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730 鬼子连谋

730 鬼子连谋

    “张道长,你认识它?”

    傅廉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缓慢的朝着张百忍看去。

    “傅大人不必担心,牛大哥不是那些滥杀无辜的妖物。”

    张百忍从天空悄悄飘落,看着一脸惊恐的傅廉笑着开口。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

    傅廉扯了扯嘴角,强笑一声。

    “两位,多谢两位出手相助了,小王一时遭人蒙骗,犯下大错,真是悔不当初啊!幸好那妖人现如今已经受诛,要不然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因为小王而遭劫?”

    那厢,王爷孙裴也从远处奔了过来,对着面前的一人一牛连连躬身作揖,口中连连道谢。

    “王爷起来吧,今日之事是我辈修行之人应做的。倒是王爷虽然爱子如命,这件事却是做的差了!”

    张百忍脸色冰冷,丝毫没有给对方一个好脸色。

    黄牛却是轻轻哼了一声,一双大眼饶有兴趣的盯着孙裴看来。

    “一条蝮虫,倒是罕见。”

    “嗯?”

    张百忍一愣,眼中已经泛起灵光,朝着面前之人罩去。但入眼之处,对方一览无遗,却并无不妥之处。

    “好眼力!”

    而那王爷则已经变了脸色,臀部悄无声息的冒出一根带刺的尾巴,那根尖刺正顶在傅廉的后颈。

    “不乱动,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后颈冰冷刺骨的寒意让傅廉身躯一僵,原本打算弯腰下去捡刀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你不是王爷?”

    “我怎么不是你们王爷?”

    孙裴的脸上透着股狰狞,一手扣住傅廉的肩头,一边一步步的后退。

    “蝮虫是种奇怪的妖物,靠寄身他物生长,本体会藏于寄生之物的体内,一点一滴的占据对方的修为,吞吃魂魄,甚至有时就连被寄生的人都不知情,就被它给吞吃的一干二净。”

    黄牛淡淡开口,述说着这种妖物,对对方的劫持似乎丝毫不以为意。

    “这种妖物比较罕见,百忍你不知道并不奇怪。不过刚才那人的记忆中竟然也没有,那就很古怪了。”

    “牛大哥,你的意思是袁天并不知道王爷被妖物寄生了?”

    张百忍转过身子,一脸诧异的看着黄牛。

    “这怎么可能?”

    既然背后之人是袁天,她不应该不知道王爷被寄生才对!

    除非……

    这件事背后还有人!

    “没什么不可能,袁天当年传给这里王爷的丹药来路本来就很奇怪,怕是也是被人在后边使了手脚。”

    黄牛寻摸着记忆,一边摆了摆头。

    “嗯,关键的地方,是王府里的孩子,这个孩子肯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要不然他们不会那么大费周折的让王后怀上一个死胎。”

    “什么?那孩子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死胎?”

    张百忍先是不解又是一惊,随后怒从心起。

    “没错,而且那孩子的父亲也不是这位王爷,应该是某种鬼物,那丹药就是让王后怀上厉鬼的孩子。”

    黄牛一边搜寻着脑海之中的记忆影像,一边推测。

    “后来胎儿诞生,袁天以孩子的活命为要挟,让这王爷为她所用,为她修行的元辰白骨相提供资粮。顺便驱使厉鬼占据王后的肉身,免得别人捣乱。”

    “哦!原来王后的体质有些问题,怕这才是某些东西找上门来的原因。”

    “我不太明白?”

    张百忍皱着眉头,还未滤清来龙去脉。

    “呵呵……,你知道的少,不清楚不奇怪。”

    黄牛四蹄轻轻挪动,看着不远处一脸铁青,连连倒退的王爷孙裴缓缓开口。

    “袁天本是白骨洞白娘子的徒弟,因故叛出洞府,逃到朱紫国来。朱紫国的腓腓大仙是白骨洞的死敌,对她来说这里很安全。”

    “途中她意外得了一枚可以让人怀孕的丹药,更是恰好来到了东广王的境地,被王爷寻上门来。”

    “这么巧?”

    张百忍开口道。

    “就是这么巧。”

    黄牛一笑,继续按着记忆里的内容开口。

    “王爷从她这里得了丹药,王后不久之后也怀了身孕,自此自然对这位袁天道长敬若神明,有求必应。不过袁天身份不能暴露,因而她虽然一直藏身此地,外人却并不知晓。”

    “后来婴儿出生,却是一个死胎,幸好袁天有门秘法,可以起死还生,还能依此来要挟王爷为自己做事。”

    “王爷也很配合,唯一不配合的王后也被她制住,一切都很顺利,一直到今日。”

    “那它又是谁?”

    张百忍一指王爷孙裴,或者说蝮虫妖物。

    “那就要问它了,不过它定然是和给袁天丹药的人,是一伙的。”

    黄牛不紧不慢的上前两步。

    “别过来,要不然我可真的下手了!”

    那蝮虫脸色一紧,尾部的尖刺已经没入傅廉脖颈半寸。

    “你想下就下手吧,这人我不熟。”

    黄牛一副随意的甩着尾巴,四蹄继续不停的朝前移动。

    “你……”

    蝮虫一愣,他也不怎么相信对方会为了一个人类放过自己,但此时这已经是它的唯一希望。

    至于从这头黄牛手下逃走,它是想都不敢想的!

    “我真的下手了!”

    牙关一咬,蝮虫已经一手朝着傅廉的手臂斩去,手若刀刃,那手臂轻而易举的被它一手切下。

    而碰触的感觉却让蝮虫一惊。

    ‘不对!’

    侧首一看,自己手中拿着的竟是一根树干,而那傅廉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那个太一道的道士身边。

    “幻术?”

    “没错!”

    黄牛轻轻一哼,那蝮虫整个人就彻底爆开,化作一股纯粹的精元,汇入黄牛的体内。

    “王爷……”

    傅廉一呆,张口结舌的发出声音。

    “你们的王爷早就死了,就连魂魄都被那妖虫占据,活不过来了。”

    黄牛摆了摆尾巴,三人四周虚空变换,刹那间就来到了王府后宅之中。

    面前的院落就是王后的居所,此时此地却是被一股阴风包裹。

    “阴间通道?”

    张百忍法眼扫过,不由一愣。

    “看来这个婴儿是阴间某个强大的后人,或者可能直接就是那鬼物给自己找的肉身。”

    黄牛沉思片刻,又看向屋内角落里昏迷不醒的王后。

    “九阴之体,天生阴阳眼,难怪会挑选她当作鬼胎的母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