一反常态的好说话,低头拿住两人就朝后门行去。

    “咣……”

    大殿的大门突然被一股劲风吹拂的猛然晃动,发出咣咣碰撞之声。

    “什么人!”

    在场之人都是无法无天之辈,被人打断兴头、扰了性子自然不会乐意,当即就有人拍着桌子怒声大喝。

    “啪!”

    一条黑衣人影被人从外面抛了进来,黑色的头罩早已脱去,露出满脸横肉的大脸。

    此人的脸上满是痛苦,口中发出低微呻吟,身体手脚扭曲,看样子竟是被人废了四肢。

    纷乱的大殿突然陷入宁静,众人都是定眼看向这人。

    “老胡?”

    有位首领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疑惑。

    “真的是老胡!”

    有人给了确定的回答。

    “看来他真的是你们云门路的人!”

    洪亮的声音从大殿门口响起,一位酒糟鼻、络腮胡,衣着不修边幅,一头提着个酒葫芦的醉汉出现在那里。

    伴随着醉汉的开口,大殿内的空气更是像是凝固了一般,直到一位首领声音艰涩的开口。

    “东莱路酒使吴啸!”

    “没错,正是吴啸。说吧,谁指使的?还有刚才那位跑的比兔子还快人物,站出来受死!”

    吴啸迈步进入大殿,直面几十位首领,面色如常,直言让人交人。

    “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吧?我们云门路向来与东莱路交好。”

    一位年龄大些的首领脸上的肌肉抖了抖,率先开口。

    “误会?”

    吴啸冷哼一声。

    “今日我恰巧去外打酒,搭着商队回山,就碰到这个人带着一群在我们东莱路上闹事,死了将近二百个人!”

    “你告诉我是误会?”

    他的声音一提,屋内再也无人吭声。

    都是把目光投在最里面,那位一直躺在那里呼呼大睡的云门居士那里。

    “或者,赵大首领给在下一个答案?”

    吴啸也是看向这位云门居士赵明华。

    “啊!什么答案?”

    这么多人看着,赵明华再也不能装睡,睁着朦胧的双眼,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地上的老胡。

    “我说过多少次了,东莱路上的东西咱们不能碰!谁要是碰了,谁他妈就是不给聂首领面子,不给聂首领面子就是不给我老赵面子!”

    赵明华年轻时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酒肉和尚,后来入了匪,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就叫云门居士,匪号文雅,其实他骨子里就是一位大老粗!

    不仅说话粗鲁,动作也很粗鲁。

    “老胡,你说你是不是自己作死?你这种人她妈就该死!”

    赵明华探着身子,声音猛然一冷,死字一出口,一股无形的波动就猛然从他口中喷出,没入那老胡的身上,陡然爆开。

    “且慢!”

    吴啸脸色一变,却已经来不及阻挡。

    “噗……”

    地上的老胡身躯猛然爆开,血肉四下飞溅,愣是把小半大殿都给涂上了一层红色。

    大殿内的人却没人敢有所动作,因为赵明华那猛然爆发的煞气已经震住了所有人。

    “好,好得很!赵大首领这是在杀人灭口吗?”

    吴啸牙关紧咬,一脸恨恨的盯着赵明华。

    “酒使说的哪里话?我这是为了两路的关系和睦,这人不顾我的再三叮嘱去东莱路找麻烦,居心叵测啊!他这是这挑拨咱们的关系。”

    赵明华眉毛都快挤到一块,满脸笑意,更是双手摊开,以示真诚。

    “这话赵大首领还是留着给我们家首领说吧!”

    吴啸冷冷一笑,转身欲走。

    “哎,酒使别急!”

    赵明华嘴角的肉猛然一抖,急忙喝住对方。

    “前几日庐陵的一位朋友给我送了一坛十八年的精酿玉壶春,说是在天下好酒之中可列前三。久闻酒使对天下名酒都有排序,不如今日留下尝尝,品鉴一二,看我这朋友可有说大话?”

    吴啸脚步一顿,喉咙上下滚了滚,片刻后又缓缓转过身子。

    “既然赵大首领相邀,在下怎会拒绝。”

    声音却是缓和了许多。

    “哈哈……哈哈……,其实我老赵也喜欢喝酒,等下却要和酒使同饮!”

    赵明华脸上更喜,不由得哈哈大笑。

    “自然,自然。”

    两人的表情一变,场中的气氛不由的一缓,诸位首领心头一松,却陡然听闻大殿的一角发出一声‘咣当’之响。

    “我在东莱路被人劫持!酒使救我!”

    急促的女声紧随其后,众人的心头一紧,大殿门前的酒使吴啸则已经瞬间消失不见。

    佐天英双眸中火光直冒,他根本没想到这位司徒明月竟然早就清醒了过来,一直都在装昏!

    刚才酒使吴啸出现,以对方的实力,他根本不敢乱动,以免引起对方的注意。却不想最后时刻自己心情微微一松,就被这司徒明月抓住机会抱住赵桢逃脱了自己的掌控。

    她也机灵,根本就不解释自己的身份来历,只说是在东莱路被人劫持。

    “该死!”

    后背长枪一挑,已经划过一道弧线贯向那赵桢的胸口。

    “啪!”

    一滴透明的酒水猛然出现在那枪头之前,柔软随风晃动的水滴却像是一堵坚固的城墙,让那长枪不得寸进。

    “滚开!”

    狂猛的劲风鼓荡而来,把四周的一切给吹的风起,吴啸围着司徒明月两人身周一旋,已经隔开了几道攻击。

    “怎么?赵大首领要和我们东莱路作对?”

    其中一道掌力逼的吴啸三人连连后退,正是来自赵明华的手中。

    “酒使说的哪里话,这人挑拨离间,当杀!”

    赵明华杀气外露,狠狠的盯着三人。

    “酒使可千万不要被他们的嚼言馋舌给骗了!”

    “哼!这话你向我们大首领解释去吧!”

    “我会的,等解决了这两人,我必会带着大礼登门拜访聂首领!”

    赵明华声音低沉的回道。

    “不必了!我现在就在这里,有什么话大可直说。”

    声音传至殿外,殿内众人只觉着眼前似乎猛然变得一暗,空气也变得突然一沉,身不由己的把身子往下一弯。

    一股无形的煞气陡然压在在场所有人的心头,就连一向大胆包天的酒使吴啸也是呼吸一滞,身躯一冷,心头不由得升起一股恐慌之感。

    大殿内更是有不少人直接身躯一软,跪倒在地。

    “聂……聂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