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598 进入

598 进入

    司马家祖宅,此时已是一片废墟,大地之上满布房屋残骸,四方尽是凄凉。

    祖宅附近的一座座高山,此时已成了一个个鬼窟,无穷无尽的鬼物在山体之内穿梭,时有凄厉的鬼啸之声响彻天际。

    天空中灰蒙蒙一片,不见丝毫繁星,凄厉的狂风在天地之间尽情的咆哮,偶然刮下,就如利刃一般在大地之上切割出一道道细密的纹路,为地面上的花纹再添新衣。

    黑暗笼罩了天地,阴森恐怖的气息弥漫在天地之间,就如众人心中的阴霾,沉甸甸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漫天狂风与鬼雾之下,一座巨大的石碑,带着岁月的沧桑、满身的裂痕,屹立在天地之间,静静的俯览着身周的军营。

    军营之中毫无活人的声息,全都是无声无息立于原地的厉鬼,浓郁的鬼气汇聚在一起,直冲云霄,也把那巨大的石碑给团团包围起来。

    “如果我们的消息没有错的话,鬼帝的目的是要彻底毁了仙墟石碑。”

    司马家的老祖宗司马雷立于远处,眺望着石碑周围的鬼营。

    他身着雷纹长袍,满脸褶皱,神情之中带着深深的疲惫,只有双眸中闪烁的雷霆还在显示着这位老人的绝世神力。

    四劫的魂修!

    整个天下也只有三人,当初更是可与仁圣鬼帝叫板的存在。

    虽然他现在已经老了,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股腐朽的味道,但无人敢小觑于他。

    “仙墟之中有无尽资源,我们魂修之所以能够压着世间这么多鬼物,立于巅峰,仙墟之中的秘境是关键。”

    “没有仙墟,我们魂修的实力至少要下降一半!没了丹药之助,三劫魂修更是会因此大大减少。”

    四劫的高家老祖高宗此时已经显露了金刚手菩萨法相,此时的他手捏印诀,浩瀚威力已经把方圆百丈的虚空都切割开来,让他们与世隔绝,不为他人探知。

    “石碑是进入仙墟的大门,所以石碑不得有失。”

    “石碑的本体在仙墟之内,要想毁掉它,必须从内部下手,鬼帝不能离开他所在的地域,所以出手的定然会是那位无崖子,最多加上他的一个分身。”

    辛家的辛轩眉目低垂,浑身煞气内敛,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其他两人都知道,他才是三人中最强的一个。

    白虎星宿之力随着时间的积累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也许万年前三人还能不分胜负,现在两人再次面对他却是必败无疑。

    “我来对付他!”

    在场之人不少,却只有一人可以与三人并列,轻缓却有力的声音出口,正是被世人称之为琼花仙子的张玉儿。

    此女是一个世界的异数,就如同那位神秘的无崖子一般!

    “这里的阵法是那位一心要走鬼道的无崖子所立,冻结了虚空,我们只能硬冲。”

    司马雷张了张嘴,脚步一跨,已是显露雷神法相,威猛霸气的法相也让他身上的颓废一扫而空。

    “根据我们的情报,这里有鬼帝的一具分身,还有三位鬼君,七位万年僵尸王,我们三人可以挡下片刻,但进入仙墟之后,却要靠你们自己了!”

    高宗回首看去,在场众人一一入目。

    不过二十多人,却几乎全都是三劫魂修,就算是二劫之人,也是道韵奇特,威力不凡的存在。

    “我们的希望就在你们手里,希望你们不要让我们失望!”

    他们三人早已活得够久,没有修炼过道家正统炼神法门的他们,只是通过道韵增强神魂,魂魄早已被时间消磨的奄奄一息,就算不死,以后也是一具毫无灵性的活死人罢了。

    趁现在他们还有点精气神,为了这个世界再尽一份心,也是他们的最后一个心愿了!

    “老祖放心,我等绝不负所托!”

    一位面目威严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一脸正色的回道。

    “那好,我们走吧!”

    司马雷顿了顿脚,一道雷光瞬间弥漫全场,高宗收起印诀,虚空中当即闪过一道电光,瞬息百里,劈在石碑外面的军阵之上。

    “白虎星君,七杀式!”

    辛轩单手前伸,浓郁的死气在他掌中汇聚,化作七道长达百丈的漆黑剑气,朝着前方横扫而去。

    白虎星宿主杀伐,其内孕育的星辰之力代表着至凶至戾的杀机,剑气扫过,数里军营当中当即被扫出一道宽达百丈的真空地带。

    百丈之内,无有鬼物留存,就算是阵法形成的曲折空间,也被他这一击给碾平!

    “走!”

