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超级学神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天域宫!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天域宫!

    彭九通道,“主人,现在怎么处置这人?”

    苏航轻轻的摆了摆手,拉出学神系统,对着黑心居士一通扫描,有关黑心居士的信息,全部暴露在苏航的面前。

    黑心居士,原名沈休,出自西域五级王国极光王国沈家,沈家本是有四阶强者镇压的世家望族,但因为利益斗争,最终败落!

    家族败落之后,沈休被迫离开了极光王国,意外拜了一位五级强者断肠老人为师,修得断肠老人的独门奇功黑心断肠术,继而突破创始境界!

    后来,断肠老人与仇敌战斗中重伤,沈休趁机夺取了断肠老人的修为,随后远遁海外,化名黑心居士,直至如今!

    杀师灭祖,说起来,这家伙也是个狠人!

    远遁海外这些年,沈休将断肠老人的一身修为尽数化为己用,突破至创始境五阶,甚至青出于蓝,比当年的断肠老人更甚几分。

    最近他正准备回仙灵大陆,强者归来,闯一番天地,可是没想到,一股名叫天域宫的实力降临了凌空海域,让他的盘算化为了泡影。

    沈休的资料中,对于天域宫的资料很少,苏航只能查到,沈休已经被天域宫收服,对方在沈休的身上下了毒,并以此奴役了沈休。

    以毒来奴役,这手段太次!

    苏航颇有几分不齿,相对而言,他的手段更高明,更保险一些!

    一张契约卷轴已经出现在他的手里!

    ……

    黑心居士睡了有整整三天,才在天命岛后的一间偏殿厢房里清醒过来!

    书房里,苏航单独见了黑心居士!

    此人虽然创始境五阶,但已经被苏航奴役,苏航相信奴役契约的能力,契约一成,苏航收获的就是绝对的忠诚,无论他以前是做什么的,现在,苏航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无法再给苏杭构成威胁。

    “主,主人……”

    黑心居士跪在苏航的面前,身上微微有些战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已经成为了苏航的奴仆,脑海中一连串的信息告诉他,什么是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什么事必须做,做了会是怎样的后果……

    奴役契约形成一道无形的枷锁,将他和苏航绑在一起,已经无法分割,苏航就是他的主人,他必须百分之一万毫无保留的忠诚!

    “不必多礼了,起来吧!”苏航淡淡的道了一句,手里拿着一支毛笔在练习写古颉文,头也没抬起来看他一眼,“这几天,睡得可好?”

    能睡得不好?都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

    黑心居士闻言,干笑了一声,“主人神通广大,还请救救老奴!”

    “救你?此话从何说起?你这不是好好的么?”苏航这才抬头瞟了黑心居士一眼!

    黑心居士道,“老奴被天域宫主下了噬心毒咒,每三月会咒发一次,咒发时生不如死,若三次咒发而不得救治,便会神魂尽散……”

    “就这?”苏航笑了笑。

    黑心居士点了点头,“天域宫便以此术约束属下,老奴如今这情况,两边为奴,若此咒不解,怕是必死无疑!”

    苏航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了几下,“噬心咒,好治,你要想治,我现在就能帮你治好!”

    黑心居士眼睛一亮!

    不过,苏航却又摇了摇头,“不过,一旦我把你身上的毒咒去掉之后,给你下咒的那一位必定会有察觉,所以,你得先跟我说说,那天域宫究竟是什么来路!”

    黑心居士身上的毒咒,在他昏迷的这几天,苏航早就查得清清楚楚了,这毒咒是狠,不过,苏航完全可以向学神系统兑换解药,一滴无根清净水,就能解决问题。

    只是,这样一来可就打草惊蛇了,在苏航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细之前,他并不想过快的暴露。

    试想一下,对方是依靠噬心咒来奴役属下的,而如果让他们知道,有人能轻易的解开噬心咒,他们恐怕不惜一切代价,都会将这个人给除去。

    所以,苏航必须有万全的考虑,这是怎样的一股势力,大到了何种程度?如果,只是一位六阶强者创建的,那倒是好说,他可以采用逐渐蚕食的方法,现在他手上也有三位五阶了,加上战神幡,未必不可以一战!

    可对方如果还有隐藏实力,苏航就不得不小心了!

    沈休道,“回主人的话,如今,天域宫盘踞于凌空海域,宫主名叫苟阳,六阶创始境界,自创无名心法,加上独门绝技大裂天手,强狠无匹,老奴在他手上,没有走过一招!”

    “当年苟阳来到凌空海域,用强横的实力征服老奴,并给老奴种下噬心咒,老奴无奈,只能受其摆布!”

    “后来,苟阳便在凌空海域组建了天域宫,并以同样的手法招纳了很多强者和势力,现在,天域宫里,除了老奴之外,五阶强者还有四位,四阶有九位,三阶及以下更多,总共加起来,达到创始境的修士,有五十三位之多!”

    “这些强者,有些是很早就跟着他的了,还有一些,则是像老奴一样,之后被他招募的散修,这些存在,每一个都中了噬心咒,只能为他卖命!”

    “所以,就这点势力?”苏航眉头微微的一皱,如果只是一个六阶的存在,带着一帮小弟,那么,这对于苏航来说,似乎并不足为虑!

    “没有这么简单!”

    沈休摇了摇头,“这些年,老奴我在天域宫还算是有些地位的,从苟阳的口中,老奴听他说过,凌空海域的天域宫,只是真正天域宫的一个分部,他只是被真正的天域宫派来凌空海域,组建一个新分部的!”

    “分部?”

    苏航听到这两个字,显得有些意外,心头忍不住咯噔了一下,“此话可是当真?”

    “千真万确!”

    沈休认真的点头,“苟阳亲口所说,甚至他还拿出过真正天域宫给他的敕令,具体是什么情况,老奴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苟阳背后,的确有一股更加庞大的势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点棘手了!

    苏航陷入了沉思!