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859 杂事

859 杂事

    “前辈,这是晚辈的曾孙林泉。”

    大道之上,马蹄声有序响起,赵永宁指着身旁马背上的少年,眼中带着分宠爱。

    “林泉见过前辈!”

    少年生的眉清目秀,筋骨打磨的也很好,只是性格有些羞涩,在经过一开始面对陈子昂的激动和震惊之后,已是显得有些畏缩。

    此时说起话来,头颅也不敢高抬。

    “哎!”

    赵永宁看他这般模样,忍不住心中微微叹气,因为自己的丈夫林琼有一个名声不好的父亲,她的几个晚辈性格大都内向。

    尤其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在众人的指责下长大,年不过三十就郁郁而终。

    也是因此,赵永宁对自己的后人尤其宠爱,甚至到了溺爱的那一步,这般虽然给了他们足够多的亲情,却也限制了他们对外界的追求。

    同里山庄人才济济,赵永宁的武艺更是被称为天下第一,但他们林家后代,却始终未曾出现过多么出色之人。

    林泉天资极高,被赵永宁寄予厚望,这次出山,更是把他带在身边,就是希望他出来见见世面,别像他的父祖一般,整日闷在山庄里面。

    长辈的恶,不应该他们承担!

    “这是程佑,这是他妹妹程秀,他们都是晚辈的同里山庄之人,祖辈惊涛剑程康更是晚辈的好友。”

    程佑和程秀是两位三十不到的年轻人,一直守在赵永宁身后,未曾开过口,两人都是后天炼气境界,有望先天。

    在江湖之中,也是极为有名的高手,号称程家双杰!

    “晚辈程佑、程秀,见过前辈!”

    两人双手抱拳,在马背上朝着陈子昂遥遥一礼,眼眸中的震惊犹未散去。

    “嗯!”

    陈子昂点了点头,程康和程寒姐弟俩的身影也在脑海中悄然浮现,当初十分激灵的两个孩童,此时也早已作古。

    更是在江湖中,留下了不小的名号。

    惊涛剑程康、小花枪程寒!

    这不得不让人感慨……

    “这位是小南王座下八位旗主之一的锐金旗旗主拳无敌庄铮!”

    最后一人身材魁梧,气质昂扬,满脸络腮胡,身上还披着一层材质奇异的盔甲,浑身煞气外露,像极了一位战场杀伐的大将。

    “赵前辈莫要笑话晚辈,拳无敌之称只是江湖笑谈,晚辈是绝不敢当的。”

    庄铮苦笑,就算他自大到在赵永宁面前也可以不弱气势,但在这位只掌拿山的恐怖人物面前,所谓拳无敌的江湖名号,也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不知前辈可能留下名号?我等以后也好祭拜。”

    “陈子昂。”

    陈子昂轻轻一笑。

    “我的名字叫做陈子昂。”

    “呃……”

    庄铮一愣,侧眼朝着赵永宁看去,却见对方也是两眼一滞,眼神中一片恍惚。其他几人更是如此,一副诡异的表情。

    片刻后,赵永宁才缓过神来,悄悄看了看陈子昂几眼,才缓缓开口。

    “前辈勿怪,实在是前辈的名字与家师竟然一模一样。”

    面前的陈子昂定然不是刀剑双绝陈子昂,先不说那位的遗体就在同里山庄后面埋着,相貌也不一样。

    这位仙人虽然气质超凡,但单论相貌的话,却没有那位刀剑双绝来的俊美。

    “哦!”

    陈子昂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场中陷入宁静,几人都已看得出,这位自称不是仙人的仙人似乎不怎么喜欢说话,只是对路边的风景极为感兴趣。

    当初离开之时,漫天飞雪,天地无垠,今时今日却是阳春三月,万物复苏之机。

    “这里是哪里?”

    大道左侧高山耸立,绿意葱葱,右侧则是万里沃土,更是时不时的看到三两结队的农夫提锄下田,一副淳朴之境。

    “应该还在小寒山附近,前辈稍等,晚辈这就去问问!”

    程佑把身后的长剑交给妹妹,整了整身上的衣衫,双腿用力,已经策马朝着远处人影重重的方向奔去。

    后面拳无敌庄铮表情动了动,也开始卸下身上的铠甲,他的体格本就显眼,这身打扮更是吸睛。

    他可是义军的大头目,被人认出定然会引来不小的麻烦。

    当然,若是前面的那位愿意出手,别说是他的麻烦,就算是改朝换代的大事,怕也算不得什么麻烦。

    不过,这位有如此能耐,却一直隐居不出,世人不闻名号,怕是一位传说中不插手人间事物的冷酷神仙。

    就算答应给小南王诊治,好似也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要不然,他怎么不施展刚才的神仙手段,带着众人御空飞行?

