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屠龙(十八)

第六百四十九章 屠龙(十八)

    两声轻微的响声传来,被劈开的面覆落地,露出宇文承基那堪称英俊的面庞。虽然兜鍪也被劈成两半,但依旧挂在头上不曾落下,直到承基亲自动手将它们摘下随后丢弃

    于地。徐乐也把那口折断的直刀一丢,从双手分持改为合手奉刀,刀锋在前刀背于后,宝刀平举胸前,刀尖直对承基,口内冷声道:“你败了!”

    “某还活着,说什么胜负!”宇文承基一声怒吼,单手持槊功架不变,大槊如同怒蟒一般,在甬道左右墙壁处抽打着,张牙舞爪向徐乐猛扑而去!

    此番出手与之前不同,承基那“恰到好处”的武艺已然舍弃不用,改为大将马战交锋时最常用的路数用长兵刃扫开圈子,守住门户,再以霹雳雷霆手段破阵杀敌!徐乐的话如同一记狠辣至极的杀招,透过那领札甲直刺入宇文承基的心脏。他说的没错,自己败了!虽说从目前结果看,自己只是失去了兜鍪面覆,徐乐的双刀也折断一

    口,再难施展刚才那种暴雨疾风一般的攻势,彼此之间勉强可以算作扯平。可是这话只能骗人骗不了自己,败了就是败了,再怎么巧言令色也不过是掩饰而已。单纯从比武的角度,胜负已经见了分晓。承基狂怒之下,不惜以伤换伤,用同归于尽的打法发起反击,本就算不上公平。他自己身着宝甲,徐乐只有夜行衣,这种情况下

    的以伤换伤,结局注定一伤一死。

    如果两人都是甲胄在身,承基是否还会用处这一招就很有些难说。依靠这种招数挽回局面,说出去难免胜之不武,何况这一招使出来还未曾获胜,就更有些丢人现眼。徐敢当年教授徐乐本领时,就曾经说过。武人大多性如烈火,越是有本领的上将,往往脾气越爆烈,若是被人以双刀猛攻难以还击,难免心中暴躁不惜同归于尽也要抢回

    先机。对付这等人,不能与其赌气斗力,理应因势利导趁机斩下其头颅。是以对于宇文承基的反击,徐乐早有准备。那一记震动甬道的杀招,并未真的抽到身上,反倒是在此间不容发之际,飞身反攻,刀在槊锋上轻点借力,人如狸猫般前扑,

    一记“反手劈刀”以左手刀自上而下劈向宇文承基的面门。这一刀不管从出刀的速度、力道还是角度,都堪称无懈可击,更是选在承基含愤出手不惜同归于尽之时,自然百发百中。不过承基终归不愧是差点被天子赐予金牌之人,

    应变之快力道之强,也是徐乐生平所未见。在此间不容发之际,左手一拳猛击,以札甲上的精铁护手,重重地打在直刀刀身之上。承基一身膂力之强,在数万骁果军中不做第二人想。这一击之力不逊于铁锤钢鞭,这口宝刀虽是百炼精钢铸就,可如何挡得住这等巨力一击?不过宇文承基自己,也没讨

    得好去。徐乐这一刀实在太快,力道也委实太强,哪怕承基这一拳打断刀身,自己也没能避开厄运。事实上这一刀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顺着兜鍪顶部一路劈到了下颌,固然被一拳卸去其大半力道,但是也足以伤人。事实上承基心知肚明,如果不是这顶祖传兜鍪足够坚固,自己此时不死也是破相,徐乐不过是损失一件兵器而已。两相比较结果不

    言自明,他说的没错,自己已经输了!可是自己绝不能认输!不管是为了宇文家的荣誉,还是身为斗将的骄傲,都不允许他认输。自己和徐乐终究是各为其主的武将,而不是快意恩仇的侠少,今晚这一战更不

    是一场比武那么简单。关中骁果的体面,乃至于江都未来的局势发展,都和这一战息息相关,他又怎嫩认输?两人的武艺相去无几,胜负生死往往取决于一个举动的失误,又或是一个意外。方

    才虽然自己输了一招,但是徐乐总归是少了一件应手兵器,再斗下去,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是以承基索性不再顾虑世家子的面子,抖动马槊再次发起攻势。他已经意识到,甬道和房间内地形差异,不能再用以往的武艺赢人。改双手握槊为单手独持。仗着自己一

