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916 剑界初始

916 剑界初始

    剑宗,炼剑峰秘境。

    暗红的岩浆在下方缓缓流淌,时有赤红的气泡,从那岩浆之中升起,凭空炸开,绽放出万千火星,照耀着此方秘境一片通红。

    岩浆散发的数千度高温,和刺鼻的硫酸味道,弥漫着整个秘境。

    一座巍峨山峰矗立在这片熔岩世界的正中,山峰脚下,有十余万大小不一的岩台,如同漂浮于水面的莲花,座落在岩浆之上,围绕此山四周。

    在每一个岩台之上,都各有一位身材魁梧的巨人,巨人全都上身赤裸,露出健壮的肌肉,手握一柄铁锤,不停的敲打着面前石案上的矿料。

    健硕的身姿,满含力量的动作,让这满是死寂的世界,多出了一些热火朝天之气。

    “当……当……当……”

    带着某种韵律的锻打之声此起彼伏,甚至压下了秘境内岩浆咆哮的声音。

    不过细细看去,这些巨人虽然每一击都恰到好处的击打在矿料的薄弱之处,但他们的动作都带着股生硬,眼眸之中更是毫无一丝神采。

    此乃铁魁!

    乃是剑宗铸剑堂以无上法术,以金铁之精炼制的人形法兵!

    这等法兵力道堪比先天后期修士,但却别无他用,只能挥舞巨锤,不停的给铸剑堂提供合格的材料。

    十万铁魁,每一日都能锻造出万吨合格的精铁之物。

    山峰底层,一个个身着黑衣的低阶剑宗弟子正快速的穿梭于一座座火炉之间。

    每一刻,都有无数凡人手中的神兵利刃在此出炉,通过他们的手,送入山体内部的兵库之中。

    再往上,有修士腾空飞翔,灵光洒落,灵气汇聚的炼阵之内悬浮着一柄柄法器,各种法术有序的铭刻其中。

    这里,除了最常见的长剑法器之外,还有些斧钺刀叉、如意金针等等奇型法器不停浮现。

    相对来说,法器对于材质和法阵的要求要高得多,诞生的速度也慢了起来。

    但每一刻,这里仍旧会闪烁起数道流光,横空划过,没入山体之内。

    再往上,靠近山峰之巅的地方,虚空被法术无限扩展。

    其间,各色灵火不停跃动,即使是世间罕见的材料,在这里也能熔炼出杂质出来。

    而经过千锤百炼之物,则会经由一些炼器宗师的手,组成一柄柄威能强悍的灵器!

    铜铃晃动,摄人心魂。

    刀剑闪耀,光照千里。

    玉环腾空,收纳万物。

    一柄柄灵器在此接受打磨,月余之间,就会有灵光绽放,照耀万里,入山归洞。

    而真正的好东西,都汇聚于山巅之上。

    天地为炉兮,万物为铜;阴阳为炭兮,造化为工!

    每隔数十年,山巅就会有某一物接受雷霆的考验,若能通过,就意味着此地再次诞生出了一件惊世奇珍,纯阳法宝!

    而最近三百年,一向盛产法宝的剑宗,却已无一件纯阳法宝诞生,就连雷劫,也消散一空。

    弟子们都传言,说是宗门的元神前辈,在炼制一件十分强大的法宝!耗时耗力,但一旦功成,定能照耀万载!

    ******

    山巅之上,是那虚无的浩瀚星空。

    无数块奇异的石块于虚空漂浮,在那每一枚石块之下,都闪耀着七彩的光晕。

    光晕笼罩着石块,让这万物难伤的神秘材质,开始缓缓融化,并于正中重新融合。

    “剑主!”

    剑宗当代宗主天辰剑杨清云弯下身躯,朝着高空恭敬一礼。

    “天门已经炼化。”

    “嗯。”

    飘渺之声于天际落下,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已经破虚而来,出现在虚空之中。

    “尔等切记,此剑乃诸界唯一生机,三个甲子之后,有缘人自当前来,能否逃过此劫,就看尔等的命数了。”

    女子相貌冷艳,声音飘渺,身躯前飘,芊芊玉指悄然按在一块石块之上。

    “浩然天地,正气长存!”

    一声清冷的底喝,无人可知之处,时光混淆,天地震动。

    “铮……”

    良久,此地再次恢复平静。

    女子与那诸多石块已是齐齐消失不见,只有一柄灰扑扑的长剑,与虚空悬浮。

    “剑主!”

    杨清云身躯一晃,竟是颓然跪地,眼泪横流而下。

    “宗主,十年之期已至,剑界即将开启!”

    下方如同锣鼓一般的声音传入山巅,也惊醒了心中满是悲戚的剑宗宗主杨清云。

    “打开剑界!”

    “是!”

    随着一声令下,秘境上方豁然一亮,一处无边地界悄然浮现于高空之中。

    “送剑器入界!”

    “是!”

    “铮……”

    虚空狂颤,无数道流光从炼剑峰山体内蜂拥而出,如同道道河流,带着一股股锋锐之气,直冲上方的世界而去。

    那方世界,青山流水、海浪涛涛,景色秀丽却偏偏没有丝毫生灵存在的痕迹。

    有的,只是那密密麻麻的长剑。

    此即,无尽长剑再次越界而来。

    有的插入山体,万剑包裹山峰,让此山如同刺猬。

    有的隐于巨树之中,默默吞噬着木行之力,滋养着剑身。

    有的贯入深海,扎入那满是淤泥的海底,与那被海水腐蚀的长剑作伴。

    有的神器自晦,隐身无数凡兵之中。

    有的神光绽放,让万剑俯首。

    有的吞噬天地,周边剑器的能量尽皆被其吸纳。

    长剑、短剑、成套的法剑,无数剑器争相辉映,共同组成此方剑界!

    “哎!”

    炼剑峰,山巅。

    杨清云细细看了看手中平平无奇的长剑,单手轻轻一抛,已是不知落到何方。

    “传令下去,自今日起,剑界对各门各派全部开放!但凡有缘之人,尽皆可以进入此界寻求机缘!”

    “……”

    “是,弟子谨遵法旨!”

    略带迟疑的声音稍顿之后才缓缓响起。

    杨清云点了点头,眼眸突然一动。

    却见山巅一角,还有一块残余的石块留存。

    那石块与山体形态相仿,材质更是贴合,若不细看,定然会把它忽略过去。

    踏步过去,伸手摄来石块。

    米许来长,像根表面坑坑洼洼的棍棒。

    “看来,只能炼制成一根棍子了。哎!没有剑主的手段,也只是一个极难摧毁的棍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