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831 权谋力量

831 权谋力量

    太一道锁山闭场!

    一时间,这个消息如同一枚威力巨大的水雷,直接丢进本就是一团遭的京城漩涡之中,当即就激起复杂的连锁反应。

    这个消息一出,就表明了太一道目前的立场和态度,对于天命之子的争执,他们选择旁观或者说是无视。

    在外界之人看来,这很可能是萧宗成的拥泵和太一道其他弟子之间的交流而达成的妥协。

    这个消息都某些人来说,就是一个当头棒喝。

    如当朝太子李长平!

    据说接连几日,太子都未在公共场所露过面,朝中的局势也是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变为了今日的暗流涌动。

    而对某些人来说,这则是个天大的喜讯。

    京城,皇宫。

    自此方世界开创以来,大周朝廷就矗立在这天地之间,此地也就成了人间最为尊贵的帝王居所,虽不比天庭的高渺、地府的威严,但却有人世的堂皇正大、繁华多彩!

    中和殿,乃是皇帝李恒世办公中途,暂时歇息的地方。

    在那座九龙御榻之上,面色略显憔悴的李恒世正斜躺在上面,一手轻轻抚摸着披在身上的灵貂毛发织就的毛毯。

    据说,这张灵毯里面还有那头灵貂的元神意识残留,也让这张灵毯拥有着奇妙的功效。

    柔顺的丝滑感透过指掌传入脑海,让李恒世不禁发出舒畅的感叹之声。

    这位大周的当今皇帝,在位时间已经超过了八十年,对于只有先天修为的他来说,寿命早已经来到了晚期,甚至传位诏书都已经早早的立好,做好了退位让贤的打算。

    但此时的他,却不得不再次打起精神,与他的反对者展开较量。

    对此,他信心十足。

    武力并不是他的长处,但在规则内的争斗,他自问没人会是他的对手。

    其中,也包括他的儿子,和那位千古第一奇才的圣宗宗主吕问天!

    当初他能击败所有对手登上宝座,靠的本就不是武力,而是他那独一无二的权谋手段。

    他们并不明白,在大周,权利代表的就是力量,任你是金丹宗师还是元神真人,只要在大周境内,都要老老实实的按照规矩来!

    而这规矩,本就是他最强大的武器。

    使用这件武器,也正是他的长处。

    “太常寺的郭祭祀收受贿赂,办事不力,对朝廷、对百姓数十年来无一贡献,不宜在担任次位,即可罢免!”

    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李恒世的声音仍然充满威严。

    “是!”

    垂幕深深,在微风之中来回飘动,也让人看不清下方到底是谁在答话。但无疑,那人深的李恒世的信任。

    “他的身份也不再适合守卫祭天台,换出身阴冥宗的君千鹤替换他的位置。”

    李恒世继续开口。

    “这个,怕会被大臣们否决。”

    下方回话之人声音有些筹措。

    大周朝廷自有制度,对于皇权也有限制,要不然出现一个荒唐皇帝,岂不是为所欲为?

    而这种制度,就成了太子等人制衡皇帝的手段。

    “先试一试,我看御史台那帮人的口风已经松动了,祭天台的人手,肯定是要全部换成我们的人的。”

    “是!”

    “唐石想让他的儿子回京,告诉他我可以答应,不过,他也需要为我做点事。”

    “唐石是圣宗弟子?”

    下方之人发声提醒皇帝,这是他的责任,不管有没有用,会不会得到对方的许可,他都要说出来,提醒对方。

    “他是圣宗弟子,但同时也是大周的臣民,你太过注重身份了。有些人,并不适合给他们贴上标记。”

    李恒世揉了揉脑尖,又从一旁拿出一个香炉,小心翼翼的嗅了一口,通透的气息入体,让他不禁精神一震。

    “太子最近太过流连于烟花之地,传我旨意,让他闭门自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这是皇帝教导儿子的手段,就算是大臣们也不便过多进言,虽然用处不大,但却必不可少。

    “国师吕问天推荐的北洛郡郡守贪赃枉法,为祸一方,已经羁押天牢,他作为举荐人,应该负识人不明的罪过,下个旨意,让他清醒清醒!”

