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905 再战

905 再战

    景霄真人立于高空之中,静静的看着脚下。

    在他的下方,虚空中混乱的风暴开始平复,那虚无之处渐渐升起一块块陆地,消失不见的山川河流也一个接着一个的浮现。

    时光倒流,一切都终究恢复原样。

    只有他的身影,高高在上,超脱于时空之外。

    只是面对此情此景,景霄真人的脸上却无丝毫的欣喜之色,有的只是毫无波动的平静,一如他此时的内心。

    “嘶……”

    身侧虚空微微一晃,一道灰蒙蒙的剑意从中穿出,绕空飞舞,在不远处化作一枚不停膨胀的圆环。

    “你怎么样?”

    景霄声音冷淡,问候显得极不真诚。

    “还能怎么样?在这里,又有谁能够真的伤得了我们?”

    隼无生的声音带着讥讽,明明此时已经身无半点创伤,但他却似乎对自己现在的情况极为不满。

    “龙驼过来了,等下由他对付那个人。”

    “龙驼……。”

    景霄微微沉吟。

    “再叫一个人吧,我怕就算是加上龙驼,这次也未必能够解决。”

    “那人叫什么?”

    隼无生不答反问。

    “陈子昂,莲台界的修士。”

    两次对面,景霄对这个名字已是记得极为深刻。

    “没听说过啊!看来是新晋得元神,他那肉身强的可怕,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法宝,也不知他修行的是何功法?”

    剑意晃动,隼无生的声音从中传来。

    “等以后,我们成了道友,定要问问。”

    “道友?”

    不知为何,景霄突然冷笑一声,就连面前不停晃动的剑意圆环,也是微微一滞。

    “莲台界?正好,附近就有一位莲台界的修士,叫他来帮个忙如何?”

    片刻之后,隼无生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嗯。”

    景霄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来了!”

    此时,身前的剑意圆环突然快速运转,环中的虚空渐渐变的虚无,如同一层薄薄的气膜,更是不停的鼓胀。

    “呼啦啦……”

    涉水之声从环中响起,一道人影带着一湾清水从中迈步跨出,显露在两人面前。

    来人身材魁梧,身披一件金黄色的袈裟,大脑袋锃光瓦亮,五官狰狞可怖,一出场就带着股蛮狠之意狠狠扑来。

    也是因为此人的面相太过骇人,代表着慈悲的袈裟披在他的身上,也是没有一点佛门普度众生的气势。

    “龙驼大师。”

    景霄真人单手在身前一竖,朝着来人微微一礼。

    “嗯!”

    来人看着景霄的道门礼法,嘴角微微一动,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对手是什么人?”

    “一位肉身奇异的修士。”

    景霄抬起头,眼眸之中雷光一闪,关于陈子昂的影像就渡入对方的脑海之中。

    “喔……。这人,身上似乎身具佛门神通。”

    龙驼眯着眼,声音似乎带着股疑惑,片刻后又是洒然一笑。

    “看来,此人定是与我佛有缘!”

    景霄把头一低,遮住自己面上的表情。

    “那这位道友,就交给大师了。”

    “可!”

    点了点头,龙驼把腿一盘,双手合十,闭上双眸,再也不发一言。

    隼无生所化的剑意与景霄对视了一下,也各自寻了一个地方,静静的呆着去了。

    时光流逝,四下里寂静无声,直到远处一道冰晶莲花笔直飞来。

    “来了!”

    龙驼悄然站起,运转天眼通朝着远处看去。

    “阿弥陀佛!”

    双手合十,龙驼低垂头颅,默诵一声佛号,一抹金光当即在他头颅绽放,瞬间冲上云霄,化作一位巨大的虚幻佛陀。

    佛门法相!

    那法相与龙驼相貌相同,同样身披袈裟,只是周身冒着金光,气息也略显慈和。

    “我佛慈悲!”

    法相双掌合十,低诵一声,脚步朝前一跨,神足通之下已是越过遥远之地,瞬间出现在冰晶莲花之前。

    “天佛降世!”

    佛陀单手下压,带着无边之势,不可阻挡之威,迎向下方的冰晶莲花。

    ******

    莲花依旧,四人静立,眼见即将到达预定的地方,陈子昂突然皱了皱眉头。

    “出现了意外,对面多了一个人,修为应该不弱于景霄真人。”

    “啊!”

    莲花之中,夜南诏脸色一黑。

    “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们避一避?”