    身惊人的膂力,单手抡槊槊锋微微颤动,仿佛随时会因应徐乐的应对而生变化。整条槊就像是条张牙舞爪的乌龙,向着徐乐扑来!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承基此番出手,一切以守住门户为先。他单手持槊,没有多少抡、扫的动作,甬道的宽度影响不到他出手。当徐乐试图以左右纵跃方式突破外圈,抢

    入中宫时,承基便将大槊当作铁鞭,朝徐乐身上用力猛抽!在宇文承基那一身神力加持下,便是普通的木棒也足以把人打得骨断筋折,何况是这条马槊。甬道内风声骤起,一声声闷响传来,不多时整个甬道内便满是尘土呛得人二

    目难睁。这等打法不光对自己的气力是巨大消耗,更是对掌中兵器的考验。若是马槊稍有些逊色,以这种程度抽打,只怕很快就要断为两截。不愧是昔日北周八柱国之一宇文盛的心爱兵器,宇文家族的传家宝物。槊杆乃是特选枳木韧性出色,又以数年之功若干名匠精心炮制,其韧性远胜寻常。大槊砸在土墙上

    的反震之力,被槊杆抵消大半,剩下的那一小半力道,又如何奈何得了承基这等虎臣?徐乐不得不承认,两将相斗运气往往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自己此番行动无懈可击,却没想到最后居然败在了运气上。宇文承基运气太好,那顶祖传兜鍪也确实够坚固,

    居然能硬吃下自己一记反手劈刀,反倒是自己的刀被对方生生打断。沙场无情,更不可能奢求公平二字,这时候拉着宇文承基讲胜之不武,不过是徒增笑柄。既然运数如此,说什么都是枉然,唯有舍死一战罢了。徐乐双手奉直刀,两眼盯

    住槊锋所在,护住自己的门户。

    承基眼下狂怒出手风头正盛,自己以短兵敌长械本就吃亏,这时候更不能力敌,只能以逸待劳谨守门户,等着承基这股怒气消耗殆尽,招数出现破绽再放手反击。徐乐也知道,这份心思说易行难,宇文承基这种顶尖斗将的破绽,又哪里是那么好找的?正如自己方才那轮双刀快斩一样,承基当下这一轮猛攻,谁也说不好会持续多久

    。百密难免一疏,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防卫密不透风,只要稍有疏忽,便会赔上自己的性命。可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得打点精神,以直刀硬搏马槊。一个舞得疾,一个架得稳。甬道内叮当之声不绝于耳,是不是便有火星迸出。这不仅仅是武艺的较量,也是胆略、兵器以及各自基本功的比拼。以短击长本就不利,何况

    宇文承基那等神力非常人能及,招架他的马槊往往需要消耗几倍的气力。如果只是死守硬拼,哪怕徐乐力气再大也抵挡不住,手中的兵器也支撑不下来。不过徐乐也不会那般愚笨,他每次出手,都是抢在承基力气未曾用足之时主动格挡,一如兵法之中半渡而击,自己也省了好大气力。再加上自己腕力惊人,半是推挡半是

    招架,让自己的力气消耗最少,兵器也不需要跟马槊硬碰。双刀化作单刀,最大的好处是便于用力。宇文承基虽然神力过人,可此时单手舞槊,徐乐则是双手奉刀,彼此消长之下,倒不至于接不住承基的槊锋。只不过两人本领本

    就在伯仲之间,这时就更不敢大意,徐乐也只能聚精会神紧盯着对手出招心无旁骛。

    就在此时,在徐乐身后,一个男子正在飞奔而来。此人身形其快如风,一路飞奔几乎脚不沾尘。沿途见那些倒在阴影里的骁果军也只是皱皱眉头,随后继续向前,直到发现独孤开远之后才站住身形。来到独孤开远面前以

    手探鼻,随后长出口气继续发力狂奔。

    走不多远,他便听到了甬道内那如同砸夯一般的闷响,以及阵阵金铁交鸣之声。来人更不怠慢循声而去,远远便鼓足丹田气大喝一声:“你们暂且住手,某有话说!”来人的声音对于正在交战的两人来说都很是熟悉,不用分神去看,就知道来者身份:此时赶来的正是极受大业天子信任的爱将肉飞仙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