    “还有,今年祷告天地的祭文写的什么东西!七拼八凑,毫无诚意,让他拿回去重写,在我满意之前,不能离开他的圣宗宗门!”

    一套熟练的组合拳打出,李恒世才稍稍歇息片刻,再次看去面前的折子。

    “对了,把我准备好的东西送到迎仙居。你见过天命之子,感觉他这个人怎么样?”

    “张公子虽然年岁不大,但修为高深,做事稳重,丝毫不显轻浮,依属下看,乃是一等一的修道天才。”

    下方之人回话。

    “真是让人羡慕啊!”

    李恒世幽幽一叹。

    “我就不行,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入道。”

    “陛下心怀四海,胸纳万民,比之元神真人也是不差!”

    “呵呵……,马屁精!”

    “属下说的是肺腑之言!”

    “好了,好了!你还没完没了了。”

    李恒世笑着摆摆手。

    “我自己是什么料子,自己明白。修行太苦,我做不来,我这一生,只会制衡之术、取舍之道,足矣!”

    “陛下英明!”

    下面的人似乎跪倒在地,朗声回道,声音中满是恭敬。

    “起来吧,难的事情进展顺利,等下去叫来一队伶人展示歌舞!嗯,皇后身边新招来了一批伶人据说就不错,问她借来用用。”

    李恒世打起精神,面上也开始浮现一抹兴奋的红润之色。

    “这……是!”

    下方之人声带迟疑,这自然逃不过李恒世的耳朵。

    “怎么,你觉得朕这么做不好?”

    “不敢,只是七日期限已过大半,形势紧急,微臣怕陛下因此分心,万一……。”

    “七日期限……”

    李恒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以为他们还能等的了七日?不会的!”

    “可是万一……”

    “没有万一,吕问天和太子的性格我很清楚,他们不会坐以待毙,定然会提前出手,到时候做得越多,错的也就越多,七日之内,朝廷内部的事情就会全部解决!”

    “到时候,等我腾出手来,大权在握,就算是萧宗成,也要老老实实的继续呆在他的那个道场里。”

    “在大周,在京城。权利就是实力,就算是太一道的元神真人,也要乖乖的听我这个凡夫俗子的话。”

    “是!”

    似乎是被李恒世的信心所感染,下方之人也不在坚持。

    “去吧,去叫人来!”

    “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我只要还在一日,皇位只要还在我的手里,这个天下就没人能忤逆我的想法!”

    说到最后,李恒世的声音渐渐低沉,脸色也变的阴冷起来。

    “先不说他们的做法对不对!目前我还没死,还用不着他人替我做决定!”

    “是!”

    下方之人叩头倒退,渐渐消失在大殿之中。

    圣宗驻地,悬浮于虚空之中的山峦大殿之中。

    原本应该闭门自省的太子李长平正于圣宗宗主吕问相对而坐。

    两人中间放置着升腾青烟的茶壶、茶盏,左右下方各自还安放着几张玉案,分别坐着数人,每一位都是在江湖和朝堂之上大名鼎鼎,跺脚震颤四方的大人物。

    “昨日,父皇观看了由南荒女族进贡伶人表演的歌舞,据说对她们十分满意,还赐下金银,以示赞赏。”

    太子李长平与皇帝李恒世相貌有七分相似,但身材更为魁梧,精神气质也不是那位怏怏的皇帝所能比拟,但他在说起皇帝之事的时候,却是眼眸微缩,似乎有些畏惧。

    “陛下真是好雅兴!”

    圣宗宗主吕问天淡然一笑,举杯示意。

    “这是我从阴司取来的茶叶,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但在阳间却很罕见,殿下尝尝。”

    “国师似乎很喜欢阴司的东西?”

    似乎受对方的气息感染,李长平心中的烦闷也淡了许多,当下笑着举起身前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一股凉爽之意顺着咽喉就直透心脾。

    “好茶!”