    “怕是来不及了,先做过一场再说吧。”

    凌霜华大袖一抚,三根冰晶翎羽悄然浮现在她身前,一股极致的严寒直逼众人的元神。

    “嗯,我先试试他的斤两,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寻机退走。”

    陈子昂点了点头,若是全力而为的话,对面人虽多,却并不被他放在眼里,他所畏惧的,始终是藏于幕后的那人。此时,对面已经佛光乍现,朝着四人涌来。

    “星河图卷!”

    头颅微动,一抹璀璨星光已经横挂天际,目标却并非是迎来的佛陀,而是裹着无边剑气,杀向远处的景霄真人和隼无生。

    至于陈子昂本体,已经跃出莲花,单拳一捣,笔直的迎向上方那具金光灿灿的巨掌。

    “霸拳!”

    “轰……”

    金光爆散,虚空风暴横扫周边,陈子昂纹丝不动立于虚空,而那巨大的佛陀则直接退出了万里之外。

    “好大的力道!”

    龙驼双眉一扬,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陈子昂肉身的霸道。明明修为比自己低了两个境界,却能依靠蛮力把自己逼退!

    “再接我一招,大日如来神拳!”

    远处的佛陀单手握拳,遥遥击出,拳出之际,周遭尽数暗淡无光,只有那巨大的拳锋,在绽放着无量光辉。

    无尽之力汇聚于拳锋之上,四方虚空陡然失重般漂浮,沉重的威压隔着万里落在陈子昂渺小的身躯之上,拳锋未至,他所处的虚空已经被彻底撕裂。

    “嗯?”

    对方的拳力之强,确实是陈子昂生平仅见,但最让他惊讶的,则是对方的运劲技巧。那种以肉身撬动无边无尽的天地之力的法门,与他的一门功法简直一模一样。

    虚空无界力!

    “来得好!”

    单手一抖,齐天棍浮于掌中,脚步一点,加持了斗战之法的陈子昂已经毫不畏缩的持棍朝着那拳锋冲去。

    “棍惊天下!”

    棍棒迎风变涨,瞬间化作百丈之巨,与那拳锋相比也是毫不逊色,黝黑的棍身,即使是那璀璨的金光,也是压制不下。

    “当……”

    拳棍相交,却发出金铁交鸣之声,无量光辉烘烤的周遭虚空尽是涟漪。

    陈子昂一个翻身,跃出万里,脚下再次一踏,在虚空爆裂之中,已经再次冲向那佛陀法相。

    “再来!”

    “阿弥陀佛!”

    两次对撞,不分上下,彼此却是打出了真火,龙驼面色一正,佛光初现已经再次轰出。

    而另一方,宫沛灵再次被穿出星河图卷的隼无生缠住。

    不过这一次,宫沛灵也不在留手,仗剑前冲,依靠着修为和精纯的剑法,瞬间就把对方压制。

    “我心即我剑!”

    心神默念,足足万年静观一个世界生灭变化之机悄然出现在她的剑光之中,大虚空幻灭神剑瞬间笼罩周遭,一股恐怖的毁灭之力在其中酝酿,片刻后轰然爆发。

    “嘶嘶……”

    残破的剑意从中穿出,隼无生在交手的一刹那就已经身受重伤,但在这里,他仍旧屹然不惧,直逼宫沛灵。

    夜南诏御使着天遁镜,化作数百镜面,不停吞噬着天地间逸散的雷霆,再汇成一体,轰向景霄真人,作为牵制。

    凌霜华手上的冰鸾翎乃是以仙禽冰鸾的尾翎炼制而成,出自北堂仙人的手笔,当年葛寒衣依仗此宝,在元神之境几乎所向披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此时落在凌霜华的手中,虽然因为某些原因,完美融合,但她实力实在太弱,没有拖累此宝已是万幸。

    此时仗着冰鸾翎之利,和陈子昂的星河图卷激发的诸天星斗剑法,倒也在景霄真人斗得难分难解。

    战局,在一开始就陷入了纠缠之中。

    不过,从战况来看,陈子昂可进可退,挥洒自如,宫沛灵稳稳占据上风,凌霜华也能坚持,随着时间的流逝,胜利的天平也开始往他们这里倾斜。

    直到,远处一个悠悠之声传来。

    “宫道友,许久未见,风采依旧啊!”

    熟悉的声音,让宫沛灵元神一震,猛然转首看去,双瞳猛然一睁。

    “万象?”

    “老祖?”

    雷霆之中,天遁镜猛然一晃,差一点被一道玄霄雷法轰中本体。

    而凌霜华,此时则是猛咬牙关,一手捏碎了腰间的一枚玉佩。

    “师兄,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