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1005 魔劫逼近

1005 魔劫逼近

    外界。

    满是禅意的灵秀虚立当空,手中钵盂之内佛光隐现。

    细细看去,能看到在那钵盂之内,一道血影正被其中的虚幻佛国所镇压。

    三点灯火印入在血影的额头、胸膛、下阴三处,暗淡的灯火微微摇曳,让那血影发出声声凄厉的惨叫,虽疯狂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

    “阿弥陀佛!”

    再次看了眼飞灵素消失的地方,灵秀禅师低诵一声佛号,大袖一挥,整个人就化作一道金光朝着诸葛晴儿所在的方位遁来。

    “诸葛宗主!”

    金光散去,显出身形,两人相隔十万里,遥遥望着远处那个漆黑深邃的球体。

    “禅师,灵素前辈……”

    诸葛晴儿此时也只是刚刚缓过气来,对于灵秀那里发生的情况,并不知晓。

    “前辈舍身成仁,已经去了。”

    “……”

    诸葛晴儿神色一暗。

    “飞仙道是每一位女修都曾希望拜入的道派,飞灵妙境也是无数人向往的地方,飞灵素前辈更是我辈楷模。”

    “可惜,晴儿一直未能向前辈请教过道法。”

    “逝者已矣,无需悲伤,当务之急,还是解决掉迫在眉睫的魔劫才是。”

    灵秀禅师轻抬手中的钵盂,显露出内里的那道血影。

    “此乃幽若本体的一部分,非是往常的血神子,通过它,我们应该能够找到幽若的藏身之地。”

    “千年前的剑宗之劫,幽若与冥杀自那之后就再未现身,显然受伤颇重,这是我们的机会。”

    “不错。”

    诸葛晴儿提了提神,闻言缓缓点头。

    “只是幽若狡诈,我等也需小心,防止落入她的险境才是。”

    “正是如此。”

    灵秀禅师点头赞同。

    与此同时,两人搭话之间,远处那吞噬一切的黑色球体突然一滞,内里的气息也陷入寂静之中。

    “怎么了?”

    千余年的朝夕相处,诸葛晴儿已经与陈子昂有了一丝神秘的联系,这道联系,不受眼前黑暗的阻隔。

    此时,在她的感应之中,陈子昂的元神波动,却是猛的消失不见,让她脸色不禁一变。

    两人侃侃而谈,就是自觉己方一直胜券在握,此时她的心中却已是满是担忧。

    “呜……”

    虚空晃动,诸葛晴儿手中的棍棒已是贯破虚空,直接穿入这黑色的球体之中。

    “嗡……”

    棍棒瞬息千里,但越靠近内核,速度也变的越来越慢,最终终究停了下来。

    “回来!”

    棍棒微微一晃,掉头回转,在黑暗之中奋力挣扎片刻,才脱出里面的束缚。

    “诸葛宗主不必担忧,这位道友应该无事。”

    所谓关心则乱,倒是身在一旁的灵秀法眼凝然,透过层层虚空,直落内里两人身上。

    虽然不能有所作为,但陈子昂身上那越发圆满无瑕的气息,却也代表着他的情况似乎并未变坏,似乎,还越来越好。

    当然,到底如何,目前只是猜测。

    “还未请教,这位道友是何来历?”

    说话间,灵秀单脚朝下虚点,金光浮现,虚空如同波纹,丝丝金光交织成阵,覆盖数万里地界。

    金光涌现,千佛鼎力,一尊尊罗汉虚影从四方升起,把内里的黑暗死死包裹。纯粹的佛光照耀八面,带着股祥和之意,稳稳矗立于浩瀚虚空之中。

    罗汉伏魔大阵!

    踏足成阵,佛意盎然,灵秀此刻展现的实力,足可傲视天下。

    “是我宗的一位前辈。”

    诸葛晴儿手中紧握棍棒,神色凝然,身躯却开始变得虚无缥缈,仿佛不在此间一般。

    虚空无界!

    “阿弥陀佛。”

    灵秀低诵一声佛号。

    “剑宗果然不凡,底蕴深厚。”

    飞仙道的这具如意宝体是正道对付魔劫的一大依仗,以飞仙玄妙心经之中记载的仙人之体为本炼制而成,更有诸多门派资助,威能不可估量。

    但饶是如此,竟也被这位剑宗的神秘强者压制,也由不得灵秀不得不心生感叹。

    两人话语缓和,心中早已做好了面对最坏的准备。

    只是,若是陈子昂真的失败的话,两人也都心里清楚,他们怕也只能聊尽人事了。

    虚空再次变得寂静无声,只有佛光依旧。

    不知多久,远处的黑暗再次掀起波动,吞噬之力陡然大增,黑暗如同漩涡,拉扯着外面的罗汉伏魔大阵都显出不稳之状。

    “晴儿,我没事。”

    陈子昂略带疲惫的声音从内里响起。

    在他的手中,如意宝体融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宝体内部那股强大的气息,也已消失不见。

    而他身上的气势,则是越来越大,明明不大的身躯,在远处两人的感应中,却仿佛充塞整个天地,涵盖了他们所有的感知,所蕴涵之力,无有止境!

    “前辈!”

    感应重现,诸葛晴儿心头一松,面上不禁展露笑意。

    “我需要闭关一段时间。”

    陈子昂深深吸气,身体极限膨胀,实力飞速攀升,让他的元神有种吃撑了感觉。

    而且,很不容易消化!

    “是。”

    “此外,在这个人的记忆里,有关于幽若的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幽若的本体应该隐藏着勾陈圣殿某个秘境之中。”

    “此事你们可以设法求证。”

    “啊!”

    这却是意外之喜,原本即使有幽若分身在,他们找到她本体也非易事,毕竟世界广阔无边。

    但一旦缩小范围,再找人,那就容易多了。

    “即如此,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先行回去吧!”

    灵秀脸色一肃,当即开口。

    “前辈?”

    诸葛晴儿语带筹措,这一刻,她心中有些对陈子昂的担忧,但更多的则是不舍、迷茫。

    千百年来的朝夕相处,猛然分开,她竟是生出了迟疑。

    “我没事,你们去吧!时间,已经不多了。”

    黑暗之中,陈子昂缓缓摇头,定下身形,他的眼眸已是直透虚空,与遥远之处的某个存在直接对视。

    猩红的双眸,冰冷的杀机,无边的气势,正自渐渐朝着这个世界笼罩而来。

    毁灭的飞仙妙境,实则也在封闭的世界上开出了一道细微的裂口,那位存在,将在不久的将来,真正的降临这个世界。

    而他们,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

    陈子昂不得而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