    不只是他,此时从震惊之中会过来的赵永宁,何尝没有想过让这位仙人帮助天下人推翻蛮魏?

    只是,这位仙人似乎对这种事极为不喜……

    “驾……驾……”

    匆匆而去的程佑晃眼间已经赶了回来,遥遥抱拳开口。

    “前辈,这里是小寒山以南三百里出云摩城附近!”

    他的声音有些迟疑,既然离得那么远,他们的马怎么会在附近?

    “云摩城距离小南王所在的南沽有千余里之地,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赵永宁年幼时闯荡天下,对天下各地的位置都有了解,此时在心中估算了一下距离,已是明了路径。

    “先去同里山庄。”

    陈子昂却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声音却不容置疑。

    “前辈,小南王的伤势……”

    拳无敌庄铮脸色一急。

    “他的伤势耽搁几日没什么关系。”

    陈子昂摆了摆手,面上一副随意的表情。

    “先去同里山庄!”

    说完也不等他人回答,身下的马匹已是自动加快脚程,朝着前方奔去。

    “前辈!”

    庄铮大脸挤成一团,朝前伸手大喊。

    “庄大哥,别喊了,万一惹怒了前辈。”

    程佑一手轻轻按在对方的手臂之上,缓缓的摇了摇头。

    “这……,哎!”

    庄铮张了张嘴,最终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走吧!追上去。”

    赵永宁深吸一口气,对着少年林泉使了一个眼色,无人已经各自驾驭着马匹,朝前追去。

    行行停停,一众人就来到了附近一处小镇的旁边,此时天色一暗,众人也都很久未曾填过肚子,当下下马入了小镇。

    街道之上,行人稀少,倒是乞讨之人成群结队。

    看到衣着整齐的几人后,一群乞丐已经眼冒绿光的涌了过来,乞求之声不绝于耳。

    “铮……”

    “让开!”

    程家兄妹亮出长剑,剑身微微出鞘,彻骨的寒意让围来的乞丐身躯一僵。

    下一刻,一众已是畏畏缩缩的返回自己所占据的房屋角落,有些人口中犹在不停嘀咕,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前辈,非是我等心冷,而是无助之人实在太多!单凭区区几人的善意,是无异于拯救天下的!”

    “蛮魏不灭,天下不宁!”

    后一句,声音较弱,除了几人无人听见。赵永宁眼神黯淡,似乎是不忍看到眼前的这种情景。

    “走吧!”

    陈子昂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当初他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乱世,更是内忧外患交加。当时百姓的凄惨,比之今日有过之而无比及。

    小镇中心的位置有健壮护卫守护,防止逃民入内,相对来说也繁华许多。

    “七味斋!想不到这个普通小镇,酒楼竟然还有一个如此雅致的名字,想来此楼的老板定是位趣人。”

    赵永宁看着高出的牌匾轻笑,同时也引着陈子昂进入内里。

    “几位客官里面请,楼上单间?”

    小二显然是个激灵人,一看几人的打扮,就知道应该安排什么位置。

    “单间,你们的招牌菜尽管上,速度要快!还有,先来几坛酒。”

    程佑上前一步,从身上摸出几块散碎银两。

    “赏你的!记得,要快!”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

    小二只是用手一捏,已是兴奋连忙躬身,称呼也从客官进阶成了大爷。

    “小的这就给您安排,好酒好菜,立马就来!”

    木质楼梯,在久违的咯吱咯吱声中,进了一个简陋的隔间。

    至始至终,陈子昂都未曾言语,但他毕竟久经上位,身上那股无形的气势也让赵永宁几人下意识不敢多言。

    酒很快就上了桌,酒液十分浑浊,就算是在这个世界,也算不得什么好酒,更无法和那些灵果酿造的灵酒相比,不过陈子昂仍旧端起了酒杯,多次饮下。

    似乎在品味那股久违的味道。

    “大爷,这是我们酒楼的招牌菜,红烧兔肉!肥而不腻、瘦而不硬,鲜香味浓可是一绝!就连云摩城里的唐大爷,也曾夸赞过的!”

    上来的第一道菜就让人食欲大开,色泽酱红,香味扑鼻,小二介绍的也好,少年林泉已是偷偷滚了滚喉咙。

    “唐大爷?”

    庄铮大眼微动。

    “哪位唐大爷?”

    “自然是摩云手唐洋唐大爷了!”

    说起此人,小二手足舞蹈,一脸的激动之情。

    “唐大爷可是传闻中武林高手,曾经一人就灭了此地横行数年的三十流寇,就算是他的独子唐少爷,也是一掌击杀一头壮牛的大英雄,大豪杰!”