    “能在阴司里生长的东西,一般都不错,我自然会留意一些。”

    吕问天微微点头,面不改色的放下手中的茶盏。

    “国师,太一道封锁道场,这几日朝中风向大变,主战派的声势越来越高,就连祭天台的人手也已经被父皇更换的差不多了,看来大局已定!”

    李长平此时已经没了闲谈的雅兴,直接开口,说起朝中局势,并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

    “这次与妖族彻底撕破脸,号称与天地同朽的大周,怕也会迎来它灭亡的一天,想一想,心中真是有些不甘!”

    “陛下老了,太过注重他的权位,眼中已经看不见大周的苍生百姓!”

    吕问天也是幽幽一叹,似乎在悲悯世人。

    “就算天帝临世,又能如何?单凭他一人能够压住妖族与冥都的联手?到时候怕是会彻底激发矛盾,大周这人族仅存的一片圣土也会毁于一旦!”

    “是啊!”

    李长平也是一脸黯然的点头称是。

    “为了区区一个人,把大周亿万万百姓置于水火之中,岂是明君所为?”

    “殿下、宗主,请恕在下直言,当今陛下虽然手段高明,玩弄权势于股掌之间,但实在算不上一位明君?”

    下方一位道袍修士闻言,拱手插了一句。

    “乔引此言虽然对陛下十分不敬,但却是句句发自肺腑!”

    “乔道长……,哎!”

    李长平眉头一紧,又再次摇头叹气,黯淡的眼眸朝着那太一道道场的方向看去。

    “本以为胜券在握,却不想萧道主却突然消息中断,真是天亡我大周啊!”

    “萧宗成不会允许天命之子回返天庭的。”

    吕问天也是皱起眉头。

    “但是,除了当今陛下,还能有谁有实力能够把他强留在太一道道场之中?”

    “宗主是说,有人拦住了萧道主?”

    李长平精神一震。

    “那以宗主来看,萧道主能否打破阻拦?何时能够脱困而出?”

    “不知!”

    吕问天摇了摇头。

    “不过看陛下的手段,稳扎稳打,还有闲情雅致观看歌舞,怕是对困住萧道主的人很有信心,短时间我们怕是借不住他的力量了。”

    “如此说来,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

    李长平眼眸一缩,虽然说是坐以待毙,但他绝不会甘心的。

    要知道,因为此事,他与李恒世早已撕破脸皮,待天命之子的事情结束,他这位太子就是皇帝李恒世的下一个目标!

    李恒世的儿子有很多,觊觎着太子位置的也有不少!

    “那也未必!”

    吕问天凝神看向远方,像是能够突破遥远的距离,直视那皇宫内院一般。

    “陛下太过注重权势,也就忽略了个人的武力,却忘了,近在咫尺,人尽敌国!”

    “宗主,您的意思是?”

    李长平手一抖,茶盏里的茶水都洒了出来少许。

    “逼宫!”

    “逼宫?”

    “不可,万万不可!”

    李长平挺身而起,慌忙摇头。

    “此乃滔天大罪,不可,万万不可!”

    “殿下,事到如今,你还有的选择吗?”

    吕问天淡然开口,也让李长平身躯一僵。

    “此战若败,你会失去所有,身份、地位甚至你的性命!既然如此,何不全力一搏,杀出个朗朗乾坤、昭昭日月!”

    “可……可是……”

    李长平眼眸抖动,显露出他精神正在不停的挣扎。

    “殿下此举,并非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人族兴存,为了不让陛下一意孤行而致万民于水火之中,此乃仁德之举!”

    吕问天声音肃穆,面色凝然,下手众人也是脸色一正,一副焚身无惧之色。

    “还是不行!”

    良久,李长平才颓然的再次坐下,一脸疲倦的摇头开口。

    “怎么?”

    “父皇手持大印,又身处混元禁法核心位置,又有谁能够伤得了他?”

    “这个,本宗自有办法。”

    吕问天缓缓点头。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一面,陛下擅长的是权势制衡之术,而本宗,擅长的则是以力压人,顺势而为。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大周,与陛下玩弄权术,我们不是对手。但我等修行之人,却拥有掀翻一切的信念和实力!”

    “现今,就从天命之子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