    高宗脚步一踏,一尊大菩萨已是横倒在地,无坚不摧的法身连接石碑,横隔在军阵之中,正中则是二十多道狂奔的人影,在那法身之中朝着那石碑冲去。

    “吼……”

    两具红毛僵尸猛然从大地之中穿出,双拳裂空,带着狂暴的力道,狠狠的击在菩萨法相之上。

    “佛告须菩提: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佛经禅唱,四周虚空猛然晃动,袭来的狂暴之力当即烟消云散。

    同时四周鬼气一聚,从中走出一位头戴平天冠,身着红色袍服,脚踏五云靴的中年男子。

    “三位,好久不见!”

    男子淡然一笑,单手一伸,一柄玉牌已是出现在手中。

    “鬼帝!”

    “赦令,神魔退散!”

    鬼帝脸色一正,猛然开口急喝,在他的眼中,世界与常人看到的绝不相同。

    每一个人的意识都清晰的展露在眼前,万事万物,甚至空间、时间都以一种光波的形式出现在他的感知之中。

    开口轻喝,天地间亿万道气息同时随之而动,撕扯着那庞大的菩萨法相,让一切外在的虚幻尽数显露真实。

    虽然只是区区一个分身,他也有自信做到天下无敌!

    对付鬼帝,一切离体的攻击都无法作用到他的身上,只有真实无虚的存在,或者内蕴大道的攻击才能伤得到他。

    幸好,这种手段,三人都能做到!

    司马雷双手一合,开天之初的神霄雷法轰然炸响,无上雷霆,涤荡世间一切邪魔污垢,对付鬼物,最是擅长。

    就算是鬼帝,也不敢在司马雷面前大意轻心。

    四周惊天爆鸣,天地动摇,而在菩萨的头顶,与仙墟石碑接触的地方,却是一片宁静,几人快速移动,却不发出丝毫声音。

    “散兵游勇,请求回营!”

    面色威严的中年男子急声开口,前方石碑之上汇聚的阵图陡然发出明亮的光芒,光芒落在众人手中的令牌之上,令牌也亮起光芒,与之相合。

    面前的石碑之上,开始缓慢的露出一个漩涡,奈何不知为何,漩涡浮现的速度十分缓慢,尤其是在这个时候,让人备受煎熬。

    “轰……”

    大地一晃,众人脸色不由得一变,他们身处金刚手菩萨的保护范围,理应感觉不到这等震荡才对。

    “打开了!”

    “走!”

    一声疾呼,当即就有几道流光冲入漩涡之中,消失不见,同时菩萨法相也是猛然崩溃,无穷无尽的狂暴之力蜂拥而至。

    “啊……”

    惊叫声响起,几道光芒在其中闪烁,做着垂死挣扎,光芒闪烁片刻之后,还是被狂暴的力量给彻底淹没。

    司马静只觉着眼前一花,再看四周,已是来到了一处满是游鱼的水下。

    神识蔓延,这水上不见顶,下不见底,左右无限,尽是水域。

    “这是哪里?”

    世家联盟对于仙墟的探索不知多久,却从未有记载过这种地方。

    “应该是他们在里面做了手脚,导致进入仙墟内部的路线发生了变化,不过不管是哪里,只要我们找到兵旗所在的地方,就能进入下一个地方,最终到达仙墟内部。”

    不远处有人开口,此时算上自己此地仅剩四人,其他人并非是没有进入,而是去了其他的秘境。

    仙墟之中的路径并不相同,时间稍微不同,就会导致进来的路线不同,能有四人同行,已经算是多的了。

    “没错,王兄言之有理,我们是四下分开寻找,还是一同行动。”

    一位相貌英俊的男子当即点头开口。

    “一起吧,此地未曾出现在我们的记载之中,有可能会有危险,一起行动,遇到危险还能有人相帮,较为安全。”

    王兄点了点头,剩下司马静和另外一位法相是花仙的女子自是没有什么异议。

    当下四人同行,选了一个方向遁去。

    “三位有没有觉得,来到这里之后,我的法相之力十分活跃,好像身子上少了一座大山一般。”

    说话的男子法相乃是手持双刀的战神,此时轻轻朝前一劈,一道延绵数里的刀痕就出现在水流之中,更有几十头游鱼命丧当场,鲜血当即染红大片水域。

    “周兄小心一点。”

    王兄提醒了一句,眼神微动,也是缓缓点头道:“确实如此,来到这里,我觉得我自己的实力至少也要提升了一半。”

    “真的呀,我也是!”

    花仙子姓北冥,此时也是脸泛喜悦,浑身振奋,不管为何,实力变强总是好事。

    “是灵气!”

    在场众人之中,只有司马静没有吭声,但心中的震惊却是最大。

    几十年相处,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师尊来自哪里,也学过一些感应、操纵灵气的法门,此时心神一动,四方的水流就拖着她朝前移动,毫不费力又随心所欲。

    “这个秘境的灵气不受压制!”

    先是一喜,司马静又是一惊,师尊曾经说过,有灵气的世界,定然会有生灵存在。

    心头一紧,运转张玉儿教过的法门,神识当即蔓延开来,一直延伸到二十几里开外。

    在她的感应之中,几十头人身鱼尾,手持三尖叉的生物正脸带狰狞的朝着四人所在的方向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