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截杀不断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截杀不断

    疾风扑面,陈子昂气息收敛专挑无人狭窄的小道前行。

    虽然离开了那栋院落,身后也无人追来,但他的脸色仍旧不显放松。

    身形一折,扑入一条巷道,道路尽头一位粗豪雄壮的大汉已经映入眼帘。

    大汉背负一柄五尺长刀,刀柄淡黄,浮凸成仰天龙首,霸道凌厉。男子一身麻布粗衣、相貌平凡,但眉眼间却透着股沉稳与老辣。

    辰龙——宗云!

    我说姓姬的怎么会那么好心?

    果然没那么简单!

    陈子昂牙关一咬,自己体内五脏都要造反,浑身的肌肉也是发酸发麻,不适合与人纠缠。当下脚步一点,身子已经朝着一侧的墙院跃去。

    “呲……”

    细微的破空之声在头顶响起,陈子昂身在半空却猛然一折,右脚无骨般猛然朝上甩去,正中直击后脑的一根细剑之上。

    “啪……”

    跃起的身形再次被人逼回地面,上方的院墙之上也出现了一条人影。

    此人眉若弯柳、面若芙蓉、琼鼻小巧、红唇娇艳,一身大红绸缎,裹住了玲珑娇躯,双手各持一柄细剑,剑身颤抖,不停的发出丝丝之声,犹如吐信的灵蛇。

    巳蛇——晓阴!

    “想不到会是你们?”

    陈子昂定了定神,有擅长追踪的巳蛇在,自己不可能逃过这一战,深吸一口气,在努力平复气血的时候也准备拖延一下时间。

    “子鼠,你为了得到解药,竟然勾结五岳朝天阁,暗害刘督主,随我们回东厂受审吧!”

    巳蛇冷冰冰的开口,弯柳下狭长的双目更是透着股阴冷。

    “呵呵,这种话你们也信?”

    陈子昂自然是乐的拖延时间。

    “我不信!”

    辰龙一开口就让两人一惊,陈子昂心中更是一喜。

    “不过还是要带你回去一趟。”

    他的下一句话就把陈子昂刚起的惊喜打回原地。

    “这是有人暗害我!”

    陈子昂还想对着辰龙解释一下,奈何一根细剑已经从天而降,打断了他的话声。

    巳蛇身材娇小,动作敏捷,出剑的速度很快,虽然不及刚才陈子昂那般惊人,但她双手持剑,两剑相连也少了其中的间断。

    剑锋微抖,嘶鸣之声中,长剑已经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刺了过来。

    陈子昂身躯泛起淡金之光,大手一晃,已经拍向细剑的剑脊。

    剑光分化,绕开陈子昂的大手,直刺咽喉,另一剑更是无声无息的朝着下肋挺近。

    “吼!”

    巳蛇近身,陈子昂猛然张口,惊天雷鸣之声从他口中喷出,音波激荡,身周的院墙轰然倒塌,激起大片烟尘,呼啸的劲风更是以陈子昂为中心凶猛暴烈的朝着四面狂涌而去,横扫八方!

    风雷吼!

    直面陈子昂的巳蛇身躯一震,朝后倒飞,七窍中都有血丝流下。

    这招风雷吼陈子昂还是第一次用,细微处虽然不急其他的音波功,离得远了甚至没什么效果,但近身爆发也有奇效!

    脸色越发惨白的陈子昂抓住这个机会,大手一张已经朝着巳蛇扣去。

    身后一道酷烈凶狠的刀光猛然撕开了音波劲风,辰龙雄壮的身躯在已经冲了过来。

    人未至,一道道凶狠凌厉的刀气已经激射而出,直斩陈子昂周身,大有把他撕成碎片之意。

    陈子昂身躯一巻,以背部硬抗刀光,单手却已经扣在了巳蛇的腿上。

    “噗!”

    凌厉的刀气撕开金钟罩的护体金光,狠狠的在陈子昂的后背斩出一道道血肉模糊的刀痕。

    一道娇小的身影被陈子昂猛然抛出,直朝身后的辰龙撞去。

    刀光一敛,接连在身前点动,巳蛇飙射而来的身体已经被辰龙以柔力划去劲道,轻柔的朝着身旁落去。

    一双巨拳从巳蛇身后冒出,带着股蛮横之力轰然砸来。

    身躯后仰,刀光闪动,朝着双拳急斩而下。

    陈子昂双拳变掌,直击刀背。

    “当……”

    凶猛的撞击让刀身颤动,发出惊鸣,辰龙再次后退,陈子昂紧贴而上,双手拳、爪、纸扣不停变换,贴身近打不让辰龙拉开距离。

    “当……当……”

    撞击声不绝于耳,两人从小巷的一头退到另一头,更是撞开了后面的墙壁,穿入一户住宅的后院之中。

    “滋……”

    陈子昂五指死死的扣在刀身之上,长刀划动与五指摩擦出道道火花,手掌处更是鲜血淋漓。

    但他毫无放手的态度,单拳猛然贯在对方的腹部。

    一条鞭腿狠狠的抽在肩膀,一只硬拳也击打的对方一个踉跄。

    两人犹如地痞混混一般互相厮打,情形却比之凶险了何止百倍?

    “哇……”

    最终还是辰龙坚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主动松开了手中的长刀,抽身飞退。

    一条身影贴着他的身侧穿过,电闪般转了几转,消失无踪。

    “呼……呼……”

    辰龙也身怀护体神功,奈何不急陈子昂金钟罩强大,再近身之后更是无法发挥出自己精妙的刀法,至始至终都被陈子昂死死压制。

    “巳蛇!”

    脚下踉跄的奔向巷道,见巳蛇呼吸平稳,只是脖子上被来了一记狠的,暂时醒不过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想不到子鼠这么强?”

    他眼力高明,自然看的出陈子昂当时的状态很不对,就这样两人竟然也没能拦住对方。

    被体内的伤势激的眉头一皱,辰龙不由得缓缓坐倒在地,恢复伤势,脑海里却是一片疑惑。

    摆脱了两人的陈子昂也不好受,本就处于崩溃的身体硬挨了辰龙几刀、几拳,五脏已经开始出现裂口,肌肤上更是血丝弥漫,刚才辰龙如果能再坚持一下,估计陈子昂不等他出手,自己就会不支倒地。

    耳边风声呼啸,眼前似乎出现了模糊,使劲眨了眨眼,陈子昂不由得暗自苦笑。

    ‘这次死定了!’

    只见远处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队披甲之兵,共有十七人,各个身材雄壮,气势惊人。

    手中长剑剑身宛如秋水,身上铠甲甲光铮亮。

    “林慕华?”

    除了他还能有谁能让大内禁军精锐出动,围杀一个东厂之人。

    “孙恩,好久不见啊!”

    一身锦袍,面貌俊朗的林慕华脚踏鸳鸯靴,背负双手从远处款款行来。

    极为罕见的笑意此时挂满了他的脸蛋,只是眼中的狠厉寒光破坏了他那能迷死万千少女的笑容。

    “想不到你也在?”

    陈子昂扭了扭头,看向林慕华身侧有着如花似玉容颜的女子。

    竟是方玉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