    “看几位也像江湖人物,想来定然听说过唐大爷的名号吧?”

    小二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庄铮,似乎对方没听过这个名号十分不应该一般。

    “还真听过,摩云十八散手,可是江湖一绝!”

    庄铮笑着点头。

    “啪!”

    小二双掌一击。

    “我说是吧!”

    “轰……”

    恰在此时,酒楼突然一震,木板碎裂之声接连响起,几人酒桌的上方更是落下丝丝缕缕的灰尘。

    一双筷子轻轻夹起一块兔肉,放在林泉的身前的碗里。

    “吃!”

    陈子昂笑着开口,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道扫去上方的灰尘。

    “是……,谢谢,谢谢前辈!”

    林泉一愣,瞬间又急忙低头,架起兔肉的啃起来。

    “泉儿,慢点。”

    赵永宁拍了拍林泉的后背,眼眸中也带着一股喜色,似乎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位前辈对自己等人确实十分亲近。

    “佑儿,去看看,外面是怎么回事?”

    “是!”

    程佑直起身子,拿起身旁的长剑,转身就出了隔间。

    而那店小二,早在房屋大震的时候,就哀嚎一声,手脚并用滚爬着冲了出去。

    “咳咳……”

    庄铮端着手里的酒杯,干咳两声,才小心翼翼的看向陈子昂。

    “陈前辈,晚辈有幸得见前辈仙缘,那个……,晚辈干了,您随意!”

    对视一眼,庄铮突然口舌打卷,不知道说什么为好,明明自己也算善言,这个时候却偏偏心头狂跳,头脑一片发蒙。

    当下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就如少年时期见了传闻中的英豪一般,身上冒汗,脸上一热,直接举杯一饮而尽。

    陈子昂笑了笑,也不动声色的举起酒杯,缓缓饮下。

    不过经此一举,庄铮却也不敢在敬酒,只是拿起筷子夹了几块,老老实实的坐在在那啃起来。

    楼下不时有嘈杂声响起,似乎还伴随着短促的金铁交击之上,随后在一个凄惨的叫声中落下帷幕,伴随着恶狠狠的咒骂,声音渐渐平复。

    良久,面色有些铁青的程佑才推门进来。

    “哥,怎么去了那么久?”

    程秀看了看自家哥哥,最后眉头一皱,把目光放在程佑的手臂之上,那里的衣袖,竟然已经破开,更是渗出了一些血迹。

    “你受伤了!”

    “皮外伤,没什么事。”

    程佑摇了摇头,有脸带歉意的朝着陈子昂拱了拱手。

    “前辈,我们这饭怕是吃不安宁了,刚才在楼下,晚辈得罪了这里的一位高人,还真巧,正是那位摩云手。”

    “怎么回事?”

    赵永宁脸色一冷,程攸程秀两人是她看着长大的,她相信他们不会平白生事。

    “晚辈下去的时候,看见一伙人正在围杀一对年轻男女,下手狠辣,招招致命,于是上前询问原由。”

    程佑眼神一冷。

    “却不想,我只是随口一问,那群人竟然也朝我动手,也是毫不留情!”

    “太不讲道理了吧!”

    程秀豁然起身,柳眉上扬。

    “确实!”

    程佑点了点头。

    “幸好我手上还算可以,借机出手也逼开了他们。更从这对男女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这对男女是摩云手唐洋的徒弟吴央和辛苒,他们两人彼此相爱,但摩云手却一心想要辛苒嫁给自己的外甥颜恒。女徒弟虽然心中不愿,却因为师命难违,准备在夜里与师兄吴央说清楚。”

    “此女倒也知道大是大非!不过何必在夜里,正大光明岂不正好?”

    程秀一脸赞同的点点头,倒是林泉悄悄的撇了撇嘴。

    “就在夜间,他们师兄妹说清楚彼此的决定,准备分手之时,却发现摩云手唐洋的一个秘密。他们匆忙逃跑,结果被人察觉,因而引来了追杀。”

    “什么秘密?”

    “这个……,为兄并不知。”

    刚才时间短暂,对方也无意对程佑说明发现了什么。

    “不过,刚才晚辈失手,杀了摩云手的外甥颜恒,更斩了他的独子一臂,怕是摩云手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必怕他!摩云手唐洋虽然不差,却未必是庄某的对手,更何况还有赵前辈在,有同里山庄和小南王的名头,他敢动手?”

    庄铮冷冷一笑。

    至于陈子昂,这种事还用不着他出手。

    “既然如此,我们就直接去云摩城吧!不在这里逗留了!”

    赵永宁放下手中的碗筷,看向陈子昂。

    “前辈,您意下如何?”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